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72章 她就是輝夜的團長?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72章 她就是輝夜的團長?字體大小: A+
     

    一想到輝夜戰團可能已經成爲了衆矢之的,清舞的心中竟莫名地有些期待起來;他們即將進入東蒼渺闖蕩,所謂的樹敵之說根本不必放在心上,若是能與實力強勁的戰團一決高下反而是件好事,說不定戰鬥之中一個頓悟,他們的實力便又能得到提升了。

    更何況,她還真有點好奇於自己如今的實戰能力;在她晉入域主級別以前,藉助夥伴們的力量可以與域主一戰,而如今她已經成爲真正的域主級高手,若是單憑自己的實力,究竟能夠與何等水平的高手一戰呢?

    這樣想着,清舞與清溪快速地掠過一排排整齊的帳篷,在穿過了幾道象徵性的圍欄過後,便來到了一處人聲鼎沸的寬闊地帶中。

    這裡的入口處站着幾名目光冷冽的中年男子,令清舞大爲驚駭的是,他們的實力竟然達到了神級六階之境;如此實力竟然只是把守營地之人,實在是讓人難以置信。

    清溪小聲地在她耳邊低語道:“這裡原本是西蒼渺第一大戰團皇天戰團的地盤,眼前這幾人,應該就是來自皇天戰團。”

    清舞美眸一凝,不動聲色地點了點頭:不愧是第一大戰團,實力果然非比尋常。

    身上沒有戰團及各大勢力身份標識的閒散修煉者,需要通過入口這幾人的實力查探,若是沒有域主級別的實力,便會直接被他們請出營地;而各個戰團及各大勢力之人則不受實力的制約,只要是亮出身份標識,便可入內。

    清溪之前已經將輝夜的戰團徽章別在了胸前,自然是沒有受到什麼阻礙;而當這幾人的靈識觸及到清舞的身上之時,卻立馬狠狠地顫了一顫。

    他們震驚萬分地瞪大了眼睛:這個看起來如此年輕的貌美女子,實力竟然也在他們之上!

    要知道,蒼渺大陸上的女性高手並不多見,而域主級別的女性強者,更是少之又少;清舞這樣一位氣質脫俗的美女,又是域主級高手,自然是足以吸引到周圍驚歎的目光。

    清舞與清溪不緊不慢地走入營地,看着眼前這一番熱鬧非凡的景象,心情也跟着愉悅起來。

    此時,不少戰團的強者們都三五成羣地聚集在一起談天說笑,而各個勢力的大人物們也面帶微笑地互相寒暄着,到處都是一派其樂融融的景象。

    這還不算,一些好戰的閒散修煉者竟還在不遠處的空地上過起招來,簡陋的場地上你來我往地切磋技藝,周圍的人羣倒也看得津津有味。

    清舞正想湊上前去看看熱鬧,忽然聽到清溪訝異的低呼聲:“咦?那不是咱們的戰團嗎?”

    清舞趕忙循聲望去,正看到了此時營地之中另一個人羣的焦點。

    “輝夜戰團是麼?今天不給我們耀風一個說法,就休想離開!”人羣的中心地帶,一位面色倨傲的年輕女子冷哼一聲。

    “這位姑娘,這件事情可就不知從何說起了;你的弟弟想加入輝夜不假,而在下拒絕了他也不假,可在下實在是不知道,爲何輝夜要因此給耀風一個說法呢?”盧奇沉靜的語聲徐徐響起。

    “哼!你說的還真是含糊其辭,明明是你們的人羞辱了我的弟弟,還故意趕走他不允許他在你們的帳篷前逗留,這不是惡意中傷是什麼?不向我弟弟道歉,這件事情絕對沒完!”年輕女子怒氣衝衝地吼道。

    盧奇好笑地搖了搖頭,輕嘆一聲:“若是姑娘如此說,那麼在下真就無話可說了,當時在輝夜帳篷附近的可不止令弟一人,在下願意一一尋訪當時在場的高手們與令弟當面對質,如果輝夜當時有過任何不當之言論,盧某自當賠罪。”

    年輕女子聽完這話,頓時不屑地揚了揚眉:“你找來的證人能有什麼用?更何況,本小姐可等不了你那麼長時間,就一句話,輝夜是道歉還是不道歉?”

    看着女子那副唯我獨尊的傲氣模樣,孤鷹便氣不打一處來,終於忍不住大吼道:“公道自在人心!拜託你們耀風想找茬也換個冠冕堂皇一點的理由,這等行爲和流氓無賴有什麼分別?”

    “你!”年輕女子頓時氣得俏臉漲紅,正欲大發雷霆,卻忽然聽到身後傳來一聲清朗的男子笑聲:“呵呵,不過是件小事,大家又何必動怒呢?”

    隨着一道修長的身影自人羣之中踱步而出,方纔圍繞在年輕女子身後的衆人立刻恭恭敬敬地對着那道身影行禮道:“團長大人!”

    此時,圍觀的人羣也霎時活躍起來,議論之聲不絕於耳。

    “團長?難道那位就是耀風的團長,秦耀大人?”

    “沒錯,就是他!我之前還遠遠地看過一眼來着,確實是秦耀大人!”

    “天啊,連秦耀大人都出現了,這下子輝夜只能服軟了吧?人家可是西蒼渺三大戰團之一呢!”

    “我看也難說,輝夜可是這一年間突然冒出來的,能在短短的一年之內就有如此發展,說不準背後就有什麼大靠山呢!”

    好奇的目光自四面八方投射而來,越來越多的強者們加入到圍觀的人羣之中,比起融洽和諧的氣氛,似乎還是這種衝突的場面更能激發人們的興趣。

    秦耀踏前幾步來到人羣的中心,對着那名年輕女子投去一抹責備的目光:“吳芸,你魯莽了。”

    被稱作吳芸的女子完全沒了方纔那副氣勢洶洶的模樣,有些委屈地看了秦耀一眼,低聲開口道:“團長,我這不也是想給弟弟討個公道麼?”

    秦耀沉吟片刻,忽地眉峰一挑:“這件事情說大不大,但說小也不小;吳芸之弟先前是狂獅戰團的一員,那也算是半個耀風的人了,耀風自然不能不管。不過若是讓輝夜戰團蒙受了什麼冤屈也是萬萬不可的,我想,既然是戰團之間的事情,那就不妨以戰團的方式來解決吧。”

    他所謂戰團的方式,再清楚不過,便是雙方戰團進行一場無關生死的較量,獲勝的一方便能夠得到事件的主動權;這也是戰團之間不成文的規矩。

    輝夜的衆人不由得心中冷笑:說了這麼半天,狐狸的尾巴總算是露出來了,他們都快等不及了呢。

    盧奇微微勾了勾脣,正欲順勢應下,卻見對面的秦耀忽然皺起了眉頭:“在下可是親自出面調解此事了,爲何始終不見輝夜的團長現身?莫非是覺得秦某人不夠資格與其相見麼?”

    秦耀此話一出,現場的氣氛頓時變得古怪起來:在場的衆人大都是各個戰團的強者,對輝夜戰團那位神龍見首不見尾的神秘團長可都是好奇得很,按理說既然秦耀已經親自現身,輝夜的團長也理應出面,可是,那位始終不曾露出廬山真面目的團長,真的會在今天出現在衆人的面前嗎?

    “也許你的資格的確是稍差了那麼一點。”

    就在衆人對輝夜的團長猜測連連之時,人羣之中某個不起眼的角落,忽然傳來了一道清越動聽的女子語聲。

    “什麼?”秦耀一聽這話頓時臉色一沉,蹙着眉頭循着聲音來源的方向望了過去,然而,這一看之下,卻霎時陷入了短暫的怔愣之中。

    隨着清舞這一聲突兀的答話,所有的強者們都不由得轉眼望來,而輝夜的衆人,更是在瞥見她那一抹高深莫測的笑意之時,齊齊露出了興奮的笑容:“團長!”

    什麼?團長?

    輝夜衆團員的齊聲高呼如同一塊投入湖泊的巨石,瞬間掀起了圍觀人羣狂熱的議論。

    “她就是輝夜的團長?好美的人啊!”

    “這位美女看起來好年輕啊,竟然已經是一團之長了?”

    “就是不知道她的實力如何,這年頭空有美貌可沒什麼用啊。”

    不過,還不等這一波對清舞容貌的議論聲平復下去,人羣之中立刻又激起了新的軒然大波,其原因,就在於不知道什麼人的一聲震驚高呼:“天啊!那不是神品煉器師夜月大人嗎?”

    “真的假的?就是那位臨霄谷的客卿夜月大人?”

    “你這麼一說還真對的上啊!我還記得當時夜月大人在煉器大會上煉製出了頂級神器府邸,那座府邸就叫輝夜府啊!”

    “輝夜戰團的團長竟然就是夜月大人!這下子有好戲看了!”

    霎時間,圍觀的人羣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沸騰狀態,人人伸長了脖子想要一睹神品煉器師的風采,那火熱的架勢,宛如見到了生平最崇拜的偶像一般。

    清舞自周圍人羣自然分開的一條道路中緩步而入,一直走到盧奇的身旁才停了下來;櫻脣微微勾起,她滿意地看到了秦耀變得越來越難看的臉色,心情也愈發美好起來。

    “秦耀團長是麼?在下夜月,輝夜戰團的團長。”在衆人期待萬分的目光中,清舞毫不避諱地自我介紹道;反正都已經被認了出來,以這個身份行事,她也能夠更好地隱藏真正的自己。

    不等他有所反應,清舞又是勾脣一笑,在秦耀忽然變得驚悚不已的目光之中,一字一頓地開口道:“我非常同意秦團長的建議,不過我還想補充一點,本次較量,輝夜要與耀風舉行至高挑戰。”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燃全知全能者超品醫仙長寧帝軍邪王寵上癮:愛妃,快來
    最強贅婿大帝好色嬸子電影世界大盜何以笙簫默豪門小甜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