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首席情人深夜來 » 正文_第十五章 痕跡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首席情人深夜來 - 正文_第十五章 痕跡字體大小: A+
     

    “離婚嗎?”白瑋傾忽然打斷他,她看着他的眼神悽蕪又黯淡,“如果不是礙着你受人矚目的地位,你會將就病怏怏的我嗎。我對什麼都沒興趣,也做不到陪你出席應酬,三天兩頭往醫院跑,像個拖累你的油瓶。這段時間你回來次數越來越少,我沒問過,我沒資格。也許你厭倦了這相看無趣的日子,外面那麼多花兒,哪一株都好看,何必看一株即將枯萎的草。有時候我自己看着鏡子裡這張臉,都覺得陌生作嘔,一點神采也沒有,比你老了好多。”

    周逸辭舉起手按壓在鼻樑上,深深吸了口氣,“瑋傾,我們之間除了這些傷感情的話,就沒有其他可說的嗎。”

    “我不想要一段沒有孩子、沒有愛情,只剩下丈夫對我厭惡的婚姻!”

    白瑋傾忽然特別激動,她蒼白的臉蒼白的五官擰了擰,周逸辭將手挪開,他看着白瑋傾十分鄭重說,“我並沒有厭倦,我以爲你身體抱恙,不很喜歡和我接觸,纔會常常夜不歸宿。”

    白瑋傾聽到他這樣否認,也沒有柔軟平靜下來,她臉上仍舊維持那絲扭曲質問,“可你房間裡女人的痕跡你怎麼向我解釋。”

    周逸辭渾身一僵,他顯然沒想到白瑋傾會發現這些,他將她送到客房休息,客房裡連我半點痕跡都沒有,他沒有急於回答,只是眯眼注視她,想從她接下來的話中辨別她是道聽途說還是手握證據。

    白瑋傾從沙發上站起來,她佝僂着脊背反手指向二樓,好巧不巧正指着我站立的屏風,我嚇得捂住胸口屏息靜氣,牙齒咬住舌尖也不敢鬆開。

    “粉色的睡袍,檀木的梳子,精緻的項鍊,櫃子裡女人的衣服,牀上兩隻枕頭,一根長髮。逸辭,我們的婚姻只還剩下你對我的夫妻道義與七年舊情,連誠懇都沒有了嗎?”

    她用力拍打着胸口,越來越激動,“我說了那麼多次離婚,我不想牽絆你束縛你,我知道這幾年你過得苦,我像是一個玻璃娃娃,碰一下就會碎,你是正常男人,我沒有資格要求你守身如玉,我希望你過得好,我也可以鬆一口氣不用這樣自責掛記,爲什麼你不肯,既然你不肯,那你就忠誠對我,但你又做不到,逸辭,到底是什麼把我們之間變得這樣疏遠,永遠都隔着漫天火焰。”

    白瑋傾發起瘋來特別可怕,就像詐屍的骷髏,用她最後一絲毒氣感染着身邊無辜的人,爆發出無比強大的瘟疫。

    她一邊站在那裡顫抖痛哭,一邊質問周逸辭的模樣又很心酸,她想做,可又實在做不到,她日夜都活在自責與難堪中,她想離婚,捨不得情分,她想過下去,但承受不了他肉身上的背叛。

    像白瑋傾這樣擁有一切唯獨只是樣貌不夠美豔的女人,她根本不能接受丈夫絲毫的瑕疵,她有極大的優越感,這份優越感來自於造物主所賞賜她的東西,她緊緊握住她最值得炫耀的,她不肯低頭妥協,即便她已經沒有資格去張狂,她甚至做好準備未來某一天能夠最驕傲的死亡,身上沒有一絲污點,不論自己的和他人的都沒有。

    我背靠在屏風上,身後露臺忽然發出響動,一名傭人從庭院後門上來,直接走的二樓小門,在天窗旁邊,她是爬鐵梯上來的,那鐵梯我也走過,特別累,臺階間距很大,要把腿狠狠劈開纔夠得着,而且九曲迴腸,走得人腰椎擰得疼。

    傭人胳膊上還挎着菜籃子,爬起來更費勁,她是沒法走一樓,那兩個人正吵得不可開交,白瑋傾幾乎放下尊嚴要掐破了臉,外人一出現顯得非常尷尬,白瑋傾又沒錯,難堪的是周逸辭,讓他難堪那還能有好日子過嗎。

    不過白瑋傾的確在他心裡蠻重要,他難得這樣默不作聲面對犀利而固執的質問。

    傭人看到我剛要打招呼,我伸出一根手指壓在脣上,朝她瞪大眼睛搖頭,我嚇了一跳,擔心她喊出聲,結果做賊心虛,腳尖碰到了屏風支架,發出嘎吱吱扭的幾聲脆響,特別大,樓下白瑋傾的聲音戛然而止,安靜得近乎詭異,我朝傭人揚了揚下巴,她立刻明白我的意思,她走到樓梯口對下面說,“先生太太,是我買菜回來不小心踢到了屏風,稍後我準備晚餐,太太留下吃嗎。”

    白瑋傾蹙眉反問她,“上午也是你在二樓嗎。”

    傭人啜啜喏喏沒立刻回答,她裝作菜籃子太沉換隻手提,藉着這個動作餘光掃了掃我,我朝她點頭,傭人立刻說,“我倒是一直在,不過上午在收拾房間地板,沒出來伺候太太。”

    白瑋傾激動的面容緩了緩,也不再像剛纔那樣咄咄逼人,她重新坐下來,坐在周逸辭對面,用手蓋住臉深深吸了口氣,她聲音發悶從掌心內傳出,“怎麼不解釋。”

    我以爲周逸辭會借這個機會發泄這半天的怒氣,可他竟然沒抓住不放,而是不鹹不淡說了句,“解釋是什麼東西我不知道。”

    我在心裡罵了聲悶騷,說他胖還喘上了,給他臺階他不下,找他要臺階他也不給。

    傭人把菜籃子放到地上,走到我旁邊小聲問我還有事嗎,我扯住她手將她完全拉到屏風後,我捂着嘴巴說,“周太太想要離婚是嗎。”

    傭人臉色一變,她低頭擺手說這我也不太清楚。她說完要走,我又把她扯回來,“你不是在宅子裡伺候很多年了嗎,你會不清楚。”

    傭人很爲難看着我,“那我也不好抖落主子的私事,萬一被先生知道。”

    “你早就抖落過一次了,恩怨不就是你告訴我的嗎。”

    從她在天台上剛露第一面我就認出她是那天給我洗腳的傭人,她剪了短髮,又換了身更好的衣服,但不妨礙我熟悉。我有過目不忘的本領,只要我見過一面說了幾個字,時間不隔太久再見,我照樣認得出。

    她泄了口氣,“程小姐真別爲難我,我是知道一些,但我不好背後指點主子,何況你這樣特殊的身份,也最好不要打聽先生婚姻的事,宅子里人多口雜,並非所有都像看上去那麼忠心。”

    她這話說得我一愣,怎麼宅子裡還潛伏着不忠心的人嗎。

    周逸辭那麼精明,誰還能在他眼皮底下耍花活,那可真成了精了。

    “太太和先生之間說不清楚,先生對太太很有感情,可太太生病嚴重,就吊着半口氣續命,脾氣時好時壞,也很多疑自棄,曾經她非常溫柔賢淑,與先生感情也好,這兩三年變得面目全非,先生一直爲了情分忍讓,可太太不領情。”

    她說完趁我愣神思考之際彎腰把籃子撿起來,然後飛快溜下了樓。

    白瑋傾和周逸辭的爭吵早已平息,她非常疲憊無力埋首在膝蓋上,枯瘦的身體縮成一團,周逸辭在她旁邊坐着,一隻手搭在她背上,時不時拍打一下爲她順氣,我透過屏風看着這樣一幕,覺得哪裡都彆扭,能被旁人看出來始末的那就不是周逸辭了,他要是那麼簡單就被看透,早不知道死了多少次。

    他根本不像傭人口中這麼隱忍的人,而白瑋傾也不像這麼暴躁的人,我覺得那晚在夢江樓見到的她纔是真實的,溫柔和煦仁善嫺靜,而我在平時見到的周逸辭也纔是最真實的,暴戾冷淡陰狠毒辣。

    這兩個人湊到一起時,大反轉的性情太詭異,一個好像不得已遷就,另一個非要達成目的才罷休。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最強升級系統狙擊天才上門兵王
    盛寵萌妻神級龍衛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