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36章 內亂背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36章 內亂背後字體大小: A+
     

    齊暉此話一出,清舞卻是募地一愣:這麼說,冰雪城也已經出現狀況了?

    齊子諾緊跟着開口道:“以往,進入冰雪城中的往來商人是不需要持有身份標識的,可是最近一段時間,城內接連出現了不同尋常的異動,經過我的調查發現,這些異動的源頭大都是出自這些身份不明的商人,因而現在入城的檢查也變得嚴格了許多。”

    清舞瞭然地點了點頭:冰雪城地勢偏僻,往來人流比較稀少,想要混進來還是有些難度的,不過顯然這些不軌之徒並沒有死心,竟還想出了這種舍一人保一人的法子。

    三人說話間,地上的兩人也漸漸清醒過來,一擡頭便望見目光冷厲的齊暉正居高臨下地看着他們,不由得臉色一白。

    “說!你們到底是誰派來的!混入冰雪城究竟有何居心!”齊子諾氣勢一變,強大的壓迫力直逼兩人而去。

    被齊子諾那恐怖的威壓所攝,兩人的額頭上霎時冒出了岑岑冷汗,卻都緊咬着牙關不肯鬆口,看起來似乎是視死如歸了。

    清舞默默地觀察着兩人,忽地美眸一閃,擺了擺手制止了齊子諾的動作:“子諾,我看這個人就不必審問了,反正都只是一枚棄子。”

    她隨意地指了指那個之前在城門口鬧事吸引守衛注意的男子,脣邊揚起一抹殘忍的笑意。

    齊子諾微微一頓,雖然並不明白清舞這是要做些什麼,但還是配合地迴應:“嗯,的確如此。”

    被清舞指着的男子渾身猛地一抖,眼中流露出絕望與不甘之色。

    清舞神秘兮兮地對着齊暉眨了眨眼,朝着那名男子揚了揚下巴:“我去把他處理了吧,省得留在這裡礙眼;你們繼續。”

    齊暉毫無異議地點了點頭,看着清舞一把拎起那名渾身發抖的男子,朝着旁廳後方的隱秘房間而去。

    “她、她把他帶去哪裡?”被留在原地的男人滿臉驚恐地望着同伴消失的方向,哆哆嗦嗦地問道。

    齊暉冷哼一聲:“他原本就是你們的棄子,自然是送他去他本來就該去的地方。”

    “如果不想和他同樣下場的話,就把你知道的所有事情都說出來。”齊子諾沉聲喝道。

    “我、我……”男人慾言又止,似乎在猶豫着什麼。

    “你們的任務已經失敗了,你覺得你活下來的機會有多大?”齊暉那冰冷無情的語聲如同一把重錘狠狠地敲打在他的心臟,男人只覺自己彷彿入墜冰窖般痛苦。

    “如果我說了,你們能幫我救出我的家人嗎?”被齊暉那恐怖的精神威壓逼迫得大汗淋漓,男人的眼中終於出現了幾分鬆動。

    “我以冰雪城城主、齊暉尊主之名向你保證。”齊暉微微勾了勾脣,悄無聲息地撤去了威壓。

    另一邊,清舞拎着那名瑟瑟發抖的男子走入一間隱蔽的房內,隨手一丟便將他扔在了地上。

    男子渾身顫抖不已,臉色慘白地望着她:“你、你要做什麼?”

    清舞詭異地冷笑一聲,右手一晃,便將碧月清黎刀握在了手中,明晃晃的刀尖直指男子的脖頸:“你說呢?”

    尖銳鋒利的刀尖只差一寸就可讓他身首異處,男子驚恐萬分地瞪圓了眼睛:“別殺我!”

    “別殺你?爲什麼不殺你?你都已經被你的主子拋棄了,大概也並不知道什麼有用的消息,原本剛纔在城門口就應該被守衛們當場擊殺了,我還讓你多活了幾個時辰,你已經賺了很多了!”美眸之中募地閃現出強烈的殺意,清舞面無表情,手中的鋒利刀刃作勢就要刺下。

    “我是林家的人!是林家的長老派我來的!”男子驚懼萬分地閉上了眼睛,絕望地大吼道。

    半晌,他發現自己似乎並沒有死去,膽戰心驚地把眼睛睜開了一條縫,入眼的,正是清舞舉在半空中的鋒銳短刀,頓時驚得倒吸一口冷氣。

    “這點信息相信你的同伴也會告訴我們的,我覺得,要想保住自己的小命,你還得更努力一些才行。”清舞脣邊那一抹奇異的笑意在男子看來,就像是惡魔的微笑,令人不寒而慄。

    “我說!我全都告訴你!”他狠狠地一咬牙,目光堅定地道。

    清舞滿意地點了點頭:像這種人最好審問了,將死之人重獲生的希望,誰又能夠輕易地捨棄好不容易得到的生存的機會呢?

    不過,從這個人口中得知的消息着實讓清舞大吃一驚,有些事情,在她不知道的時候,已經變得極其危險了。

    待那人將自己所知講述完畢,清舞又把紙筆扔給了他,讓他把自己方纔所說都寫出來;一來是再度檢驗一下他有沒有說謊,二來也是斷了他想要逃脫之類的妄想。

    這人書寫的工夫,清舞重新回到了旁廳之中,這才發現剛纔留在這裡的男人已經消失不見,而齊暉與齊子諾正一臉凝重地討論着什麼。

    “問出來了?”清舞挑了挑眉:看他們的神色,似乎也知道了不少事情。

    齊暉緩緩地點了點頭:“他交代了一些事情,不過不知道是否是他所知的全部,我先讓人把他帶下去休息了,以免逼得太緊反而造成了反效果。”

    見清舞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齊子諾不由得有些好奇:“南宮姑娘,你帶走的那個人呢?”

    清舞神秘兮兮地一笑:“我想,我所知道的也許比你們還要多一些。”

    三人

    些。”

    三人共同將所得到的消息交換了一番,發現這兩人所說倒是十分相符,不過,正如清舞所說,她獲得的消息比他們更加豐富。

    這兩人都來自東方絕治轄之下的林城,林氏家族世代統轄此城,這兩人也都是林家後輩之中的年輕精英,此次來到冰雪城,是由林家的長老秘密佈置的任務。

    他們兩人的任務就是想盡一切辦法混入冰雪城,然後在城中製造混亂,趁機散播齊暉尊主治理不當的流言;最好是能聯絡到冰雪城內原本就有反叛之心的不軌之徒,煽動這些人的情緒製造內亂,總而言之,就是把事情鬧得越大越好。

    據說,他們在冰雪城之中已有內應,等他們進入城內,便會收到聯繫,指揮他們的一舉一動,可是這兩人卻對這個內應之人一無所知,林家長老也三緘其口,不曾透露半分。

    然而,當他們來到冰雪城之外才發現,如今的冰雪城已經處於戒備狀態,像他們這樣的陌生面孔根本不可能進入,在與林家長老取得聯繫之後,兩人本想就此折返,沒想到卻被林家長老威脅要傷害他們的家人,那名被迫要犧牲性命的男子雖心有千萬不甘,卻也只能就範。

    不過,到了最關鍵的時刻,對生的渴望還是戰勝了一切,大概他們心裡也早已明白,在冰雪城中的內應遲早都會向林家長老說明他們兩人的情況,到時候,不論是他們自己還是他們的家人,都不會留下什麼活路;與其是這樣,還不如抱着齊暉尊主能夠救出他們家人的最後一線希望,將一切和盤托出。

    “現在的當務之急,是要找出那個內應。”齊暉沉吟片刻,蹙眉嘆道。

    清舞贊同地點了點頭:“那個內應,或許與林家背後的人物有關。”

    齊子諾納悶地揚起了眉:“林家背後的人難道不是東方絕麼?”

    齊暉無奈地搖了搖頭:“子諾,你想問題還是太過簡單了;如果你是那個背後之人,會用最容易暴露自己的明面上之人爲自己辦事嗎?”

    齊子諾尷尬地點了點頭,不做聲了。

    “找出內應很難,或許,我們可以想辦法讓那個內應主動露出馬腳。”清舞目光幽幽,不知想到了什麼,忽地勾脣一笑。

    齊暉微微一愣,好像抓住了什麼,但又說不清楚,不由得挑眉望向了清舞。

    “前輩,您忘了我這次來冰雪城的最主要原因了?”清舞神秘兮兮地眨眼。

    “你的意思是……”齊暉眸光一亮,瞬間明白了清舞的意思;兩人相視一笑,似是決定了什麼。

    其實清舞的計劃很簡單,就是利用冰凌果的消息,使那個內應之人有所動作,一旦城中有事情發生,他們就可以順藤摸瓜,尋找背後操控的那個人物。

    冰凌果乃是萬年難得一見的稀世之寶,對於冰雪城來說,自然也是極爲珍稀之物,因此要想使冰雪城發生點什麼異變,利用冰凌果的事情實在是一個不可多得的大好機會,清舞不相信這個人會錯過如此一個引發內亂的絕好之機。

    “冰凌果大概什麼時候能夠成熟?”清舞忽然想到了這個最爲關鍵的問題。

    這個問題倒是難住了齊暉,他頗有些無奈地攤了攤手:“具體什麼時候我也說不清,我所能斷定的是,就在這半個月內。”

    想來這種稀世靈果也不是說成熟就成熟的,清舞理解地點頭:“這樣也好,我們有足夠的時間調查林家。”

    不知怎麼,一說起林家,她立刻便想起了綺羅大陸那個妄圖傷害她的家人、最後自食其果的林家,同樣都是林氏一族,不會真這麼巧合吧?



    上一頁 ←    → 下一頁

    英雄聯盟之誰與爭鋒都市之惡魔君王女總裁的神級傭兵穿越財富人生天相神醫
    十里紅妝:明妧傳宅之崛起穹頂之上諸天劇透群穿成女配媽媽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