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26章 結識柳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26章 結識柳風字體大小: A+
     

    接下來的拍賣暫時陷入了低谷之中,一部分人放棄了這段時間的競拍,許是想爲最後的神器競拍多預留些資金;時間推移,漸漸地,拍賣會終於臨近尾聲。

    就在清舞昏昏欲睡之時,會場之中突然爆發出一陣驚天動地的激動喊聲,她微微擡了擡眼,就見前方展臺之上已經多出了一枚海藍色的戒指,戒指的表面,還隱隱地散發出一股攝人的威壓。

    此時,雲嵐也已經開始了她的解說:“如各位所見,這便是今日拍賣會的最後一件拍賣品,極品神器藍心戒!根據煉製它的神品煉器大師所言,藍心戒除了擁有攻擊豁免、聚靈等基本功能之外,還有一項十分神秘而強大的主動技能,可以在關鍵時刻起到保命之用。”

    擁有主動技能的輔助性神器十分罕見,雲嵐剛一說到這裡,會場中的衆人便齊齊看紅了眼。

    雲嵐見效果已經達到,微微一笑,朗聲道:“底價爲一百枚晶魄,競拍開始!”

    “五百枚晶魄!”幾乎是瞬間,價格便被提了上來。

    “六百枚!”

    “六百五十枚!”

    會場頓時沸騰起來,一些稍有些財力的勢力首領們迫不及待地爭相報價,大有傾家蕩產也要拍下神器的架勢;不過,若是他們知道這其實只是清舞衆多用來練手的普通作品之一,不知道又會作何感想呢?

    清舞並不關心場上競價的情況,反而是頗具興味地四下裡觀察着什麼,餘光偶爾瞥過同樣老神在在的紫銘與柳風,脣邊不由得浮現出一抹神秘的笑容。

    最終,藍心戒以一千兩百枚晶魄的價格被一個神秘的斗篷男子拍下,清舞倒是不怎麼驚訝,畢竟這種打扮的神秘競拍者在拍賣會上也不在少數,走出大門斗篷一丟,就算是有覬覦神器妄圖奪寶的傢伙也再難找得到了。

    拍賣會剛一結束,清舞便以去看雲嵐爲由離開了房間,不過沒過多久,她們兩個便一同回到了這裡。

    “柳公子,這是你的白嶺草。”雲嵐意味不明地對着柳風微微一笑,隨即將白嶺草遞給了他。

    柳風點了點頭,正準備從靈戒裡取出晶魄支付一千晶魄,卻被雲嵐制止了下來:“不必了。”

    “什麼意思?”柳風震驚不已地望向了雲嵐,卻見她頗具暗示意味地瞥了清舞一眼。

    清舞舉步走上前來:“這株白嶺草,就當清舞送給您的見面禮。”緊接着,她忽地正色起來,鄭重而恭敬地朝着柳風行了一禮:“柳風前輩,清舞想請您指點煉器之術。”

    柳風有些驚訝地張了張嘴,隨即將懷疑的目光投向了紫銘,後者趕忙無辜地搖了搖頭:“我可沒有告訴她你的身份。”

    事已至此,柳風只得無奈地輕嘆一聲,默認了清舞的猜測:“我還是第一次被人識破身份;之前雲嵐找到我說白嶺草的所有者想要見我一面,也是你安排的吧。”

    “是的,清舞爲了引出前輩,耍了點小伎倆,前輩不會怪罪我吧。”清舞眨了眨眼,笑眯眯地道。

    柳風的臉上並沒有絲毫的不悅之色,反而是有點無可奈何的笑意:“你還是照之前的稱呼叫我吧,我也算不上什麼前輩,現在還未滿兩千歲呢。”

    清舞頓時滿頭黑線:爲什麼他說自己不滿兩千歲就好像是在說他才二十似的?明明二十的是她好嗎?

    “對了,你剛纔說引出我,難道我們之前就見過?”柳風敏銳地抓住了清舞話中的重點。

    清舞美眸一閃,心道就等你這麼問呢。“這倒是不曾,只是之前清舞曾到雪幻天狐一族的族地拜訪,有幸見識到了您煉製的某件靈器,便向雪無前輩詢問了一番,聽雪無前輩說您喜好自由來去,清舞便只是問了您的所在,一路來到了洛城。”

    “你見到了雪無?他最近怎麼樣?”聽到久違好友的消息,柳風不由得激動起來。

    清舞想起雪幻天狐一族之前發生之事,卻又不知道該不該向柳風提起,有些欲言又止。

    柳風看出清舞的猶豫,猜到雪幻天狐一族定然是發生了什麼事情,皺了皺眉道:“我知道了,我會與他聯繫的。”

    清舞知道,一時之間她還無法讓柳風將自己當做朋友一樣信任,目前順利結識同時又得知他還是紫銘的朋友已經是極大的收穫;畢竟自己有求於人,也許還需要更多的誠意。

    這時,紫銘忽然提議道:“清舞,你想不想去參觀一下我的城主府?”

    嗯?那必須要去看一下。

    清舞當然知道紫銘這是在幫她創造機會,於是乎非常樂意地接受了他的邀請。

    紫銘的城主府佈置得相當簡單,絲毫沒有氣派奢華的感覺,對於他這樣一位城主來說甚至有些簡陋;不過,這也只是表面上的效果。

    城主府內,各式禁制陣法讓清舞大開眼界,而庭院之中種植着的各色藥草也令她驚歎不已,要知道,這些花花草草看起來並沒有什麼稀奇,可卻不是尋常之地能夠孕育的了的。

    “你這裡還真是個好地方啊!”清舞不禁對紫銘的城主府讚不絕口。

    紫銘好笑地勾了勾脣:“要是不嫌棄,你就在這裡住上一段日子好了。”

    柳風也同樣住在城主府中,剛一回來,他便迫不及待地回到自己的房間去了,想必是等不及要與雪無通訊了。

    清舞不客氣地在某間寬敞舒適的客房之中住了下來,第二日早早地去庭院中散步,不想紫銘與柳風早已經在那裡坐下了,似乎在等待着什麼一般。

    紫銘遠遠地看到清舞緩步而來,趕緊朝她招了招手:“清舞,柳風正等你呢。”

    柳風在等她?這是怎麼回事?

    納悶之餘,清舞急忙三步並作兩步來到兩人身邊,正迎上柳風全然不似昨日的友好目光,不由得微微一怔。

    “我從雪無那裡知道了他族中發生之事,也聽他說了不少有關於你的事情,我想,你的確是一個奇女子。”他輕笑着開口。

    “也許是自由慣了吧,我這個人向來是獨來獨往,真正能夠稱得上是至交的,也就只有紫銘與雪無兩人。可偏偏這兩人都對你讚譽有加,而且不是普通的客套,而是真心的讚賞,這樣的事實讓我極爲好奇,你究竟有着怎樣的魅力。”

    這樣說着,柳風一眨不眨地盯着清舞,好像要從她身上看出朵花來似的,這種目光自然不是尋常人見到她時的驚豔或是嫉妒,卻也不是猶疑與探究,而是一種欣賞,加上幾分隱隱的期待。

    他在期待着什麼?

    “我想,也許我們可以通過煉器,來重新結識一下。”柳風如是說。

    清舞終於明白了他的意思,他或許真的是有些期待,期待着有某個人的煉器水平能夠站在與他比肩的高度;高處不勝寒,也許就是他眼下的情形吧。

    “我的榮幸。”清舞明媚一笑,美眸之中精芒閃爍。

    通過一件煉器作品就能徹底地看透一名煉器師的性格,這句不知道是哪位大師留下的話語還是相當精準的。清舞與柳風的煉器風格極爲相似,以作品的實用性與穩固性爲最優先的考慮,其次纔是外觀,而至於煉器材料的尋找難度,則被放在了最後。

    要知道,不少煉器師往往會考量相似效用的煉器材料究竟哪一種更具平衡價值,這樣一來可以在煉製過程中減少很多麻煩,煉器成功率也會大大提高;可像是清舞與柳風卻只考慮如何保留煉器材料最有價值的那一部分,原因無他,他們二人都有着讓全大陸的煉器師嫉妒得發狂的本命火焰。

    當柳風微微擡手喚出一縷幽藍色的明麗火焰在掌心跳動之時,清舞狠狠地倒抽一口冷氣,差點被自己眼中所見嚇得心跳驟停;她聽說過這種幽藍色的火焰,那還是在燼落海峽之時。

    傳說中的神脈四族之一,海之霸主青龍一族,之所以能夠在數萬年的血脈傳承之中保留着純正無比的血統,是因這一族擁有一種絕無僅有的本命之火,幽藍龍火。

    幽藍龍火說是本命之火,卻又擁有着水之氣息,自古水火不相容的真理被其打破,幽藍龍火,就是這樣一個逆天般的存在。

    而現在清舞面前歡快跳動着的,不就是那傳說之中的逆天之火嗎?

    就連清舞的紫雲火,都要比幽藍龍火若上一分,大概只有等傾煌在雪幻天狐一族之中經歷了真正的血脈覺醒之後,她的紫雲火才能進化成爲與幽藍龍火同一級別的存在。

    這個柳風實在是個神秘至極的人物,他的身上有着太多的秘密;不過,這樣一個人願意與自己真誠以待,這已經令清舞感念在心了。

    “這白嶺草我曾向雪無討了幾株來,沒想到這段時間的研究都給耗費光了,你這一出現可算是幫了我的大忙了。”

    站在自己心愛的煉器爐前,柳風整個人氣勢突變,彷彿此時此刻,整個世界只剩下了他一個人。

    清舞屏氣凝神遙遙而立,對於他究竟要研究煉器什麼樣的靈器十分好奇。



    上一頁 ←    → 下一頁

    古井觀傳奇主神大道一次性總裁,別囂張!我有一把斬魄刀女神老婆愛上我
    第九特區前任無雙重生之大設計師重生之天運符師神話武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