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首席情人深夜來 » 正文_第五十三章 痕跡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首席情人深夜來 - 正文_第五十三章 痕跡字體大小: A+
     

    我翻箱倒櫃找出一條幹淨的粉色浴巾,這裡是齊良莠和穆錫海的臥房,到處都是女士用品,可沒有新的,我只能湊合用,我站在水池前擰開水龍頭,用掌心接了一捧溫水,在自己被穆錫海撫摸過的皮膚上簡單清洗了一下,我做好這些後把浴巾纏裹在身上,拉開門出去。

    穆錫海穿好衣服正站在牀邊戴手錶,他目光一直非常細緻在牀單上搜索着什麼,被子擋住的地方他還伸手推開看,我心裡咯噔一下,我知道他在找同房的痕跡,比如說那滴處子血。

    我裝作什麼都沒看到走過去,從身後抱住他腰,喊了聲老爺,他語氣也很溫和,問我怎麼了,我一聲不響纏住他,像撒歡兒的小貓。

    他似乎並沒懷疑什麼,轉過身來仍舊滿臉慈祥,穆錫海捧住我的臉在我鼻樑上落下一個吻,“昨晚睡好了嗎。”

    我說還好,他大笑着嗯了聲,十分憐愛我,“昨晚我喝多了,除了呼呼大睡,做什麼了嗎?”

    他這纔是真正的試探,試探我們昨晚到底做沒做,我說過之前沒談戀愛,但牀單沒落紅,儘管這不是驗證女人到底是不是初次的唯一方式,但對於穆錫海這樣思想封建的男人,卻是他最看重的。

    話不能說太死,也不能自己繳械,我眼珠轉了轉,“老爺喝多了,可男人雄性還在,二太太怕我照顧不周本想留下伺候您,可您拉着我手不讓我走,二太太沒轍,只能到客房睡了一晚,把屋子騰出來給我和您住。”

    我說完小心翼翼打量他,帶着幾分委屈問,“老爺忘記了嗎?要不我請二太太過來問話。”

    這樣的事對峙起來誰都會覺得彆扭,他立刻說不用,右手在我屁股上掐了一把,“嚇到了嗎?”

    我垂下眼眸說有一點,他哈哈大笑,我將他推開,他跟着我一起開門出去,曹媽站在門口端着兩杯茶,一杯是紅棗蓮子,一杯是枸杞茶花,穆錫海拿了第二杯,我則端起第一杯喝,我是真的渴了,幾口就喝光,齊良莠正好從樓下上來,她拿着一把羊骨架金色絲綢縫製的扇子,一手搖着一手扶樓梯,她看到我在喝茶,臉色微微一變,“三太太昨晚伺候老爺了嗎。”

    我沒說話,把茶杯重新遞給曹媽,穆錫海說伺候了,齊良莠有些不可置信,“老爺您不是喝多了嗎。”

    男人最不喜歡女人質疑自己的能力,他有些不快,“喝多了又不是喝死了。”

    齊良莠張了張嘴吧最終什麼都沒說,穆津霖端着一杯咖啡從他房裡出來,他看到穆錫海喊了聲父親,眼神若有若無的瞟過我,在這時齊良莠忽然走過來,她抓住我手,脣貼着我耳畔警告般說,“你真和老爺做了嗎?”

    我偏頭看她,“二太太難道有疑問。”

    她冷笑,“昨兒半夜走廊上有人影,我出來時正好進屋,我就看到了一半,怎麼看怎麼像個男人。”

    我心裡狠狠一顫,這宅子這麼大,傭人保鏢就五十口子,周逸辭抱着我堂而皇之穿堂入室,我估計也不可能沒人察覺,齊良莠看到總比那些嚼舌根子的保姆看到強,她身份在這裡,沒證據的事不敢輕易胡說八道,怕激怒了穆錫海沒好果子吃,所以我還能壓一下,我裝作十分好笑的樣子,“二太太是大清早和我開玩

    笑嗎。”

    她倨傲的神色睥睨我,“我有病嗎?和你這種沒見過世面的鄉下丫頭開玩笑。”

    我撩了撩鬆散的長髮,“難道二太太就不是從鄉下飛出來的金鳳凰嗎?”

    她說當然不是。

    我笑而不語,人都是這樣,風光發跡了就會想辦法抹掉自己過去不堪骯髒的案底,以爲矢口否認就能真的不存在,說到底還是自欺欺人的愚蠢。

    齊良莠掃了一眼正和穆錫海說話的穆津霖,她恍然大悟的指着我和他,在她話還沒說出口時,我已經提早呵斥住,“二太太可想清楚再編排,我也不是好欺負的,一旦你誹謗我聲譽又拿不出證據,我也不會善罷甘休。老爺昨晚睡在我房裡你清楚,他就在我旁邊躺着,誰敢私自擅入。”

    齊良莠也覺得不太可能,她不死心蹙了蹙眉,小聲呢喃,“那可沒準,蕩婦偷漢子什麼做不出來,原先沈碧成還敢懷野種呢。”

    我冷笑,“懷的是不是野種,誰能肯定呢。”

    齊良莠臉色一白,她盯着我不動聲色看了好久,我也沒有迴避她目光,直到穆錫海叫我下樓用餐,我纔過去挽住他,脫離了齊良莠的審視。

    但她的反應讓我心裡狠狠一顫,整個人都輕飄飄,說不出的寒意油然而生,我有了大膽的猜測,這個猜測讓我不寒而慄,沈碧成這件事十有八九是冤案,而背後顛倒黑白的主謀就是齊良莠,至於推波助瀾的幫兇是誰…

    這個宅子裡的每個人,不管是主是僕,都有可能。

    沈碧成的受寵是女人們最大的威脅,而穆錫海老來得子讓她母憑子貴站穩了妾的位置,也同樣危及了正室的寶座,那個襁褓嬰兒能分割多少家財,全都在沈碧成會不會做人,而她確實會做人,她的隱忍體貼乖巧溫順使她幾乎和所有人的利益都發生了衝突。

    大太太的與世無爭,也許暗藏殺機,齊良莠的色內厲刃,不排除是在演戲,穆津霖的亦正亦邪周逸辭的殘忍狠毒,以及穆錫海的深不可測,都讓這個宅子裡的一切變得撲朔迷離陰謀重重。

    生日宴會過後,很多人都知道穆錫海新納了一個小他五十歲的三太太,捧在手心愛若珍寶,而且手段非凡,不僅降服了風流場上縱橫幾十年的老狐狸,成爲我的囊中物,兩個兒子也對我這個繼母畢恭畢敬,勝過之前每一任太太得到的尊重。

    我的風頭一時間蓋過大太太和齊良莠不知多少,他們紛紛想要巴結送禮,討好收買我委託穆津霖和周逸辭辦事。

    而這件事猶如一顆重磅炸彈,在江北場所本就不平靜的湖泊中激起了更大的漣漪與浪頭,一時間水花四濺滿城風雨。

    嵐姐跟何曼電話一個接一個打進來,我在宅子裡不方便接,怕萬一被人聽到,這滴污點幾乎可以將我現在的一切都摧毀掉,但我心裡也不踏實,擔心她們嘴上沒把門出去胡說八道,把這點老底都給我揭了。

    我心事重重熬到了午後,齊良莠纏着穆錫海要出去打高爾夫,可穆錫海不打算去,他想到我房間午休,我趁着這個時機幫齊良莠說了兩句,現在我正得寵,穆錫海很聽我的話,他當時就穿了外套帶着齊良莠奔後山球場去。

    他們離開莊園我也沒耽誤,我上樓

    簡單打扮了自己,拿起包也要走,管家見我要出門,立刻安排司機和保鏢護送我,但我要去江北場所,司機保鏢都是穆錫海的人,當然不能讓他們跟去。於是我對管家找了個藉口,他儘管不太放心,可也不好再強迫,他陪着我走出小區,親自爲我攔了一輛出租,等我上去後才轉身回莊園。

    我到達江北是下午三點,這個時間場所清靜,就二三十個小姐上班,主要伺候正兒八經談生意到這邊找氛圍的商人,不是那種來找樂子的。

    一般這個時間段場所就留兩三個紅牌鎮場,假如來貴客應付一下,大多還是晚上來,畢竟是夜總會。

    我進去後保安與前臺看着我都忘了說話,宋清正在大廳沙發上塗指甲,我招呼了她一聲,她轉身看到我,愣怔了兩秒,忽然尖叫出來,“程歡?是不是程歡啊!”

    她把指甲油往空中一拋,迅速朝我跑過來,她兩隻手要抓我,我指着她沒風乾的指甲蓋退後一步,她笑了笑又縮回去,“你等着啊,今天我和何曼白班,我上樓叫她,她睡覺呢!”

    她飛奔上去沒多久拉着何曼從樓上跑下來,我跟何曼快一個月沒見,我倆都特激動,我迎上去和她抱住,她立刻本性暴露,大力掐我屁股,“你奶奶的,這麼久不來看我,以爲你當鳳凰就把我忘了,恨不得把江北這點事兒擇得乾乾淨淨。”

    我說哪能啊,再怎麼擇也不會忘了我姐妹兒。

    我在大廳待了幾分鐘,幾乎這邊能和我過上話的小姐都圍過來,她們對我充滿好奇,都想知道曾經最不受待見的怎麼就成了混得最好的,可她們沒敢直接問,畢竟現在我的身份早已今非昔比。

    何曼要帶我上樓找個包房待會兒,我說跟我走吧,請大家吃飯。

    何曼喜歡熱鬧,攢局這種事她總是最積極的,她朝大廳和二樓過道招呼了一嗓子,跟我走的加起來有十幾個,把場所一半小姐都弄走了,萬芳聽見吵鬧動靜從樓上下來,她站在樓梯口嚎了一聲反了嗎?

    我們所有人停下腳步,她走下來直奔何曼,“你嚷什麼,不願意上班回家。”

    何曼跟她梗脖子,“我是你手底下人嗎?你不在三樓盯場所,下來多管閒事幹嘛?”

    “現在上班時間,誰允許你們一撥人擅自離崗?”

    何曼嗤笑出來,“哎呦,不就小姐嗎,你還真拿這當工作了,說什麼擅自離崗,我們的崗位在哪兒啊?不在牀上嗎,那這麼說,我們下牀就是違規唄?”

    何曼嘴巴刁,萬芳說不過她只能吼其他小姐,讓她們老實回去上班,膽子小的不敢不聽話,悶頭跟着她往回走,我喊住萬芳,“周總在嗎。”

    萬芳說不在,我在沙發上坐下,“給他打電話。”

    萬芳盯着我沒說話,何曼把手機掏出來遞給她,“打啊,周總小媽發話了。”

    萬芳拿手機撥通周逸辭的電話,對方很快接聽,萬芳對那邊問,“周總,程歡回來了,要帶走場所裡的人。”

    他那邊不知講了什麼,萬芳臉色有些尷尬,她把電話遞給我,我接過後以長輩口吻十分鄭重喊了他名字,“逸辭。”

    他聽到我的語氣默然一秒,笑了聲說,“三太太有事嗎。”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
    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