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首席情人深夜來 » 正文_第三十六章 初次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首席情人深夜來 - 正文_第三十六章 初次嗎字體大小: A+
     

    不清楚是不是周逸辭給人的壓迫感和威懾力太重,似乎所有人提起他都諱莫如深,十分的避忌,曹媽聽到我問起他身世,也有些躲閃,我透過窗玻璃看她的臉,“我不會說出去,你放心。”

    曹媽很爲難的樣子,“倒不是我不說,是我也不瞭解,只知道老爺這輩子辜負了兩個北方女人,等到死都沒把他盼回去,連一面也沒見。”

    “這其中有周先生的母親嗎?”

    曹媽搖頭,“二少爺的母親是南方人,我沒見過,老爺喜歡性格溫順的,二少爺母親據說很剛烈,性格古怪。”

    “那他爲什麼會喜歡她。”

    曹媽抿着嘴脣不再說話,拿人錢財聽人差遣,我不好太深爲難她,畢竟我也剛來,能不能受寵都不好說,把忠誠耿耿的寶完全押注在我身上太冒險,能對我坦誠到這個份兒上,已經實屬不易。

    我對曹媽說了聲放心,便不再過問。

    我喝了半碗粥,吃了幾口小菜,將碗筷遞給她時,我忽然想到了莫醫生口中的三太太,我叫住要離開的曹媽,“你知道三太太嗎。”

    曹媽一愣,“三太太不就是您嗎。”

    “我之前的那個,是不是有這麼個人?”

    曹媽臉色大變,她倉皇失措將半開的門扉合上,手忙腳亂之間還打碎了一隻小碟,裡頭的醬菜灑落在地毯上,那股子鹹甜的味道頓時四散開來,

    我和曹媽才認識,但看得出她非常穩妥端莊,否則也不會在穆宅伺候這麼久,得到上上下下的認可,她這樣失態已經暴露了跡象,她瞞不住,她走過來將碗筷放下,看着我滿臉鄭重說,“您就是三太太,記住這個就行了。”

    我看了一眼她被瓷片割傷的手指,我立刻起身拉開牀頭抽屜,翻找出一個小匣子,幸虧二太太纏了穆錫海一下午,他沒工夫來看我,給了我足夠時間熟悉房間的佈局,我從匣子裡拿出藥水和紗布,給她簡單處理了一下,可能我的平易近人打動了做一輩子保姆的曹媽,她沉默半響說,“最開始的三太太犯了大錯,是無法饒恕的錯,被老爺處罰關在地下室,已經有三年多了。”

    我手上動作一頓,“犯了什麼錯,要這樣嚴厲的處罰。”

    曹媽眉眼凝重忽然反問我,“三太太您這樣年輕,對老爺的感情深刻嗎。”

    她話留了餘地,怕自己說錯惹禍,可我聽得出來她言下深意,我笑着說,“不重要。”

    曹媽點頭,“對,感情不深就不重要,很多女人這輩子貪財,很多女人這輩子圖情,之前的三太太就是後者,看選擇什麼,願意走哪條路,可既然上了獨木橋,還能妄想在陸地上奔跑嗎。進了這扇門,老爺就是天,是唯一的男人,只能伺候他,不安分守己,就得爲自己造孽埋單。”

    我聽到這裡隱約明白了什麼,“三太太不愛老爺,並且做出了不愛的事。”

    曹媽沒立刻回我,她垂眸注視着自己被纏裹的手指,我又問了一遍,她擡眸看我,張了張嘴,想說又不敢,我鄭重其事向她承諾我不會講出去,我也要在宅子裡過日子。

    她這才幽幽開口,“之前的三太太其實並不漂亮,頂多是清秀

    ,但她會唱曲兒,黃梅戲,您知道嗎?非常好聽的曲種,三太太扮上戲服特好看,天生一把好嗓子,那聲音真的賽過黃鸝,隔着很遠就能聽見。她在南門外的古樓裡有戲班,不怎麼登臺,聽戲的人也不多。老爺常去,他一開始爲了捧場一個角兒,誤打誤撞就看上了三太太。”

    她說完有些悵惘,“三太太被帶回來時才二十五歲,她後來生了一個男孩,當時二少爺和老爺關係很僵,也沒打算回來認祖歸宗,穆家就一個長子,能添丁是大喜事,老爺特別高興,沒等到孩子滿月,剛洗三就迫不及待辦了一盛大宴會,可見他多疼這個骨肉。本來日子挺好,三太太當時受寵比二太太還多,可沒過多久就天翻地覆,二太太不知從哪裡得來的消息,說三太太紅杏出牆珠胎暗結,懷了個野種,老爺做了鑑定,發現真是這樣,他一怒之下把三太太和襁褓裡的孩子都轟了出去。”

    曹媽說到這裡身體忽然抖了抖,她眼睛盯着旁邊的窗子,“那天我記得很清楚,下着瓢潑大雨,電閃雷鳴。三太太還坐月子呢,跪在雨裡抱着孩子哭,她不停說冤枉,這孩子就是老爺的,可沒人聽,二太太的證據都拿出來了,誰會相信。三太太年輕,又是個戲子,都以爲她水性楊花,嫌老爺歲數大了,就找野漢子偷嘴吃。”

    曹媽忽然紅了眼睛,“那一夜折騰,孩子高燒病死了,肺裡嗆了好多雨水,就草草燒了下葬,這幾年清明節除了我偷偷去燒紙,誰都不聞不問。三太太瘋了,人不人鬼不鬼的,老爺怕她出去胡說惹禍,乾脆關在地下室,吊着她一口氣,但活得還不如一隻狗。”

    我聽完這些簡直心驚肉跳,“私自囚禁是違法,天大的錯也不能這樣處置,何況這還說不清到底孰是孰非。”

    曹媽苦笑一聲,“那又怎樣,濱城穆家是天,大少爺二少爺壟斷一方,誰敢找穆家的麻煩。這年頭所謂的王法道義,不都是用來約束老百姓的嗎。難道宅子裡的人閉口不言,誰還會猜到地下室囚禁着一個女人?”

    我手上沒有用完的殘餘紗布滑落下去,墜在地上,我動了動僵硬的骨節,“沒人知道嗎。”

    “都知道,凡是進穆家侍奉的傭人,管家都會提前支會一聲,地下室不許擅入,否則後果自負。穆宅待遇好,規矩也多,了爲了生存誰都要適應,地下室三年沒有人下去過,也沒誰敢提。二太太膽子大,她吃起醋來什麼都吵,可老爺寵愛她,除了她誰還敢掀舊賬,這是老爺的恥辱。”

    我問她,“那三太太吃什麼喝什麼。”

    曹媽偏頭看向門的方向,她揚了揚下巴,衝着西南方向,“大太太身邊的傭人管這事兒,每兩天下去一趟送剩菜剩飯,天冷送點不要的棉絮,天熱送點冰塊兒,湊合活着。”

    “每兩天?”我驚愕得不行,“一日三餐,每兩天三太太才吃一頓飯嗎?”

    曹媽說,“她已經瘋了,她吃不吃也不知道餓,冷熱都不懂。給她屎她也吃,兩天吃一頓,一頓吃得飽飽的,死不了就得了。”

    我像是失去了全部力氣,重重跌坐在椅子上,我慘白着一張臉,心裡特別害怕,害怕於我需要長久生存的環境,除了這副奢華風光的皮囊,

    又包裹着怎樣的黑暗與風波,會怎樣悄無聲息的將我捲入進去,一點點撕裂我蠶食我吞掉我。

    我捂着臉禁不住顫抖起來,在我最惶恐時,我聽到曹媽從我面前起身,她喊了聲老爺,語氣內帶着一絲慌張,我迅速反應過來,將兩隻手從臉上移開,看向門外進入的穆錫海,他一臉疲憊,可仍舊藏不住歡喜和愉悅,他沒理會曹媽,直接朝我走過來,他握住我手向我道歉,“等久了吧。”

    我說還好,四處看看也不覺得久。

    我和曹媽使了個眼色,她點了下頭,溜着牆根出了房間。

    穆錫海看了眼地上灑落的小菜和破碎的瓷片,他驚了一下,非常緊張檢查我的手,“有傷到嗎。”

    “讓您擔心了,我纔來就打碎東西兩次。”

    穆錫海知道我沒傷着,他很大方說,“碎碎平安,你沒事就好,打碎價值連城的古董在我心裡也不重要。”

    我說,“不是我矯情不合羣,實在不喜歡湊熱鬧,二太太對我有點敵意,我怕說錯話讓她討厭,也讓您爲難。”

    穆錫海對我的善解人意非常心疼,這讓他更覺得冷落我一天很愧對,他摟住我肩膀往他懷裡拉了拉,我身體本能抗拒,但理智提醒我不能躲閃,必須迎上去。

    我僵硬着身體靠在他胸膛,他這樣抱了我許久,直到管家在外面叫他去書房看去年一年開銷的賬目,他這才戀戀不捨將我鬆開,許諾說晚點再來陪我。

    穆錫海對我的確很上心,至少暫時十分喜歡,我提出什麼他都不會拒絕,但我驚訝於他怎麼會了解這麼多,包括我喜歡紅梅,牆壁上掛着寒梅圖,角落裡放着紅梅花,我的喜好我沒對任何人講過,除了琪琪與何曼,但顯然穆錫海不會認識她們兩個,只能說湊巧。

    晚上我洗了澡從浴室內出來,正準備打開窗子透氣,把熱霧散出去,卻一眼看到穆錫海竟坐在陽臺上,我嚇得立刻將浴巾向上裹了裹,蓋住自己的身體。

    他正無比專注自己對壘一盤圍棋,全然沒察覺到我出來了,棋盤上的黑子兒沒剩幾個,白子兒已經呈包圍趨勢,回天乏術。

    他手邊放着一杯濃茶,味道聞着就苦,苦得反胃。

    我盯着穆錫海只穿睡袍的身軀,有點意料之中,又有些意料之外。

    我以爲二太太會纏着他,白天都纏了,晚上更沒道理拱手讓人,怎麼可能讓他到我房間來,但穆錫海對我這樣感興趣,他急不可待要吃這口肥美的肉我也猜到了。

    我站在原地有些拘束咳了兩聲,他聽到聲音朝我看過來,他面對我這樣剛出浴的裝扮也不是很自在,畢竟我太年輕了,他雖然眼神貪婪,可沒有過分到令我生厭。他笑着朝我招了招手,我走過去站在他旁邊,他伸手拉住我手腕,目光從我頭頂看到腳,“你很瘦,也白皙。”

    我點了點頭,不知道該接什麼話。

    他問我有過男友嗎,我說沒有,他怔了一下,“從來沒有過嗎。”

    我說是。

    他默然了片刻,有些試探問,“還是初次嗎。”

    我好像把自己逼入了一條死衚衕,說是或者不是都難以收拾殘局。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
    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