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38章 疑竇叢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38章 疑竇叢生字體大小: A+
     

    此時,這裡還有不少未能跟隨進入遺蹟的強者抱着一線希望留守在此,於是,這些人便親眼目睹了一衆高手逃命般地自虛空之中一涌而出的壯觀景象。

    留在這裡的大都只是聖級強者,看到連瞬移而出的神級高手竟然都是一副心有餘悸的樣子,頓時驚駭連連:遺蹟裡面究竟有什麼樣的恐怖存在?

    不過,造成了這樣的效果倒也不錯,至少在亂得一塌糊塗的場面之下,已經沒人去關注此次遺蹟之中究竟探索到了什麼樣的珍寶了;許多閒散修煉者直接趁亂瞬移離開了這裡,如此一來,他們也不用擔心自己所得到的財寶會被有心之人盯上了。

    清舞定定地望着身後那一片空蕩蕩的所在,此時,就連那個入口法陣也已經徹底地消失在了這個世界上;看來,這就是如筠老師所佈下的最後一個陣法了。

    抱着一絲不切實際的懷疑,清舞一個閃身來到了紫銘的面前,悄聲問道:“紫域主,您可知這個遺蹟的存在距今大約有多長時間?”

    紫銘眸光一閃,卻並未直接回應清舞的問題,反而是淡淡一笑,對着她友好地眨了眨眼:“南宮姑娘,如果方便的話,在下想請姑娘去我府上一敘,不知可否?”

    清舞也知這裡並不是說話的地方,不動聲色地點了點頭,會意一笑:“既然如此,清舞就叨擾了。”

    “咦?怎麼讓你這個傢伙搶了先了?”季衝不知怎麼聽到了兩人的對話,趕忙一個箭步衝了過來:“南宮姑娘,有空的話也去我那裡玩上幾天吧,季某人對姑娘的個性可是欣賞得很呢!”

    清舞輕笑一聲,點頭應道:“多謝季域主了,清舞過陣子一定登門拜訪。”

    紫銘與季衝復又寒暄了幾句,而在這時,吳朗也帶着他的歷練小隊前來告別了:“此次遺蹟探索多虧了大人照拂,如若不然,以我們這點實力,恐怕早就埋骨在遺蹟之中了;我們能力低微,也沒能搶到多少寶物,晶魄我們就不自量力地留下了,其他的寶物都在這裡了。”

    這樣說着,吳朗直接將一枚靈戒塞到了清舞的手中,眉宇之間,盡是鄭重之色。

    吳朗如此做法倒是令清舞頗爲動容:其實她也沒能爲他們做什麼事情,說起來也不過是方纔出遺蹟的時候幫了他們一把;不過,既有了這層關係,清舞倒是又多了些新的想法。

    “吳大哥,你們先稍等一下。”

    清舞心中一動,將齊家父子帶到了一邊悄聲問道:“齊叔,小飛,你們願不願意與吳朗的歷練小隊一同遊歷一段時間?”

    齊家父子一聽這話,雙雙眼眸一亮,齊飛迫不及待地點頭應道:“我想去外面錘鍊自己!”

    齊嶽看到自家兒子擁有渴望走上強者之路的上進之心,自然也十分欣慰:“其實我也正想跟大小姐商量此事,以我們二人的實力現在還幫不了大小姐什麼忙,出了事情反而會添上不少麻煩,與歷練小隊外出闖蕩,正是我們期盼之事。”

    得到了他們的肯定答覆,清舞也安心了不少,在齊家父子所得還有吳朗方纔交給她的寶物之中揀出了幾樣能用得上的煉器材料,便將剩下的寶物一齊放回了那枚靈戒之中。

    “大人,您這是……”吳朗愣愣地看着又被重新塞回到自己手中的靈戒,心底莫名地一震。

    “別這樣看着我,我可不是什麼大善人,只是想和你的歷練小隊做個交易;怎麼樣,要不要聽聽我的條件?”清舞神秘兮兮地眨了眨眼。

    和他們做交易?吳朗依舊納悶不已,只得不知所措地點了點頭。

    美眸一動,深深地掃過吳朗一行人,清舞鄭重其事地開口道:“這些是給你們用以發展歷練小隊的資本,我希望,你們能夠儘快發展成爲實力強大的戰團,而且,這只是其一;其二,在你們闖蕩大陸的時候,我想拜託你們幫助我尋找一些人的下落。”

    聽了清舞的條件,吳朗與他的一干兄弟們頓時陷入了大腦空白狀態:這也可以算作是條件嗎?爲他們提供資金髮展他們自己的隊伍,而需要他們做的只是打聽一些消息,這種交易太誘人了吧!

    “對了,我的這兩位朋友也想暫時加入你們一同歷練,不知道你們是否歡迎?”看到他們那被天上的餡餅砸中之後的癡傻表情,清舞不由得噗嗤一笑,再度補充了一句。

    幾人面面相覷地呆看了一會,這才驚覺自己的確沒有在做夢;吳朗沉吟片刻,也面色一正,鄭重地點了點頭:“既然如此,我們一定不負大人所託!還請大人告知,您要尋找的人是……”

    清舞細細地將自己父母的名字、相貌講述了一遍,同時也將落臨天、冷若寒、清溪等人的情況也大致描述了一番;雖然她現在還不知道他們是否已經來到了蒼渺大陸,但是既然在未來一段時間內吳朗的小隊都會在外歷練,那麼也說不準之後的什麼時候便能夠遇上他們。

    “齊叔,如果你們得到了這些人之中任何一人的消息,就用魂石告訴我一聲吧。”

    看到清舞眸中那一閃而逝的思念與擔憂之色,衆人便知道,這些人一定都是她所極爲重視的親人和朋友;不用多說些什麼,衆人神色一肅,臉上不約而同地流露出認真之色。

    待清舞交託完畢,吳朗一行與齊家父子便與清舞告別離開了;接下來清舞就要前往紫華域城,自然不能與他們同行。

    與季衝告別之後,清舞便跟隨紫銘一同回到了紫華域主城之中;望着眼前這棟清新雅緻的林間小築,清舞頓時對紫銘的品味愈發欣賞了。

    “南宮姑娘,這裡是我閒暇之時喜歡小住幾日的居所,帶姑娘來此,一是因此地環境清幽方便姑娘歇息,二是因這裡存放着我能夠推測遺蹟年份所需要的幾本古志。”紫銘一邊引着清舞走進小築之中,一邊微笑着說道。

    “紫域主想得太周到了,清舞不勝感激;不過,聽您的意思,莫非是在遺蹟之中找到了什麼線索?”清舞想起了那個刻着古老文字的石碑,不由得聯想到,也許當時紫銘在外面也發現了類似的文字吧。

    果然,紫銘不出所料地點了點頭:“的確如此,我發現了篆刻在石壁之上的一些符號,想必是遺蹟的主人所留下的什麼信息,我已經將其紋路記在了腦中,希望可以在古志之中找到相對應的詮釋。”

    說到這裡,紫銘頓了一頓,復又補充道:“一時之間恐怕難以尋到結果,所以要麻煩南宮姑娘在此稍候幾日了。”

    本來她是可以直接讓卓希來翻譯紫銘所記錄下來的文字的,不過既然紫銘可以通過尋找古志來獲知遺蹟的年份,那麼她還是隱而不發爲好;只是紫銘這般真誠以待,她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

    “紫域主太客氣了,倒是蒙紫域主招待,清舞要在此打擾幾日了。”

    接下來的幾日,清舞在卓希的幫助下,開始仔細研讀如筠老師的陣法筆記;起初這些晦澀難懂的佈陣原理還令她相當地傷腦筋,幸而凌夕也是一位不錯的老師,通過鮫人一族的上古陣法與之相較,不知不覺間,便讓清舞悟到了其中的相通之處,經過一番舉一反三,總算是將如筠老師的陣法原理參透了些許。

    “南宮姑娘,我找到了!”

    就在清舞住進這棟小築的第六日,一旁的藏書閣之中終於傳來了紫銘驚喜的呼喊。

    “真的找到了?”清舞直接一個瞬移來到了紫銘的跟前,不知爲何,心中那一絲莫名其妙的懷疑再度冒了出來;緊接着,自紫銘口中吐露而出的話語,霎時讓她的心“咯噔”地下沉了些許。

    “找到了,我腦中記憶的那些符號,與這本萬年前的殘舊古志上所寫一模一樣!”

    紫銘沉浸在莫大的喜悅之中,並沒有注意到清舞那極其不對勁的神色,又接着說道:“根據這本古志,我所看到的石壁之上的符號,所寫的似乎是遺蹟的主人勸勉後世進入遺蹟之人,莫要因眼前的財富而忘記本心……看樣子,這位遺蹟的主人不僅是一位佈陣奇才,也是個品性正直的人物。”

    紫銘說了半晌,清舞卻一句也沒聽進去,她的思緒,依舊停留在他方纔說到的“萬年前”三個字。

    萬年前的文字,這怎麼可能?

    綺羅大陸的存在距今也不過是萬年之久,那麼,碧落隕落之戰自然也發生在綺羅大陸存在了一段時間之後;可是根據紫銘對照着古志的說法,這個遺蹟在萬年前就已經存在了,如此一來,作爲在碧落隕落之後失落在大陸各地的五件神器之一,碧月清黎刀怎麼可能會出現在萬年前就已經存在着的遺蹟之內呢?

    不過是瞬間,眼前的一切便顛覆了她的認知,這離奇的事件,究竟將真相引向了何方?



    上一頁 ←    → 下一頁

    黎明之劍天才相師:重生億萬小富風流小農民後來偏偏喜歡你大宋的智慧
    翻窗做案:老公手下留情都市特種兵之暗影殭屍保鏢鳳囚凰遮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