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狂飆時代 » 第三百八十三章 太陽從西邊出來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重生狂飆時代 - 第三百八十三章 太陽從西邊出來了字體大小: A+
     

    艾素虹咯咯笑的特別開心:“他爸說了,要是這次考試沒有上30名,就給他報補習班,讓他暑假也補課!”

    少女明媚的笑容,讓陳諮感覺心靈如同陽光照耀洗滌。

    聽到艾素虹在和陳諮通風報信,小胖子怒氣衝衝的道:“陳諮,你就不是個好玩意兒?”

    他們寢室的一班損友一個個樂哈哈的看把戲,顯然以小胖子的藏不住事的嘴巴,估計對陳諮的怒氣緣由他們都知道。

    陳諮丈二和尚摸不着頭腦,對笑的花枝亂顫的艾素虹問道:”他吃火藥了,我好像沒給他下啥絆子吧!這就誣賴上我了?“

    “咯咯!郭雄說,他老爸這次給他設的這個門檻太高了,肯定是你給通風報信的……!”

    艾素虹樂不可支,扎的兩隻小羊角上兩朵小黃花兒,隨着她小腦袋,不斷的搖晃,嬌俏可愛,一邊蹦跳還偏過身來顛幾腳和陳諮說話,活力元氣的讓他晃眼。

    陳諮見小胖子氣鼓鼓的胖臉,嘟的眼睛都快看不見了,當下戲謔的道:“小胖子你還有臉來怪我,我可沒無聊的去告你的狀,就你在學校裡的表現,隨便找個人估計都知道,要是我真告狀,估計你不死都得脫層皮。”

    “哼,不是你,我爸怎麼知道連我每天玩什麼都知道?”小胖子忿忿不平的嚷道。

    “哦!你爸居然知道你每天玩啥!厲害了!恭喜你啊!你爸現在看來是開竅了……”陳諮確實很意外,看來郭伯明現在對郭雄的教育是真上心了。

    小胖子早已經認定了是陳諮這個內奸通風報信的,這會兒見他沒有一點愧疚心,風涼話還一籮筐,頓時炸了,“陳諮,枉我把你當兄弟,你就不是個東西,不是個玩意兒,我郭雄要和你絕交!……”

    說罷轉身就跑,小胖子看起來是真傷心了,臉紅耳赤不說,小眼睛看起來還哭了。

    少年卻是覺得最不能接受的是自己認爲的好兄弟好哥們出賣自己,還滿不在乎的態度。

    陳諮雖然覺得沒多大個事,但是這黑鍋可誰也不願意亂背,對小胖子背影道:“你就是個蠢蛋,老子在過學校嗎?你每天干啥玩意兒?玩的啥?我怎麼就知道了……”

    說罷,也沒管小胖子有沒有聽到。

    冬瓜和陳諮很熟悉,他是陳諮接觸的第一個6班的人,這會兒道:“陳諮,你是回來參加期末考試的嗎?”

    這一羣人都知道陳諮這個奇葩的傢伙,沒有請假、沒有休學,一個學期沒去上過一節課,估計是軍防科大附中建校以來的絕無僅有。

    所以,這問題對他們來說是理算當然,但對奇葩來說,這就是值得好奇的一個問題。

    “是啊!期末考試還是要參加的,聽說要計入學籍的,學籍對我來說,還是有必要的。”陳諮理算當然的道。

    “哈!哈哈!”,“誒!“,”喔!“,”呃!“一大羣人不知道到怎麼接話了,原來來期末考試,就是爲了這個,這話題太高檔,我一羣少年暫時沒法聯想到太多,所以,滿足了大家的好奇後,這聊天可以說是聊死了。

    倒是艾素虹對他最是關心,“那語文、歷史、地理、政治,你打算怎麼辦?”

    據她所知,陳諮這傢伙理科的數學、物理之類的還總是偶爾看看,至於他覺得無用的政治課啥的,大概書的封面是啥顏色,很可能他都不知道。

    “這幾天我會上幾天學,到時候把你的書給我看看就好了,就考個及格,沒那麼難的!”

    艾素虹聞言,翻翻白眼,能夠把考試說的這麼輕描淡寫的人,大概也就陳諮這樣的了。

    大家點菜上了二樓,纔打算開吃,就發現小胖子“蹬蹬蹬!”的跑了上來,衝着陳諮道:“我想了想,你說的有道理,你和我爸一樣,應該都沒可能知道的我這麼清楚……”

    陳諮沒搭他的話薦子,這個二逼的話題,他不打算理,”廢什麼話,吃飯吧!“

    小胖子,也沒在意,找個位置做好,卻沒第一時間開吃,而是從書呆開始,一個個瞪着他的室友看。

    看的他們莫名其妙,“郭雄你幹嘛呢?”艾素虹道。

    “我想看看,到底是誰出賣了我!我的行爲就這班傢伙最清楚!……“小胖子還是氣鼓鼓的嘟着胖臉,氣呼呼的說道。

    “行了吧!就你瞎幾把玩兒,誰跟你多大興趣,自從陳哲那搞了電腦,裝了軟件,比學校機房那爛電腦可好玩多了,誰和你去到處玩了……”

    “對啊!就你小胖子還覺得自己是個大玩家人物了,……”

    “誰吃了飯沒事幹,去說你那些破事,我們自己都有學不完的東西呢?”

    他的一班天才室友,頓時炸鍋了,七嘴八舌的對着小胖子一頓吐槽。

    陳諮乾脆不理他,以他對發小的瞭解,沒轍的情況下,一會兒小胖子估計就沒事了。

    ……

    初一四班今天終於滿員了,這讓每個同學都感覺很新奇,實在是大家習慣了在教室最後的角落裡的那張空着的桌子,現在這張桌子多了個人,這就讓空間突然顯得狹窄了一樣。

    以至於每個人都有意無意的去掃上一眼。

    而每位任課老師難免要問問,讓陳諮做做介紹啥的。

    到了最後一節課,班主任何老師出場了,看到陳諮的一剎那,何老師只感覺今天很可能太陽是從西邊升起來的,轉而突然臉色鐵青,腦部充血。

    這是造了啥孽喲,碰到這麼個學生。

    你曠課都曠了整個學期了,幹嘛就不多曠一點,乾脆最後期末考試都不參加了多好,那又和中考一樣,成績就不用計入班級總分,也不會拉低所有科目的平均分了。

    你這是真要給初一四班拉‘燈’啊!

    於是,陳諮被帶到了辦公室,何老師臉色不渝的看着他好一會兒,不過這樣的壓力對陳諮毫無作用,商場的大佬們的氣場,比你個老師強的太多了。

    看到陳諮恍若無事,平靜看着自己的眼睛,何老師只能開口道:“陳諮同學,你怎麼又要來參加考試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快穿之龍套好愉快離天大聖無相仙訣猛卒鬼手神醫:王妃請上位
    盜墓筆記續9飛升之後Boss兇猛:老公,喂賊警網游之劍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