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首席情人深夜來 » 正文_第十九章 我太太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首席情人深夜來 - 正文_第十九章 我太太字體大小: A+
     

    我一怔,“你怎麼知道我姓什麼。”

    他笑着說,“這有什麼關係,不都是百家姓裡的嗎,一個代號而已。”

    我知道周逸辭和他關係不好,我當然不能久留,我拿起放在水臺上的梳子轉身要走,他忽然側身橫在我面前,一隻手撐住牆壁,壟斷了我去路。

    我臉色驟然變得非常冷淡難看,“看穆先生打扮,也是有身份的人吧。在女廁堵住初次見面的陌生女性,符合常理嗎。”

    “女廁不也是男工人修建的,難道是娘子軍嗎?”他笑着反問我,他眼角有一絲細碎的皺紋,很淺,鎖骨非常凸,像一件經過精心雕琢的藝術品。

    他比周逸辭更成熟,如果我沒看錯,也略微年長几歲。

    我沒好氣使勁搪塞他手臂,我用了很大力氣,但他仍舊紋絲不動,他拿腔捏調說,“逸辭喜歡溫柔的女人,像水一樣溫柔。”

    “比如周太太那樣的?”

    我不由輕蔑冷笑,“別隻看外表,誰也不知道清純的人骨頭裡騷不騷,扒了外衣都是啪啪打臉。”

    穆先生挑了挑眉毛,“你知道內幕。”

    我抱着胳膊往水池上一靠,別開頭不理他,他將煙盒遞到我面前,我說不會,他還不躲開,我掃了那金燦燦的包裝一眼,鬼使神差的抽了根,我學着他手指夾煙的動作,把菸蒂含在嘴裡,他用打火機給我點上,我特實在的吸了口,立刻被嗆得眼淚橫流,嗓子裡全是那股燒喉嚨的煙兒。

    他看我狼狽的慘狀笑了一聲,“你真不會?”

    我紅着眼睛嗆他,“這還有假?”

    他很無奈踩滅被我丟在地上的煙,“女人說自己不會,很多時候只是想隱瞞一段故事,抱歉,我當真了,算我欠你一次。”

    我彎腰趴在水池臺子上,透過玻璃看他,外頭忽然有人敲門,嘟嘟囔囔說怎麼還鎖上了,她們踢打了一會兒,結伴離開。

    穆先生手握在門鎖上,他剛要擰,我立刻攔住

    他,“我去開,如果有人你先躲一下,等沒人再出去。”

    他蹙眉問,“需要這樣嗎,這個山莊是我…”

    “我還要命呢,被周先生知道我跟一男的在女廁所磨蹭半天,你要碎我飯碗啊?”

    我兇巴巴打斷他解釋,他所有要說的話到脣邊又戛然而止,他旋即笑出來,笑了很久,“爲什麼要給他做情人。”

    我撩了撩被沾溼的頭髮,“爲了錢啊。”

    “只有他有錢嗎。”

    “外國人有錢,我還得飛出國找嗎?”

    穆先生被我窩得一怔,他反應過來後眼底笑意染得更深,“敢於很現實的直面自己的貪婪,這樣女人很有膽量。”

    我走過去擰開鎖將門打開,剛露出一條縫隙,忽然外面兩個女孩擡腿狠狠一踢,迅速敞開的門差點把我拍飛,她們倆滿臉嫌棄和厭惡往裡頭擠,“鎖門幹嘛呀,都是女的怕什麼,誰還看你不成。”

    眼看她們已經跨進來,我嚇得呆滯住,滿腦子都是假如周逸辭知道了該怎麼辦,會不會誤會我揹着他水性楊花。

    在我失神之際,穆先生忽然從門後將我一把扯過去,我毫無預料,腳下踉蹌跌入他懷裡,他把我完全包攏在胸口,兩隻大掌護住我臉頰,遮蓋住了一切。而他自己則暴露得徹徹底底。

    那倆女孩進來看到還有個男人在,也是一愣,互相挽着說不出話,完全沒想到女廁會有雄性物種出現。

    穆先生下巴支在我頭頂,輕輕蹭了蹭,我雖然看不到也能想象出這個動作有多寵溺,他非常溫柔笑着,充滿磁性的聲音低低啞啞從我頭頂溢出,“我太太和我置氣,跑到女廁不肯出去,我只好追進來哄,很抱歉嚇到你們,是我失禮。”

    這樣紳士儒雅的男人說一聲抱歉,大約沒有女孩能抵抗得住,她們果然立刻收斂了剛纔對我的臭脾氣,連連擺手說沒關係,就進來洗個手,也沒別的事。

    她們一邊用餘光偷瞧穆先生,一邊擰開水龍

    頭把手放在底下一閃,前後不到兩秒鐘,又迅速溜出去。

    門沒關嚴,螺絲好像擰掉了,嘎吱嘎吱的響着,配上蒼白的燈光,顯得有幾分死寂。

    我因爲緊張和害怕兩隻手狠狠抱住穆先生的腰,就像在一望無際的海洋上漂流遇到了救命的木筏,一時間忘了鬆開,只拼命拉住怕被甩掉。

    他腰不粗不細,肉很結實,身上是淡淡的煙氣,還有一絲薄荷冰片味道。

    我們保持這樣相擁的姿勢大概五六秒,呼出的熱氣從他胸膛上折返回來,灼灼的溫度燙了我一下,我倏然意識到衛生間裡只剩下我們兩個人,我早該和他分開了。

    我手忙腳亂想要推拒,然而地面溼滑,我朝前俯衝的作用力同時在將我後仰,我腳底打滑朝着後面栽過去,他眼疾手快將臂彎橫在我背上,又把我再次抱住。

    “這是什麼意思。”他笑着問我。

    我驚慌失措抓住他衣領,他近在咫尺的面孔和我呼吸交纏,他下巴滋長出幾根青硬的胡茬,有些頑皮而輕佻豎在那裡,我結結巴巴問他什麼什麼意思。

    他垂眸目光貪婪在我鎖骨下方的溝壑間流連一圈,“程小姐這個姿勢很有趣。擠得很深很誘惑,讓人口乾舌燥。”

    我本能低頭看,他在我頭頂繼續說,“這種投懷送抱的技巧不多見,一般都是在樓梯和街道上摔,摔的樣子奇醜無比,像一隻八爪魚。而程小姐用水漬作爲助力,摔得不着痕跡,而且還能把溝擠出來,我浪跡情場多年,也不得不佩服。”

    我聽得目瞪口呆,他咧開嘴笑了笑,潔白牙齒泛着光,讓我微微有些怔住。

    他手從我腋下抽回來,他似乎故意從上面掠過,若有若無酥酥麻麻的感覺讓我像觸電一樣顫了顫,我反手按住他手腕狠狠一扔,我張了張口想罵他自作多情下流無恥,但在他柔和目光注視下發現自己根本發不出聲音,像啞了一樣.

    我穆了半天也沒下文,他笑着說,“穆津霖。”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上門兵王盛寵萌妻神級龍衛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
    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