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37章 冰凌果到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37章 冰凌果到手字體大小: A+
     

    鑑於冰凌果成熟之時會有異象發生,恐怕會招來常年盤踞在玉峰山之中的某些靈獸,齊暉早早地便下了禁令,嚴禁冰雪城中各系弟子在這段時間前往玉峰山修煉。

    接下來的幾日倒是十分平靜,玉峰山上並沒有什麼異常狀況的發生,而外城之中也並無一絲一毫的動靜,彷彿一切如常。

    “凌夕,小糰子還好嗎?”這一日,清舞照常與凌夕傳音,關心一下小糰子的情況;不過不知道是怎麼了,聽說自己不在小糰子的身邊時她好像依然玩得挺開心的,清舞心裡竟還有點小小的酸楚:她的小寶貝怎麼一點也不想她呢?

    “放心吧,小糰子很好,剛纔和臨天玩了一會,現在有點累了正睡着。”凌夕溫柔的語聲在她的腦海中響起,清舞不由得心中一暖。

    “對了,有件事情要告訴你。”凌夕的語氣忽然變得凝重起來:“紫麟尊主那邊已經有了調查的結果,在城中作梗煽風點火的一夥人,來自華家。”

    “華家?”清舞猛然一驚:“莫洪治轄之下的那個華家?”

    凌夕點了點頭,忽然想起來清舞看不到他的動作,低聲應道:“確是那個華家。”

    事情愈發地撲朔迷離,東方絕與莫洪向來是不死不休的死敵,如今他們的治轄域城之中卻雙雙出現這等四處挑撥之徒,其目的究竟何在?

    “你們一直在注意着東方絕和莫洪的動向吧?”不知怎麼,她心中那股不安的感覺越來越強烈,總覺得不久之後,就會有什麼大事發生,而且,絕對與這兩個人有密切的干係。

    “自然。”凌夕篤定地答道。

    “嗯,這邊事情辦完我立刻回去。”清舞這樣說着,正想問問凌夕近來輝夜城內是否有什麼異常,卻忽然感覺到空氣之中隱隱地傳來一股獨特的異香,不由得臉色一變。

    “凌夕,冰凌果可能要成熟了,一會再跟你說。”

    “嗯,一切小心。”

    清舞應了一聲,立刻縱身躍上冰雪城城樓最高處,但見那直入雲端的玉峰山之巔,隱隱可見一抹瑩白色的光輝,越來越亮。

    “冰凌果成熟的異象太強烈了,這不是什麼好事。”齊暉也募地出現在清舞的身旁,目光深邃地遙望着那熠熠生輝的一點。

    “倒也不見得是壞事,至少對某件事情更有利了。”清舞神秘地眨了眨眼,緊接着一個閃身躍上高空:“前輩,後援就拜託給您了!”

    “放心!”齊暉朗聲應道,目光灼灼地望向了氣勢突變的玉峰山各處:“好久沒機會活動筋骨了,今天倒是正好。”

    清舞幾個瞬移便來到了冰凌花生長之地,這裡是一片終年不化的厚重積雪,層層積雪之中,隱隱可見幾塊晶瑩純白的冰凌石,就在幾塊冰凌石的石縫之中,生長着兩朵瑩白剔透的花朵,那映得天地失色的瑩白光芒,就是從花朵的正中央散發出來的。

    此時此刻,冰凌花的花瓣之上正有絲絲縷縷的靈氣流轉生輝,不斷地吸收着天地精華;而在花朵正中央的瑩白之光也越來越亮,看樣子,冰凌果似乎隨時都有可能成熟。

    這等天地靈果一旦成熟,就必須要立刻採摘下來,否則時間一久,其果實之中孕育的精純能量便會漸漸流失,到時候可就功虧一簣了。

    清舞屏氣凝神,靜靜地觀察着兩株冰凌花的狀況,未免出現什麼意外,她直接將傾煌、鳳軒與簫洛也叫了出來。

    陽光自雲端傾灑而下,爲瑩白如玉的冰凌花染上了一抹絢麗的金光,徒然之間,一股極爲濃郁的異香四溢開來,花朵中央的瑩白光芒瞬間放射出耀眼的強烈光芒;清舞情不自禁地眯了眯眼,待她再度睜開眼睛之際,赫然看到了那層層花瓣包裹之下晶瑩剔透的瑩白色果實!

    冰凌果,終於成熟了!

    清舞美眸微眯,迅速地運起靈魂之力,右手凝聚出一股柔和的力量,目標直指近在眼前的冰凌果。

    然而就在此時,異變突生!

    但聞“吼”的一聲恐怖的嚎叫,一頭巨碩無比的雪猿突然出現在冰凌花的另一側,緊接着就見她伸出粗壯的猿臂,一把便向冰凌果抓了過去!

    清舞臉色一變,卻是腳步不停,依舊直直地朝着冰凌果直衝而去,與此同時,距離那頭雪猿最近的簫洛募地一揚手,指尖飛速地竄出一條條翠綠藤蔓,向着那頭雪猿的長臂纏繞而去。

    在雪猿恐怖的實力之下,這些藤蔓並不能將她徹底阻擋下來,不過卻也能夠給清舞爭取足夠的時間了;清舞紅脣微勾,擡手一揚,一縷輕柔的靈魂之力便託着那兩枚冰凌果飛了起來,徑直掠入清舞的掌心之中。

    見冰凌果被清舞採下,雪猿頓時氣得怒目圓睜,暴躁地大吼一聲,猿臂狠狠地一甩便將一條條藤蔓扯得粉碎,不由分說地衝着清舞直撲而來。

    清舞皺了皺眉有些納悶,這頭雪猿明明已經有了至尊級的實力,卻爲何不化爲人形,也並不口吐人言,反倒只是如此野蠻地橫衝直撞過來?

    不過,現在可沒有時間留給她思索,雪猿那粗壯的猿臂已經近在咫尺,正惡狠狠地朝着清舞怒砸而下;清舞纖腿一蹬,輕盈地向後一躍,避開了她的攻擊,但聞一陣轟然巨響,那雪猿竟是直接在原地砸出了一個巨坑!

    清舞一個縱身飛上半空,正準備與鳳軒聯手施展天賦技能擊退雪猿,不遠處的山坳處,卻忽然傳來了一聲痛苦的哀嚎。

    剛一聽到這夾帶着無比痛楚的嚎叫聲,那頭雪猿便立刻停下了進攻的動作,一雙暗棕色的眸子中浮現出強烈的擔憂之色,長臂一展,便瘋狂地朝着聲源方向狂奔而去。

    “嗯?怎麼回事?”感應到那邊的狀況,清舞略一挑眉,也跟着調轉了方向:“我們也去看看!”

    待到清舞與傾煌、鳳軒、簫洛隨後一步趕到,映入眼簾的便是這樣的景象:一頭身受重傷、渾身血跡的雪猿正躺在地上痛苦不堪地哀嚎,而方纔那頭想要爭奪冰凌果的雪猿,則怒意滔天地瞪着對面的幾個人類。

    竟然是人類?

    清舞對於這幾個至尊級人類高手的出現大感驚訝,畢竟齊暉尊主早已經下達了禁令,決不允許任何冰雪城中人進入玉峰山,那麼,這幾個人究竟是什麼來歷就非常值得思考了。

    那幾名人類對於清舞的突然出現也感到震驚不已,也正因爲事出突然,他們眼中一閃而逝的驚慌之色也沒能逃過清舞的眼睛。

    “敢問幾位可是冰雪城中人?”清舞挑了挑眉,率先發問道。

    幾人之中實力最高的一名中年男子皺了皺眉,一臉傲然地應道:“當然!”

    清舞心中冷笑更甚:“那你們可知,齊暉尊主已經下達了禁令,不允許任何人進入玉峰山?”

    中年男子臉色微變,卻還是冷聲說道:“我們進入玉峰山歷練的時候尊主大人還沒有下達禁令。”

    “哦?原來是這樣。”清舞瞭然地點了點頭,隨即蹙眉看向那頭身受重傷的雪猿:“你們與他有何恩怨?”

    中年男子又是一愣,似乎不太明白清舞話中之意:“並無。”

    “哦,既然如此……”清舞忽地詭異一笑,周身氣勢徒然暴漲,指尖迅速凝結出一道迅猛無比的罡風,如一條犀利的長鞭,朝着那幾個人狠狠地擊了過去!

    “什麼?!”幾人大驚失色,連躲避或者是抵擋的舉動都來不及作出,便被狠狠地掀飛在地;這幾人實力僅在初入至尊級,那名中年男子也不過是至尊三階,對清舞來說毫無戰鬥力可言。

    清舞剛一出手,傾煌、鳳軒與簫洛便緊跟而上,毫不客氣地將那幾人綁了起來;他們直到被牢牢地鉗制在地,還不知道自己到底爲什麼會失敗得如此毫無價值。

    “你這是什麼意思!”中年男子惡狠狠地咒罵道。

    清舞無辜地攤了攤手:“沒什麼意思,剛纔你自己也承認了,沒什麼恩怨也是可以動手的,不是麼?”

    “我告訴你!我可是尊主大人的直系血脈後裔!你這個哪裡冒出來的臭丫頭,趕緊把我給放了!”男子還在不住地罵罵咧咧。

    清舞完全不理會他的大呼小叫,只是淡定地將芳沁兒喚了出來;至於他們到底是什麼人,還是交給齊暉尊主來判斷吧。

    在芳沁兒的治療下,那頭重傷的雪猿很快便恢復了健康,而經此一場變故,另一頭也完全沒了與清舞搶奪冰凌果的意思,兩頭雪猿朝着清舞投去一個感激的眼神,便雙雙相攜而去。

    不一會,清舞便回到了內城之中,讓她驚訝的是,齊暉尊主竟然比她回來的還要早,也不知道另外那些妄圖搶奪冰凌果的靈獸們到底被他如何了。

    “怎麼是他們……”齊暉皺了皺眉,對於眼前的事實有些難以接受,然而緊接着,他的神色又在瞬間變得冷厲如冰:“說!你們到底是誰?爲何假扮我冰雪城中弟子?”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之惡魔君王女總裁的神級傭兵穿越財富人生天相神醫十里紅妝:明妧傳
    宅之崛起穹頂之上諸天劇透群穿成女配媽媽怎麼辦?逆天戰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