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首席情人深夜來 » 正文_第八章 報復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首席情人深夜來 - 正文_第八章 報復字體大小: A+
     

    她臉上始終淡淡的笑容終於抹掉,她沒好氣招呼一個服務生率先進去把香爐撤換下來,她捻了捻那裡頭的菸灰兒,問我這總可以了吧?

    我壓根兒沒看她,我非常討厭萬姐,感覺特奸詐,藏不住的壞,水兒都冒在眼睛裡了,坑人。

    我理了理裙襬,面無表情推門而入。

    萬姐從外面關上了門,我豎起耳朵聽,沒聽到上鎖的聲音,包房裡除了跪在地上正倒酒的公主外,還有一箇中年婦女坐在沙發上,大圓臉盤子,酒紅色中長髮盤頭,化着一點妝,渾身珠光寶氣,微胖身材,穿着白色毛衣,旁邊掛着一件咖啡色貂皮,典型的暴發戶太太打扮。

    這種有錢人最噁心,沒素質沒底線,就是一夜乍富雞犬升天,不知道怎麼顯擺,她推開跪在腳底下給她點菸的公主,揚了揚下巴,示意她們出去,等到包房裡就剩下我和她時,她纔開口問我,“多大了。”

    我說馬上二十。

    她盯着我看,看了半天,我特不自在側身躲開,被一個女人這麼打量還真是怪彆扭的,真不知道三層專門幹這個的是怎麼熬過來。

    她吐了口煙兒,“二十好,年輕嬌嫩,我也是從這個時候過來的。”

    她拍了拍沙發讓我過去,我和她保持了一定距離坐下,她倒是不擺架子,直接湊過來挨着我,近距離看她那張臉真是慘不忍睹,醜肥老,而且我聞到她身上有股怪味,像是狐臭,從膈肢窩裡散發出來的,我忽然有點後悔把那香撤出去了。

    她問我,“你只陪女客戶嗎。”

    我說之前一直是男的。

    她笑了兩聲,指着自己鼻子,“你看我醜嗎。”

    還有上來這麼問的,女人一般都不覺得自己丑,女人都是很會欺騙自己的物種,也很在乎外貌,所以不管擁有怎樣的面容,都能找出優點來,漂亮得更不用說,與生俱來的優越感。我怪不自在抖了抖身體,“不醜啊,人靠衣裳馬靠鞍,夫人穿這麼好,我都羨慕。”

    她呵呵了兩聲,“說,那些臭男人是不是都喜歡年輕漂亮的。看着你這樣的臉蛋纔有衝動,而我只能讓他疲軟。”

    聽語氣可能是一飽受丈夫冷落的深閨怨婦。男人外面玩兒可以,可最起碼也得讓妻子顏面上過得去,別忘了自己的責任和身份,比方周逸辭就會做人,老婆嫁過來甘苦與共半輩子,用膩了隨手一丟,像廢棄物那麼處理,這都是要遭報應的。

    我正猶豫怎麼回答她,一片巨大的黑影忽然從頭頂壓下來,那股腋臭味更加濃郁逼人,就在我面前漫開,我本能尖叫一聲閉眼躲閃,富婆像一座山困住我身體,她一隻手死死掐住我脖子,面目無比猙獰扭曲,咬牙切齒的罵我賤貨,不要臉,插足別人家庭,用美貌和手段把天底下好男人都變成了風流鬼。

    當時我還有點意識,不至於像第一次遇到變態那樣被嚇得大小便失禁,她那句插足顯得特別刺耳,在我心上

    狠狠剜了一刀,我眼前閃過周逸辭那張臉,淺笑的、沉默的、冷若冰霜的面孔,心莫名疼得跟針扎一樣。

    在我片刻的失神之際,她手狠狠搗了我一拳,這一拳痛得我眼冒金星。

    我張開嘴巴大喊,但門是關死的,我喊的時候就已經絕望了,雖然我知道她也是女的不可能真幹什麼,可這種被丈夫逼得幾乎發了瘋的已婚女人,狠起來還不如掉在狼窩裡好過點。

    她狠狠抽打我,彷彿這樣很痛快一樣,我感覺自己都要死在她手裡了,她破口大罵我不要臉,我們這些女人都不要臉,爹媽生了養了不知道好好做人出去做妖精,恬不知恥。

    我被她折磨得幾乎要斷了氣兒,她那張恐怖的臉在我眼前越來越模糊,從原本好好的一張變成了破碎的很多片,我覺得窒息缺氧,呼吸越來越困難,我感覺得到自己滾燙漲紅的臉,也感覺得到輕飄飄類似靈魂出竅要渙散的身體。

    我這一刻特別後悔,早知道我還不如直接跟周逸辭攤牌我不想在場所幹了,他不會拒絕我,頂多察覺到我的貪婪疏遠一些,我不吃虧,總好過死在這裡,我還不到二十歲,我還沒來得及給琪琪下葬買墓碑。

    我絕望到一定程度,又突然爆發了力量絕處逢生,我狠命推拒壓在我身上的肥胖身體,艱難支開一條縫隙,從那縫隙裡翻滾下來,她太胖,早就氣喘吁吁,她抓我落了空,我跌跌撞撞奔到門口,猛地拉開門,萬姐正叼着菸捲從對門的男包裡出來,她看到我皮膚上全都是抓痕立刻一怔,我指着叮咣亂響的包房裡頭大喊,“她不是女客戶,是來報復尋仇的!”

    我話沒說完,那富婆追出來要撈我,萬姐見狀朝走廊盡頭兩個值守的保鏢使了下眼色,他們馬上衝過來按住那發瘋的富婆將我從她魔爪裡解救出來,富婆不罷休,可她再兇猛也敵不過人高馬大的保鏢,很快便被制服。

    萬姐揚起下巴讓保鏢把她帶進包房,問清楚怎麼回事,如果來砸場所的,閻王老爺的太太也得讓她落層皮。

    她丟掉菸頭走過來摸了摸我身上的傷痕,問我沒事吧,我臉色發白,牙齒不斷磕絆,說不完整一句話,她攬住我肩膀想找個地兒安撫我,就在這時,隔着兩個包間的另外一扇木門忽然被人從裡面推開,那是老闆辦公室,周逸辭也有一間,在三樓頭上,但我爲了避嫌沒進去過。

    我和萬姐同時盯着那扇門,裡頭走出來一個高大男人,穿着一身白色西裝,在彩色燈光下白得晃眼。

    男人緩慢走過來,光束照在他身上,將他變得虛幻迷離,看不真切。我一度產生幻覺以爲他是周逸辭,但那怎麼可能,他在遙遠的婚姻之城裡,正扮演着他溫柔美好的丈夫角色,他哪裡會出現於我落魄的地方。

    我呼出一口氣,有些怨天尤人的悲憫和死裡逃生的無力,萬姐遲疑中也鬆開了我,她似乎認出這人是誰。

    男人越過閃爍的彩燈,站定在我面前,他非常

    高大,而且很精壯,不是那種胖,是每一絲肉都很結實,像電視裡的健美先生。他西裝鈕釦沒繫上,透過身前襯衣包裹住的輪廓,隱約看到微微的凸起和溝壑,那都是肌肉,幾乎要呼之欲出的肌肉。

    他皮膚顏色略深,於是身上的白色顯得更爲虛弱淺薄,將他的狂野襯托得淋漓盡致。

    這樣壞壞的男人真讓女人癡狂。

    可我更喜歡周逸辭那樣精瘦的身材,撫摸上去緊實又單薄,窩在他滾燙灼熱的懷裡很有安全感,他雖然瘦但十分有力,可以高高舉起我毫不吃力。比男人滿身肌肉膨脹時的壯觀要令我充滿迷戀,喜歡肌肉的會覺得性感健碩,而不喜歡的會覺得那其實挺噁心。

    他雙手插在口袋裡,臉上透着慵懶與邪魅,圓潤額頭下深邃的眉眼微微擰着,他在窺探我。

    直到我們之間的距離縮短爲半米不到,他所有輪廓都暴露於我眼前,我纔看清楚他是傅驚晟。

    傅驚晟與周逸辭都是江北會館的大股東,兩個人所持股份相差無幾,不過他們極少出現在同一場合,對於不合傳聞外界流言已久,相比較周逸辭的低調冷漠,他則十分高調熱情,他性情沒那麼暴戾,手段也比周逸辭的殘酷要溫和許多,小姐們看他心情好時還敢和他逗兩句,但周逸辭是萬萬沒有人敢,看一眼都骨頭髮冷,生怕他找茬處理自己,誰敢往他跟前躥,除非活膩了找死。

    曾經有特耿直活潑的小姐問過傅驚晟,您這麼仁善寬厚,是不是信孔子啊?

    傅驚晟笑着說,“孔子是什麼?我信孔,尤其收縮性要好。”

    惹得所有圍在他身邊的小姐尖聲嬌笑,嗔罵他好壞。

    他很有女人緣,幾句話就可以讓女人喜歡他,是個特別好相處的人,場所裡對傅驚晟的口碑遠高於周逸辭,他是天神的化身,而周逸辭是地獄閻羅的化身。

    我掌心蓋在胸口的溝壑上,朝他鞠躬喊了聲傅總。

    他勾脣笑一聲,沒有理會我,從口袋裡摸煙。

    萬姐混風塵都混成了千年老妖,這點眼力見兒自然有,她推開我走過去手指壓在煙盒上,朝傅驚晟媚笑着說我來點。

    他問點幾根,她說晟哥抽,點一盒也行。

    他當然不會拒絕,似笑非笑看她從金燦燦的煙盒裡抽出一根,蔥白細長的手指上塗抹着一絲妖豔的朱蔻,她夾着遞到他脣邊,他沒有任何反應,也不張口含住,就那麼意味深長盯着她,目光裡簇了一捧火焰。

    萬姐明白過來後笑容更深,她反手又將菸蒂塞入自己嘴裡,拿打火機點着,吸了一口大,她吸得兇狠,像在攝毒,一臉銷魂蝕骨的貪婪,煙被徹底點燃後,她取下再次送到傅驚晟脣邊,這一次她沒有小心翼翼,而是直接戳在他薄脣上。

    後者眼尾藏笑含住她剛剛親吻過的菸蒂,舌尖從上面掃過,眼底的風流邪肆火辣撩人,似乎可以將人吸入進去,卷着漩渦裡絞死。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權武風云大聖傳龍符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
    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最強升級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