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狂飆時代 » 第三十九章 汪子銘的困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重生狂飆時代 - 第三十九章 汪子銘的困境字體大小: A+
     

    陳諮和所有人重提了以後避免單身出入的問題,一直等到艾素虹的哥哥來接她,所有人才散了場。

    艾素軍現在上高二,和妹妹一樣,都有一副好相貌,但是可能父母的基因問題,有點男生女相,也就是長得這年代很少見的中性。

    所幸這時候特別講究男的短髮,女的長髮,倒是不會讓人誤解。

    前世陳諮是初二的時候見過他幾次的,兩兄妹在一個學校,多少會有事情,或者是菜怎麼樣了,就會找自己妹妹湊合一頓啥的。

    而且高三的時候沒時間,多是就近上學的鄰里幫忙帶菜,有弟弟、妹妹的自然是這些低年級的包了,高年級的就常會去低年級鄰居那拿菜。

    陳諮爲了自己的小心思和他說了幾句話,搞得小蘿莉在旁邊一臉的緊張,也不知道這少女想些啥?

    ……

    陳諮他們這會兒是初一是七門課程,物理和化學要到初二開始,就變成九門課程了,所以第一天考三門課程。

    期末考試了,當然是最後的瘋狂,想臨陣磨槍的多的是,考完一天,放學了教室裡很多人在學習,陳諮也就沒找着機會。

    直到最後一天,其它的年紀都還在考試,就初一上午只有一門課程,提前考完解放了。

    所有的熊孩子一窩蜂的跑了,陳諮可沒忘記這學期最後的機會了,年後估計自己也就運作轉學了,就叫住了小胖子和汪子銘、小蘿莉,去自己租的房子裡玩。

    小蘿莉反正要等他哥哥,也就答應了。

    考完試了學生們都閒下來了,但是剛剛解放,心思還在考試上。

    “陳諮,你這20天又逃課,考試怎麼樣啊!別考個倒數啊!”小蘿莉貌似恨不得陳諮考的糟糕,好好好的嘲笑他一頓。

    “怎麼會,就我數、英、地理,至少也是班上前三,語文、生物、歷史不差,至於政治那玩意兒以後也可以學,花那時間幹啥,你考的怎麼樣呢?陳諮無所謂的說道。

    “我不知道呢?就感覺英語、語文、政治好點,感覺還是那樣!要是能夠前進幾名就好了。”小蘿莉有點不確定的道,她還是很是上進的一個女孩。

    汪子銘和小胖子現在都成了遊戲二人組了,不過都是小胖子帶着去自己家遊戲廳玩的,大郭胖子也感覺到陳諮現在天才的離自己普通兒子太遠了,樂的汪子銘和小胖子搭夥。

    汪子銘家的條件算是很差的,並沒有多少錢玩,偏偏這個智商超羣的少年,學習對他來說又不用耗啥力氣,多出來的時間就只有找各種玩來打發時間。

    之所以不馬上回去,也是打算玩完這一天再說。

    這會兒四個人就七嘴八舌的分別說上了考試的話題,主要是艾素虹和小胖子兩個把陳諮和汪子銘兩個學霸當做了對題機器。

    陳諮買了點水果讓大家吃,這個年紀的孩子都是大肚漢,汪子銘和小胖子那是直接伸爪子搶的,小蘿莉大方的性格,和陳諮關係親近,自然也不客氣。

    就着這個好氣氛,陳諮就談到了大家的未來規劃,還是老套路,先從別人開始。

    “子銘,你以後打算考哪個大學啊!”

    陳諮也不知道汪子銘這會兒已經立定目標了沒有,所以這問題是真心想知道答案。

    汪子銘搖搖自己的小腦袋道:“我是想考京大和水木的,也不知道到時候高中的成績怎麼樣呢?初中升高中的時候,會進來很多厲害的人物,我也不知道到時候會不會趕得上呢?再說我家裡現在很困難呢?都擔心考上了沒錢上……”

    小少年難得情緒低落。

    陳諮自然知道這牛逼少年,上了高中更是成了學霸中的學霸,成績那是絲毫不用擔心的,倒是他家裡的情況,還確實很成問題,上世的時候聽說他去上大學還是高中一個他們村的老師出了把大力氣纔去了的。

    陳諮現在的條件,還真能夠幫得上忙,心裡有了定計,於是問道:”你爸爸媽媽除了種地,不能做點別的嗎?“

    汪子銘有點臉紅的道:“我爸爸前幾年上山砍柴的時候把腰給摔了,現在不能夠乾重活呢?我媽媽個子很小的,我還有一個妹妹……”

    小胖子就是個沒心沒肺的,他和汪子銘玩了這麼久,就從來不知道汪子銘家裡的情況,偶爾問到了,汪子銘也從來不說,卻是汪子銘認爲小胖子就是個蜜罐里長大的,每天就知道不懂事的瞎玩,不合適和他說這些。

    小胖子從他出生起就條件很好,所以養成了出手大方的性格,看汪子銘的樣子就知道沒錢,所以從來只要一碰到出錢的,習慣性的就自個出了,別的東西卻很少關注。

    聽到汪子銘這麼說,和小蘿莉兩個人卻有點同情看着這個小個子同學。

    而汪子銘之所以願意和陳諮說,是因爲陳諮現在都讓班上的一班小男生髮展到崇拜趨向了,汪子銘更是和陳諮走得近,早慧的人更加能夠發現這個比自己個子大不了多少的同學,有多麼的與衆不同。

    “養雞養鴨可以嗎?”陳諮也不知道他爸是不是臥牀的那種,試探着問道。

    “那是可以的,我爸就不能挑擔子,所以也沒法出去搞副業,我媽媽個子小,也沒法去搞副業。”汪子銘眼睛亮晶晶的帶着期望,望着這個堪稱神奇的同學。

    “行,可以就好,你家是在紫河鎮嗎?”見汪子銘點頭,接着道:“讓你爸媽養雞、鴨吧!我和真好吃快餐店的老闆有點關係,養好了直接供應他們吧!“

    汪子銘聞言呆了呆,雖然早有期望,但幸福來得如此簡單和突然,讓這個早慧早熟、早體會生活艱難的小男生,忍不住淚流滿面,咽噎認真的道:“陳諮,我多謝你了,我們一家都多謝你了,我偷偷的聽過我爸爸媽媽的話,說我們兄妹,未來只有一個人能夠讀書,你……”

    陳諮最見不得這樣煽情畫面,自己幫了也就幫了,同樣自己的幫助也不是對所有人,陳諮事實上對自己認識的很清楚,自己不能算是純粹的最利己主義,但是絕對能夠劃分在利己主義裡面。

    這真情流露真是最厲害的煽情,陳諮看到小蘿莉和小胖子都一個個臉露感動都要掉淚了,偏偏自己這個被感謝的對象只有感覺到彆扭。

    當即打斷道:“哎!哎!別繼續了啊!我們是兄弟,知道不?力所能及,都要相互幫助!我們還是同學,對不對!”

    這話說得,聽得三個小少年少女頓時對陳諮的形象好像又拔高了好大一截,變高大成了好高大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
    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