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狂飆時代 » 第二百一十三章 香格里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重生狂飆時代 - 第二百一十三章 香格里拉字體大小: A+
     

    這話後半截艾素虹和小胖子都認同,至於前半截,兩人對望着翻翻白眼。

    艾素虹現在對陳諮是有少女情竇初開的粉紅心思,只是少女這會兒對賺錢和事業真沒覺得有多重要。

    反而覺得學習是頂頂重要的,於是對自己的青梅竹馬老是成天的不務正業有種恨鐵不成鋼的小憤怒和無奈。

    這會兒借題發揮脆聲道:“汪子銘我覺得還好了,你看看你自己,今年都還沒上過一天課呢?成天到處跑,到時候大家都上大學了,就你一個人沒得上,我看你怎麼辦!”

    這話讓小胖子小眼珠子又嘰裡咕嚕的轉啊轉的,卻是發現了艾素虹說話的態度和用詞怎麼看都怎麼突破了以前同學關係的親近一樣。

    只是這少年也是少不更事的,自己對這男男女女的事情還不大理解。

    只能狐疑的看看兩人,心裡想着或許是他們這段時間就兩個人在外地,關係顯得不一樣罷!

    陳諮卻尷尬的笑笑,這年紀的孩子還沒怎麼感覺的到生存的壓力,多是淺顯的交給父母們去解決了。

    除非是像汪子銘這種連吃的都沒保證有切身體驗過的人,纔會特別的早熟,當然目前這類孩子也真不少。

    所以陳諮如果搬出你上了大學得給我打工的這個理論,汪子銘或許會理解的多點,但是車上的這兩個,可真不一定支持。

    艾素虹是堅定的讀書用功未來會很美好,什麼都會有的,也就是堅定認爲書中自有黃金屋,書中自有顏如玉的那種。

    小胖子純粹就還沒開始長腦子,現在都往吃喝玩樂方向長着去了。

    “哈!我這不是自己學到了高中了嗎?成天學習哪些早已經知道的,多沒意思啊!”陳諮臉色發紅的分辨道。

    “哼哼!你就每次拿這個找藉口吧!汪子銘來了也好,如果他進了少年班,看你這個藉口還能夠用多久。”

    小蘿莉傲嬌的撇撇嘴巴,粉紅嘴脣上溼溼潤潤的,好似反着光,讓從後視鏡裡看到她的陳諮突然有種暖暖的被關心和被撩動的小感動。

    “你放心,我的學習一直跟着的呢?不會被汪子銘比下去的!”陳諮真誠的道。

    卻是對方的話裡,其實露出的怕他被汪子銘比下去的心思,幾十歲成年人的心思怎麼會猜不透?

    小胖子一聊到學習就不耐煩,也琢磨不出兩人間隱隱約約的最是心動銷魂的小撩情愫。

    這會兒就不痛快的道:“你們兩個別說學習了好不,今天可是爲我接風洗塵呢?來陳諮,先給我說說河西這邊有哪些好玩的,哪些稀奇的,今天能夠玩的完嗎?”

    ……

    三個少年一路鬥着嘴,從夢大和夢省師大之間的一條小街步行着穿過去。

    這條街是未來著名的墮落街,在陳諮上大學的時候,這裡的桃色新聞太多了。

    每到週五下午的時候,這邊總能夠突然神奇的涌出非常多的奔馳、寶馬、奧迪、皇冠等等的各種豪車。

    還總是有那麼多的美貌青春的學姐學妹們穿梭在這裡。

    自然這裡也有很多的銷金窖,有了銷金窖,怎麼會沒有吃的?

    這年代卻是還沒有發展起來,純粹是給這些大學生們配套小吃小玩的更多,不過路邊賣些新奇稀罕物的小攤販也挺多的。

    這最對小胖子的心思和胃口,就是艾素虹這樣的小姑娘,也是非常的喜歡的。

    大學附近的消費,自然要考慮這個羣體的喜好,這些做生意的天生就懂這個。

    所以能夠讓女大學生們看上眼的東東,至少精緻和美觀,肯定還是能夠上眼的。

    三人一人左手抓根糖葫蘆,右手還有棉花糖,不亦樂乎。

    這些東西再往後幾年,全都變了味兒。

    主要是這些小攤販被金錢衝擊的多昧着良心弄些好看卻有毒的東西上去。

    不過這會兒卻還都是頂好的原汁原味的,儘可放心的吃個夠。

    烤羊肉串、牛肉串、魷魚串、臭豆腐、小蛋糕、麥芽糖、紅薯糖、爆米花、火筒糖、鍋貼、餈粑、玉米餅、南瓜餅,等等全國各地的小吃多有。

    得益於這三所大學都是全國招生的,還有兩所是聲譽悠久的國家重點,很多的學生過來學習的同時,同樣帶來了南腔北調的各種特色小吃和新奇有趣的工藝品。

    這年代的大學生,很多都是很貧困的,所以多有從家鄉帶東西過來賣,或者自己做特色小吃生意的例子。

    譬如現在小蘿莉看上了一竄像瑪瑙似的石頭做的髮箍皮筋。

    攤主是個眉清目秀但是面目顯得有點黧黑的小個子女同學,帶了個少數民族鮮豔美麗的坎肩。

    對方要價2元,這可是兩頓大餐的飯錢了,蘿莉有點糾結,她省吃儉用下來,總共也才攢了兩個兩塊錢。

    這要就這麼買串石頭,是不是太奢侈了呢?

    不過這白裡滲紅的天然石頭,還真是很喜歡呢?

    最終樸實的小姑娘還是打算放棄了,兩毛錢的話還能夠狠狠心買了,兩塊錢太不划算了。

    糾結的當兒,陳諮動聲色的拿起旁邊幾個做成筆洗,鎮紙的石頭來看。

    “小弟弟、妹妹,這是雲洞石,我這幾塊是變異的,一般都是米黃米白的,但我這幾塊米白中透出的鮮紅,都有點像雞血石了,而且看起來有種翡翠的架勢,這東西很難得的,我們那幾十年才能出幾塊,而且顏色也不一定是同樣的。“攤主認真的解釋道。

    卻是看到陳諮看的認真,並不以他很大的可能沒錢買而不理他。

    陳諮知道雲洞石的兩個產出第地兒,聽出他的口音有點雲南那邊的,試探道:“大理還是香格里拉?”

    ”你還知道香格里拉?”對方高興的笑道。

    “嗯!難道這很難知道嗎?”陳諮迷糊的道。

    “一般人是很少知道的,也就我們中甸縣部分人知道和藏族那邊的人知道,小弟弟學問廣博哦!”

    聽她說出中甸縣,陳諮才隱隱約約的記得,好像香格里拉這會兒還真沒出現,應該是這幾年政府組織了人去找,最後在中甸縣找着了,才把中甸縣給改成了香格裡拉縣。

    感謝“陽光總在風雨後”的月票!謝謝!



    上一頁 ←    → 下一頁

    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
    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