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46章 心意,漸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46章 心意,漸明字體大小: A+
     

    清舞剛一重新踏上東蒼渺的土地,便迫不及待地往輝夜城趕去;她離開的這段時間,鑑於齊水城以及周邊的形勢已經逐漸穩定下來,大家便陸續地回到了輝夜城,畢竟,那裡纔是他們竭盡全力一點一滴建立起來的家園。

    “我回來了!”遠遠地,還未進入輝夜城的議事大殿,清舞便忍不住興奮地高呼一聲:她已經很久沒有回到輝夜城了,對這裡的一磚一瓦分外想念。

    歡快的語聲遙遙地傳了進來,大殿內的衆人齊齊眼中一亮。

    “小舞兒!”南宮齊欣喜地迎上前來,張臂便將女兒摟入了懷中。

    “清舞!”

    “堂姐!”

    “老大!”

    衆人笑意盈盈地圍着清舞,雖然她這一次並沒有與他們分別太久,不過在輝夜城中再度團聚,可是他們已經期待了很久的事情了。

    “小舞兒,這趟旅途可還順利?”南宮齊有些擔憂地道:“你之前說在神龍古潭遇上了點麻煩,沒事吧?”

    先前清舞急着趕路,只是向大家報了個平安,並沒有細說魔龍寶器之事,他們卻也知曉了此行並不算順利,心中擔憂不已。

    清舞輕笑着搖了搖頭:“雖然是有點麻煩,不過卻大有收穫。”她四下裡觀望了一番,有些急切道:“這段時間小糰子還好嗎?”

    孤鷹哈哈一笑:“果然是當孃親的人了,這才幾句話就不打算理我們了;小糰子和她爹爹在輝夜府裡面呢,南宮夫人也在。”

    清舞柳眉一揚,腦海中不自覺地浮現出凌夕抱着小糰子溫柔逗弄的模樣,不由得勾了勾脣;衝着衆人點了點頭,便火急火燎地鑽入了輝夜府中。

    “咯咯……”

    遠遠地,還不等她走進房門,便聽到一陣銀鈴般悅耳的笑聲,彷彿是這世間最美好最純淨的聲音,讓人心神盪漾。

    “小糰子,孃親回來了!”清舞心中一柔,一個箭步奔入了房中。

    房裡的牀榻上,凌夕正抱着小糰子輕柔地顛弄着,眉宇間盡是濃濃的愛意;見清舞一臉急切地衝將進來,不由得溫柔一笑:“你回來了,小糰子剛睡醒,這會心情好得不得了。”

    清舞看着笑得一臉燦爛的女兒,只覺得整個世界都變得明媚起來,趕忙小心翼翼地將女兒接過,一手抱着她一手摸摸她柔嫩的小臉:“小糰子,孃親回來了,想不想孃親啊?”

    小糰子睜着一雙晶瑩透亮的大眼睛,忽閃忽閃地望着她,忽然將蓮藕般的小手臂伸出了襁褓,一下子捉住了清舞輕撫着她的小臉的手掌,咯咯地笑了起來,笑得好不開心。

    感受到小糰子喜悅的心情,清舞頓時喜不自勝,反手握住她嬌嫩的小手,狠狠地親上她可愛的小臉,逗得小糰子笑得更歡了

    凌夕心中一動,也忍不住張開了雙臂,將清舞連同女兒一起摟入懷中,享受這難得的溫馨一刻。

    “對了,孃親呢?”清舞抱着小糰子逗弄了一會,卻沒見到自家孃親的身影,不由得有些納悶。

    凌夕衝着隔壁的房間朝她使了個眼色:“孃親剛纔一直看着小糰子睡覺來着,現在休息去了。”

    清舞心中不禁有些愧疚:她這個當孃親的動不動就往外跑,還得讓自家孃親勞心勞力;就算是爲了不要讓親人朋友們再爲她擔心,她也得加快腳步解決這場風起雲涌了。

    晚上,哄着小糰子入睡後,衆人齊聚一堂,聽清舞講述這次西蒼渺之旅;當她說到有幾人服用幻靈果種子改頭換面混入冰雪城中之事,衆人的臉上齊齊露出了凝重之色。

    “如此一來麻煩可就大了,城中之人何其之多,要如何辨別他們的身份?”盧奇皺着眉頭輕嘆一聲。

    “此事說起來也不難,對方若要假扮,所選擇的對象必定是在輝夜城有所身份之人,而扮演這樣的人,也往往最容易出現漏洞。我們可以仿照我在冰雪城中之時所用的辦法,散佈流言,引出暗中動作之輩。”清舞道。

    盧奇贊同地點了點頭:“好辦法,此事就交給我吧。”

    “還有一件事。”清舞頓了一頓,蹙眉道:“我在龍奎的空間靈戒中,發現了許多煉製至尊寶器的關鍵材料。”

    “什麼?”衆人又是一驚,略一愣神之後,漸漸明白了清舞所擔憂的事情:龍奎還認識另一名至尊煉器師,亦或者,龍奎此人,還有更深的秘密……

    “我已經拜託這次在神龍古潭相識的墨海前輩幫忙調查,希望能夠有所收穫吧。”清舞輕嘆一聲,忽然又想起了什麼:“對了,紫麟尊主與冰顏尊主那裡現在的情況如何了?”

    在她離開之前的一段時間,紫麟尊主與冰顏尊主的領地之中頻頻出現反叛之徒尋釁滋事,雖然都在事態惡化之前得到了解決,但是依舊令域城之中人心惶惶。這段時間以來,兩大尊主一方面要嚴密查探域城之中的反叛之徒,另一方面還要在暗中尋找這一系列事件的幕後主使,也是忙得焦頭爛額。

    清舞剛一提起此事,衆人的神情便愈發凝重起來,看樣子,情況依舊不容樂觀。南宮齊沉聲開口道:“先前所查到的暗中作梗之徒,來自華家,之後紫麟尊主又通過一些手段抓到了一名領頭之人,從那人的口中,得知了一個名叫杜奚的人是他們的主子,最後的線索,就到這裡了。”

    “什麼?杜奚?!”聽到這個熟悉無比的名字,清舞猛然一驚,心中“咯噔”一聲:果然,這背後的人物,妄圖染指的,是整個蒼渺大陸!

    “你認識這個杜奚?”看到清舞的反應如此之大,衆人都有些發愣。

    清舞這纔想起來她忘了告訴他們假扮冰雪城之人所招認的事情,急忙解釋道:“那幾個改頭換面混入冰雪城裡的人,也說是一個叫杜奚的人所指示的!”

    又是這個杜奚?

    這下子衆人都有些不淡定了:明明是相距甚遠的東蒼渺與西蒼渺,最終的線索卻都指向了同一個人!這究竟意味着什麼,已經不言而喻。

    “這個杜奚,說不定是一個假名,甚至他的這些手下,見到的也不一定就是這個所謂杜奚的真面目。”落臨天沉聲說道。

    清舞忽地眸光一動,沉吟道:“看來,只有想辦法親眼見到這個杜奚了。”

    此事非她不可,有碧玉天心鐲隱藏行蹤,再加上幻美的能力,想要達成目的應該不難;只是如此一來,她又要和小糰子分開了

    衆人結束了議事,清舞急急地回到了輝夜府中;現在,她只有儘可能地多陪伴女兒一會了。

    只是,她還沒來得及踏入房門,便聽到房間之中斷斷續續地傳出了“咯咯”的笑聲與隱隱約約的說話聲;聽到這熟悉的語聲,清舞不由得有些好奇地躲在了門邊:卓希?他在和小糰子說什麼?

    “小糰子,你知道麼,我好羨慕你,可以把喜怒哀樂都放在臉上……”卓希看着搖籃中的小糰子,低低地自言自語着,語氣之中似乎猶帶着幾分憂慮與不安:“我也好羨慕簫大哥,他能那麼明明白白地表現出自己的心意,讓舞姐姐知道……”

    小糰子眨巴着閃亮的大眼睛,好像對卓希所說的話很感興趣,“呀呀”地叫了幾聲。

    也不知怎麼,看到她如此美好的眼神,卓希彷彿也受到了鼓勵一般,原本只想一直藏在心裡的話,忽然一股腦地說了出來:“自從那一次……以後,我就再也沒辦法把舞姐姐當成姐姐來看待了,我總是做夢,夢見那天發生的事情,我還很想……小糰子,你說我是不是很無恥,竟然、竟然妄想着那種事情?”

    小糰子疑惑地歪了歪腦袋,似乎很想要理解“無恥”、“那種事情”究竟是什麼意思。

    “可是我真的很喜歡舞姐姐,很喜歡很喜歡,我知道自己沒有資格去妄想什麼,只要……只要像現在這樣,遠遠地看着她,用我的一切去守護她,也就夠了。”卓希眼眶紅紅,小心翼翼地摩挲着小糰子精緻的眉眼,似乎想要透過她,看到另一個熟悉的面龐。

    卓希正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之中,忽覺房外似乎有人走了進來,霎時驚得站了起來;待看清來人之際,更是渾身猛地一震,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怎麼,看到我都嚇成這樣了,還說喜歡我?”清舞緩步而入,緊盯着卓希的目光之中,閃爍着奇異的光芒。

    卓希一聽她這麼說,頓時有些急了,也顧不得害羞,急忙大喊起來:“舞姐姐,我真的喜歡你!不是親人那樣的喜歡,而是、而是……”說着說着,他忽然反應過來自己情急之下脫口而出的話語,猛地噤了聲,一張清秀的小臉“刷”地紅成了蘋果,低下頭不敢看她了。

    “噗!你啊……”清舞忍不住“噗嗤”一笑,上前一步狠狠地揉了揉他柔順的頭髮,忽然湊近了他低低地開口:“你說的,我都知道。”

    “啊?”卓希這回是真真正正地受到了驚嚇,眨着一雙清亮的大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她,眸中漸漸地閃出了一絲晶瑩:她說她知道?

    “你這個小傻瓜。”清舞無奈地輕笑一聲,雙臂一展,一把將他摟進了懷裡:“弟弟也罷,愛人也罷,誰讓我這麼疼你呢……”

    卓希對她究竟是什麼感覺,即使他不說出來,清舞也看得清楚;一直以來,她總不願去捅破這層窗戶紙,也是因爲,自己不知道應該以怎樣的態度去對待他。

    在知道了他的心思以後繼續裝作一無所知把他當成弟弟看待,她嘗試過,心裡卻始終有些不是滋味;儘管到現在,她自己也說不清是不是依然能將他看做弟弟,可是她知道,不能讓他再這樣默默守候下去了。

    這個突如其來的擁抱讓卓希心神大亂,緊接着傳入耳中的輕柔話語,更是讓他的心臟狂跳不止:舞姐姐她,接受自己了?

    他其實並不介意舞姐姐始終把他當成弟弟來看待,因爲至少這樣,他不用擔心她在知道了他心底的想法之後,會厭惡他,疏遠他;他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會是今天這樣一個結果。

    “清清,你和別的男子大晚上的摟摟抱抱,我會吃醋的。”

    忽然,房外一道哀怨的男子語聲徐徐響起,緊接着,簫洛的身影便毫無預兆地出現在了兩人的眼前

    卓希本就羞澀的緊,聽到簫洛這調笑的話語,急忙像只受驚的兔子一般跳了出來,紅着眼眶瞥了簫洛一眼,一個閃身便消失不見,躲到召喚空間之中獨自害羞去了。

    “咳咳,他這個反應要是被別人看見,指不定以爲我對他做了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呢。”簫洛尷尬地摸了摸鼻子。

    清舞無語地白了他一眼,美眸微微蹙起:“傷還沒養好,在外面瞎跑什麼?”

    以她的眼力自然一眼便看了出來,簫洛前日大戰所受的傷還遠遠沒有恢復如初,不由得有些氣惱。

    “自己休息了一會,想出來透透氣,結果又找不到你;本來想過來看看小糰子,沒想到……”簫洛一時語塞,只得意味深長地勾了勾脣。

    清舞挑了挑眉:“找我?”

    簫洛急忙點了點頭,帶了幾分憂鬱的眼眸之中,流露出幾分委屈:“你都沒有說過你對我是什麼感覺。”

    清舞大汗:今天這是怎麼了?一個接一個地找上門來?

    “那什麼……簫洛,我覺得,以你的聰明是很容易理解的,有些事情就不用說出來了吧。”清舞無奈地扯了扯嘴角。

    簫洛扁了扁嘴,募地跨前一步,將自己與清舞的距離縮短到了極限,一雙清朗幽深的眼眸之中,忽然溢出了幾分鄭重與認真:“清舞,我知道,短時間內你還無法有所迴應,我只是很想得到你的確認,我想知道,自己到底是不是一廂情願……”

    看到他這般執拗的模樣,清舞心中忽然有些自責:是啊,卓希是如此,簫洛又何嘗不是?她看到了他們的情意,他們的情深不悔,可是自己卻一直在視而不見,甚至自我逃避;爲什麼一遇到了感情的事情,她的沉穩果決、乾淨利落就統統不見了呢?

    或許,感情之事本就是如此吧。

    深深地吐出一口濁氣,清舞定了定神,低聲開口:“簫洛,說真的,從一開始我並不喜歡你的性格,你總是用一種外殼緊緊地包裹着自己,看起來雖然溫文爾雅,實際上卻是拒人千里之外。可是後來,我發現了不一樣的你,而且漸漸地,我也感覺到,那個不一樣的你,似乎只爲了我而存在……”

    “我想,我是關心你的,比起小風、小毒他們要更多一些,不過……”她頓了一頓,不知道該怎麼形容自己的感覺;或許,這就是朋友以上,戀人未滿吧。

    “我知道了。”簫洛微微蹙起的眉頭忽然舒展開來,伸手揉亂了她頭上的髮絲:“我會繼續努力的。”

    “呃……”她並不是這種意思啊喂!

    看到她一臉崩潰的樣子,簫洛情不自禁地哈哈大笑起來:“也許就像現在這樣,也還不錯。”

    話音落下,簫洛的身影也消失在了她的面前,只留下風中凌亂的清舞,和好奇地看着她的小糰子面面相覷。

    “唉,小糰子,你說孃親怎麼這麼命苦啊,爲什麼會攤上這麼多男人?”清舞滿臉哀怨地捏了捏小糰子可愛的小鼻頭,唉聲嘆氣地道。

    小糰子衝着清舞“咯咯”地笑着,大眼睛忽閃忽閃地流露出幾分奇特的精芒,彷彿在說:孃親的桃花可真多,不過,小糰子很喜歡!

    “好吧,小糰子開心就好!”清舞抱怨了半天,小糰子竟然越笑越開心,讓她不由得發自心底地猜測,小傢伙真的在爲她開心,開心着她能有這麼多優秀的男子,相伴相依。

    是啊,這樣的她,真的很幸福呢。



    上一頁 ←    → 下一頁

    逆天戰神蜀漢之莊稼漢銀狐都市無上仙醫峽谷正能量
    最強抽獎系統諸天萬界天影鋼鐵皇朝農家小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