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首席情人深夜來 » 正文_第十七章 周先生不難過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首席情人深夜來 - 正文_第十七章 周先生不難過嗎字體大小: A+
     

    男人一隻手搭在她腰間,非常體貼愛護她,他手上提着一份食盒,袋子染了層白霧,大約剛打包,他們都背對我,並沒有發現這樣苟合一幕被我看得一清二楚,那男的絕不是周逸辭,他化成灰兒我也認得出,和這個人差了十萬八千里。

    我完全呆住,徹徹底底的呆住。

    白瑋傾揹着周逸辭和別的男人在一起?

    她是活膩了嗎?她爲什麼要這樣,濱城還有男人比周逸辭更有地位嗎?

    我還是覺得不太可能,女人雖然貪婪,但不傻,兩方權衡足以看出誰更勝一籌,她那樣好的出身,不會選擇一個條件單薄的,也許只是誤會。

    何曼不知問我什麼話,問了好幾遍我也沒理她,她狠狠推搡我,“看什麼呢!我問你話你聽見沒啊?”

    我嚥了口唾沫,反手拍拍她肩膀,一邊往馬路對面跑一邊和她匆忙告別,“明晚上見我再跟你說!”

    我根本顧不上躲車,就那麼橫衝直撞飛了過去,一路上幾輛和我擦肩而過的出租不斷按喇叭,司機探出頭罵我神經病,此起彼伏的尖銳鳴笛讓我有點驚慌,等我到達街對面白瑋傾和那個男人已經不見了。

    這邊人不多,遮不住他們兩個,除非是進了哪家店鋪,而方圓百米之內我能看到的,除了佛羅倫薩酒店還有一咖啡廳,咖啡廳裡頭就坐了幾桌,目標一覽無餘,我有些顫抖看向酒店大門,前臺旁邊的電梯剛剛關合住,不知道載着的是誰。

    我心事重重回到家,傭人在廚房陽臺上忙碌着,客廳裡空空蕩蕩,嵐姐還惦記着我們提前走這事,她給我發了條信息,告訴我是何曼給她的號,以後常聯繫,問我沒事吧。

    我回她說沒有,過幾天再聚。

    她沒再回過來。

    挺好的聚會不歡而散,女人碰到一起就是攀比嘲諷挖苦八卦,什麼都好的被圍攻被妒忌,各方面不如人的心裡難受,所以這樣聚會我幾乎不參加,要不是嵐姐攢局,我真不去。

    我換了鞋上二樓想洗個澡,今天發生的事對我的衝擊力太大了,雖然還沒肯定白瑋傾和那個男人到底什麼關係,但肯定不簡單,正常朋友身份絕不會那麼親密,我實在想不出她這麼做的原因,周逸辭這麼優秀,她還有什麼不滿足。

    我滿懷心思經過書房時,聽見裡頭有很多人說話,門敞開一條縫隙,裡頭有燈光滲出,我腳步頓下,有三名西裝革履的男士正站在辦公桌前對周逸辭彙報公務,聲音很輕,其中一個提到了白家,白宏武手中捏着一份很大的合同,如果能敲定將是一筆豐厚龐大的利潤,而這個合同同時競爭的也有多家公司,太多人關注它最終花落誰家,因而白宏武也不敢徇私,私下並沒有對周逸辭提及過,都心照不宣保持緘默。

    那名部下詢問周逸辭打算爭奪嗎,要不要到岳丈家拜訪透露點訊息。

    周逸辭抿脣不語,盯着面前文件若有所思。我沒往後面聽,直接推門回了房間。

    我洗完澡換了件幹

    淨衣服,打算下樓給周逸辭煲湯,那羣部下竟然還沒有離開,我拉開門出去正好和他們迎面碰上,他們看到我一怔,完全沒想到這私宅裡還藏着個年輕女人,他們自然明白我是怎樣的身份存在於已婚的周逸辭身邊,不動聲色的面面相覷後,紛紛朝我頷首點頭,算作打招呼。

    我目送他們下樓離開,書房傳出一絲挪動椅子的動靜,我推門進去,周逸辭剛好起身要脫衣服,我急忙站在他身後坦白,“周先生,您的幾名下屬看到了我。”

    他沒惱,也沒質疑我是不是故意,他大約也想通了,如果我想被別人知道早就把消息透露出去,絕不可能在人多口雜的江北隱瞞到現在,顯然我是聽話守規矩的,他擡眸看了看我,“沒事。”

    “您公司下屬和周太太有往來嗎?”

    他說沒有,頓了頓又補充,“有也沒什麼,她不打聽這些。下屬嘴巴也很嚴,知道不該說的不惹禍。”

    我猶豫了很久,覺得心裡翻江倒海,不說我實在忍不住,我見都見到了卻知情不報,太對不起周逸辭了,我必須給他提個醒,最起碼讓他有數能干預一下,總比一直矇在鼓裡強。

    我咬了咬牙,“周先生,我在南風港遇到了周太太。”

    他一邊解西裝釦子一邊淡淡嗯了聲,沒有多餘反應。

    雖然他把我隱藏得很好,白瑋傾對於我的存在一無所知,身邊人也都迫於周逸辭的威嚴不敢泄露絲毫,但畢竟我是他婚姻之外違背道德的存在,是一段不被認可和接受的狹縫中感情,我和他妻子狹路相逢,正常男人的反應都應該是急於詢問後來怎樣了有沒有被察覺,他內心又不是不擔憂,但他表現冷淡到讓我覺得他根本不在乎。

    我走過去幫他拿好脫下來的西裝,他又開始解襯衣鈕釦,我在這時對他說,“周太太不是自己一個人,她身邊陪伴了一名和她年紀相仿非常有氣質的男人,他的手…還搭在周太太腰間。”

    周逸辭聞言指尖倏然一頓,眼底掀起驚濤駭浪,十分狠厲。但也僅僅維持了一秒鐘,又恢復以往的平靜,他問我,“你想說什麼。”

    我想說什麼?難道不應該是他想說什麼嗎,他妻子好像出軌了,就算沒有發生實質關係,但至少精神方面也不純粹了,周逸辭這樣高高在上的權貴,怎麼可能容忍得了如此背叛。

    我有點心疼,握住他扣在領口的手,“周先生不難過嗎。”

    “也許是你看錯了,誤解了一段再普通不過的友誼。”

    他斬釘截鐵回答我,雖然有點答非所問,但我很聰明理解了他的深意,他不想承認,也不想我記住今天發生的事。

    我舔了下嘴脣,他自己的妻子不計較我還能怎樣,我立刻圓回來說,“可能是我看錯了吧,南風港人來人往,我幾天前才見過周太太,產生了幻覺,頂多是和她比較相像的女人。”

    周逸辭笑着捏了捏我的臉,很滿意我的機靈,“你覺得她好嗎。”

    如果今天我看到的

    事是真的,那當然不好,簡直骯髒可憎放湯虛僞,但我沒有把握和證據,他又不願相信我,我再詆譭她反而顯得我別有圖謀,是故意栽贓抹黑她,我只能違背良心點頭說好,周逸辭盯着我閃爍的眼睛又問,“和你相比呢。”

    我一愣,呆呆看他,“我這樣卑微平庸的出身,當然比不了天之嬌女的周太太,只她擁有周先生這樣好的丈夫,我就一輩子都趕不上。”

    他將手從我臉上移開,慢條斯理捲起一截袖綰,露出精壯緊實的手臂,“你更安分聽話,保持下去,我暫時一段時間都不會厭倦。”

    他這話的意思是不是在暗示我能留在他生活裡很久,不會太快被掃地出門,我來不及回味什麼,他從我旁邊經過,離開了書房。

    之後幾天周逸辭忙於一些公務,連新年都沒休息,我在家裡跟着保姆學煲湯煮菜,每晚都會做一桌,味道不是很好,賣相也糟糕,可週逸辭瞭解到是出自我手後,他沒有嫌棄,甚至吃得比以前還多,他每次吃完都會適當說幾句挖苦我,但我還是很高興。

    我覺得爲一個男人洗手做羹湯是一件特別美妙的事。

    我一直沒放下白瑋傾那件事,我覺得不對勁,不管周逸辭是否故意視而不見,我覺得調查一下事情真相總沒壞處,他可能是太相信她也太相信自己了,或者說他不怎麼相信我。

    我自己不具備人脈,找嵐姐沒問題,可她不瞭解情況,我這麼突然讓她辦件事,她肯定得問來龍去脈,越少人知道越好。

    於是我找到了何曼。

    我把事情跟她簡單說了下,問她有沒有路子找個靠譜的人調查下白瑋傾,嘴巴必須嚴實,周逸辭身份太特殊,傳出去就麻煩了,最好能拍下照片。

    何曼聽完當時猛地拍了下桌子,嚇我一大跳,她整個人比我還激動,就跟看到了什麼金燦燦的寶物似的,“程歡,你丫真有福氣,這麼好的機會擺眼前,不上位你就是一傻逼。”

    上位?我蹙眉問她什麼意思。

    她沒理我,手在自己臉上狠狠掐了下,都掐出了條紅印,她喃喃自語說不是做夢,她特興奮從對面繞到我旁邊,狠狠擠着我,“最有本事和遠見的情人,不應該滿足於自己的位置,能往上爬就不要放棄,成功是給夠努力人準備的,你看嵐姐,那纔是人生贏家,羨慕嗎?現在人家也是太太了,你是嗎?他身邊人喊你程小姐時候,臊得慌嗎?”

    我想了一下搖頭,這還真不臊得慌,總比在場所裡被客人喊婊砸好得多。

    她恨鐵不成鋼扇了我一巴掌,“周逸辭老婆出軌了,你想他能善罷甘休嗎,他那樣的人物,會要一個潘金蓮嗎?白家是牛,可他被綠了,一頂綠油油的大帽子啪嗒一聲扣腦袋上了,你想這滋味兒,他能忍?他會屈服於白家的勢力?他纔是濱城的天,白家不被他絞死就不錯了,這是你唯一轉正的機會,我們必須聯手,我爲你挖到證據,狠狠砸他老婆的臉,到時候他們離了,你的好日子就徹底來了。”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強升級系統狙擊天才上門兵王盛寵萌妻神級龍衛
    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