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首席情人深夜來 » 正文_第二十二章 我是您的污點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首席情人深夜來 - 正文_第二十二章 我是您的污點嗎字體大小: A+
     

    周逸辭高大身體在昏暗的光影下被拉長,他吸了口煙,夾在指縫間,嗓音沙啞說,“多久了。”

    方棋倉皇失措,兩隻手在被子底下快速摸索蠕動着,好像在穿褲子,白瑋傾知道大勢已去,已經被堵在牀上,沒有任何辯解的餘地,她反而冷靜下來,她有條不紊摸到牀頭,拿起風衣外套披在身上,一邊係扣子一邊回答,“傍晚過來的。”

    周逸辭將菸灰兒彈在腳下,他隱約露出一絲不耐和陰狠,“你們之間維持多久了。”

    我一直以爲周逸辭知道白瑋傾私下的荒誕,他不打算追查是爲了彼此顏面想退讓一步,等她回心轉意自我悔悟,現在看來他也許真不瞭解,他只是太過相信她的爲人,覺得她做不出背叛自己的事。

    方棋穿好褲子從牀上下來,他站在旁邊,撿起地上散亂的衣物遞給白瑋傾,後者沒有伸手接過,她毫不避諱拉扯住方棋的褲子,“他在問話,你告訴他。”

    相比白瑋傾豁出去了,方棋則有些忌憚周逸辭的地位與毒辣,他不敢說,啜啜喏喏立在那裡,有些狼狽,白瑋傾不依不饒扯着他,他躲不過,就小聲嘟囔了一句,“追問這些還有意義嗎?”

    白瑋傾看着周逸辭,“我和方棋沒有錯,我們認識了十五年,早在我接觸你之前,他就是我深愛的人。如果不是造化弄人,我們可以名正言順在一起。”

    “你可以跟我說。”

    周逸辭忍着最後一絲理智,他用手指皮膚攆滅了菸蒂燃燒的火苗,他似乎感覺不到火燒火燎的疼痛,“我不會強留,你一面對我曲意逢迎,一面和他糾纏不休,這就是你的選擇。”

    白瑋傾眼角忽然淌下淚,“我和你說你會悄無聲息的成全嗎,你會主動到白家終止這段婚姻嗎,你不會以此作爲要挾逼迫我爸爸走投無路嗎?”

    “瑋傾…”

    方棋見周逸辭的臉色越來越僵沉,他有點害怕,試圖打斷白瑋傾猖狂的質問,可她已經不想隱瞞什麼,女人比男人更具備不顧一切的膽量,她從牀頭滑落下去,蹲坐在地毯上,有些崩潰捂住臉,喃喃低嘆着說,“七年了,逸辭。”

    她手背縫隙裡滲出淚,“這麼多年,我嘗試過做一個好妻子,好母親,前者是我心裡過不去,後者是蒼天不給我,也許我們的歸宿都不是對方,纔會有那麼多阻礙橫在中間,我身體不好,你對我很縱容,我知道對不起你。”

    周逸辭掃了一眼她被大衣包裹住隱約的身體,“你身體真的不好嗎。”

    他語氣內帶着嘲諷,方棋從牀尾繞過去,他蹲在白瑋傾旁邊,用手攏了攏她散亂而枯燥的頭髮,急於幫說不出話的她解釋,“周先生,瑋傾身體真的很糟,這一點她沒有欺騙過你。”

    “包括苟且之事,在這個過程裡,她身體也很糟嗎。”

    周逸辭臉上的寒意起初還很薄,現在已經深不可測,猶如一片浮動的海市蜃樓,遮住了他本來面目。

    方棋被噎得一怔,這才領會到周逸辭問這話的意思並不是對白瑋傾的關心,而是要狠狠打他們的臉,他抿脣沉默,然而周逸辭已經在摘戴於腕上的手錶,我看到這個細節有些害怕,男人摘表不是睡就是打,我想上去扯住他,可我伸出去的手只觸碰到了他扔來的表,根本沒來得及掠過他衣服,他整個人就猶如一道閃電劈了過去,扯住方棋衣領陷入纏鬥。

    呆呆啜泣的白瑋傾看到這一幕嚇得失聲,周逸

    辭七年間紳士溫和,扮演着一個還不錯的丈夫形象,他沒有在她面前暴力過,他所有的血腥殘酷都在見到她那一刻有所收斂,所以她嚇傻了,等到她反應過來,方棋早被周逸辭壓制在身下動彈不得,只剩下不斷承受拳頭的力氣,沒有絲毫反擊餘地。

    白瑋傾嘶吼着讓他鬆開,可週逸辭無動於衷,她轉而跪在地上,不斷向他央求磕頭,“有什麼你衝我來!逸辭,是我嫁給你之後不安分守己,如果不是我主動要求,他不敢對你身邊人下手。”

    方棋也發了狠,他被周逸辭按住毫無招架之力,但嘴卻始終不肯求饒,他瞪大眼睛喊,“我和瑋傾認識更早,難道這世道已經沒有先來後到的規則了嗎。”

    我朝着地上的他反呵回去,“那你怎麼不娶。”

    方棋臉一白,他發不出聲音,我冷笑說,“因爲不花錢不擔名分就可以睡到的人妻,當然代價更少,這樣的便宜全天下男人都願意賺。”

    “不是這樣!”

    在周逸辭給他喘息的功夫,方棋從地上欠身,他掙扎着喊叫,“是她爸爸不肯。”

    我揚起下巴冷冰冰,“他當然不會肯。因爲你哪裡都比不上週先生,這個世界原本就是有更好的選擇誰也不願將就,沒有了選擇纔會屈就眼前人,事業愛情婚姻都逃不過這個規則。”

    周逸辭泄了恨,他從地上起來,用大拇指蹭了下脣角的血漬,我看到後立刻找吳助理要了塊帕子,走上去拂開他滿是灰塵與血污的手,親自爲他擦拭,他臉上傷不多,方棋還沒動幾下就被他反扣住,他那點力氣在打打殺殺半輩子的周逸辭面前不過是小兒科,還不值一提。

    白瑋傾看到這一幕,不知是刺激了還是爲周逸辭的先發制人而氣憤,她失聲尖叫出來,“你我都有錯,都沒有對這段婚姻忠誠到底,都不約而同背叛了對方,你有什麼資格將方棋打成這樣,難道你就對我忠貞不二嗎?”

    周逸辭不語,他眼睛裡仍舊閃爍着不曾熄滅的憤怒火焰,彷彿隨時還會衝上去對方棋拳打腳踢,白瑋傾得不到任何回覆,她將矛頭轉移到我身上,盯着我臉辨認了好半響,忽然指着我渾身顫抖大喊,“就是你!那天宅子裡藏在二樓咳嗽的女人就是你!

    我置若罔聞,非常冷靜爲周逸辭處理完臉上的血漬,將帕子往地上一丟,毫不猶豫踩上去,我居高臨下俯視着白瑋傾,她死死抱住那個比周逸辭傷情慘重百倍的男人,他睜着眼睛看我,但已經氣息奄奄,白瑋傾滿臉驚慌與擔憂,可她做不了什麼,她只能無比悲慘的抱住他,祈禱他身體不要迅速變涼。

    她顧不上自己,衣服歪歪扭扭褪到胸口,吳助理也不好在房間裡待,只能悄無聲息躲到房外撥打救護車。

    白瑋傾恨透了這樣的感受,她咬牙切齒看着我,“逸辭根本不會無聊到來酒店。”

    我面對她那副蒼白臉孔,淡淡說,“是我叫來的。”

    她死死捏住拳頭,可她哪裡還有力氣,她此時就像一抔沙,張開手不需要揚,就已經失掉了三魂七魄。

    “他來不來是他的事,你做不做是你的無恥。”

    我說完這句話不願再看白瑋傾的臉,她實在太憔悴,可即便半截身子都入了土,還拖着殘軀跑來與情夫苟且,這大約也算曆經考驗的真愛吧。

    這愛情可真諷刺。

    還是越少越好。

    醫生趕到房間將暈厥過去的方棋擡上

    擔架迅速送出酒店,所幸這場鬧劇是關起門來解決,並沒有驚動其他房間的住戶,只大廳爲數不多的幾個值班人員有所察覺,不過吳助理會妥帖善後,勢必不會讓有損周逸辭聲譽的流言傳出去。

    荒誕殘局之外的夜色,非常美好。

    救護車呼嘯駛離,吳助理拉開車門護送周逸辭和我坐進去,每個人都臉色凝重,包括我在內。

    說不上誰多誰錯,只是婚姻當中男人得到的輿論包容更大一些,所以周逸辭和白瑋傾同時出軌,白瑋傾更顯得罪大惡極,醜陋得讓人難以原諒,而周逸辭則連犯錯都算不上。

    我將我這邊的窗子打開一半,透入新鮮空氣供以呼吸,我知道他現在一定很壓抑,攤上這樣醜聞沒有哪個男人可以雲淡風輕。 ωwш▲TTκan▲¢ 〇

    吳助理也不出聲,生怕引火焚身,他一路將車開的飛快,想快點甩掉這顆定時炸彈,在一個十字路口等燈時,周逸辭忽然開口問我,“因爲什麼,執意要這麼做。”

    我盯着窗外靜止的夜景脫口而出,“這些和我沒有半點關係,但我陪在周先生身邊,我就希望您永遠光輝耀眼,不要被任何污點染髒。”

    他笑着哦了一聲,怪聲怪氣問我,“那你算我人生中的污點嗎.”

    他這話問得我措手不及,我一時失聲,不知怎麼應答。紅燈變爲綠燈時,車猛地一衝,我朝着副駕駛栽過去,碰到了額頭,吳助理立刻減速,我半張臉貼在椅背上,垂眸看着周逸辭腳上的黑色皮鞋,“那周先生覺得,方棋的存在,是您的污點還是周太太的污點。”

    周逸辭眯了眯眼,“如果我在乎,那就是我的,如果我不在乎——”

    他嗤笑了一聲,擡手點了根菸,將他那邊的窗子壓下,探出手去吸,“那就屁都不算。”

    我緩慢直起身體,目視前方一掠而過的夜色,“在我和周先生的關係裡,周先生好比周太太,我就是方棋,我們同樣是婚姻外的產物,這個產物不該存在,可我們也都不是彼此的污點。”

    周逸辭眯着眼繼續吸,他吸完多半截後,順手扔向了窗外,輕飄飄的菸蒂沒有一絲掙扎的力量,就在後面追上來的車輪下,化作屍骨亡魂。

    “你猜我喜歡你嗎。”

    我心裡咯噔一下,他第一次和我談情。

    這麼久沒提過。

    我說,“那周先生心裡我是您的污點嗎。”

    他毫不猶豫說是。

    我心臟揪了揪,說不疼是假的,可這絲疼也僅僅維持了一秒,我故作鎮定莞爾一笑,“那周先生肯定喜歡我,如果不喜歡,誰會莫名其妙往自己身上潑髒呢?”

    吳助理連大氣也不敢喘,他手死死捏住方向盤,背上暴露的青筋顯示他現在有多慌,他不善於情緒外露,他是真覺得我不該在這個時候惹惱周逸辭。

    後廂內沉默了很久,在車駛向一段沒有路燈漆黑一片的羊腸小路時,周逸辭忽然陰森森的勾起笑容,他猛地傾軋下來掐住我脖子,將我身體扣押在椅背上狠狠挾持住,我沒想到他做出這樣動作,驚慌中卡住了喉嚨,咳又咳不出,憋得一張臉通紅。

    吳助理看到這一幕目光一滯,他擔心周逸辭受到刺激會對我下手泄憤,他想要張口制止,但聲音還沒發出來,周逸辭便吩咐他將擋板升起。

    吳助理按在按鈕上,他不死心試探喊了聲周總,周逸辭惡狠狠的嗓音在車廂內漫開,“閉嘴。”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
    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