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首席情人深夜來 » 正文_第三十七章 爭搶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首席情人深夜來 - 正文_第三十七章 爭搶字體大小: A+
     

    穆錫海問我是不是姑娘,他應該是有意識的,我不認爲我們之間的話題能不着痕跡引到這上面來。

    我不相信二太太那樣奔放嬌媚的女人在他之前會是清清白白,她三十出頭纔跟他,又美貌招風,恐怕早是男人堆裡摸爬滾打了個遍,穆錫海願意納自然不在乎這些,可他一定討厭欺騙,這是前三太太留下的陰影,他厭惡女人的謊言與曲意逢迎。他討厭假惺惺嬌滴滴的裝不懂,讓他以爲撿了寶,其實是老油條。

    我正猶豫着要怎樣想個萬全之策哄騙他,把這危機先對付過去,忽然門外二太太的傭人重重拍了拍門,嚇了我一跳。她喊了聲老爺,穆錫海顯然也一怔,他沒想到都進了我的門,二太太還不消停,非要把人撬走了才罷休,他被打斷後臉色有些難看,“又有什麼事。”

    傭人語氣十分焦急,“二太太洗了澡從浴室出來,在門檻兒上滑倒了,膝蓋磕出好大一塊青紫,皮兒都破了。”

    穆錫海很厭煩,他捏了捏眉心,“她怎麼總有事,你們都是瞎子嗎,不知道護着點,既然沒用,都別幹了,收拾東西滾!”

    傭人嚇得失語,在門外愣了好久沒發出聲音,我偷眼看穆錫海的臉,他不是不擔心,只是他又割捨不下我,早就算計好的良辰美景,嚼一口鮮肉當然比吃了無數遍的骨頭更讓他饞嘴,我倒是很感激二太太,她如果每晚都折騰點兒事端來把穆錫海纏走,我倒能不費吹灰之力保住自己。

    我笑着挽住他手臂,將他從椅子上拉起來,緩步往門口走,“二太太的下人,都聽二太太的吩咐,老爺和她們撒什麼火呀。”

    他聽到我這樣說,手指在我鼻樑上輕輕點了點,“知道瞞不過你,小機靈鬼。”

    我握住他手貼在自己滑嫩的臉上,“老爺心疼我,捨不得冷落我自己睡,可我以後還想和二太太和平相處,她性格爭強好勝不代表就不好接觸,興許時間久了她也能像老爺這樣喜歡我,把我當親妹妹,那我在穆宅纔有好日過。”

    穆錫海佯裝生氣問我,“怎麼,我庇護着你,都過不了好日子嗎。”

    我抱住他在下巴上輕啄了一口,“老爺不忙應酬啊,老爺不顧着將來抱孫子啊,家裡女人之間的關係,還得靠我自己的聰明才智來維繫。”

    我主動吻他那一下把他逗得十分高興,他仰面哈哈大笑,“孫子哪輩子抱得上,兩個兒子沒一個省心。不過良莠雖然愛吃醋,但她心眼兒不壞,也不是什麼都爭搶,就是想給你個下馬威,讓你知道長幼,省得以後恃寵而驕,凌駕在她上面。”

    我敷衍着他說我都知道,我把穆錫海推出房門,他踉蹌不穩站在外面,回頭看着我感慨說,“也就只有你會把我往外趕。”

    二太太聽到動靜探出頭來,她看見穆錫海那一刻,眼淚汪汪的喊老爺,她光裸着雙腿,雪白的肌膚露出一大片,只圍了一條很窄的浴巾,遮蓋住了最隱秘的部位,在朦朧的橘色燈光下看着非常嫵媚誘人。

    穆錫海見她這樣楚楚可憐,也不忍心再責怪什麼,即便知道她爭風吃醋過分霸道,也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他叮囑我早睡,走過去摟住二太太,她指給他看自己膝蓋上的傷口,雪白肌膚一點瑕疵顯得尤爲醒目,穆錫海彎腰摸了摸,她便低低叫疼,脆弱柔軟總是比剛烈堅強更容易勾起男人的保護欲,穆錫海將她抱在懷裡,責備她怎麼這樣不小心,她窩在他懷裡趁機朝我飛了個眼神,有些挑釁和炫耀的意味,我和她四目相視,大度笑了笑。

    他們進入房間不多久,門縫裡滲出的燈光便熄滅了,二太太的小傭人端着兩杯水

    ,放在房門口的矮階上,她對我視若無睹,起身就要走,我喊了聲站住,她不情願停下,背對我磨蹭了幾秒鐘,才緩緩轉過來,她沒有低頭,也沒有鞠躬,就那麼直挺挺站着,“三太太有事吩咐我嗎。”

    這宅子裡除了曹媽都不把我放在眼裡,穆錫海還沒對她們介紹我身份,一日不塵埃落定,一日都有可能被剝奪,所以她們當我好欺負,是枚軟柿子,輪番的捏我。

    二太太身邊傭人三番兩次從我面前把穆錫海請走,這我不怪,是二太太授意,可連句軟話都不講,把我形同虛設,如果再節節退讓,我就真成了一個手無實權的傀儡。

    “你多大了。”

    她說十九,我哦了一聲,“識字嗎。”

    她臉色不太好看,大約覺得我問話難聽,她說當然識字,我笑着靠住門框,“狗仗人勢四個字怎麼解釋,也懂嗎?”

    她迎上我鄙夷打量的目光,臊得面紅耳赤,“三太太說誰是狗。”

    “說誰誰知道啊。”

    我揚起手臂,抖了抖手腕上戴着的銀鏈子,這是穆錫海囑咐人放在我牀頭首飾盒裡的珠寶,小傭人眼睛晃了晃,我陰森森說,“二太太有的東西,老爺也給我備了一份,所以你得清楚我是什麼身份,你又是什麼身份,我和二太太平起平坐,你是她的傭人,在我面前也得學會低眉順眼。”

    她不服氣,一言不發將臉兒別開,梗着脖子表情冷冷淡淡,我穩着步子走過去,在距離她還有半米遠時,我猛地擡手就是一巴掌,這一巴掌可是脆響,震得我掌心發麻,她被打得搖晃,朝後跌了好幾步,砰一聲撞在牆上,捂着臉不可置信看着我,“大太太都沒打過我,三太太憑什麼?”

    我抱着雙臂注視她,看了良久,最後我薄脣內吐出兩個字,“手癢。”

    二太太恃寵而驕,在這套一千多平的龐大宅子裡橫行霸道,她身邊的傭人也出來作威作福,不分尊卑。我打了她得罪二太太,可穆錫海這兩天被二太太磨得耐心殆盡,他肯定會向着我,好好整治不良之風,二太太丟了顏面恨我入骨,勢必使出渾身解數爭搶穆錫海給我難堪,我也可以順勢保全自己。

    傭人被我羞辱氣得牙癢癢,又不敢放肆,眼淚吧嗒吧嗒滾落,很快溼了一臉。

    我在她壓抑的啼哭聲中傲慢轉身,走回房裡。

    我一覺睡到了天矇矇亮,凌晨四五點時,迷迷糊糊中被一個電話從夢裡驚醒,我閉着眼伸手摸索到櫃子上拿起手機接通,那邊聲音很清晰,全然沒有睡意。

    “旁邊有人嗎。”

    我聽到是周逸辭,整個人瞬間清醒,猛地從牀上坐起來,直勾勾盯着面前的牆壁,許久沒有反應。他那邊耐心等我回答,也不催促,我嗯了聲,然後只剩下無話可說的尷尬,與不斷起伏的粗重呼吸。

    窗子微微敞開一條縫隙,衝散了屋裡地龍的溫熱,天邊泛起一抹昏暗的魚肚白,映得一室柔和。

    我忍不住心裡的悸動,先開口問他,“周先生睡得好嗎。”

    他說還可以,又頓了頓,“你不在有些不習慣,驚醒很多次。”

    這話像炮彈,將我眼淚狠狠催了出來,眼前迅速涌起一層水霧,我吸了吸鼻子,“昨晚周先生的父親和二太太睡的。”

    他說了解。我剛想問他怎麼會知道,他那邊忽然響起吳助理的聲音,周逸辭打斷我要開口的意圖,“好好生活,這兩天我過去。”

    在他要掛斷的前一秒我不死心追問他,“周先生還會接我離開嗎?”

    電話中嗡嗡擦過一陣風聲,他原本要撂

    下又重新拾起,我捏緊牀單的邊角,“二太太善妒,我故意讓她憎恨排擠我,她會纏着你父親,但我也不知道還能纏多久。”

    周逸辭默然片刻,他仍舊沒說什麼,只淡淡嗯了一聲,便將電話掛斷。

    我盯着黑暗下去的屏幕,心裡泛起絲絲惡寒,呆愣了很久。

    周逸辭說話做事永遠滴水不漏,他總能在任何場合不動聲色爲自己留下退路,即便和我私下接觸,他也不會多說一個字,在他心裡一個字都會成爲反目成仇後要挾他的把柄,連我這個枕邊人他也不完全相信。

    我有時候想,假設周逸辭沒這麼陰毒,會不會有更多女人爭搶他靠近他勾引他,如果是那我寧可他再無情一些,把所有兇很殘忍的一面都暴露出去,將那些蠢蠢欲動的女人嚇得落荒而逃。

    遇到周逸辭後我才知道自己多自私,又多卑微,我有獨霸他的惡念,這份惡念讓我將美好的事物都不惜妖魔化,我也甘願自己消化掉他身上的缺點,只爲了一個情字忍耐所有。

    我簡單洗漱收拾了一下自己拉開門出去,正好二太太也從她房裡出來,她打着哈欠,一臉慵懶風情,房間裡頭空空蕩蕩,穆錫海早就走了,聽曹媽提起過,穆錫海每天早晨要去附近的高爾夫球場健身,十點多才回來。

    二太太餘光瞥到我,她率先快走兩步擋在我前頭,慢悠悠往樓下去,我不能越過她,就只好一步一頓跟在她後面。

    她一邊走一邊對着空氣說,“三太太起得可真早,年輕人賴牀也沒什麼錯。”

    我毫無情緒掠過她背影,“二太太也早。”

    她捂着腰扭了扭,語氣十分誇張抱怨,“昨晚累着了,醒了起不了牀,緩了好久才爬下來。”

    我知道她話中深意,就是爲了向我炫耀穆錫海在我入門第一晚還陪在她身邊,和她翻雲覆雨,這下馬威可是實實拍拍的砸了下來,我沒阻攔她高興,配合着說,“老爺寶刀未老,二太太被滋潤得春風滿面。”

    她笑容得意邁下最後一級臺階,轉身看着我,假惺惺說,“老爺習慣和我睡,昨晚的事你不會生氣吧?”

    我反問她爲什麼要生氣。

    她臉色一僵,見我真不明白的樣子,反而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我越過她頭頂看到昨晚被我打了一巴掌的傭人,我笑而不語,等她上來告狀。她端着一盞燕窩粥,徑直走到二太太身後,雙手遞給她,二太太轉身剛接過來,她一眼看到傭人通紅腫脹的臉頰,她嚇了一跳,大叫了聲,“這怎麼弄的啊?”

    她話音才落,傭人醞釀一整夜的眼淚便瘋了似的掉下來,她將昨晚的事原原本本陳述出來,二太太起初還沒說什麼,等傭人說完了她冷哼着偏頭看我,“你打的?”

    我點頭說是。

    她問我,“憑什麼。”

    我指了指自己鼻樑,“憑我是主,她是僕。”

    “她是誰的僕?”

    二太太咄咄逼人,我毫不遜色她,“她是老爺的僕,拿着穆家的錢。”

    “哈哈。”她笑出來,脣上塗抹的烈烈朱蔻像血一樣紅,“她是老爺給我的人,三太太管得着嗎?輪得上你來訓誡嗎?”

    我來不及張口說話,她忽然從傭人手上奪過那盆溫水,朝着我臉狠狠潑了過來,那一股強力水柱擊打得我皮膚生疼,我毫無防備嗆了口水,正在我閉着眼睛痛苦咳嗽時,囂張的二太太發出一聲吃痛的慘叫,我淌水的眼前晃過一道高大身影,他乾脆有力反手扣住二太太手腕,後者疼得臉色慘白,指尖一鬆,盆砸落在地上,水花四濺。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
    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