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狂飆時代 » 第十九章 宿敵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重生狂飆時代 - 第十九章 宿敵字體大小: A+
     

    幾十臺街機的安裝不是個輕鬆活,這會兒由於物流的落後,國道很多也是破破爛爛,不是後世整機運輸的狀態,而是重要部件分開保護運輸,所以需要到達目的地再組裝。

    陸堅的團隊在縣城呆了三天,才把這邊弄好,然後帶着更多的機器去隆頭鎮。

    這幾天陸堅見到了陳諮的真好吃快餐,對這種平民化的標準化中餐模式讚不絕口,覺得陳諮的這個項目大有前途,卻沒有提出入股。

    這年代的人對股份制概念搞不大清楚,但是卻對股份非常的偏執,所以港城人除非確定了合作,一般不會涉及這方面,讓陳諮想拉陸堅上船的主意直接流產,陳諮有點失望,也放棄了上杆子一樣求別人的想法。

    自個安慰自己,慢就慢點吧!總會有機會的。

    但是陳諮卻想不到的是,失之東隅,收之桑榆。

    陸堅見到了陳諮的真好吃快餐,確實是想投資,卻頗有顧慮的放棄了,但對陳諮本身興趣卻大大提高。

    這幾天他知道了陳諮的電子功底不高,但是對程序設計卻不一定比自己差,特別是論目光的長遠和宏觀方向、前瞻思維,自己拍馬都趕不上,心下里很是震撼和佩服,甚至想引薦給自己的老子。

    投資圈子裡一直有看人投資派和看項目投資派,陸堅這麼樣非紈絝的企業家二代,學到的東西是貧民出身的人想像不到的。

    他現在決定就是和陳諮處好關係,未來說不定會不會需要別人指點不說,卻有很大的機會深入合作,並且打算等省城的合作談妥,讓公司人關注陳諮的動向。

    畢竟陳諮現在年紀還小,等到他長大的時候,不知道會發展成怎麼樣呢?這種天才人物,除非雪中送炭的時候有過幫助,一旦起步了,也就只能靠關係來維護了。

    ……

    陳諮早自習出現在教室的時候,發現艾素虹的桌子邊上圍了一圈人,裡面傳出蘿莉清脆而憤怒的聲音。

    陳諮都能夠想象的出來,蘿莉一定是臉蛋通紅,兩眼圓睜的模樣,連忙趕緊幾步擠了進去。

    艾素虹的鋁製長方形飯盒空空如爾的擱在桌上,上面粘着油漬,側邊癟了一塊,桌下前一大步的地方,一堆菜散在地上。

    “是你撞了我桌子,把我菜撞倒的,還說是我桌子擱斜了,你別以爲我怕了你,你就得賠我的菜,還有飯盒。”艾素虹果然是小臉蛋通紅的瞪着對面吊兒郎當笑嘻嘻的周國鴻。

    目前走讀的學生和全住宿的部分學生都是自己帶菜,每月交米的,學校給統一蒸飯,畢竟誰都不富裕。

    周國鴻是縣供銷社主任的兒子,雖然現在供銷社在走下坡路,但還是現在主要的百貨供應商之一,又是體制內的官方供應渠道,很多東西只有這裡有。

    所以一縣之供銷主任雖然沒有前幾年人人巴結的地位,但還是有舉足輕重的影響力的,周國鴻是其唯一的幺兒子,再加上父不嚴,母慈而護犢,自然是養的紈絝,現在在學校裡整天跟着一般混子混。

    這傢伙年紀比班上同學大兩歲,卻是個早熟的,他一入學就瞪上了成績好,樣貌清秀的肖倩。

    前世卻是班上和陳諮最不對付的人,不僅僅是學生和混子的差別,而是性格也是相看兩相厭的程度。

    再加上後來競爭肖倩失敗,一腔妒火都恨不得燒死陳諮。

    甚至這傢伙在陳諮二十世紀初回老家想承包村村通路工程承包的時候,使了絆子,讓陳諮前期的的十幾萬前期投資血本無歸。

    陳諮最恨的就是現在一臉賤樣子嘚瑟,而且經常損人不利己行爲的周國鴻。

    還沒等陳諮發言支持自己的蘿莉,就見到一個個子小小的面目普通小男生吭聲道:“周國鴻,我再次強調一次,這是你的不對,你給艾素虹同學賠禮道歉,並賠償別人的菜。”

    說話卻是班裡年紀最小的一個很有正義感叫汪子銘的同學,他是81年下半年生的,這也是和周國鴻性格相沖的死敵之一,家裡是普通農民,但是這傢伙卻是真真實實的學霸。

    陳諮記得這傢伙讀了水木,再去了麻省理工、斯坦福,再成了30幾歲斯坦福的教授,再成了知名的材料學家,再回國成了學術領導人,順便用自己的專利入股企業,身價幾十億,人生簡直就是開掛的一路狂飆,2015年的時候,他就已經成爲了西隆一中最傑出的校友之一。

    當然陳諮和他的生命裡彼此都是過客,畢竟陳諮初中三年就去了中專,算是最早決定自己命運的一羣人,由於兩人都是個子矮小除了成績就沒啥存在感的傢伙,所以兩人關係也是乏乏。

    “哦!莫非你和艾素虹談對象不成,一而再再而三的讓我賠,我就不賠,你又拿我怎麼樣,你打我啊!還是咬我啊!”周國鴻滿不在乎的賤笑掛在臉上,甚至沒有一點不好意思退走退宿,乾脆一屁股坐在課桌上,準備好好和同學們鬧鬧,反正早上起來就感覺正無聊。

    這番話說出來,讓汪子銘小臉憋的通紅,艾素虹卻委屈的眼淚都出來了,早戀卻是這時代學生最不能夠碰的禁忌,一旦打上了這個標籤,不但會被同學們打上異類標籤,而且會被老師和學校嚴厲處罰。

    旁邊的同學頓時熱鬧起來,有的竊竊私語,有的起鬨瞎鬧。

    有的同情艾素紅和支持汪子銘的就發言支持,有的看熱鬧不嫌事大也弄不清楚情況的,居然詭異的目光或者莫名的看着兩人,彷彿信了艾素虹和汪子銘早戀一樣。

    陳諮弄清楚了情況,根本就不想說啥,實在是太瞭解周國鴻這操蛋的混球了,本來想拿凳子砸人的,但是都是實木的方凳,一旦收不住,可是能夠出人命的,當即再次掰開人羣往外走。

    艾素虹本來很無助的,除了和幾個女同學關係親密點,她們膽子都不大隻是站在艾素虹旁邊,剩下的關係最親密的男同學,就是這段時間接觸的最多的陳諮了。

    這會兒見自己最彷徨無助的時候,自己覺得關係好有膽氣支持自己的男生居然躲麻煩一樣,往外躲,還不如和自己沒說過幾句話的汪子銘,頓時無比的委屈和失望,心裡本有點遐思的粉紅心,碎的七零八落,成一瓣瓣落一地,本來只是無聲流淚的模樣再也撐不住,哇的淘淘大哭起來。

    陳諮聽到蘿莉的哭聲,心裡不好受,抄起教室後面的掃帚,就往回奔。

    後面的同學看架勢,頓時知道要出事,但是卻沒有誰去攔,這個年紀的孩子不像再大個兩三歲的少年不知輕重敢闖敢衝。

    這時候還是孩童轉少年的時候,大部分都是色厲內荏的,真猛真敢下手的卻不多,以陳諮平常給大家的映象,有沒有勇氣下手還難說呢?何必多此一舉。

    再說大家看着周國鴻的賤樣子也來氣,艾素虹在班上雖然說不上人緣好,但是卻也不是個討厭的人,只是平常默默無聞的不做聲罷了,這會被欺負的淘淘大哭,那賤人還笑嘻嘻的看着,好似在看別人的哭泣表演一樣。

    周國鴻這會兒正在興頭上,還想再刺幾句,要是把汪子銘這男同學也弄哭了,今天就太爽了,這賤人居然把這個當做了成就感。

    剛剛張口,就發現班裡他的幾個跟屁蟲推推他,就見班裡前段時間變化最大的陳諮抄着竹竿掃帚,氣勢洶洶的往自己衝過來。

    心裡心思急轉,陳諮這人以前是班裡最沒存在感的那種悶葫蘆,雖然吊車尾的成了班上成績第一層次的同學,卻最是膽小怕事。

    聽說遭遇了一次大車禍後,現在看起來膽子大了點,但是周國鴻卻根本就不信,以前看到自己都要躲着走的膽小鬼,敢太歲頭上動土。

    可惜周國鴻顯然猜錯了,那小個子的陳諮,居然就這麼平靜但用足力氣的揮舞着掃帚就這麼掃了過來,目標是自己的腦袋,周國鴻下意識的用手去檔的時候,腦子裡閃出了一句話“咬人的狗不叫”。

    陳諮是抓着掃把這邊,用手柄打的,目前掃帚都是用一根直徑三四釐米的長一米五左右的竹竿,上面弄上棕做的扇形。

    所以倒着握,才能夠砸的疼人,但又不會像木方凳那麼破壞力,這一杆子下去足夠骨頭青一片,卻不會骨折啥的擔擾。

    “啪”的一聲,竹竿撞擊在大胳膊上的聲音,頓時讓教室裡一片寂靜,很多人都和周國鴻一樣的想法,‘咬人的狗不叫’,這陳諮個子算是班上男生中偏小的,想不到還真有勇氣和這麼股狠勁。

    但看他打人的時候,臉上一點點的顏色都不露,平靜的好像在趕豬,話都不說,同學們都不敢想,這人的心平常都是在想啥,頓時推翻了陳諮平常給人的形象,覺得莫測高深。

    “嗷”雖然穿着棉衣,但是周國鴻還是感覺鑽心的痛,這還是陳諮特意避開了他的小胳膊的。

    周國鴻捱了一記,反應過來猛地朝陳諮撲過來,卻是想抓住陳諮的衣領口。

    嘴裡猙獰的狂吼:”草泥馬!敢跟老子動手,老子弄死你。“

    陳諮活過三十幾歲的年紀,怎麼會被一個孩子嚇住,右腳用力一踹,就踹在周國鴻的大腿上。

    “砰,噼裡啪啦”卻是周國鴻被踹得直接撞翻了兩三張桌子,桌上的書籍飯盒,嘩啦啦的全漫天飛舞,可見這一腳真沒留力氣,辛虧座位的同學讓開了地盤讓他們鬧,否則肯定會殃及池魚。

    周國鴻的屁股撞在桌上,又擱在桌子菱角上,頓時痛的眼淚立刻出來了,怎麼說也就一個十四五歲的熊孩子,平常曳的二三八五似的,那是沒有碰到敢直接下手修理他們的人罷了。

    碰到能夠下狠手的,一個個就馬上打成原型。

    教室裡經過剛剛開始的安靜,卻發出的不是交頭接耳嘰嘰喳喳的討論聲,而是衆多人寒磣着吸氣和驚呼!

    至於敢議論的,這會沒一個有這個膽子,都被陳諮這種沉默的瘋狂嚇住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上門兵王盛寵萌妻神級龍衛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
    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