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21章 意外突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21章 意外突生字體大小: A+
     

    在雪無與雪亦的帶領下,雪櫻、清舞與傾煌很快便穿過主殿來到了山谷後方的一片空曠地帶。

    這裡乍一看上去空蕩蕩一片,似乎什麼都沒有的樣子,然而周圍卻站立着數名精神奕奕的守衛;他們見到雪無與雪亦緩步而來,急忙畢恭畢敬地行禮,緊接着便不發一言地退了出去。

    雪無對着清舞與傾煌神秘一笑,隨即微微揚了揚手;清舞只覺一股神清氣爽的感覺驟然襲來,眼前一花,周圍的景象募地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他們的腳下,原本堅實的土地赫然變成了一架飄渺的雲梯,也就是說,他們此時,其實是站在半空之中!

    “好神奇!”清舞居高臨下地看着方纔還彷彿就在身後的精緻殿堂,驚歎不已:“我們到底是怎麼來到半空的?”

    雪無對於清舞的讚歎頗爲受用,揚眉笑道:“方纔你們看到的其實與族外的通道一樣,都是幻陣所展現出來的幻象,方纔在不知不覺間,你們就已經來到虛空之中了,聖池就在那裡。”

    隨着雪無指點的方向,清舞與傾煌仰頭望去,只見那純潔無暇的朵朵白雲掩映之下,一座空中島嶼巋然而立,若隱若現宛若仙境。

    衆人沿着雲梯逐階而上,不一會,便登上了這座美麗的雲中島嶼;剛一踏上島上的土地,清舞便覺一股濃郁至極的能量撲面而來,比起外界不知要純淨多少倍。

    “不愧是雪幻天狐一族的聖地所在,若是能在這裡修煉一定事半功倍。”清舞深深地吸了口氣,覺得胸腔中的渾濁之氣都淨化了不少。

    “這個好說,反正這段時間傾煌都要在聖池中修煉,若是清舞姑娘沒什麼要緊的事情要去辦,就在這裡一同修煉吧。”雪無目光灼灼地望着清舞,微笑着道。

    清舞有些受寵若驚,本想再客套兩句,卻忽然瞥見了雪無眼底間一閃而逝的奇異之色,柳眉一挑,不客氣地應了下來:“那就多謝祖爺爺啦。”

    一旁的雪亦又是臉色一沉,隱晦的目光略略地掃過清舞與雪無,不知在想些什麼。

    衆人一路前行,一直走到島嶼中央的某個小山丘之外,這才停了下來;雪無回頭朝着清舞點了點頭:“從這裡就只能由我帶着傾煌進去了。”

    傾煌回眸,與清舞對視一眼:“等我回來。”

    柳眉微揚,清舞抿脣輕笑,脣邊勾勒出一抹迷人的弧度:“嗯,你只管專心修煉就好。”

    難得能夠尋到這樣一個絕佳的修煉場所,清舞自然要把握這個鞏固境界的大好機會,更何況,雪無似乎也有意讓她在這裡逗留一段時間,至於箇中緣由,也並不難猜。

    就這樣,清舞平日裡就在雲中島嶼上靜心修煉,偶爾回到主殿中與雪無、雪櫻談天說地,日子倒也過得清閒自在;不知不覺,大半個月就這樣過去了。

    這天,清舞復又自雲中島嶼上下來,意外的是,主殿之中並不見雪無與雪櫻的身影。

    這令她有些納悶,作爲族長與少族長的兩人,平日裡必定會有一人留在主殿之中應對一應事務,除非,是族中發生了什麼大事……

    這樣想着,清舞快步穿過主殿長廊,準備去外面看看究竟;然而走着走着,忽然感受到一股隱秘的氣息,募地從前方一條偏僻的長廊旁一閃而逝。

    嗯?這麼鬼鬼祟祟的身影可不多見啊……

    清舞美眸一閃,急忙將自己的氣息壓抑到極致,整個人微微一晃,便消失在了原地。

    那道氣息似乎是施展了什麼秘法,清舞根本看不清前方那人的身影,只能憑藉着空氣中若有似無的淡淡痕跡一路追蹤過去;不過,這並不妨礙她看清那人的真面目,因爲沒過多久,那道身影便停在了某座庭院之外。

    “原來是他!”清舞柳眉一挑:那人不正是那日被她扇飛了的雪瑤的父親,雪離麼?他爲什麼要來到這裡?

    沿着庭院一直延伸進去正是雪櫻的居所,然而雪離並沒有直接闖入,反倒是右手一晃取出了某樣物件。

    那似乎是一件圓盤似的靈器,被雪離取出之後,便自主懸浮在他的掌心之上;雪離緩緩地將那件靈器靠近眼前的庭院門口,只見庭院門口募地閃現出一道晶瑩剔透的銀色光輝,那光輝一閃而逝,而雪離也緊跟着鬆了口氣。

    “好神奇的靈器!”清舞美眸一亮:這件靈器竟能悄無聲息地破除庭院門口的陣法!

    雪離小心翼翼地收起了手中的寶貝,一個閃身便毫無阻滯地進入了庭院,緊張之下,並沒有注意到身後另一道比他還要隱秘的氣息緊跟而入。

    雪離四下裡觀望了一番,便直接走入了雪櫻的臥房,不過他好像並不是進來尋找東西的,反而是再度從靈戒之中取出了什麼東西;清舞怕自己的氣息暴露不敢靠得太近,看不到那究竟是什麼物件,只見雪離將那東西放在桌上之後,便逃也似的離開了雪櫻的住處。

    清舞一路跟着雪離走出主殿,便見他緊張兮兮地沿着某條偏僻的小徑向外走去,不一會,清舞只覺眼前豁然開朗,原來他竟是一路繞了個大圈子來到了族內的廣場之上。

    此時,清舞那日裡所見到的所有長老、嫡系精英,還有雪無、雪櫻均聚集到了這裡,他們臉上的神情都十分肅穆,似乎是遇上了什麼棘手的難題;然而奇怪的是,站在族衆面前主持大局的並不是雪無,而是一臉陰沉的雪亦。

    “……此事事關重大,我希望此人能夠主動坦白,切勿存有僥倖之心,若能及時悔悟,相信族長大人還能留你一條活路;若是再執迷不悟,可別怪我不客氣了!”雪亦冰冷殘酷的語聲在偌大的廣場上久久迴盪。

    雪亦這話說完之後,一干雪幻天狐族衆們面面相覷,卻始終無一人應答,雪無與雪櫻的臉色也相當難看,卻是不發一言,任由雪亦在那裡發號施令。

    “守衛!人數清點完了嗎?有資格進入主殿所有人都在這裡了?”雪亦沉聲發問。

    那名守衛戰戰兢兢地瞥了雪亦一眼,隨即低聲回答:“都在這裡了,除了……”他忽然頓了一頓,餘光瞥向雪無,卻並沒有接着說下去。

    “除了誰?但說無妨。”感受到那名守衛的忌憚之意,雪無面無表情地淡淡開口。

    “除了傾煌閣下與南宮清舞閣下。”守衛忽然高聲回答道。

    呵呵,看來終於要有事情發生了,她可是都有點等不及了呢;一直在暗處默默觀望的清舞微微勾脣,自不起眼的角落緩緩踱步而出。

    雪亦一聽到清舞的名字便猛地瞪大了眼睛,臉色忽然變幻莫測起來;只不過,還不等他開口說些什麼,一道清朗悅耳的女聲便適時傳來。

    “怎麼?有事情要找我?”

    清舞踏着輕快的步伐來到近前,就像是什麼事情都不知道一般。

    見清舞來到,雪亦的臉色愈發陰沉,沉聲說道:“南宮姑娘,我今早發現保護於主殿之中的本族聖物不見了,周圍有闖入偷盜的痕跡,因此召集了所有能夠進入主殿的族衆在此商議此事,不知道南宮姑娘有何看法?”

    雪亦說到這裡,清舞已經徹底明白了這其中的來龍去脈,心中唯一一絲對雪亦的疑慮也化爲了厭惡與不屑,不過眼下,這場戲還是要陪他演完的。

    清舞笑得一臉無辜;“據我所知,貴族聖物是由雪亦閣下親自負責護衛的,如今聖物遺失,雪亦閣下不自領罪責,反而來問小女子的看法,不知何故?”

    雪亦臉色一變,咬牙切齒道:“我的失職之責我自會處理,不勞南宮姑娘費心;既然各位沒有話說,在下就只好得罪了;聖物乃是成對存在,另一枚聖物已經被我取來,我想通過這枚聖物的感應,定能有所收穫,到時候,此人便交由族長大人處理了。”

    這話說完,雪亦便在衆人驚疑不定的目光中取出了一樣物件,那是一枚晶瑩剔透周身泛着瑩瑩白光的透明圓球,樣子雖小,其中蘊含的能量卻是吞天噬地。

    雪亦將那透明圓球雙手平舉在前,口中唸唸有詞;眨眼間,便有越來越濃郁的白光聚集在圓球之上,白色的光輝猶如實質,慢慢地朝着某個方向延伸而去。

    隨着白色光輝的指引,衆人一路往主殿之中走去,越是前行,衆人心中越是驚異,直到站在某座庭院之外,衆人的臉色已經變得相當精彩紛呈。

    “這怎麼可能?!”眼睜睜地看着那道白色光輝斜斜地灑在庭院之內的某個房間上,不肯再移動半分,雪無、雪櫻紛紛震驚萬分地張大了嘴巴,臉上盡是強烈的驚駭之色。

    “天啊!聖物在雪櫻這裡?”

    “不會吧?是少族長拿了聖物?”

    “不可能吧,你看她不也是一臉驚訝嗎?”

    庭院之外充斥着衆人不敢置信的議論聲,然而就在此時,似乎是要證實什麼一般,自白色光輝照射而入的方位,忽然有一股同樣純淨聖潔的白色光華緩緩地升騰而起……



    上一頁 ←    → 下一頁

    生活系游戲墨唐伊塔之柱異界全職業大師龍潛都市
    古井觀傳奇主神大道一次性總裁,別囂張!我有一把斬魄刀女神老婆愛上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