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首席情人深夜來 » 正文_第四十二章 逸辭割愛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首席情人深夜來 - 正文_第四十二章 逸辭割愛了字體大小: A+
     

    大太太身邊那名老保姆再三叮囑我,不要再插手沈碧成的事,這件事很多曲折,也包裹了層層迷霧,孰是孰非沒人要探究,就讓它過去吧。

    宅子裡的每個人都對此諱莫如深,因爲老爺不願提她,而且栽了她的人還是最得寵的二太太,沈碧成的存在是這個家族非常大的醜聞,她勢必要終生被釘在婦德的恥辱柱上。

    但我實在可憐那個女人,不管她犯了什麼錯,她慘了三年多,只衝這一點,我就做不到看她自生自滅。

    轉天深夜等所有人睡下我又偷偷帶着水和藥跑下去一趟,給她簡單清洗後在所有傷口上塗抹了藥膏,又把那些棉被的外罩扒開,露出裡頭還算乾淨的棉絮,我叮囑她睡在那上面不要亂爬,我也不知道她聽沒聽懂,她呆滯的目光自始至終都沒看過我。

    大太太和我接觸過一次後,便不再避而不見,她對二太太沒有話說,兩個人形同陌路,但對我還能聊幾句,以致於被孤立的二太太時常陰陽怪氣,指桑罵槐我心機婊不要臉,明明是妾還好意思和大老婆裝親密。

    矛盾最激烈時她故意尖着嗓子在門口訓斥傭人,吵得我不得安寧,我打算出去質問她,可門纔打開正正好好一盆水潑了下來,是她才用過的洗腳水,溼了我一身,有不少還噴濺在我臉上,她裝模做樣和我道歉,但她氣兒也出了,我不好撕咬着不放,吃了兩三次虧。

    我沒心思把這三太太當久,所以不願意和齊良莠爲敵,不然我並非鬥不過她,她有她的手段,我有我的心計,女人之間的戰役,拼的不就是耐力和歹毒嗎,穆錫海疼她不假,可我這口肥肉也沒吃到嘴,藉着這樣的優勢,贏齊良莠一次還不是易如反掌。可我不願意,我總殘存着一絲幻想,這絲美好的幻想根深蒂固紮在我心上,如果我能保自己乾乾淨淨,興許周逸辭還願意要我。

    但我的日子不好過是真的,新入門的三太太沒陪老爺過夜,一直都被二太太霸佔着,所有人都覺得我沒本事,不會勾男人,早晚要被二太太驅逐出去,都對我愛搭不理,除了曹媽護着我,我處境很難。

    這種局勢下我特別想念周逸辭。

    他從把送我到穆宅之後就沒露過面,我和他也僅僅那一早兩分多鐘的電話,便再無瓜葛。我想他想得幾乎發瘋,他如同一個魔障,日日夜夜糾纏着我侵蝕着我,我每次忍不住要打給他,可號碼都輸入了,卻找不到藉口按下。

    其實那幾天穆錫海一到晚上就往我房裡跑,他想留下住,只是關鍵時刻二太太就出問題,有一次他都上牀脫了衣服,二太太那屋傳來巨響,傭人急忙在外頭敲門請穆錫海過去,說二太太站在窗臺上看月亮,栽下來摔在地上,磕腫了腰。

    穆錫海又氣又疼,埋怨她不好好睡覺看什麼月亮。

    傭人隔着一扇門哽咽着說,“二太太知道今晚您和三太太住,她心裡難受,沒老爺陪着睡不着。”

    二太太最會戳他心窩子,穆錫海次次都被誆過去。

    爲了演戲逼真,我總是適可而止抱怨兩句,再表現出不爭不搶的氣度,穆錫海對我的識體乖巧更加喜歡看重,爲了補償我,在我成爲三太太的第八天早晨,他把宅子裡吃喝用度的採買大權交給了我。

    採買最容易撈油水,因爲這對穆錫海來說是小錢,管家也不過問,但二太太深諳此道,爲了防止她背後陰我

    ,之前給穆宅提供東西的客商我全都辭退了,悶聲發展我自己的人脈。

    冬春換季的氣候穆錫海受了風寒,有點頭疼咳嗽,管家把穆津霖和周逸辭請了回來,他進門時我就在客廳匆匆看了一眼,他瘦了些,鬍子沒怎麼刮,穿着藏藍色的西裝,又高又冷,寒意逼人。

    穆錫海看見他整個人氣色都好了許多,非要和他下盤棋,他特別喜歡周逸辭,是發自內心的喜歡,他看周逸辭的目光比看穆津霖時多了縱容和柔軟,而他對着穆津霖總十分嚴肅。

    中午吃飯時我坐在穆錫海左邊,對面是周逸辭,我垂着眼眸不敢擡頭看,生怕自己控制不住,眼裡目光泄露了對他的癡念。

    穆錫海在喝湯時候問周逸辭,“你和白瑋傾的事什麼進展。”

    周逸辭從保姆手中接過醬碟,隨口答了句,“正在辦理手續走程序。”

    穆錫海聽了蹙眉沒好氣兒,“這樣不要臉的女人做了我七年兒媳,她還有什麼不滿足,髒了我家族的臉,還想分你財產嗎?”

    周逸辭垂眸吃一塊魚肉,嫩白色的腦髓在他筷子尖下被翻來覆去,“白家不缺。”他頓了頓又說,“她只是不想離。”

    穆錫海冷笑,“她不想離,一個半死不活還紅杏出牆的女人,留在身邊繼續給你抹黑嗎。”

    二太太撇了撇嘴,“怎麼還有這麼不要臉的東西。白宏武教女兒教出一副青樓做派,和地下室那個一樣,水性楊花。”

    二太太口誤,她說完後自己也察覺到了多嘴,整張臉都是一僵,空氣內頓時死寂下來。

    穆錫海重重把筷子撂在桌上,他剛想斥責她,忽然嗓子一口氣沒喘勻咳嗽起來,咳得漲紅了臉,我趕緊放下手上勺子爲他拍背順氣,連帶着白了一眼口無遮攔的齊良莠,“孩子們的事您不要管了,您養好自己身體。二太太吃東西就把嘴巴堵嚴實了吧,氣壞了老爺你有什麼好處拿?”

    二太太伸過來的手壓在我手背上,被我這句埋怨噎得悻悻收回去,繼續剝雞蛋。

    穆錫海憤怒有人當衆提起背叛他的前三太太,讓那些不堪狼狽的記憶紛至杳來,令他在孩子們面前難堪。可這個人是齊良莠,所以他平息那口怒火後也沒有過分責怪,也不知道二太太牀上功夫到底多好,怎麼就把穆錫海收服得這麼死,他可算對她包容到底線了。

    穆錫海握住我手安慰我說他沒事,讓我趁熱吃飯,他語氣非常柔和,周逸辭看到這樣一幕,他深沉的目光從我臉上掠過,對穆錫海說,“父親照顧好自己,我們在外面才能安心,過去的事沒必要放在心上。”

    他假惺惺的話中沒有一點父子情深的溫度,只是不得不關切兩句,但穆錫海也非常知足,他們之間能破冰已經稀世罕見,只要周逸辭肯坐下來吃飯,肯張口說話,穆錫海就別無所求。

    我並不瞭解這家族之間到底牽扯着怎樣的恩怨,每個人看上去都各懷鬼胎,毫無情分可言。

    大太太捧着瓷碗悶頭吃飯,一聲不吭完全將自己置身之外,不理會這些紛爭。

    穆津霖夾了一筷子食物到自己碗裡,似是有意又像是無意,“這都是逸辭的功勞,忍痛割愛獻給父親,把我平時那點不足爲道的孝心比下去得徹底。”

    他這話說出口,席間驀然變得無比詭異,穆錫海喘勻了氣兒蹙眉問割愛什麼,我嚇得

    臉色發青,已經六神無主,周逸辭十分冷靜嚥下口中咀嚼了很久的魚肉,“大哥說的割愛是什麼,我也不懂。”

    穆錫海將目光落在穆津霖臉上,要等他說個所以然,我不動聲色偏頭用眼神向他哀求,幾乎要掉下淚來,他最終還是放了我一馬,自己圓場說,“逸辭一秒千金,從他進門到現在已經幾千秒過去,耽誤了多少財源。”

    像是早就猜到穆津霖不會戳穿一樣,周逸辭面色淡然放下筷子,摸出方帕擦了擦脣角,“以後這樣的割愛,會有很多,大哥會煩我嗎。”

    穆錫海當然希望兒子常回來,他說誰也不會煩,天天住在家裡最好。

    周逸辭蹙眉思索了片刻,“父親要我留宿,這也不是不可以,我會盡量抽時間。”

    穆錫海一掃陰霾高興大笑,他將碗遞給我,讓我再爲他盛些飯,多盛點。

    穆錫海對周逸辭的看重不加掩飾,也不顧及穆津霖在場會不會彆扭,他的喜怒甚至會爲周逸辭而變化,對他真是偏頗倒了骨子裡,也不知道穆錫海到底喜歡他什麼,其實這兩個兒子的性格本事都相差不大,穆津霖沉穩,周逸辭精明,如果真要爭鬥起來,誰贏誰輸說不準。

    那麼猜測只有一個可能,穆錫海更喜歡周逸辭的母親,愛屋及烏對那個女人的兒子就尤爲偏疼,大太太受冷落,連帶着兒子也不受器重。

    我偏頭看向坐在周逸辭身邊的穆津霖,他捏着酒杯似笑非笑,眼底冷若冰霜。

    “三太太在穆宅過得習慣嗎。”

    周逸辭忽然開口問我,而我此時心情就像剛坐完過山車,渾身都是軟的。周逸辭說他要回來住,我總覺得以後的日子會不平靜,到處驚心動魄。

    以致於我拿着碗的手一直在抖,不斷設想着以後的生活會怎樣,周逸辭起身握住我腕子,將碗從我手上取走,“我來。”

    被他觸碰的皮膚像忽然間起了火,燒得我魂不守舍心驚膽顫,我立刻看向穆錫海,所幸他沉浸在父慈子孝的喜悅中沒有發現這樣一幕。

    二太太閒的難受替我回答,“三太太過得習慣啊,比以前當小秘書可清閒舒服得多。每天日上三竿起牀,衣來伸手飯來張口,晚上想睡就睡,老爺也不用她伺候,逸辭記得剛送她過來時,還纖瘦得可人,現在已經圓潤了這麼多。”

    周逸辭將盛好飯的碗遞到穆錫海面前,他邊坐下邊說,“圓潤點好,有福氣,二太太一看就是最有福氣的女人,三太太再怎麼圓潤,也比不了二太太。”

    齊良莠臉色一僵,她把筷子扔到桌上,抱着胳膊不說話,一個勁兒的翻白眼,周逸辭視若無睹,他讚揚飯菜新鮮了很多,不像上次過來食物都蔫巴巴的,再好的廚子沒好食材也做不出什麼可口的東西吃。

    穆錫海笑着說,“三太太現在操持這些,她年輕心細。”

    齊良莠的臉色已經難看到極致,這是變着法的說她當初做事粗魯,買的東西都是破爛貨,她用屁股拱開椅子,沒好氣站起來,陰森森說,“我吃飽了,上樓歇着。”

    她轉身就走,周逸辭吐掉嘴巴里喊着的一根魚刺,“二太太吃過飯立刻躺下休息,當心更加珠圓玉潤。”

    齊良莠回頭瞪了他一眼,“管好你自己家的後院,別趁着你不在,又燒了第二把火。”

    周逸辭悶笑出來,沒有說話。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
    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