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首席情人深夜來 » 正文_第四章 別親手毀掉你的福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首席情人深夜來 - 正文_第四章 別親手毀掉你的福氣字體大小: A+
     

    其實我之前沒有任何要請他出馬的念頭,我不敢有。

    周逸辭是場所的大股東,可他不參與經營,這種事高層也是能瞞就瞞,不會跑來告訴他,除非他聽到風聲主動問起,場所再也推脫不了纔會說。

    周逸辭現在雖然活在衆星捧月中,可據傳他年少也挺苦,後來在濱城混出頭臉,過程也付出了特別慘重的代價。他應該理解那種叫天天不應的絕望,我覺得他會可憐,就像當初他本來可以不理會我以免得罪常客,但他還是照樣用他的地位壓制住了對方,將我救出虎口。

    他這樣詢問讓我看到了一線生機,這世上除了我能爲琪琪報仇,不會有人去關注她了。而我能指望的只有周逸辭。

    我握住他在我臉上來回拂動的手,淚眼汪汪看着他哀求,“周先生願意施與援手嗎,給我們這樣的女人一條平冤的出路。”

    他目光中沒有絲毫波動,被我握住的手指微微動了動,又從我掌心抽離,繼續在我眉眼和蒼白的脣上撫摸着,“給我一個理由。”

    我以爲他願意幫我,我按捺不住欣喜解釋說,“她是我最好的姐妹,最慘的時候我們患難與共。”

    他將摟在我腰間的手挪開,探身從茶几上端起茶杯,慢條斯理飲了一口茶,垂着眼眸不鹹不淡說,“和我有關係嗎。”

    這句話像一盆冷水,從我頭頂毫無徵兆潑下來,我臉上的期待立刻僵滯住,我想了很久竟找不到反駁的話。是啊,和他有關係嗎,我和他的關係都可以隨時因他失去興趣而被終止,何況是素昧平生的另外一個女人。

    但我不甘心,我知道除了他誰也不能爲琪琪平冤,誰也不敢。

    這事周逸辭不管,那閻王老子也沒轍,因爲我根本沒機會接觸到另外一個股東,那人在場所裡倒是經常露面,可沒周逸辭管事多,我求上他,他答應了,還是要商量到周逸辭這裡,他反而會惱,覺得我是個男人就央求,他一旦和我解除關係,我想都不敢想,他能逼死我。

    我在他喝光那半盞茶後,撒嬌勾住他脖子,聲音帶着一絲嬌媚說,“如果不是琪琪護了我兩年,我可能沒有這個福氣等到伺候周先生的一天。”

    周逸辭對我的柔軟和討好比較受用,他這輩子最煩和他硬碰硬的,因爲沒人硬得過他,在濱城他就是天,可還偏偏有傻逼往他槍口上撞,他性子很古怪,想要在他身邊存活,示好服軟是唯一的辦法。

    他託着杯底笑問我,“你覺得伺候我是福氣嗎。”

    我說是,能被周先生金窩藏嬌,簡直是所有女人的夢。

    他繼續問,“很大的福氣嗎。”

    我用力點頭,他看到我的反應,臉上笑容忽然收了收,變得非常冷漠和難看,他掌心在我臉蛋上輕輕拍了拍,

    雖然他沒使力氣,可他畢竟勁兒大,我還是覺得有點火辣辣的疼,而且心裡特別害怕,他眼神真的嚇人,我跟了他一個月,他還沒這麼看過我。

    “既然知道自己有福氣,就惜福,別到處多管閒事親手把它毀掉,明白嗎。”

    我愣住,隨即掉下一滴眼淚,我清楚大勢已去,不會再有任何轉圜,他只打算袖手旁觀不聞不問,我咬着牙說明白了,他這才淡淡嗯了一聲,將我身體從他懷中推開,他掐了我屁股一下,“去洗澡,今晚我留宿。”

    濱城這個冬天的第一場雪在晚上如約而至。

    我最討厭下雪,太冷,我永遠記得和琪琪擠在地下室溼冷的滋味兒,貼在一起都凍得瑟瑟發抖。那時候就想找個溫暖的依靠,哪怕給他當牛做馬也行,總好過連個暖和的屋子都沒有。

    所以我喜歡陽光,雖然我們這樣的人只能掙扎在黑暗裡,根本不配看到陽光。

    我從浴室洗了澡出來,發現周逸辭不在臥房,牀上空空蕩蕩,衣架上掛着他脫下來的西裝和襯衣,牀頭的印度香已經點燃,正淡淡的焚燒着。

    這是他通知我要,點一柱印度香,把燈光調到最昏暗,牀單必須是黑色。他討厭空氣裡鹹鹹的腥味,無論冬夏他也不喜歡開窗,所以只能用香味來遮蓋腥味,據說印度香還特別滋補,其實周逸辭根本不需要這個,他已經很強了,每次到最後我都會咬着牙。

    我坐在牀上等了一會兒,香燃了一半,可他仍舊遲遲不見蹤影,敞開一半的房門灑入一絲微弱的亮光,我聽見他隱隱約約低沉的嗓音,從走廊盡頭的天窗位置傳來。

    我裹好身上浴巾,從牀上站起來往門外走,偌大寬敞的二層寂靜無聲,閣樓泛着一絲燭火,看上去驚心動魄神秘莫測。

    我在這裡住了一個月,閣樓從沒上去過,不是不好奇,是不敢,因爲傭人在我住進來第一天就千叮嚀萬囑咐,千萬不要上閣樓,否則先生會惱,先生一旦惱了誰也過不好。

    之前有一位非常仰慕周逸辭的白小姐想盡各種辦法接近他,也被帶回來過一次,具體是不是要睡不知道,反正還沒來得及怎樣,那位白小姐就作出了禍事,趁周逸辭不注意上了閣樓,當天就被趕出去,還被保鏢狠狠打了一通,下半身都打殘了,不但什麼好處沒撈到,還葬送了自己半條命。

    周逸辭的狠我知道,觸犯了他底線的人後果血腥慘重。他不打女人,但他會讓手下教訓。

    他這人特慷慨,比九成以上男人都大方,但就一閣樓而已被看管成了禁地,我還真理解不了。閣樓門足有十幾斤重,門上開了一道口,兩扇之間用鐵鎖鉤住,但一百斤以下的瘦人鑽進去很容易,燭光就是透過那道縫隙滲透出來,裡頭二十四小時都點着蠟,絕不許熄滅。

    我有一陣在場所從別的客人嘴裡聽說,濱城很多有錢有勢的男人都特別信小鬼,主要這圈子特別亂,而且血腥,雖然敢在這裡頭混的都不怕死,但誰也不願意沒事找死,盡人事聽天命,養小鬼利大於弊。

    好多組織的強頭龍都託人從泰國供回來惡鬼在宅子裡養着,專門空出一間房,擺着香案佈置成佛堂的樣子,小鬼就在一施了法術的容器瓶子裡,或者是寄身於一樽鏤空的佛像內,每天餵它人血,甚至餵它胎盤和引產後的成形嬰兒,血直接滴在嘴上,別的東西就在火盆裡燒了餵它。

    這事很邪門兒,養小鬼的人很多,而且養了之後無一例外特別順遂,一來二去很多人都信,許多傾家蕩產的富豪都是靠養小鬼又東山再起的,濱城和周逸辭齊名的有一孟三兒,綽號三爺,開賭場發家,遇到過專門出老千的,場所栽得特狠,賭資跟流水兒一樣泄出去,撐了半個月就倒了。孟三爺的場所竟然被贏倒了,聽很多人說過這事,不過孟三爺的確又一夜暴富,把場所重新開起來了,據說就是請了小鬼。

    我覺得周逸辭不至於做這事,他不信佛,我也是半路出家的信徒,偶爾閒得難受捧一本經文看打發時間,順便靜靜心。周逸辭特瞧不起那些整天寄託在拜佛求神上的人,所以我不認爲閣樓裡供奉的是小鬼。

    我扒着門框站在房門口,朦朧的燈光盡處,周逸辭穿着咖啡色浴袍,他背對我的方向,面朝窗外一棟非常遙遠五光十色的摩天大廈,正在講電話。

    他聲音淡淡的,非常溫和,也不知道對方是什麼人,他難得這樣有耐心,不急不躁,不催不惱,聽那人說了很久,久到我腳都站麻了,還沒完沒了。

    他偶爾發出一絲笑聲,不是遷就,而是真的很好笑,他微微轉動身體,換了隻手拿電話繼續聽,我透過他側臉輪廓看到一雙滿是笑意的眼睛,裡頭彷彿盛滿了溫柔的月光。

    他也看到了我,他在發現我的霎那臉上笑容凝了半秒,似乎完全沒想到我會找出來,他以爲我會直接躺在牀上等,或者偷偷往身上噴香水,以便他臨幸我時每一寸肌膚都是芬芳的。

    他沒有立刻做出反應,而是繼續與那邊旁若無人聊着,他還是不怎麼多話,一般都是聆聽,順口搭兩句,但這已經很難得,換做任何人他早就讓閉嘴了。

    那邊不知過了多久總算說盡興,周逸辭輕輕說了聲晚安,這纔將電話掛斷。

    手機被他捏在寬大的掌心,他站在露臺上,逆着天窗一絲光亮,他身後的窗紗因一陣灌入的冷風微微搖擺,在夜色下像一隻翩然起舞的碩大蝴蝶,他問我,“有事。”

    我指了指門裡燃得只剩下少半截的印度香,他沉默走過來,在我愣怔中將我打橫抱起進入臥房,反腳關上了門。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級反派醫毒雙絕:冥王的天才寵權少誘歡,寵妻成性末日輪盤權武風云
    大聖傳龍符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