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首席情人深夜來 » 正文_第三十五章 隱情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首席情人深夜來 - 正文_第三十五章 隱情字體大小: A+
     

    穆錫海跟着那名小傭人進入正對二樓口的一扇門裡,裡頭傳來一聲虛弱又嬌柔的老爺,似乎真的很難受,接着便沒了聲音。

    我盯着那扇開闔的門扉看了許久,揣測着還未謀面的大太太和驕奢的二太太該怎麼接觸,一名保姆從廚房裡收拾了碗筷出來,她兩隻手在胸前掛着的圍裙上蹭幹了水珠,“程小姐,我帶您上樓看看房間嗎?”

    我回過神來點頭說好,她上樓途中向我介紹她姓曹,我看她年紀在五十歲上下,就喊了聲曹媽,她受寵若驚,我問她這宅子裡是不是傭人保姆都很年輕,她說是,老爺喜歡年輕的面孔,看着有精神氣,但做飯不好吃,才留下她伺候到今天。

    我嘴上沒說什麼,不過穆錫海還真是風流成性,保不齊宅子裡的傭人他都嚐了鮮兒,有錢有地位的男人就算強行霸佔,底下也都敢怒不敢言,誰能得罪得起這麼一樽大佛。

    我站在樓梯口,特意掃了一眼門縫,穆錫海抱着二太太坐在牀上,正側對門口,四周空無一人,盡頭天窗外飄落的雪花刺眼奪目,將冗長的走廊照得慘白。

    曹媽指給我看其中一扇門,“那是老爺安排的屋子,您看缺了什麼告訴我,我再給您添置。”

    我心思根本不在這裡,對於吃住也不怎麼挑剔,我隨意敷衍了她一句,“曹媽你去忙,我自己看。”

    她笑着說好,朝我鞠了一躬,轉身走下樓。

    她離開後我用一面牆壁擋住自己,站在二太太房門口,透過門縫向裡面看,她房間裝潢陳設無比奢華,幾乎到了璀璨耀眼的程度,到處是金燦燦的。雖然我沒瞧見大太太的,但勢必有過之而無不及,這年頭妻不如妾,妾不如偷,男人給妾的東西好,也在情理之中。至少我所能想象的最富貴的東西,這房間裡應有盡有,連地上的毯子都嵌着金絲兒,周逸辭有的是錢,家裡都沒這麼誇張過。

    貪慕富貴權勢的女人是最容易妥協和被引誘的女人。

    穆錫海要帶她去醫院,可二太太死活不肯,她兩條腿纏住他腰間,又哭又鬧不下來,這樣一幕我看得都耐心盡失,可穆錫海似乎對二太太感情很深厚,到了非常縱容的地步,他不但沒有生氣惱怒,反而笑着哄她,“好了不去就是,讓莫醫生來看看,這總可以。”

    二太太低低嗯了聲,鼻子裡堵着,聽上去像一隻綿羊,軟軟的,是個男人都不捨得責備她。

    會掐男人肋骨的女人才是聰明女人,二太太掐得準,可掐得手法不精,穆錫海這種性格她玩兒得轉,假如換了周逸辭,一百次都給她扔出去了。

    穆錫海摸出電話打給莫醫生,催促對方快點趕來宅子,對方詢問是什麼人,穆錫海說二太太,然後便掛斷。

    穆錫海想要把二太太放在牀上讓她躺下,可她勾住了他身體貼得緊緊的,扒拉不下去。二太太聲音裡滿是委屈哽咽,似乎之前就哭了很久,嗓子啞得發澀,“老爺不要我了嗎。”

    穆錫海不知道她怎麼會說出這樣的話,他問是不是聽到了什麼讒言,二太太眼圈發紅惹人憐惜,“是老爺自己讓我覺得您不喜歡我了,我在家裡待不久,就要被您掃地出門。大太太是您原配夫人,還爲您生了長子,津霖那麼優秀,您看在長子情面上,也

    會與大太太維持夫妻關係,可我什麼都沒有,沒福氣爲您開枝散葉,如果再失去您的寵愛,我真沒法活了。”

    穆錫海這才明白過來,二太太今天這麼反常是因爲什麼,他大笑着在她臉上擰了擰,“生病是假,埋怨我是真,對嗎?”

    二太太哭哭啼啼扭着身子,鑽入他懷裡不出來,“老爺當初怎麼承諾的您忘了嗎。”

    “沒有忘記。”

    二太太不依不饒,“可您就是忘了!是我不比新來的三太太年輕漂亮,老爺厭倦了嗎?男人向來都是疼小不疼老,三太太跟新熟的葡萄珠一樣,晶瑩剔透珠圓玉潤,我看了都喜歡,她要霸佔在您心尖上,取代我的位置了。”

    這一聲聲啼哭把穆錫海心都融化了,男人就吃女人梨花帶雨這一套,寶貝得不得了,他在二太太臉上吻了吻,“程歡乖巧,不爭不搶,她怎麼會取代你的位置。”

    二太太哼了聲,“老爺這才見了她幾面,就替她開脫了,她是否爭搶,日久見人心,我只知道她要奪走老爺,從今天開始,我得和兩個女人分您。”

    穆錫海將她抱在懷裡,“不會發生那樣的事,程歡很懂禮數,她明白先來後到,會尊敬你禮讓你,你不要把她看得那麼壞,至於美貌,她還能更勝過你嗎。”

    二太太聽到穆錫海最後一句話,她臉上才見了一絲笑容,“那老爺納她幹什麼,我美給您看不就行了。”

    穆錫海目光垂直盯着地面,他臉上表情十分溫柔和嚮往,“她身上有年輕的味道,水靈機敏,她可以給宅子帶來活力,讓我看到非常充實的陽光,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我站在那裡脣角勾笑,上了歲數的男人,都想要更加鮮嫩的女人爲自己帶來年輕的回憶,那是一種對待生命無休止的渴求,是同樣飽受歲月折磨的女人無法給予的東西,年輕的臉孔嬌俏美好,自然比皺紋更加讓人神清氣爽心生嚮往,但哪一副面孔都永葆青春呢,二太太的美貌祛除了妝容的雕飾,早已不復昔年,所以她改變不了穆錫海對年輕女人貪婪的追逐。

    二太太忽然擡頭看着他說,“老爺,我想要爲您生兒育女。”

    穆錫海怔了一下,他興趣不高說,“這麼久都沒有,應該不會再有。”

    這是二太太唯一的希望,她當然不願罷休,她央求說,“可老爺身體健壯如虎,要個孩子不是難事,也許是我的問題,我悉心調養一下,我想給您老來得子的喜悅。”

    穆錫海並沒有對這件事充滿嚮往,“你已經四十歲,我又不是膝下無子,不要冒險,津霖和逸辭也是你的兒子,即便我不在了,我會讓他們贍養你終老。”

    二太太張了張口想說什麼,可她聽出穆錫海沒多大興趣,也不敢逼得太緊,就住了口。

    在我出現之前,二太太沒有半點危機感,她有美貌有寵愛,即便沒生過孩子,也無懼和大太太爭風光爭地位,可當穆錫海身邊又出現了我,她才忽然意識到這世上美貌年輕的女人太多,都願意成爲權勢和錢財的奴隸,違心屈就男人的妾,她只不過是千萬情人裡的一個,沒有名分依託,沒有子嗣傍身,當穆錫海撒手人寰,他的遺囑也就成了放屁。

    穆津霖是大太太的兒子,不要說妻妾向來不

    和,即便祥和美好,維繫的男人死了,兩個女人又有什麼友誼可言,物質面前反目爲仇,穆津霖想要碾死二太太,還不是輕而易舉。

    二太太有些失落窩在他懷裡,脾氣不順就沒完沒了的撒嬌,還止不住大顆大顆的眼淚。穆錫海哄了又哄,腦袋也疼,幾次想扯個由頭出來,二太太不肯放人,他強行走她就躺在牀上鬧,最後他也沒了轍,只能坐在牀邊守着。

    穆錫海應該想過來陪我,讓我明白他的重視,但又實在脫不開身,二太太跟個纏人的妖精一樣,她掐住了他最軟的心尖兒,他不疼誰疼。二太太和穆錫海的情分比我深刻得多,畢竟伺候了他好幾年,穆錫海權衡之下還是把她放在了我前頭。

    這屋子裡的人啊,大太太神秘莫測,二太太恃寵而驕,還一堆眼巴巴要當四太太的小傭人,四方漩渦八面埋伏,眼睛裡透着算計,誰都不是好惹的。

    我其實挺恨周逸辭,他高估了我的膽識心計,把我送到這樣吃人不吐核的火坑裡,就沒想過我能不能活下去嗎。

    我眼角餘光此時瞥到右側樓梯口上來的男人,他個子不高不矮,穿着雪白的大褂,揹着一個藥箱,正停頓在臺階上仰面看我。

    我腳下一滯,迅速轉身和他面對面相視,這人應該是莫醫生,看上去年紀不大,四十歲左右,戴着一副黑框眼鏡,斯文內斂,他正盯着我,眼神裡充滿陌生和探究。

    我朝他點了下頭,他也回了我一個禮數,他打量我身上的穿着後,試探問我,“您是?”

    我說我是還沒對外公佈的三太太,今天剛進宅子伺候老爺。

    他愣了愣立刻恭敬朝我鞠躬,“原來是三太太,之前沒聽穆先生提起,在您面前失禮了。”

    我指了指二太太的房門,“想進去打個招呼表示關心,可老爺和二太太正好着呢,我怕自己多餘,猶猶豫豫的莫醫生就來了。”

    他點頭說是,穆先生最疼二太太,放在手心裡疼着,這麼多年都沒捨得罵過半個字兒,原先的三太太也比不上。

    我聽了臉上一怔,原先的三太太。

    看來我是頂了一個女人的身份進來的,這宅子裡似乎還有點不爲人知的隱情。

    我笑着讓開一條路讓他進去診治二太太,他進入後和穆錫海打招呼隨手關上門,我沒再久留,回了自己房間。

    我第一天住進來就鬧了這麼一場事端,二太太爭風吃醋害我受了冷落,穆錫海對我極其愧疚,這也成爲我在他身邊保全自己非常有利的籌碼,要不得到男人深愛,要不得到男人愧怍,總之佔一樣才能讓自己好好過下去。

    傍晚時我沒下樓用晚餐,因爲我聽曹媽說二太太下去了,還問起了我怎麼不在,似乎要和我正面交鋒。大太太仍舊未曾露面,整整一天都有意躲閃,不知道是避諱二太太的鋒芒還是擔心我年輕氣盛不忍委屈,會和二太太掐起來讓她左右爲難,所以藏在暗處觀察情形,我想要摸清她們底細,她們也想摸清我,在這種情況下對寸土必爭的二太太能避讓儘量不迎戰。

    我在房間陽臺上簡單吃了幾口,也沒什麼食慾,曹媽站在我旁邊侍奉,我拿勺子在粥碗裡插着玩兒,隨口問她,“周先生是哪個太太的兒子,你知道嗎?”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
    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