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19章 殿外風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19章 殿外風波字體大小: A+
     

    “哼!”傾煌淡淡地冷哼一聲,毫不畏懼地迎着那目光回望過去,一雙深邃的紅眸之中,流轉着意味不明的晦暗之色。

    半晌,傾煌微一挑眉,脣邊忽然勾勒出一抹奇異的弧度,緊接着,清舞便感應到那股目光瞬間自傾煌的身上移開,轉而投到了她的身上;然而僅僅是停留了一瞬,便如觸電一般收了回去。

    雙方眼神間的交鋒不過是一瞬之間,攔在清舞與傾煌面前的一衆雪幻天狐只感應到某個熟悉而強悍至極的威壓突然而至,立刻戰戰兢兢地站在原地噤了聲;緊接着,空氣中的緊張氣氛募地一鬆,雪櫻突兀地出現在了衆人的面前。

    “見過少族長!”

    雪櫻的現身令一衆雪幻天狐的心中愈發忐忑,一邊畢恭畢敬地朝她行禮,一邊用餘光偷瞄着傾煌的方向,眼中疑惑更甚。

    雪櫻隨意地揮了揮手示意族衆起身,隨即將欣喜的目光投向了傾煌與清舞:“你們終於來了,祖爺爺一直在等着你們,快跟我來吧。”

    祖爺爺?清舞立刻腦補出了一個仙風道骨滿臉肅然的白鬍子老爺爺。

    他們竟然是老祖宗的貴客?一衆雪幻天狐驚得張大了嘴巴,一個個瞪着眼睛說不出話來。

    在雪櫻的帶領下,清舞與傾煌直接朝着山谷後方那棟宏偉大氣的建築物疾飛而去;一路隨着雪櫻進入大門之中,經過一條長長的通道,很快,一座恢弘而精緻的殿堂便映入了他們的眼簾。

    遙遙望去,氣勢非凡的殿堂外圍,站着一圈神情肅穆的狐族守衛,實力全部都在神級以上。

    雪櫻帶着清舞與傾煌剛剛走到這裡,便有一隊人從旁邊另一條長廊走了過來。

    這一隊人之中盡皆是年輕貌美的少男少女,兩旁的守衛見到他們,紛紛恭敬地行禮,看樣子這些男男女女在這裡的身份非常之高。

    果然,雪櫻眸光一頓,低聲開口道:“他們都是族中嫡系血脈的年輕精英,剛纔祖爺爺正在給他們召開會議。”

    清舞美眸一閃,輕輕點頭,想來也只有狐族嫡系纔有自由進出這座大殿的資格。

    本來,那些年輕男女們都在低聲議論着什麼,見到雪櫻帶着兩個陌生的面孔緩步而來,不由得加快腳步聚集過來。

    大多數男女都用好奇的目光打量着清舞與傾煌,也有少數幾個表面上漠不關心、實則暗暗地瞥向雪櫻,其中還有一名樣貌格外出衆的妖嬈女子緊緊地盯住了清舞,美眸之中漸漸地流露出幾分疏離與冷傲之色。

    “雪櫻,他們兩個是誰?怎麼能帶到主殿裡來?”妖嬈女子皺着眉頭髮話道。

    見到清舞的第一眼,雪瑤就對她產生了深深的厭惡之意:這個來歷不明的女子怎麼能長得如此美麗?她的幾個仰慕者剛剛還在向她大獻殷勤,這纔剛剛看到那個可惡的女子,竟然就看得眼珠子都要掉出來了!簡直豈有此理!

    雪櫻早已習慣了雪瑤的蠻橫無禮,淡淡地瞥了她一眼,本不想回答,可是想到以傾煌的身份早晚都要與他們認識,只得清了清嗓子朗聲道:“這位是紫雲天狐一脈的狐尊傾煌閣下,身邊的這一位是他的契約者南宮清舞閣下,他們是祖爺爺的貴客,我現在正準備帶他們進去。”

    雪櫻這句話可謂是掀起了萬丈波瀾,一衆男女齊齊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盯住了傾煌,那架勢活像是要在他身上看出幾個窟窿一般。

    沒想到,打破這詭異目光的竟是雪瑤;她就像是被踩了尾巴的貓似的尖叫一聲:“什麼?!她是人類?區區低賤的人類怎麼能踏入我們的族地?!”

    雪瑤的叫聲成功地提醒了旁邊的衆人,方纔他們只顧着驚歎於傾煌的身份一時間竟然忽略了雪櫻對清舞的介紹,此時反應過來,頓時有不少男女的臉上露出了鄙夷之色。

    神脈一族一向以血統至高無上的避世之族自居,在他們看來,人類的血統自然是遠不如雪幻天狐一族,就算眼前的女子再怎麼漂亮,不是雪幻天狐一族,他們都是瞧不起的,連帶着與清舞締結契約的傾煌,也變得不怎麼受待見了。

    清舞表示很是無奈,她明明一句話都沒有說,竟然一見面就被別人恨上了,實在是悲催得很;眼看着傾煌的臉色瞬間難看起來,她趕緊戳了戳他繃得死緊的手臂,低聲傳音道:“別理這些白癡,正事要緊。”

    “哼,一羣垃圾。”傾煌冷眸微眯,不屑地瞥了他們一眼。

    清舞微微勾了勾脣,正準備告訴雪櫻直接掠過他們繼續前行,卻沒想到她這抹淡笑被雪瑤看在眼裡正好成了對她的諷刺。

    眼看着清舞舉步欲行,雪瑤募地跨前一步,冷喝一聲:“給我站住!誰允許你進去了!”

    柳眉一蹙,清舞的臉色也陰沉下來,她不願招惹麻煩,可是這麻煩不依不饒地非要纏着自己,那就怪不得她了;冷冷地看了雪瑤一眼,清舞沉聲開口:“這位閣下,你也聽到雪櫻閣下所說的了,我們是受邀而來,難道這位邀請我們的前輩,也要通過你的允許不成?”

    雪瑤一聽這話頓時臉色一白,美眸之中厲色更甚:“你這是什麼意思!不過是個低賤的人類,竟然敢跑來指責我?!”

    就算是脾氣再好的人,也忍受不了被一個刁蠻女子一而再再而三地惡言相向,更何況清舞原本就不是個好惹的主;對付這種不知死活的傢伙,自然只有一種辦法才最有效。

    隨意地擡起右手,指尖氣勢瞬間凝聚,一股強悍至極的能量在一衆男女驟然放大的瞳眸之中凝集而出,不過是瞬息之間,她的手掌之中已經聚集了足夠強悍的能量,直接隨手一揮,“啪”地一聲抽向了雪瑤的臉頰!

    “砰!”

    連慘叫都來不及發出,雪瑤只覺得臉上傳來一陣火辣辣的劇痛,緊接着,整個人便被抽飛了出去!

    所有人都來不及反應,只能眼睜睜地看着這驚悚的一幕,他們誰也想不到,這個看起來還算溫和的女子竟然一巴掌扇飛了雪瑤!

    且不說她膽子之大,敢在主殿之外動武,雪瑤好歹也是初入至尊級的強者,在雪幻天狐一族之中的血統天賦號稱絕佳,幾乎僅次於雪櫻,也正因如此,她才能如此有恃無恐地橫行無忌;可就是這樣的雪瑤,在這個人類女子的面前,竟然如此不堪一擊!

    再看看清舞那冷酷無情的眼神,他們毫不懷疑,剛纔如果清舞想要雪瑤的命,那麼現在他們看到的,一定不會是躺在地上哀嚎的雪瑤,而是一具冰冷的屍體!

    雪櫻心中暗叫不好,雖然她也很想好好地教訓一下這個無理取鬧的雪瑤,可絕不是在這個時候這個地點啊!要知道,傾煌的身份還沒有被祖宗們認可,現在更是直接得罪了二脈的嫡系後輩,這可如何是好……

    還不等她回神,主殿之中便募地閃出來十餘道身影,速度疾如閃電,瞬間來到衆人的面前;其中一名中年男子皺着眉頭厲喝一聲:“怎麼回事?是誰敢在這裡動武?”

    另一名中年男子一眼發現了剛從地上爬起來的雪瑤,看到她那腫的饅頭一般的臉頰,頓時震怒不已:“是哪個混賬東西敢打我的女兒?想找死嗎?”

    他的話音剛落,遠處便遙遙地傳來一聲若即若離的低喝:“雪離,發生了什麼事?爲何在這裡大吵大鬧?”

    伴隨着這道喝聲,遠處又有兩人緩步而來,看起來走得極慢卻在眨眼之間便來到了衆人跟前;兩人周身並無什麼強悍的威壓,然而只是隨意地站在那裡,便有一股若有似無的壓力在空氣之中瀰漫開來,令在場的所有人都噤若寒蟬。

    清舞心知真正的大人物終於出現了,急忙眯眼打量過去,這一看之下,卻是看得有些呆了。

    兩人均是青年男子的模樣,一人稍前另一人稍稍落後,無形中顯示出兩人的地位來;那個當先而來的白袍男子外表年齡大約有二十出頭的模樣,俊眉星目,雙眸宛若星辰般明亮透徹,卻又像深潭一般深邃清冷,淡淡的目光朝着雪離略略一掃,他便像是觸了電一般地狠狠一顫,整個人都緊張地哆嗦起來。

    這白袍男子的實力自然要高於他身側那人,清舞心中有種感覺,他的實力或許比藍楓尊主還要高!

    而站在他身側的那人同樣不可小覷,大約比藍楓尊主差上一線的樣子,只是他的神情,看起來似乎有些陰冷,與白袍男子周身的氣場有些格格不入;不知爲何,清舞在他的身上感受到了一種隱隱的緊張與不安,卻不知這究竟是從何而來。

    待兩人徐徐走近,不論是先前站在這裡的少男少女還是後來的十餘個長老模樣的強者,面上都齊齊露出了敬畏與恭謹之色,除了傾煌與清舞兩人,雪幻天狐所有族衆均向着那白袍男子深深地彎腰行禮,齊聲高呼:“拜見族長大人!”



    上一頁 ←    → 下一頁

    網游之萬能外掛妻手遮天:全能靈師生活系游戲墨唐伊塔之柱
    異界全職業大師龍潛都市古井觀傳奇主神大道一次性總裁,別囂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