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73章 至高挑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73章 至高挑戰字體大小: A+
     

    何謂至高挑戰?在蒼渺大陸,戰團之間的比試可分爲三種:其一是兩個戰團小範圍的切磋,通常來說是雙方各出十名成員進行友誼賽式的較量;其二是兩個戰團的正式比拼,戰團所有成員均上場比試;第三種則是清舞所提出的至高挑戰,由一個戰團向另一個戰團提出邀戰,同樣是所有成員的同場比拼,不同的是,獲勝一方將取代落敗一方在蒼渺大陸的戰團地位。

    清舞此話一出,不僅秦耀愣了神,就連在場的衆人也一時間愣在了原地。

    耀風戰團雖然聲望不濟,但實力卻是有目共睹,尤其是秦耀本人的實力,據說已臻神級巔峰之境;也正因如此,才能夠以絕對的實力壓制對方戰團的最強戰力,屢戰屢勝,不斷地吞併弱小戰團。

    以秦耀的盤算,自然不可能會在這種情況下對輝夜提出至高挑戰,而他也無論如何不會想到,清舞竟會出人意料地拋出如此“條件”;畢竟輝夜只是一個成立僅僅一年的“稚嫩”戰團,面對耀風這等老牌的強悍戰團,怎麼看都是毫無勝算可言。

    如果發出邀戰的一方是耀風,那麼輝夜完全可以不予應戰,可現在居然是看起來比較弱勢的輝夜一方先行向他們發出了至高挑戰,耀風也就毫無拒絕的道理了。

    圍觀的人羣一時間面面相覷,沒想到一件毫不起眼的小事,竟然也能升級成戰團之間的正式比拼。

    見秦耀半晌都不曾有所迴應,清舞美眸之中飛快地閃過一抹犀利的光芒,揚眉笑道:“其實方纔那件事情在下也有所瞭解,不過奇怪的是,我聽到的卻是和秦團長身邊這位姑娘完全不同的說法;既然無法達成一致,那麼不妨用這種最簡單的方式來解決問題吧,秦團長方纔不就是這個意思麼?”

    以秦耀之精明,如何聽不出清舞話中帶刺?他們兩人都知道,這場毫無道理可言的挑釁不過是耀風對輝夜的一次試探,而清舞此舉,表面上看似乎是在以卵擊石,實際上,卻是將主動權掌握在了自己的手中。

    秦耀扯了扯嘴角露出一個不算那麼自然的笑容:“在下倒是沒什麼意見,就怕輝夜會覺得耀風恃強凌弱,那可就不太好了。”

    清舞淡淡一笑,高深莫測地道:“這就不勞秦團長擔心了,更何況勝負未分,結果究竟如何可還是未知數呢。”

    秦耀募地眯起了眼,不由得輕笑一聲:“看來夜團長對自己的戰團很有信心啊,那麼耀風也就恭敬不如從命了;只是戰團之間的至高挑戰,還需要一位能夠服衆的見證人……”

    “若是兩位不嫌棄,就由我來當這個見證人吧。”

    隨着這道渾厚有力的男子語聲徐徐響起,不遠處,一位俊朗不凡的英武男子不緊不慢地踏步而來。

    那名男子面帶笑意,目光灼灼地緊盯着清舞,那奇異的眸光之中,除了探究之外,竟還帶着一絲友善之意,令清舞倍感驚奇。

    不過,當她看到了緊跟在英武男子身後那兩道並不陌生的身影之際,便立刻明白了過來。

    “千觴大人?”

    “皇天戰團的團長千觴大人來做見證人?”

    一向不怎麼關注戰團爭鋒的皇天戰團忽然表態,令衆人驚訝萬分。

    不過,還不等他們將驚訝的表情收起,接下來的一幕便又在他們的心臟上狠狠地擊打了一下。

    千觴與他身後的一男一女齊齊踏前兩步,對着清舞微微一禮,面露敬意道:“臨霄谷衆位弟子,見過客卿大人。”

    清舞心中一顫;她自然知道海晴與流雲是臨霄谷尊主大人的愛徒,可她沒想到的是,赫赫有名的皇天戰團團長,竟然也是臨霄谷的人。對着眼前的三人回以友好一笑,她便將目光轉到笑意盈盈的海晴身上:“晴姐姐,你們也來了啊。”

    海晴眨了眨眼,微笑着道:“我們也是剛到,沒想到正好趕上了這麼一件大事。”

    千觴也緊接着開口道:“我們臨行前家師還說過要特別拜託夜姑娘一件事情,稍後還請夜姑娘與我們一敘。”

    清舞不動聲色地點了點頭,心中卻有些好奇起來:莫非是尋找銀羽獨角獸之事?

    眼看着皇天戰團的團長對清舞竟然如此尊敬,秦耀以及耀風戰團的衆人不由得變了臉色。

    他們原本的確是看中了輝夜戰團的戰鬥力,想要先行試探一番之後想辦法將其收爲己用的;不過,他們怎麼也沒有想到,輝夜戰團的神秘團長竟然會是這麼一位連秦耀都惹不起的人物,就連第一大戰團的團長都要對她尊敬有加,這回可真是惹上大麻煩了!

    在見到了輝夜這位神秘團長的廬山真面目之後,秦耀心中已經有些後悔於試探輝夜的行爲。要知道對方的團長可是一名貨真價實的頂級神品煉器師,要是她給自己的團員們每人煉製上一件神器,就算是他們打到精疲力竭恐怕也難以取勝。

    只可惜到了現在,耀風已經是騎虎難下,他若是不應戰,大概就要被所有的戰團恥笑了。

    與清舞寒暄一番過後,千觴將目光投向了臉色陰晴不定的秦耀,朗聲笑道:“秦團長,我來做這一戰的見證人,你看可好?當然,此戰是輝夜戰團與耀風戰團之事,我與皇天戰團自然是不會插手。”

    千觴已經這麼說了,秦耀也完全沒有拒絕的理由,只得故作瀟灑地微微一笑:“既然如此,就勞煩千觴團長爲我們做個見證了;明日正午,便在歷練者營地後方的那片荒野上空比試,如何?”

    清舞對此自然沒有什麼意見,揚眉一笑,美眸之中閃過勢在必得之色:“沒問題,明日正午見!”

    耀風戰團與輝夜約戰之後,便迅速地離開了營地,想來是回自己的營帳緊急安排戰術去了;清舞則跟隨着千觴、海晴與流雲來到了他們的營帳之中。

    “千觴團長,不知道尊主大人有何事找我?”剛一進了帳篷,清舞便迫不及待地問道。

    “夜姑娘見外了,直接叫我的名字便是。”千觴友好地一笑,接着說道:“其實還是與上次晴師妹所言之事有關,家師打聽到,此次銀羽獨角獸一族派出的,乃是族中的聖子,地位極高,如若夜姑娘有緣能夠遇上這位聖子閣下,還請幫家師轉達相請之意。”

    清舞的臉上看不出什麼變化,心中卻是猛地一震:銀羽獨角獸一族的聖子?不會是飛塵吧?

    “家師曾聽聞,銀羽獨角獸一族擁有世間至純至淨的淨化之力,因此想要拜託那位聖子閣下幫忙救治一位好友;本來之前他只是想讓我們幾人打探銀羽獨角獸一族族衆的消息,然後再向其族衆轉達相請之意;可就連家師也沒有想到,此次那位聖子閣下竟然會親自參與燼落海峽之會。”

    千觴說到這裡,神情忽然變得沉重了許多:“只因家師實在是脫不開身,萬不得已纔將此事拜託給我們幾人……”

    聽着聽着,清舞情不自禁地皺起了眉:連那位實力強悍到了極點的尊主大人都無法救治他的好友,傳說中的銀羽獨角獸一族真有那麼厲害?

    不知怎麼,她忽然想起了當初與祝斐決戰之際,飛塵所施展的淨化之力;那種力量強大歸強大,卻也要耗費施法者相當多的神力。如果飛塵真的就是他們所要找的聖子閣下,她究竟該怎麼辦?

    清舞暗自打算,此事她必須要先了解個徹底之後,再下決定;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不假,但若是要自己的朋友付出什麼代價,她依然會堅定地阻止。

    與海晴、流雲又聊了一陣,清舞便告辭離開了;此時輝夜的衆人也已經回到了他們的營帳商量明日大戰之事,清舞當然也早有打算。

    “這、這些是……”

    輝夜府中,衆人目瞪口呆地看着清舞一股腦地丟出好幾件異芒閃爍的神階靈器,頓覺整個世界都變了模樣。

    “這些大都是我在鳳陽城的那段時間煉製出來的,品質肯定不如我現在煉製出來的優秀,不過時間有限也就只有這些了,不夠的話就拿幾件天階靈器湊合着用下吧。”清舞這樣說着,又一臉嫌棄地扔出了一大堆品質極佳的天階靈器,這下子,剛纔沒被她嚇暈的全都被她這毫不在乎的態度給氣暈過去了。

    就這樣,衆人一邊感嘆着清舞這暴發戶般的大手筆,一邊無比期待明日大戰的到來;這麼恐怖的手筆,可不能只有他們自己被嚇到,一定要讓在場所有的高手們都鍛鍊一下心臟才行。

    “耀風戰團所倚仗的,除了秦耀的實力,還有一個特殊的陣法;所以我想,我們應該如此如此……”盧奇沉靜而充滿自信的語聲在輝夜府中久久迴盪,衆人也各自打起精神,爲明日的戰鬥緊繃起來。

    經過一晚的休整與準備,第二日很快到來;今日之後,輝夜戰團,又將迎來怎樣的未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全知全能者超品醫仙長寧帝軍邪王寵上癮:愛妃,快來最強贅婿大帝
    好色嬸子電影世界大盜何以笙簫默豪門小甜妻太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