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首席情人深夜來 » 正文_第十一章 委曲求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首席情人深夜來 - 正文_第十一章 委曲求全字體大小: A+
     

    他薄脣含住碗口,喝了一少半,一臉忍耐將碗放在茶几上,我趕緊俯身給他斟茶漱口,他不知餘光察覺到了什麼,忽然從文件裡擡頭看向我,他目光在我脖子和鎖骨位置頓住,我反應過來想拉好衣服起身避開,他讓我別動,隨即伸出一根手指壓在衣領上,向下探了探,當看到皮膚上面的紅痕後,他蹙眉仔細辨認,排除是親密的痕跡,他便知道我是捱打了。

    “你惹了誰。”

    他很瞭解我的處境,我不想丟掉飯碗,畢竟我不火,即便江北出去的,風塵圈裡一點知名度都沒有別的場所也不會願意收納我,何況他們還擔心我是不是得罪了江北里的人,爲了避免惹禍上身對我避之不及,除非我去美人苑,美人苑背後的老闆在濱城有地位,並不畏懼周逸辭,但那場所太亂,陪侍每天都有出事的,不是人流死了就是被虐得面目全非,場所裡的人還眼巴巴想往外跑,我纔不會去送死。

    另一面我又不願背叛他髒了自己身體,他現在還願意要我,我不想作到他不要我,所以我在江北過得異常艱難,三天兩頭因爲不識趣不懂事捱打捱罵,如家常便飯一般普通。

    其實我也很想知道爲什麼他不打個招呼讓我好過點,他可以私下裡支會經理一聲,她也不敢傳出去,但他連這個都沒做,就好像真跟傅驚晟說的那樣,他心裡眼睛裡壓根兒沒放過我位置,養一隻鳥兒出門在外還惦記着,我倒不如一隻鳥兒。

    我搖頭說沒惹誰,自己不會看眼色。

    我說完轉身要走,當時已經委屈得眼淚在眶裡打轉,周逸辭討厭女人哭和矯情,我之前忍不住一回,再也不敢在他面前落淚,什麼事都要有個度。

    可我轉身還沒走兩步,他手忽然越過茶几抓住了我,他扯着我衣服將我拉到他懷裡抱住,我低垂着頭,他命令我擡頭。

    我揚起面龐時,眼淚已經忍了回去,只剩下一點潮紅,他盯着我看了半響,“怎麼回事。”

    我搖頭說沒有,他又要張口追問,我兩根手指壓在他脣上,可憐兮兮央求,“我知道在周先生心裡我並不值錢,所以我拼命在尋找價值,可以讓您不捨,在您身邊留得長久一點,我希望周先生看到我只想起快樂,而不是那些頭疼的瑣事。”

    他聽我這樣坦白有些怔住,並沒想到我這麼肯委曲求全,在他心裡我有點小聰明,很會演戲裝可憐,他一直認爲我的隱忍和順從都是爲了更大的圖謀而假裝,所以我稍微說錯話,他都會敏感懷疑我的目的,明顯這樣大度溫柔的我讓他很驚愕。

    越是城府深心計重的人,和他玩兒表面的東西反而有效果,因爲無論如何深入也深不過他,還不如別露怯。

    周逸辭活得非常辛苦,他爲了控制一切貪佔權勢,和所有人都在玩兒心眼,而這套宅子是唯一淨土,他會卸掉許多防備,我只要將賢淑懂事的樣子演得足夠到位,不露出過分貪婪的嘴臉,他都會相信我。

    擊垮一個男人殘忍原則的最大武器,不是眼淚,也不是溫柔,而是聰明。在他有打算之前,比他更先有,懂得先發制人,會變黑爲白。周逸辭拋棄我唯一的理由就是厭惡,我越是把自己與世無爭渺小化,他越會對我包容。

    在周逸辭抱着我不知說什麼時,他助理從庭院外進來,助理看到這樣一幕習以爲常,他目不斜視把東西放到茶几上,垂着頭要離開,周逸辭忽然叫住他,“江北今天發生了什麼,鬼仇告訴你了嗎。”

    助理立刻站住,“說了,場所今晚派對,包房員工湊不上數,萬芳找陳紅要個小姐到三層救場,要求漂亮不紅,那自然就是程小姐了,於是陳紅遞了過去。程小姐在包房受了委屈,被一個丈夫出軌不忠受刺激的太太打罵了一通,後來被萬芳和傅總一起救下。”

    我聽到助理最後提及傅總,嚇得險些窒息,我沒打算把傅驚晟對我拋出橄欖枝的事對周逸辭坦白,這對我而言不是一件有利的事嗎,我爲什麼要堵死也許他日會成爲我後路的出口,而所幸周逸辭也沒關注這些,他所有關注點都在我被打罵了一通上。

    他讓我坐在他腿間,背對助理的方向,扒開我胸前衣服,看到那些遍佈每一寸肌膚的紅痕,尤其是兩個胸上,他有些發怒,對經理把我交出去很不滿,“告訴陳紅明天晚上到我辦公室,是自己動手還是我找人動手,讓她選。”

    助理擡眸看了他一眼,知道周逸辭惱了,立刻點頭說是。他不打招呼不代表他對我的一切不聞不問,陳紅不識趣就是她愚蠢了,愚蠢的女人留不留也沒什麼價值。

    我被那富婆劈了一頓,算是因禍得福,周逸辭意識到對我放任不理我會受到很大傷害與不公,他對接替陳紅的新經理叮囑要關照我,那經理很機靈,雖然周逸辭把我們關係闡述得很隱晦,她仍舊一點即懂,每天按時在簽到簿上給我掛牌,但不怎麼對客人推薦我,我本人到不到場所她也不理會,該結算的錢卻一分沒少。

    在場所幹了兩年,我嚐盡了最悲慘的苦味最非人的待遇最冷漠的眼神,忽然過得這麼輕鬆,我有點覺得像做夢,一個很不真實的夢,夢裡有周逸辭,有不用我提心吊膽的生活,還有那金燦燦的星星和大把發着光的鈔票。

    我也徹底明白了權勢二字有多重要,除了起死回生,幾乎什麼都能辦到。

    濱城在我過得最舒服的那幾天發生了兩件大事,一件是周逸辭名下船場的對手公司被查出偷工減料,造船所用材質是渣子工程,輸送到碼頭運貨的輪船在半途滲水,浸泡了底層甲板,險些引發沉船事故,七十餘名工人緊急被鄰船營救後才死裡逃生,那些僥倖保住一命的人當然不依,私下拿了一筆精神撫慰費勉強答應緘默,好不容易平息下來,不知何故又舊事重提聯名告了那家公司,知情者透露這些人又從別處拿了更大一筆錢,幕後操控者讓他們反咬。

    而幕後人是周逸辭的岳丈,白宏武。這樣的牽連一目瞭然,明顯是在替周逸辭掃雷填溝,兩家公司生意上競爭得厲害,各自把持一半輪船輸出,平了這個對手,周逸辭算是壟斷一方了。

    另外一件是陳紅不見了,消失得無影無蹤,我和周逸辭之後誰也沒提她,這口氣他幫我出了,出得這麼決絕這麼痛快,怎麼出的過程他不想說我也別瞎問。

    不過場所因這事流言四起,事件主角是周逸辭和陳紅,大家完全沒想到他倆會鬧掰,周逸辭捧了陳紅不假,但陳紅對周逸

    辭也是誓死服從那種,真跟走狗一樣。

    陳紅在江北有多紅呢,這麼說吧,娛樂圈有王牌經紀人,而風塵圈也有王牌經理,陳紅就屬於濱城經理裡的扛把子,這片土地上場所這邊不下一百個,除了美人苑那邊老闆牛逼,場所也火,幾乎所有場所的老闆都挖過陳紅,把她挖過去意味着能帶走江北一部分被她捧紅的,還能在她教導下培養出自己場所的臺柱,絕對是值得的,所以開出比江北多一倍甚至兩倍的價格。

    但陳紅不去,周逸辭知道這事兒,他也沒給漲錢,陳紅仍舊安分守己,所以她留下顯得特別難能可貴,幹這行的誰不圖錢啊,錢是祖宗,不然誰願意跪在地上裝孫子,誘惑擺在眼前還能不爲所動,得是多大的忠心。

    陳紅的名氣不只是濱城,再劃遠點地界,方圓十幾座小城市,她名氣都挺足的。

    她手底下有何曼,有宋清,還有兩個離開江北做了姨太太的,對她都非常感恩,逢年過節提着大包小包帶着保鏢保姆來場所看陳紅,隨手送珠寶禮盒,那氣派十足隔着八丈遠就鬧得人盡皆知,搞得全場小姐心浮氣躁,都恨不得一朝登頂穿金戴銀吃香喝辣。

    手底下姑娘有出息,陳紅臉上也有光,都說她是造星場,凡是被她看上的,不飛上枝頭當鳳凰,也能風月場上豔名遠播。

    這樣一個大功臣,整個濱城都恨不得給捲走的搶手貨,竟然被周逸辭給踢了,這讓陳紅顏面掃地,誰也無法保證她不會懷恨在心,她到了其他場所還好說,後臺沒江北大,一樣會被周逸辭和傅驚晟壓制,可倘若陳紅去了美人苑,後果不堪設想,美人苑老闆不是善茬,據說和傅驚晟稱兄道弟,這些周逸辭清楚,只是很明顯他真急了,不願意再爲了那些後果而隱忍,我那些傷疤實在太打他的臉,畢竟他是包養我的金主。

    陳紅被趕出去當天晚上場所有個在大門口值班的保安,他把當時情況說得特誇張,什麼鼻青臉腫哭哭啼啼斷了胳膊腿,小姐們都信了,傳得有鼻子有眼,幾乎把江北都要掀翻了,都納悶兒陳紅對周逸辭那麼忠誠,怎麼也沒個好下場,周逸辭那麼精,爲什麼要折損自己的左膀右臂。

    眼見場面收不住了,周逸辭助理代替他出現警告了一番,這事兒才漸漸平息。何曼綜合前因後果察覺出了有問題,她在我下班進洗手間卸妝時把我堵在了裡頭,反手鎖上門。

    我從鏡子裡看到她那張義憤填膺一切瞭然的臉就知道大事不妙,何曼大嘴巴是遠近聞名,她知道基本就等於登報了。

    我轉過身抖了抖手上的水珠,故作鎮定問她怎麼了,她二話沒說上來一巴掌,她沒使勁,就是裝樣子嚇唬我,我立刻破功笑出來,她氣得咬牙切齒,“夠意思嗎?我哪兒對不住你了,這麼瞞着我。”

    “我不都瞞着呢嘛,又不是就你自己呀姑奶奶。”

    我上去拉着何曼手對她撒嬌,她吃軟不吃硬,她現在屬於場所裡第三,第一二在別組經理手下,她脾氣最烈,場所裡姑娘都怕她,她喜歡扇人巴掌,做事很張揚,嘴巴大四方,她沒好氣甩開我的手,哼哼唧唧的,“怎麼勾上週總的啊?你也太有手段了,不言不語悶葫蘆一個,胃口可真大。”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
    一劍斬破九重天最強升級系統狙擊天才上門兵王盛寵萌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