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首席情人深夜來 » 正文_第五十四章 本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首席情人深夜來 - 正文_第五十四章 本事字體大小: A+
     

    “我想借用你場所員工一晚時間吃頓飯,這臉面你賞嗎?”

    周逸辭溫和說,“三太太的要求,我怎麼敢不答允,你隨意。”

    我十分冷淡嗯了聲,乾脆掛斷電話把手機扔給萬芳,笑看她不語,她臉色難堪對那些女孩擺了擺手,“你們早去早回。”

    何曼抱着胳膊嘲諷大笑,我們一撥人波瀾壯闊往門外走,宋清纏着我手臂特興奮問,“周總也要買你面子啊,他什麼時候對別人這麼好說話過啊,哎他不會真是你繼子吧?”

    我說按照身份講,算是這樣。

    她喊了兩聲媽呀,“太牛逼了,那江北不就是你的了嗎。程歡因爲你我懂得了什麼叫看着窩囊的也許都是一隻潛力股。”

    我笑着打了她一巴掌,我們乘車到達風月山莊,保安認出我推開門迎我進入,我讓前臺通知經理下來接待,經理趕到後帶我們前往九樓包房,何曼和宋清挺紅的,平時跟着官員老闆雙飛應酬,可風月山莊沒來過,她一邊感嘆這裡裝修奢華一邊不可思議問我,“這裡也是你繼子的啊?”

    我平靜說,“是長子的產業,周逸辭是次子。”

    她臉有點僵,“這麼牛逼的倆男人,平時不會真喊你小媽吧?”

    我目視前方平靜說,“他們敢喊我也不敢答應,上面壓着兩個太太,哪裡輪得到我作威作福,穆家日子沒你們想的那麼好過。”

    我們進入一個十分寬敞向陽的包房,服務生正在上果盤和甜湯,兩名身着白色旗袍的女侍者站在桌旁伺候,我進去坐下襬手讓她們出去,經理將菜單遞給我,詢問我點些什麼食物,我說好的東西都來一點,不計數量。

    他簡單記錄下來便走出包房,何曼嘖嘖了兩聲,“擺譜兒這滋味真爽,以前打死我都想不到程歡能有今天,我覺得她在這行裡不餓死就是奇蹟,她美則美矣可是不上道,凡是不識擡舉的,哪行也混不出來,何況咱們這行,不就吃那不要臉的飯嗎。”

    坐邊角的一姑娘啃着水果說,“講真的啊,咱們都不要臉,可也沒混到多好,我覺得能不能搞男人不只是技術活,也考驗人耐心和運氣,程歡屬於這行裡的吊騷口兒,一瓶不滿半瓶盈餘,比條件她比不過曼姐和清姐,比資歷咱們都比她久吧?她就是走對了路子找準了定位,知道在我們都玩命搶男人的時候,她該怎麼撿漏。”

    她旁邊一眼生的姑娘撩起衣襬露出小腹的股溝位置,“人不能和命爭,我從不少人手裡搶生意,我

    還沾沾自喜呢,覺得自己有本事,可你看我受的罪。”

    “合着那天從走廊過,209包房裡鬼哭狼嚎差點被撕了的是你啊?”

    女孩眼睛裡現在還滿是後怕,“當時我真覺得自己完了,我在腦子裡把遺書都寫好了,我特別害怕被糟蹋成琪琪那樣,我寧可跳樓摔死,也不想死得那麼慘,你們見過逛場所的帶樹枝嗎?”

    她們嘴巴里不斷喊着變態變態,侍者推着餐桌從外面進來,將菜品擺放在桌上,她們顧着吃喝很快便把那些不堪過往拋得一乾二淨。

    商女不知亡國恨。很多時候不是女人不知,而是知了又能怎樣,男人尚且改變不了的局面,女人還能翻天嗎。

    我慢條斯理掰着一塊鰻魚卷吃,何曼嘴裡塞了一大口沙拉,她含糊不清說,“周總身邊的吳助理,上個月找過我一次,你猜什麼事?”

    我拿着一張方帕擦拭脣角,“和我有關。”

    她一怔,“你怎麼知道?”

    “周逸辭和傅驚晟分工不同,他不接觸場所裡的女人,所以他沒有任何理由找你,除非是因爲我和你的關係,他要通過你來打聽我。”

    何曼撇撇嘴,“吳助理問我你平常的喜好與厭惡,還特意拿了一支筆做記錄,我納悶兒他怎麼知道咱倆好,他說是周總告訴他,那次洗手間你不跟我說周總不舉嗎,這種玩笑你都跟我開,交情肯定錯不了。”

    我此時才明白穆錫海給我準備的房間爲什麼那麼投我喜好,連微不足道的細節都合我胃口,原來是周逸辭負責打點。

    何曼有些感嘆世事無常,她握住我的手,打量我佩戴的手鐲和戒指,“兒子老子都陪來了,程歡,我挺佩服你,能玩兒轉一個男人不叫本事,這裡頭有運氣,再醜的女人這輩子也不會嫁不出去,她總能遇到看重她其他方面的男人,可能把所有男人都玩兒轉,而且還玩兒這麼漂亮出色,是你深藏不露。其實以你的手段,真要是肯豁出去混圈子,早是大拿了吧?”

    “程歡!別坐着不言語啊,來都來了玩兒哪門子深沉。”

    我對面坐着的宋清人來瘋打斷了何曼,另外幾個女孩都跟她一起逼供我,問穆錫海那玩意兒怎麼樣。

    她們吃飽喝足想要纏着我聽八卦,但這些我沒法說,穆錫海我真沒見過啊,只能一直笑着搪塞,她們不依不饒,何曼把筷子戳進魚頭裡,叉着腰讓她們麻利閉嘴,你們又睡不上,幹嘛呢,想當四太太啊?”

    宋清卷着自

    己一縷長髮,“不想吃天鵝肉的蛤蟆不是好蛤蟆,反正和程歡熟,當四太太還能有個照應。”

    她們大笑着扭打成一團,何曼大聲罵不要臉的賤貨,也不照照鏡子,當個狗屁四太太,她罵着罵着自己也跟過去又掐又鬧。

    這頓飯吃了一晚上,等到結束已經十點多了,我來不及再陪她們,我找來經理叮囑他好好招待,吃喝玩樂都不要落下,凡是這邊的特色項目都要上。經理非常懂事,朝我鞠躬讓我放心,我安排好這些後拿着包和她們道別離開。

    我從酒店大門出來,風一吹醒了酒,可頭還是昏昏沉沉的漲疼,保安過來要攙扶我,我說不需要,隨手丟了一百小費過去,他說了聲謝謝三太太,這個稱呼讓我笑出來,我又丟了一百給他,他接到手中再次謝我,我接連給了四五張,笑得眼睛彎起來。真有意思,一人得道雞犬升天,想當初連泡麪都吃不起的我也有今天拿錢不當玩意兒的時候。

    我過足癮奔着街道旁停泊的出租走去,在這時我視線裡看到兩個場景,他們相距不過一百米,可彼此都沒有發現對方的存在,一個被衆人擁簇,一個形單影隻。

    我站在臺階上凝望這兩處,他高大筆挺的背影讓我覺得異常心酸,我和他的距離也非常近,近到撐死不過幾十步,然而我走不過去,他大約也不希望我過去。

    他和我纏綿的夜晚,他手指掠過我皮膚的滾燙,還有他浮了霧氣的眼神,彷彿真的是個夢,夢醒了形同陌路,再也沒有瓜葛。

    我擦了擦眼睛裡的潮溼,笑着朝另外一個身影走去,她正從包裡翻找什麼,她看到停在眼前的一雙腳,下意識擡起頭,當她觸及到我的臉孔,她整個表情都變得格外牴觸和謹慎。

    我笑着說,“你越來越瘦了。”

    白瑋傾沒有理我,她扣好揹包上的金屬扣,要離開這裡,我繼續說,“白小姐保重,身體是自己的。”

    她聽我這樣招呼腳下一頓,帶着怒意回頭看我,“白小姐?你恐怕喊錯了,我現在還是周太太。”

    我笑得溫和無害,“可也快不是了,我記得這話我提醒過你。”

    她還要爭辯什麼,我不動聲色指了指馬路口,她愣了一下順着我手指看過去,周逸辭正和杜老闆從對門一家酒店出來,在街邊道別,杜老闆的侄女和吳助理各自跟在身後,似乎談的非常愉悅。那女孩臉上始終在甜笑,燈光下紅撲撲的臉蛋,她傾身靠在周逸辭那邊更多,看着他的目光滿是蜜意。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
    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