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23章 洛城之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23章 洛城之行字體大小: A+
     

    二脈一事終於告一段落,不過除了陰謀被揭穿的雪亦、雪離父女等人,還有一個人同樣鬱悶得很,那就是雪櫻。

    儘管心中知道,無論下任族長是不是她,二脈恐怕都會發動反叛,可她還是相當自責,總覺得是自己實力的不足導致瞭如此嚴重的後果;事情剛一處理完,她便向雪無提出要外出歷練一段時間,緊接着就離開了族地。

    “當時我選中櫻兒就是看重她責任心強,是個有擔當的孩子,可是她這個性格說不準也是個負擔,不知道要給自己增添多少束縛。”雪無低聲輕嘆。

    看着他這幾日以來的落寞無助,清舞心中也有些難過:“雪櫻外出歷練也是件好事,接觸了形形色色的人和事之後,她會逐漸成長起來的。”

    “我相信自己的眼光,只是希望不會太久吧,我也有些累了。”雪無微微地蹙起了眉,目光幽幽不知想到了什麼。

    美眸一閃,清舞忽然想起了那件事情,張了張嘴遲疑許久,還是忍不住開口道:“清舞有一事想請教您……”

    雪無點了點頭:“但說無妨。”

    “我想知道,雪亦手中那件能夠破除世間萬陣的靈器,是從何而來?”清舞目光灼灼地直視着雪無。

    那一日,她注意到了雪無在見到那件靈器之時眼底徒然閃現的錯愕與悲哀,那一刻她就聯想到,雪無一定與那件靈器與什麼關聯。一件如此精妙絕倫的靈器,她是無法視而不見的。

    果然,雪無只是微微一愣,便愈發失落地斂下了眼眸:“是我送給他的。”

    還真的是!

    清舞實在忍不住內心的激動之情,迫不及待地問道:“清舞可否知曉這件靈器的煉製者?”

    聽到清舞那激動得有些變了調的詢問,雪無忽然回過神來:是了,擁有本命火焰的她大概也是一名煉器師,對於煉器師來說,最大的誘惑就要數世間珍稀罕見的靈器了。

    由於傾煌的緣故,雪無早已將清舞當成了自己關愛的後輩,經歷了雪亦一事之後也更加信任於她,對於此事自是毫無保留:“這件靈器的煉製者,是我的一位至交好友。”

    不待清舞追問,他便接着說道:“大約在千餘年前我外出遊歷之時與他相識,當時他便已是一名非常厲害的神品煉器師,只是他這個人喜好自由,不願追逐名利地位,因此不爲世人所知;後來我請他爲我煉製了那件能破世間萬陣的靈器,之後他便知曉了我的身份。不過,除了那件靈器之外,我再也沒有讓他幫助我煉製任何靈器,回到族內以後,我們還時常以魂石通訊,卻也只是聊些閒事。”

    清舞點了點頭,明白了雪無話中之意:他的這位朋友是個閒雲野鶴之人,不願被世俗所累。

    “實不相瞞,清舞想向您的這位好友請教一些煉器知識,不知道前輩可知您這位好友最近停留的地方是在哪裡?”她能夠猜測的到,雪無的這位朋友即便能夠相信雪無,卻未必能相信她,所以,她並不準備讓雪無向他的朋友引見自己。

    雪無略一怔愣,便明白了清舞的意思,心中不由得更加欽佩這個後輩的心意:“我們上一次通訊是在三年前,那時他身處洛城,而且當時他還跟我說過很喜歡那座城池的環境,甚至希望在那裡安定下來。”

    雪無這話無疑令清舞大喜過望,若真是如此,那她就有很大的機會能夠在洛城找到他了;一想到這裡,她簡直恨不得立刻就瞬移過去,以最快的速度認識這位煉器高人。

    “去吧,傾煌有我在這裡看着就好。”雪無自然看出了清舞的心思,慈愛地揉了揉她可愛的小腦袋:“不過,臨走之前,我還有禮物要送給你。”

    不僅白吃白住還有禮物拿這樣的體驗簡直不能更爽;清舞羞澀地吐了吐舌頭,有點不好意思地接過了雪無的饋贈。

    這是一枚普通的空間靈戒,不過裡面的東西可沒一樣普通的;各式各樣雪幻天狐一族獨有的有助修煉、能夠療傷的藥草放了一大堆,另外還有一些她煉器能用得上的材料也不勝枚舉,其中最珍貴的,還要數白嶺草與雪巖礦。

    這兩樣東西可是世間絕無僅有的寶物,普通的環境裡就算是千年萬年也根本孕育不出如此天地靈物,就算是一株殘缺的白嶺草、一塊指甲蓋大小的雪巖礦也能令世上所有的煉器師趨之若鶩,更別提是現在靜靜躺在這枚靈戒裡的十幾株白嶺草與一頂煉器爐大小的雪巖礦了,也就是神脈一族才能夠有如此手筆吧。

    告別了雪無,清舞獨自一路疾飛,馬不停蹄地趕往洛城;在通過了兩個傳送陣之後,總算是在第四日的傍晚風塵僕僕地來到了位於東蒼渺中部地帶的洛城。

    剛一踏入洛城,清舞便感受到了與先前所有城池都不甚相同的氣氛,不同於川流不息行色匆匆的各色修煉者與商人,這裡的人們似乎更懂得享受安逸的生活。

    沿着城池之中一條繁華的街道一路前行,來來往往的盡是臉上洋溢着閒適笑容的人們,他們邁着悠閒的步伐自清舞的身邊走過,偶爾還有人對她露出友好的笑容,這一切簡直無比地讓人愜意。

    道路兩旁的建築以民居與小型飯館居多,就算是做生意的商鋪,也並沒有擠滿各種各樣急着趕路需要置辦行裝的過路者,更多的反而是打扮樸素的平民們,一邊挑選日常用度,一邊隨性地閒聊。

    清舞甚至以爲自己來錯了地方,這裡真的是東蒼渺五大尊主之一紫麟尊主所統轄的主域城?這種濃濃的亂入感究竟是怎麼回事?

    還好沒走多久她便看到了一棟頗爲熟悉的建築物,這纔對這座城池的規模有了那麼點實感,畢竟一般的城池是沒有資格讓這棟建築物坐落下來的。

    清舞舉步踏入,只覺這棟建築物也不像其他城池中的那般金碧輝煌,反而是充滿了溫馨的氣氛;只是,她還沒來得及四下裡觀賞一下,便有一名管事模樣的中年男子迎上前來,友好地笑道:“這位貴客,請問您有什麼需要?”

    清舞見他在這裡似乎有些地位,也不廢話,直接將手一晃,取出了一枚晶瑩圓潤的石頭遞給他看。

    中年男子起初還有些疑惑,待看清清舞手中之物,雙眸猛地瞪得老大,震驚之餘,望向清舞的神情瞬間發生了變化。

    他恭謹萬分地對着清舞拱了拱手,眼含敬意垂眸道:“拜見客卿大人!”

    不錯,這裡正是臨霄拍賣行位於洛城的分行。

    清舞不動聲色地收回了客卿令,對着他友善地點了點頭:“不必多禮,我想見見這裡的主人,不知道是否方便?”

    早在趕來洛城的路上,清舞便想好了一個可以引出那位煉器高人的辦法,只是這個辦法,還需要臨霄拍賣行的幫助。

    中年男子立刻應了一聲,急急忙忙地便要去找人,卻被清舞制止了下來:“不用麻煩,你帶我過去就好。”

    見清舞如此平易近人,中年男子的臉上愈發充滿敬意;在他的指引下,清舞很快便來到了臨霄拍賣行後面的一棟別院之中。

    此時,別院之中正有一名英氣逼人的女子正在舞劍,那行雲流水般的飄逸動作灑脫而有力,清舞差點就要忍不住叫一聲好。

    察覺到別院外的“不速之客”,女子柳眉一挑,隨手挽了個劍花便收起了手中的長劍,穩住身形遙遙地往清舞所在的位置看了過來,這一看之下,不由得怔愣了一瞬。

    能夠被徐伯親自引來之人定然身份不凡,女子神色一肅,快步迎上前來。

    不等她發問,清舞便對着她勾脣一笑:“姑娘好身手,清舞佩服之至。”她這句話可不是隨意吹捧,剛纔這位女子的一招一式她都看在眼裡,若是單比招式,她大概只能與這位女子打個平手。

    清舞這句話無疑是自報家門,女子猛然一驚,一雙美眸霎時變得晶亮無比:“原來是客卿大人!雲嵐未曾相迎,真是失禮了!”

    原來她就是雲嵐;清舞心中同樣訝異不已,原先就曾聽海晴提起過這位性情豪爽的師姐,今日一見,果然如此。

    雲嵐一直都在聽說着清舞的傳聞,兩人雖未曾見面,卻像是神交已久,一見如故;雲嵐熱情地帶着清舞在臨霄拍賣行之中參觀了一圈,還大咧咧地示意清舞看中了哪樣東西可以隨便拿走,那視寶物如糞土的神態惹得清舞好笑不已。

    雲嵐知道清舞一定是無事不登三寶殿,拉着她回到別院的涼亭之中落座,便迫不及待地發問了:“清舞,你這次來到洛城是不是有什麼事情要辦?需要我這邊做些什麼?”

    清舞知道了雲嵐的性格自是不會與她客套,當下點頭應道:“的確有件事情需要臨霄拍賣行幫忙。”

    話音落下,她微微揚手,桌上便多了一株散發着濃郁能量的純白芳草;將那株白色芳草推至雲嵐的跟前,清舞忽地神秘一笑:“我希望臨霄拍賣行能幫我拍賣這一株白嶺草。”



    上一頁 ←    → 下一頁

    伊塔之柱異界全職業大師龍潛都市古井觀傳奇主神大道
    一次性總裁,別囂張!我有一把斬魄刀女神老婆愛上我第九特區前任無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