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首席情人深夜來 » 正文_第十八章 新仇舊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首席情人深夜來 - 正文_第十八章 新仇舊恨字體大小: A+
     

    我驚訝看着何曼,“你做夢呢?濱城大門大戶那麼多,周逸辭會娶個小姐?他是被綠了,但沒被雷劈傻了。嵐姐那種福氣咱們貪不來,何況她老公要不是奔六張半條命裝進棺材的人,也未必會娶她。”

    何曼整個人一僵,臉上表情卡殼了一樣,顯然才意識到這個問題,她旋即泄了口氣,我們都沉默下來。

    她手撐着下巴注視玻璃窗外的街道,特別惆悵說,“爲什麼這社會人身份分三六九等,連命都有好有壞呢。有的女人出身好嫁得好,有的女人出身慘嫁的壞,想要靠臉蛋把一輩子幸福闖出來,真太難了,我都想放棄了。程歡,要不是嵐姐讓我看到點希望,我真就放棄了。”

    這滋味兒我知道,凡是這圈子裡的不管混得好壞都嘗過,躲起來嚎啕大哭罵天罵地,但轉天夜幕拉下來,還是該幹什麼幹什麼,誰也沒真的放棄過,路是自己選的,唯一目的就是拼個好日子過。

    何曼在我委託她的第五天頭上給我打來電話,她在電話裡告訴我,她找了幾個濱城名號特響亮的地頭蛇,對方原本打包票一定查出來,可一聽是查白瑋傾,全都退縮了沒一個接的,倒不是懼怕白家的勢力,白家是正經人家,沒什麼好怕,關鍵白瑋傾是周逸辭老婆,查她婚外情就等於揭開了周逸辭被戴綠帽子的過程,一般這種事都特別旖旎奢靡,周逸辭顏面盡失當然不會罷休,惱羞成怒搞不好連查出這件事的人一起處置了,所以誰也不敢接,即便何曼一再承諾保密,對方也不肯。

    她特無奈對我說,“敢調查白大千金的,只有周逸辭自己,他不去做我也沒轍。”

    我聽完她這番話臉上和心裡都沒有太大起伏,我握着手機站在觀光電梯裡,看着底下越來越小的景物,到最後都變成了密密麻麻黑漆漆的螞蟻。

    我對何曼道了謝,她問我接下來怎麼辦,要不再幫我想想招兒,我沉默着,電梯門到達二十三層打開,周逸辭的助理正守候在門外等我,我對他笑了一下,擡腿邁出去,助理走在前面帶路,走廊上燈光璀璨,我眼睛裡都泛着金色,我用手擋住脣,對何曼小聲說,“不着急,我自己來。”

    風月山莊我第一次來,以前聽說過,達官顯貴公款吃喝的最佳場所。裝潢陳設很有韻味,不論男女侍者都穿着旗袍,頭髮梳理得乾乾淨淨。每一層樓都有彈曲兒的,在落下紗簾的屏風後,能看到一個姑娘隱隱約約坐在那裡,玲瓏的身段精緻的眉眼,兩瓣點絳脣硃紅妖冶。

    簾子從來不會拉開,不管客人如何千呼萬喚,曲兒彈罷姑娘也會立刻消失。

    助理將我帶入二十二層緊挨櫥窗的一處角落,這個位置能看到玻璃外滿天星光,人和天空只隔着薄薄一層距離,彷彿觸手可得。我印象裡的周逸辭沒這麼浪漫,今天是破天荒了。

    我到達時他已經坐在那裡等我,桌上菜品都是我喜歡的食物。我喊了聲周先生,他點頭,助理

    爲我拉開椅子侍奉我坐下,他對周逸辭頷首,便離開了餐廳。

    彈曲兒的姑娘正在我右後方撥弄琵琶,曲子是高山流水,用箏彈更好聽,但琵琶音色清清淡淡的,也有一絲回味悠長的味道,適合這美好的良宵。

    “周先生今天很高興嗎?”

    他用叉子勾住一塊排肉放入口中,“還可以。”

    我沒問他因爲什麼高興,這更深入的層次和我沒關係,總之他高興我纔有更好的日子過,我當然希望他每天心情都很好。

    我盯着窗外喝了口白葡萄酒,脣齒間淡淡的微甜融化開,窗子上方掛着霓虹,星光投射在上面似乎是跳躍的,串成一片五顏六色的星海,將繁華璀璨的街道也遮蓋得無比渺小。

    我可以從玻璃上看到自己與周逸辭的臉,他正低頭用餐,安靜的側顏讓人着迷,我身體微微傾斜過去,靠近一點,又靠近一點,我們還是相隔的,但從玻璃裡看幾乎糾纏到一起,我想象着我們真正擁抱時是不是這樣,他垂着眉眼,卻很用力。

    他總喜歡梳背頭,將整幅剛毅的面容都裸露出來,顯得特別清冷難接近,可我覺得他早晨剛起牀時鬆鬆散散的側分也很好看,那時的他特別溫柔。

    我覺得眼前的一切就讓我飽了,我沒有再貪戀的東西,這是我活了十九年半最美好的一個晚上,置身在整片星光之中,看着周逸辭的臉,他手旁一簇暖色燭火,就足以讓我沉淪其中,我很容易知足。

    琵琶聲正彈奏到高峰處忽然終止,斷得十分倉促,我轉身去看,女孩從椅子上站起來,低垂着頭,她面前站着一個十分高大的男人,男人背影輪廓和周逸辭有兩三分相似,他穿着一身琥珀色西裝,這顏色我在街上就從沒見到過,白人穿顯胖,黑人穿顯髒,可他穿得絲毫不輕挑不突兀,似乎身材出衆的男人穿什麼都不會醜。

    “誰讓你過來的。”

    女孩不知所措,只倉皇沉默着。

    “不知道周總厭倦吃飯時有陌生人打擾嗎。這麼不懂事,誰調教得你。”

    女孩更加害怕,她對周逸辭鞠躬說抱歉,並不瞭解您的習慣。

    男人仍舊背對我們,他直挺起脊背,單手插在口袋裡,默不作聲等周逸辭開口。

    兩個男人陷入僵持般的死寂,女孩急得臉色發白,不知道等待自己的審判是什麼,我看周逸辭臉色沒有氣憤的苗頭,我起身走過去,握了握女孩的手,“你先離開,這邊沒事,周先生不怪罪。”

    女孩如獲特赦,連連朝我鞠躬道謝,抱着琵琶從牆角疾步離開。

    我很驚訝這個忽然竄出的男人是什麼身份,似乎是直接奔着周逸辭來的,我站在桌角不知該怎樣打破這份僵局,男人主動側過身體,目光定格在周逸辭頭頂,“吃得好嗎。”

    後者慢條斯理將最後一口蔬菜咀嚼完嚥下,又喝了口飲料,纔開口回答他說,“你自己飯莊裡

    菜的味道,你不清楚嗎。”

    男人笑着說,“你嘴巴這麼叼,再好的菜到你面前我也沒有底。”

    周逸辭用方帕擦拭脣角,沒再理他,男人目光移到我臉上,盯着我看了片刻,眼底浮起一絲意味深長的笑,“怎麼白小姐變了模樣。”

    我有點尷尬,其實我和白瑋傾容貌身形都相差很多,按說怎麼都認不成同一個人,我一聲不吭,只等着周逸辭幫我解圍,男人仍舊不依不饒追問,“白小姐身體好點了嗎。”

    我將頭垂得更低,試圖從他視線裡剝離開,周逸辭將方帕用力丟到菸灰缸裡,他擡頭看着男人皮笑肉不笑說,“穆總眼睛白內障嗎。”

    男人將食指壓在燭芯上,把燭火按滅,我看到這一幕覺得皮膚火燒火燎的疼,他盯着黑色燭芯焚化後的一縷青煙,“逸辭,你不要惹火燒身。”

    周逸辭臉上笑容收了收,變得十分陰沉,“穆總多管閒事了。”

    被稱作穆先生的男人溫和笑着,端起桌上一隻空杯,他自斟了半杯酒,仰脖飲下,“知道你對我很大敵意。”

    周逸辭將頭偏向窗外,手指剝開了兩顆鈕釦,“是人不是人,也想要我的敵意嗎。”

    這樣侮辱的話仍舊沒有激怒穆先生,他脣角勾笑,將剩下的一口酒對着地面灑下,就像祭奠死人那種禮儀,“來日方長。”

    他說完把杯子往桌上一撂,最後看了周逸辭一眼,轉身離開。

    周逸辭抿着嘴脣沒有半點反應,這個穆先生半路殺出來,與周逸辭似乎相識已久,彼此恩怨牽扯也多,大概有什麼新仇舊恨阻隔着,以致於見面分外眼紅,冷漠煞氣。

    我從包裡拿了把梳子和溼巾,起身對周逸辭說,“我去洗手間。”

    他沒理會,兀自沉默着。

    我繞過桌子拉住一名服務生詢問洗手間方向,他指給我一條通道,我和他道謝快步走過去,我並不是真的要方便,我看出周逸辭心情沒有剛開始好,我擔心他撒火在我身上,我暫時避開讓他自己消化,等他好一些再回去,不至於鬧得不歡而散。

    那穆先生的臉在我眼前閃了幾下,他和周逸辭的對話也不斷在我耳畔迴響,以致於我心不在焉,對着鏡子梳髮時力道有些大,不小心扯到了頭皮刮下一撮頭髮來,我疼得臉都扭變形,密密麻麻一層細汗從額頭滲出。

    就在這時,門口位置忽然傳來男人的一聲悶笑,我下意識看過去,一隻穿着黑色皮鞋的腳卡在門檻上,人影並未暴露,我立刻退後半步,十分警惕對着那隻腳大喊,“誰?”

    頭頂散開的燈光慘白,照得眼睛刺痛,我本能用手擋了一下,在我閉目的兩秒,男人身影晃進來,反手鎖上了門。

    我透過指縫間認出他,是剛纔的穆先生,他從口袋裡摸出煙盒,抽了根菸叼在牙齒間點燃,他盯着鏡子裡無所適從的我,微微點頭說,“程小姐好。”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狙擊天才上門兵王盛寵萌妻神級龍衛籃壇紫鋒
    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