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狂飆時代 » 第二百二十二章 宣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重生狂飆時代 - 第二百二十二章 宣言字體大小: A+
     

    鄭韻夫是陳諮特意找來鎮場子專門打壓氣焰的,怎麼會讓其迴避。

    事實上陳諮知道這些只在窩裡橫的二代們其實很不好對付。

    因爲家庭環境的優越和背景,他們往往更加容易的成功,導致他們以爲很多東西理算應當就應該是他們的。

    所以很多你以爲太出格的不能用的手段,在他們手裡用起來毫無壓力,完全是亂拳打死老師傅的架勢。

    譬如陳諮手裡的外匯,他們就以爲理所應當的換給他們,不換?那怎麼可能?

    所以在陳諮用宋君來阻擋所有人,表明了態度的不見他們的情況下,還不依不撓的耍各種不待見的小手段來逼得陳諮來見他們。

    就是心裡有股老子天下第一的底氣,莫名其妙的相信,只要陳諮和自己見面了,就一定會答應自己的要求。

    所以他們的第一目標其實變成了見到陳諮。

    至於這麼折騰的搞出這些爛事,第一自然是想向陳諮趾高氣昂的宣揚一番自己的實力。

    看!儘管你牛逼哄哄的折騰出一大攤子事業,能夠和我比嗎?還不是必須來見我,讓我給你解決問題?

    第二嘛!自然是享受自己高高在上,別人納頭便拜的那種樂趣,你乖乖的獻上膝蓋、獻上我想要的,纔是你應該的態度。

    陳諮前世今生多少都有接觸這類紈絝,對他們這樣的心態洞若觀火。

    本來不想理會這些二逼的蒼蠅,但一而再再而三的這麼噁心折騰,就讓人來脾氣了,實在是沒這麼多時間和這些紈絝過家家,不如一巴掌拍死。

    此刻聞鄭韻夫言馬上回道:”不用!我這就幾句話的事情。“

    這輕慢的形態讓耀華昊的三個自認有爲青年如何受得了。

    鄭韻夫倒了也罷了,別人是真正的港城人,身價幾千萬港幣的大富豪,交往的都是省部大佬的角色。

    有這個底氣和地位和自己這麼說點過份的話。

    你小小陳諮,哪有這個資本擺這個姿態。

    王源昊又開始蹦起來,不過陳諮不耐這個脾氣超大的怪獸奧特曼。

    搶先伸出手做個下壓的姿勢道:“王大少,先坐下,你再在我這裡發少爺脾氣,我不介意請你出去。”

    王源昊剛剛蹦起來還只是有點火星,聞言頓時像往上澆了桶油,“你敢,你這**崽子……”

    陳諮懶得和他磨牙,時間之所以定在這時候,就是爲了方便處理這些爛事。

    旁邊的安保就是爲防備他們這行爲才安排的,都不用陳諮開口,直接上來小雞似的反捏着本來就瘦小的王源昊的手臂。

    “請他出去吧!”陳諮沒二話,沒理會王源昊的叫囂威脅。

    鍾高華和張耀傑還是第一次見到一點都不在乎他們的人物,頓時驚詫的面面相覷,難道這小崽子不知道我們的厲害?

    同時泛起一個想法,碰到這種肆無忌憚的傢伙,咱們怎麼破?

    未等他們驚訝張開的嘴閉合、呆滯的眼珠回覆靈動。

    陳諮乾脆站起來從辦公室桌後面往待客區的沙發邊走過來。

    一邊淡漠的道:“別奇怪,鍾高華先生、張耀傑先生,我知道你們的長輩有說一不二牧守一方的領導,也知道你們還有長輩在夢省和別的省份的商業圈子裡很有影響力。”

    “但那又怎麼樣?你們自己有多大的能力影響領導的施政?“

    ”何況我的公司都是高科技公司,該有的影響力都有,你們所謂的憑仗在我看來都是笑話。“

    鍾、張兩人聞言頓時鄙視眼前的小孩不知天高地厚,你知道我們後面的背景可以讓這些公司沒法開下去嗎?

    可以讓你的投資全打水漂嗎?

    看向他的眼神都有了一種看無知者的憐憫。

    陳諮彷彿聽到了兩人的心聲,繼續道:“何況,我參與投資的都是外資企業,你們有多大能量影響它?不怕我們撤資?你們有沒有想過這個後果是誰來承擔?”

    “新世紀投資控股公司在夢省的投資預計會上億美元吧?“

    “我是這些項目的聯絡人和主要股東,不管是環藝公司還是未來東方機械集團。”

    “我很負責任的告訴你們,你們搞的這些小手段,很噁心人,但我都記在你們頭上和你們背後關鍵領導的頭上。”

    “如果我不爽,導致上億美元的項目移駐別省,你們覺得這個鍋你們和你們背後的人不背……行嗎?”

    “而我,你們覺得我現在帶着全家定住港城會有任何障礙嗎?“

    鍾、張兩人臉色終於隨着陳諮的話慢慢的變了,國內目前上億美元的投資到底有多少?他們是不知道的,但是知道只要上個千萬美元的項目,就得出動省前三的巨頭去競爭,甚至一把手去的也不少見。(注1)

    未來東方機械集團的投資目前還只是個初步計劃和意向,但宋君已經初步和夢省溝通了。

    就這個初步溝通,一把手已經絲毫不敢耽擱的直接通報到了中央,甚至預安排專門的工作組來商談,重視度可見一斑。

    如果真黃了,而剛剛好自己幾人還真搗鬼了,想想這個後果真是不寒而慄,臉色已轉青白,暗暗後悔給陳諮工業園使的小手段。

    鄭韻夫這會兒看把戲樣好笑的插話道:“說實在話我看到你們三個的作爲,就爲你們在領導崗位的長輩們擔心,你們的高調囂張和肆無忌憚,其實就是在坑爹坑爺爺。”

    “本來這些項目都是政績,都會算在他們身上的,結果你們幹了些什麼,說輕一點是阻撓項目的進行,說重一點是破壞外資投資。”

    “這些項目按內地政府的重視程度,只要有撤資的意向,估計你們和你們背後的人都不好過,這鍋背的甩都甩不掉,他們最多丟官丟職,你們呢?有想過破壞外資投資是啥罪名嗎?蹲監獄是肯定的吧!”

    這話如同當頭一棒,敲得兩人頭昏眼花。

    兩人想想目前的錦衣玉食,彷彿看到了自己蹲守半尺鐵窗對比間的生無可戀。

    再回憶起過往的那些爽和那些飄飄然,按鄭韻夫的思路下來,還真是在巨坑一串人。

    鍾高華抑制着慌張,和方寸已亂的張耀傑對望一眼,強自而心虛的道:“這和我們有啥關係!難道你們這些外資的想法還讓我們買單。“

    陳諮和鄭韻夫卻根本就不接這薦兒,也根本沒理會兩人今天來到這裡完全就沒說話機會的憋屈。

    轉而接道:“我還聽說中央有發文件,規定高幹的親屬不得經商,不知道你們作何感想……”

    注1:93年上千萬美元的國內投資很少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
    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