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首席情人深夜來 » 正文_第七章 俱樂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首席情人深夜來 - 正文_第七章 俱樂部字體大小: A+
     

    我一直都以爲他老婆不在濱城,不然爲什麼周逸辭到外面宅子過夜卻不常回家,就算她身體不好滿足不了血氣方剛的他,可按照周逸辭的紳士風度,也不會不陪伴妻子。這樣看的確存在裂痕,然而一個人的眼神也不會太假,我覺得他們之間是有感情的。

    我迄今爲止就見了她一面,大門大戶出來的女人,高貴端莊安靜不浮躁,臉蛋不算美貌,也不醜,五官搭配在一起很耐看,但也分和誰比,到底比年輕姑娘老了十多歲,在對美女手到擒來的優秀男人眼裡太多瑕疵了。

    她配得起周逸辭的身份,會爲他增添光環,而不是抹黑,所以白瑋傾讓我特別自慚形穢,我空有美貌,其他的爛成了渣,而美貌這點東西在男人眼裡也就是一時片刻的吸引,美貌女人社會幾時缺過呢。

    晚上七點多我去江北上班,我們一個經理組的紅牌何曼給我捎了一份麻辣粉,在場所除了琪琪,我跟她最合得來,到不了交心的程度,可也能一起玩兒。

    她問我這兩天怎麼沒露面,我說倒班兒。

    其實不是倒班兒,我跟了周逸辭之後場所上班就沒以前那麼積極了,暫時不缺錢花,住得又好,感覺心裡有了底氣,看不上一晚上一二百塊,琪琪又不在了,我連來的動力都沒有,三天打魚兩天曬網就爲掛個牌兒,省得周逸辭不要我了沒地方混飯吃。

    何曼也沒信我,能倒班兒的,那得是頭牌,普通渣子誰給你假,何曼是二組經理手底下最火的,一個月才允許歇兩天,我這種連倆小時都沒有。

    她抱着胳膊居高臨下看我,我蹲在椅子前頭捧着小碗吃粉兒,我感覺到她目光裝作不懂問她怎麼了,她冷哼了兩聲,“騙你祖宗你也騙不了我,我是謊話精,這年頭還有敢和我比說謊的?”

    她忽然蹲下,用手指着我鼻子,“是不是有主了?”

    她這話嚇得我差點把嘴裡粉兒噴她臉上,我就怕別人有所察覺,因爲順藤摸瓜肯定能猜到周逸辭頭上,除了他我沒和哪個男人接觸超過三次以上,我這麼渣的,連回頭客都沒有。

    一旦被戳破,周逸辭不會認爲紙包不住火,他肯定覺得我炫耀時候故意把他供出去。

    我趕緊丟掉手上的碗,一把抓住她手捂在胸口喊姑奶奶,“別說出去,你可千萬別說出去!”

    何曼臉色這纔好看點,“這有什麼的啊,有人養還巴不得呢,瞧你跟偷了錢似的,怕什麼呀。說出去有面兒啊!要是大腕,你看場所誰還敢給你白眼吃。”

    我支支吾吾說真沒有,她不依不饒非要問出來,我實在推脫不過就扯了個謊,說是一港城的證券大亨。

    因爲我確實陪過這種身份的人,不是專陪,是副陪,何曼問細緻點呢我也馬馬虎虎可以對付兩句

    ,她倒是信了,她替我高興,“行啊程歡,不簡單呀!怪不得平時吊兒郎當的,敢情早找好退路了,這不聲不響的,你比我混得都好,傍上這樣的爺還擔心什麼吃喝啊,你天天就愁錢怎麼花吧?”

    我哼哼哈哈的配合她笑,我說就是暫時的,兩個月撐死了,等他回香港我們也就掰了。她說那不打緊,多撈點錢,難不成還真和他談感情。

    我連連說是,把這話題岔了過去。

    江北每個月15號有一次激情派對,全場所最靚麗的姑娘和男侍應都被聚在這個趴上,侍奉對象都是一些大款中的大款,有錢到流油,沒八位數身家連看一眼都甭想。

    這天剛好是15號,所以晚上八點一到,門外豪車雲集燈火璀璨,整個場所都亂起來了,姑娘就像天上繁星一樣肆意穿梭數不勝數,因爲形象最好的都被調去參加聚會,而除了有資格做貴賓之外的那些客人只剩下一些半紅不紫的小姐,當然不幹,經理實在沒轍了,跑來安排我過去,她對我說救個場,我雖然沒名氣,可臉蛋他們都能滿意。

    她見我猶豫不決,拉着我到牆根,“程歡,我保證你不吃大虧,但你是場所員工,不工作我給你掛不了牌兒,別的姑娘不樂意,找我要說法我開不了口,我夠照顧你,你也得適當體諒我一下,你也不想把所有籌碼都賭注在那位爺身上吧?”

    我一怔,經理看着我的目光意味深長,顯然是知道了一些,我得罪不起經理,抿着嘴脣想了會兒答應了,她帶着我走樓梯直奔樓上,說不安排我去三層見女客戶。

    我們平時都在一二層樓活動,一層是普通舞池和吧檯,有十幾個沙發,常年黑燈瞎火,在吧檯舞池裡看對了眼,就拉到沙發上。不過說是普通的,也比一般場所花銷大,江北名氣擺在那兒。真正的大客戶在二層,每個包房裡頭坐着的都是響噹噹的爺,這麼說吧,都是一些富到恨不得拿鈔票當擦屁股紙來用的商人。

    三層我們誰也沒上去過,有專門訓練過的接觸,一般人幹不了,因爲特隱晦,是同俱樂部。

    現在同性太多了,很多戀人接觸時沒感覺,等結婚關係不和逐漸暴露,不少妻子都深受其害,寧可丈夫外面有情人,也不願自己輸給一個男人,這時代家醜不可外揚,婚姻裡的苦女人只能自己吞嚥。

    老百姓接觸俱樂部的很少,一般人進不去,一方面覺得這事特奇葩,一方面很保密,沒點路子不捨得大把票子,門兒都摸不着。

    男女討好方式和同同不一樣,別觸雷,這些人特敏感脆弱,她們聽不得嘲諷,得順着來,讓她們覺得自己沒有異於常人。耳朵舒服了,就成了場所常客。

    經理把我帶到三樓,專門有負責這一層事宜的公關安排我,她和那人咬耳朵說了兩句,

    那人打扮得風情萬種,一看就是幹這個的老油條,她在聽經理叮囑的過程中,眼睛始終在我身上打量,看得我發毛,我當時真想退縮,我感覺自己像放在菜板子上的魚肉,毫無掙扎能力任人刀俎。

    經理交待完後給我做了介紹,三層管事的公關姓萬,都喊她萬姐,三十出頭,當年也挺紅,不過不在濱城,她名氣很大,後來到這邊做公關,幾乎就是小半輩子都在風塵裡摸爬滾打。

    這種女人心計最深,很會打感情牌,而且不按套路走,各方面都不好鬥,一旦做了男人情人,老婆根本不是對手,除非男人自己願意迴歸家庭,不然結局一定是老婆被掃地出門,屬於狐狸精的鼻祖,如果長相再美豔,絕對貽害人間。好在萬姐不算特別漂亮,和琪琪類型差不多,只是有味道,但臉蛋不夠出衆,否則這萬姐一定要和她保持距離,挖牆腳一絕。

    經理把我交給萬姐自己下樓,萬姐不慌不忙點了根菸,她伏在走廊上吸了兩口,問我抽嗎,我說不會,她笑着說,“幹這行的幾個不會抽菸啊?”

    我搖頭,沒再說什麼。

    我不太願意和萬姐這樣的女人說話,太精,玩兒不過,我也精,但手段我基本不使,沒必要,都是混飯吃,又不是娛樂圈天天爭番位,何必鬧得那麼複雜,有本事去搜刮男人,擠兌同行算什麼。

    萬姐垂眸看着燃燒的菸頭,“怕我在菸捲裡夾東西?”

    江北場所有沒有這種情況我不瞭解,反正我沒被用過。

    我笑着反問萬姐,“您會嗎?我只是來幫忙的,您是聰明人,應該做不出這樣的事。畢竟來日方長,誰能保證您今天的位置,我就到不了呢。女人不都有人老珠黃的時候嗎。”

    萬姐眯了眯眼睛,她嫣紅的脣內吐出一絲薄薄的煙霧,她眉梢眼角帶着笑,笑得讓我發冷,“其實你不紅挺沒道理,估計你經理不太會看人,如果跟着我,我能給你安排大客源,早就是紅牌了。”

    我無所謂聳聳肩,“能幹幾年呢,火不火就是名頭,我沒那麼貪,適可而止夠我吃飯就行,不過還是謝萬姐賞識。”

    她見我這麼不好搞也沒再遊說我,她和經理一個場所共事,爲了爭我撕破臉沒必要,這行識相的姑娘多了去。

    她帶着我拐入走廊口,到達一個包房門外,三層沒有二層金碧輝煌,這裡都是粉色的屏風,看上去挺那個勁兒的,娘炮。

    三層遵循男左女右的原則,右邊一排都是女包,房裡點着香薰,還沒進去呢就聞到了,我拉住萬姐特別嚴肅讓她把香爐撤了,她說那沒什麼,就爲了去味兒的。

    我冷笑說,“萬姐以爲我不懂嗎?這是印度香,我來是頂個班兒,算我仁義會辦事,經理保我不吃虧,萬姐可別忘了行規。”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末日輪盤權武風云大聖傳龍符修真聊天群
    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