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狂飆時代 » 第五百二十四章 面相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重生狂飆時代 - 第五百二十四章 面相字體大小: A+
     

    李甲層有兩位衆所皆知也大名鼎鼎的玄學顧問。

    第一位自然就是風水堪輿方面的大宗師蔡伯勵,第二位就是眼前這位陳伯,他的職業是相師。(這是真實的,不是哲士我自個編的!)

    這兩位的簡歷,就不多說了,反正港城的絕大部分富豪,都和他們有來往。

    相師陳伯更是和楊守晨這樣的大佬瓜葛頗深。

    李甲層今天之所以請上他一起來,就是因爲今天面對的是一個半大少年。

    這樣的人最不好對付,因爲心性不定,你完全料不到這樣年紀的孩子們想的是啥,所以找相師來一窺其發展命運。

    果然,這一見不出所料,讓人完全無可奈何。

    哪知道自己等人都沒察覺的情況下,被相師一眼窺破。

    這個容易理解,相師最擅長的不就是捕捉別人臉上的表情不?

    還需要加以判斷和分析。

    所以,好的相師絕對可以說是情緒分析的專家,甚至邏輯思維也不會差。

    李甲層當即閉目思索了一會兒,回憶起陳諮的各種話語和神態,並沒有發現其明顯的破綻。

    頓時就好奇了,“陳師怎麼看出來的?”

    陳伯看了幾人一眼道:“你們怎麼只看到了那少年好似兒戲一樣的囂張跋扈,卻沒注意,那孩子的眼神一直變動不是很大嗎?”

    “還有龔總和曾女士,前面很訝異,後來就變的有種若有若無的配合了。”

    “早上我聽了你們對那少年的介紹,就覺得這樣的人絕對是那種早慧類型的,資產數十億計美元的白手起家的超級富豪,怎麼能夠光光用運氣來形容,我都是就覺得這不對味。”

    陳伯的話到此爲止,他們這樣的人講究言多必失,所以言語多有言下之意,但今天這話說的夠直白,言下之意也很容易明確。

    霍建寧和李甲層坐在商務車的最後一排,聞言各自思索好一會兒,苦笑着彼此對望一眼。

    李甲層自嘲的道:“終日打雁,今天倒是被大雁啄瞎了眼,果然不是個簡單的人物,第一次見面就狠狠的擺了我們一道,好!果然是好!英雄少年!少年英雄!”

    這話說道後來,李甲層居然身子都挺直了。

    霍建寧這樣的老夥計頓時知道,這是老闆的鬥志上來了。

    這是79年吞併九龍倉,和後來吞併和記黃埔纔有的那種興奮。

    那兩戰是李氏崛起的最關鍵,資金都是幾十上百億的計算。

    但是,今天這裡是老闆在鑿赴李氏的根基,雖然只是幾億港幣的鬥爭,其意義或許在他眼中有着同等或者更高的地位也不一定。

    “陳師,據您看,那少年面相怎麼樣?”李甲層打算好好的再瞭解瞭解對方。

    陳伯沉吟了好一會兒才道:“這少年的面相,舉世罕見。”

    “哦!這麼好!不過也難怪,這個年紀白手起家幾十億美元的身價,確實是舉世罕見,或者全世界也就獨有一號也說不定。”李甲層點點頭表示深有理解道。

    “不!不!李生理解錯我意思了!不是這個意思!”

    陳伯坐在商務車的中間座位上,這話引得前後三排的人都好奇的看過來,包括開車的司機都不覺得放慢了速度。

    李甲層也來了興趣,往後一靠,找了個舒服的姿勢,”那您請給我們大家好好說道說道!我真很好奇這樣的妖孽,面相是怎麼回事的。“

    陳伯聞言思索了好一會,好似在組織語言,半響才道:“這少年初看應該是少年、青年期平凡,中年纔會發家小富的那種普通面相。”

    “但是,現在卻生出了一種氣運衝漢庭,華星蓋頂的頂級氣運,把以前的普通面相衝的七零八落。”

    “這是我百思不得其解的問題,逆天改運這樣的手段,我以前是從來不信的,但看那少年的面相確實好像是逆天改命了一樣。”

    這話讓大家有點難以置信,甚至都懷疑陳伯是不是犯了相師們的故弄玄虛的毛病來糊弄大家了。

    但其人在這些富豪面前,還真沒這麼玩過。

    所以,搞得車廂裡一陣沉悶。

    陳伯也覺得自己說的不清不楚的很玄,當即接着解釋道:“可能是我才疏學淺吧!要是各位不忙這一會兒的話,不妨送我去蔡大師那裡,我想和他請教一下,這到底是咋回事?”

    衆人這纔信了,陳伯應該是真的自己也碰到了無解的問題,並不是故意的。

    陳伯和蔡伯勵作爲李甲層聘請的顧問,日常難免會有碰面,也就漸漸的熟悉了彼此的水平。

    這一搞不懂了,自然先想到的是有水平的人物,雖然對方是風水堪輿的,但是對方對周易等的造詣是真高,或許能夠有所幫助吧!

    李甲層吩咐了一下司機,剛剛好也想去找下蔡伯勵,再次協商一下,看看能不能避開中環中心那裡。

    如果按陳伯的猜測,對方是演戲的話,那麼開出來的條件,應該玩笑的可能很小。

    這要付出的代價至少是原來地價的兩倍,對於他這種精打細算習慣了的人來說,肯定是割肉樣的痛,如果有替代方案,肯定就走替代了。

    “這樣的面相好對付嗎?”李甲層再次問道。

    “誰碰誰倒黴,而且這孩子這幾年看起來應該是氣勢雄厚,根基初具的時候,最是銳氣逼人,還是彆強硬對抗的爲好!”

    這評價讓一車人震驚了。

    李澤聚不甘心的道:“他就這麼牛,難道真沒法掣肘他了,看他那囂張樣,我就來氣……”

    陳伯搖搖頭道:“李大少,我奉勸您一句,李生還好,你就千萬別去碰,你這面相和那孩子犯衝,還是少見面的好。”

    李甲層心裡一稟,他對這方面可是一直很注意的,當即追問了幾句。

    陳伯卻再也不肯多說了,只道說多了會遭天譴的。

    李甲層無奈,這些玄門之士就是這點很遭人吐槽,就是蔡伯勵也是一個德性。

    李澤聚心裡卻不以爲然,年輕人自然對這些神神道道的東西多是不大相信的。

    李甲層有兩位衆所皆知也大名鼎鼎的玄學顧問。

    第一位自然就是風水堪輿方面的大宗師蔡伯勵,第二位就是眼前這位陳伯,他的職業是相師。(這是真實的,不是哲士我自個編的!)

    這兩位的簡歷,就不多說了,反正港城的絕大部分富豪,都和他們有來往。

    相師陳伯更是和楊守晨這樣的大佬瓜葛頗深。

    李甲層今天之所以請上他一起來,就是因爲今天面對的是一個半大少年。

    這樣的人最不好對付,因爲心性不定,你完全料不到這樣年紀的孩子們想的是啥,所以找相師來一窺其發展命運。

    果然,這一見不出所料,讓人完全無可奈何。

    哪知道自己等人都沒察覺的情況下,被相師一眼窺破。

    這個容易理解,相師最擅長的不就是捕捉別人臉上的表情不?

    還需要加以判斷和分析。

    所以,好的相師絕對可以說是情緒分析的專家,甚至邏輯思維也不會差。

    李甲層當即閉目思索了一會兒,回憶起陳諮的各種話語和神態,並沒有發現其明顯的破綻。

    頓時就好奇了,“陳師怎麼看出來的?”

    陳伯看了幾人一眼道:“你們怎麼只看到了那少年好似兒戲一樣的囂張跋扈,卻沒注意,那孩子的眼神一直變動不是很大嗎?”

    “還有龔總和曾女士,前面很訝異,後來就變的有種若有若無的配合了。”

    “早上我聽了你們對那少年的介紹,就覺得這樣的人絕對是那種早慧類型的,資產數十億計美元的白手起家的超級富豪,怎麼能夠光光用運氣來形容,我都是就覺得這不對味。”

    陳伯的話到此爲止,他們這樣的人講究言多必失,所以言語多有言下之意,但今天這話說的夠直白,言下之意也很容易明確。

    霍建寧和李甲層坐在商務車的最後一排,聞言各自思索好一會兒,苦笑着彼此對望一眼。

    李甲層自嘲的道:“終日打雁,今天倒是被大雁啄瞎了眼,果然不是個簡單的人物,第一次見面就狠狠的擺了我們一道,好!果然是好!英雄少年!少年英雄!”

    這話說道後來,李甲層居然身子都挺直了。

    霍建寧這樣的老夥計頓時知道,這是老闆的鬥志上來了。

    這是79年吞併九龍倉,和後來吞併和記黃埔纔有的那種興奮。

    那兩戰是李氏崛起的最關鍵,資金都是幾十上百億的計算。

    但是,今天這裡是老闆在鑿赴李氏的根基,雖然只是幾億港幣的鬥爭,其意義或許在他眼中有着同等或者更高的地位也不一定。

    “陳師,據您看,那少年面相怎麼樣?”李甲層打算好好的再瞭解瞭解對方。

    陳伯沉吟了好一會兒才道:“這少年的面相,舉世罕見。”

    “哦!這麼好!不過也難怪,這個年紀白手起家幾十億美元的身價,確實是舉世罕見,或者全世界也就獨有一號也說不定。”李甲層點點頭表示深有理解道。

    “不!不!李生理解錯我意思了!不是這個意思!”

    陳伯坐在商務車的中間座位上,這話引得前後三排的人都好奇的看過來,包括開車的司機都不覺得放慢了速度。

    李甲層也來了興趣,往後一靠,找了個舒服的姿勢,”那您請給我們大家好好說道說道!我真很好奇這樣的妖孽,面相是怎麼回事的。“

    陳伯聞言思索了好一會,好似在組織語言,半響才道:“這少年初看應該是少年、青年期平凡,中年纔會發家小富的那種普通面相。”

    “但是,現在卻生出了一種氣運衝漢庭,華星蓋頂的頂級氣運,把以前的普通面相衝的七零八落。”

    “這是我百思不得其解的問題,逆天改運這樣的手段,我以前是從來不信的,但看那少年的面相確實好像是逆天改命了一樣。”

    這話讓大家有點難以置信,甚至都懷疑陳伯是不是犯了相師們的故弄玄虛的毛病來糊弄大家了。

    但其人在這些富豪面前,還真沒這麼玩過。

    所以,搞得車廂裡一陣沉悶。

    陳伯也覺得自己說的不清不楚的很玄,當即接着解釋道:“可能是我才疏學淺吧!要是各位不忙這一會兒的話,不妨送我去蔡大師那裡,我想和他請教一下,這到底是咋回事?”

    衆人這纔信了,陳伯應該是真的自己也碰到了無解的問題,並不是故意的。

    陳伯和蔡伯勵作爲李甲層聘請的顧問,日常難免會有碰面,也就漸漸的熟悉了彼此的水平。

    這一搞不懂了,自然先想到的是有水平的人物,雖然對方是風水堪輿的,但是對方對周易等的造詣是真高,或許能夠有所幫助吧!

    李甲層吩咐了一下司機,剛剛好也想去找下蔡伯勵,再次協商一下,看看能不能避開中環中心那裡。

    如果按陳伯的猜測,對方是演戲的話,那麼開出來的條件,應該玩笑的可能很小。

    這要付出的代價至少是原來地價的兩倍,對於他這種精打細算習慣了的人來說,肯定是割肉樣的痛,如果有替代方案,肯定就走替代了。

    “這樣的面相好對付嗎?”李甲層再次問道。

    “誰碰誰倒黴,而且這孩子這幾年看起來應該是氣勢雄厚,根基初具的時候,最是銳氣逼人,還是彆強硬對抗的爲好!”

    這評價讓一車人震驚了。

    李澤聚不甘心的道:“他就這麼牛,難道真沒法掣肘他了,看他那囂張樣,我就來氣……”

    陳伯搖搖頭道:“李大少,我奉勸您一句,李生還好,你就千萬別去碰,你這面相和那孩子犯衝,還是少見面的好。”

    李甲層心裡一稟,他對這方面可是一直很注意的,當即追問了幾句。

    陳伯卻再也不肯多說了,只道說多了會遭天譴的。

    李甲層無奈,這些玄門之士就是這點很遭人吐槽,就是蔡伯勵也是一個德性。

    李澤聚心裡卻不以爲然,年輕人自然對這些神神道道的東西多是不大相信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調教大宋外掛傍身的雜草皇恩絕品小村醫近身狂兵
    超品奇才家有表姐太傲嬌異世界的魔王大人醫冠楚楚·教授大人,惹天醒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