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36章 震驚!至強神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36章 震驚!至強神器!字體大小: A+
     

    正當場中的氣氛變得愈發詭異之際,人羣之中猛然竄出兩道閃電般的身影,其中一人對準了距離獸卵最近的幾人發動偷襲,另一人則直接向着那枚獸卵抓了過去!而這兩人散發的氣息,竟都在神級五階左右!

    面對上古獸卵的巨大誘惑,終於有人率先出手了;畢竟在這裡的除了各大域主的手下,大都是些實力高強的閒散歷練者,哪裡會管什麼禮義相讓?只要獸卵一到手,契約成了自己的召喚獸,也不用怕會被搶走了。

    不過,這兩人的先下手爲強,也徹底引爆了這場奪卵大戰;周圍的其他數人見勢不好,立刻對着兩人直衝而上,阻住了他們的去路。然而緊接着,又有人想要趁機奪取獸卵,發動了新一輪的偷襲,不過是瞬息之間,整片空地便亂成了一鍋粥。

    清舞暗暗地瞥了紫銘、季衝等人一眼,卻見他們依舊興致勃勃地鑑定着滿地的奇珍異寶,對眼前的奪卵大戰毫不在意;眸光一閃,清舞趁着沒人注意,便閃身進入了碧玉天心鐲之中。

    “齊叔,你們趁亂多撈點寶貝,晶魄也能拿多少就拿多少,我先去別的地方看看。”話音落下,清舞正準備結束魂石通訊,卻又忽然想起了什麼:“對了,幫我留意一下龍薇的動向,還有那個柳逸去了哪裡。”

    方纔進入遺蹟的中心地帶之時,清舞便發覺了這裡的古怪:堆積如山的寶貝的確令人心花怒放,可是她總覺得這些寶貝的存在,太過於顯眼,反而容易使人忽略這裡真正有價值的所在。

    更何況,這個遺蹟的主人費盡心思設置了重重機關法陣,就連神級巔峰的強者一不留神都會吃虧,難道真的就只有這些?她實在是不相信,一個能夠佈下如此玄妙陣法之人,會將自己所有的寶物都隨意堆放在一處顯眼至極的地方。

    “咦?這是什麼?”駕馭着碧玉天心鐲在一片混亂的遺蹟中央繞了一圈,清舞終於發現了些許端倪:在某個極其陰暗的角落,安放着一塊黝黑的石頭,那塊石頭上的紋理,卻是與之前遺蹟入口那個法陣之上的符文圖案一模一樣。

    難道說,這塊石頭是同往另一個所在的入口?

    “奇怪……這種法陣是不應該被印刻在實物之上的……”凌夕喃喃低語着,忽地眸光一亮:“清舞,你試試看,我想這塊石頭本身也是一個迷幻陣法。”

    經凌夕這一提醒,清舞也回過神來:的確如此,若是通往某處所在的傳送陣法,是不可能印刻在容易被破壞的實物之上的。

    清舞試探性地前進了一小段,剛好觸碰到石塊的所在,卻萬萬沒有想到……

    “啊呀!”

    一股不可抵擋的吸力猛然襲來,直接將碧玉天心鐲吸入了石塊之中!

    清舞只覺一陣天旋地轉的感覺驟然而至,要不是凌夕和傾煌在一旁扶着,只怕是要直接一頭栽倒在地了;然而古怪的是,他們等待了許久,依舊不見鐲身穩定下來,甚至他們所在的空間愈發詭異地顫抖起來。

    這到底是怎麼了?就算是大地震也不會如此劇烈吧?

    清舞眸光一凝,暗暗地緊了緊拳頭:“我們出去!”

    心意一動,她募地現出身形,而擬化爲塵埃的碧玉天心鐲也在同一時刻重新變回了翠綠色的手鐲。

    重新踏上了堅實的土地,清舞這才明白過來:原來不是外界在震動,而是她的鐲子在不住地顫抖!

    情不自禁地輕撫手腕,感受着這奇異的震顫,不知爲何,她竟有種莫名的熟悉感;冥冥之中,似乎有一種力量牽引着她,不由自主地往某個方向踏步前行……

    映入眼簾的,是一座篆刻着古老圖案的石碑。

    彷彿受到了一種魔力的牽引,清舞愣愣地伸出手來,朝着眼前的石碑摸了上去……

    一陣炫目的純白色光華,瞬間充斥了她眼前的一切!

    清舞下意識地閉了閉眼睛,待那種刺目的感覺漸漸消失,這才緩緩地睜開雙眸;然而目中所及,卻令她徹底地陷入了大腦空白之中!

    石碑正前方的石板之上,原本空無一物;此時此刻,卻憑空多了兩樣東西。

    一些奇奇怪怪的書本,還有,一把通體銀白的短刀。

    那把短刀彷彿散發着致命的吸引力,讓人難以將目光從它的身上移開;自刀身至刀柄,皆爲純正到了極致的銀白,明明樣式如此簡單,卻又有種說不出的高貴與雅緻。在刀柄的末尾處,繫着一根小巧精緻的紅色流蘇,那一抹火紅與刀身的銀白交相輝映;而在刀柄之上,還印刻着某個神秘而古老的標誌圖紋,那是,能夠令整個蒼渺大陸都爲之瘋狂的圖案!

    對於清舞來說,這個圖案再熟悉不過,因爲它象徵的,是這把短刀的靈器品階!

    眼前的這把短刀,竟是神階上品靈器!

    不過現在,清舞已經顧不得感慨這把短刀的品階了,她正因另外一個比這還要驚悚一萬倍的事實,而風中凌亂……

    “不可能,這不可能!”

    伸手拿起這把通體銀白的短刀細細端詳,清舞終於忍不住驚呼出聲;碧玉天心鐲的異動,心中涌起的那莫名的熟悉感,還有腦海中條件反射般出現的那個名字……

    碧月清黎刀,碧落所煉製的五大神器之一!

    可是,這把刀怎麼會出現在這裡?碧落不是綺羅大陸的人麼?在她隕落之際,五大神器不是就此失落了麼?

    難道這個遺蹟的主人同樣來自綺羅,而且是得到了碧月清黎刀之後來到了蒼渺大陸?

    眼下似乎只有這一個解釋,可是內心深處,她總覺得事實絕非如此。

    “先滴血認主吧,至於這把刀的來歷,慢慢再想。”清舞的夥伴們也紛紛陷入沉思之中,終於,傾煌率先打破了沉默。

    清舞會意地點了點頭:現在還不知道外面是什麼狀況,眼下還是先收了這把刀再說。

    直至靈魂之中又多了一抹頗爲熟悉的聯繫,清舞這纔有了些許實感:她就這樣得到了一把久已失傳的上古神器?還是極品的攻擊性靈器?

    清舞有些怔愣地收起了碧月清黎刀,將目光轉向了方纔被她忽視的那些書本,心中一震。

    這些書本上畫滿了晦澀難懂的古怪圖紋,旁邊似乎還有一些筆記一樣的東西。

    “這些應該就是遺蹟的主人所研究的陣法筆記吧。”凌夕頗有些驚喜的語聲徐徐傳來。

    “看起來還真是這樣;這就是傳說中的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啊!”清舞越看越是驚喜,有些好笑地搖了搖頭;她還真是想不到自己的人品會這麼好,先是莫名其妙地被吸入了這個奇異的空間,緊接着,便得到了自己夢寐以求的陣法筆記和極品神器!她的運氣要不要這麼好啊!

    “大小姐,那個龍薇域主突然不見了!”清舞正在雀躍之際,魂石之中忽然傳來了齊嶽焦急的呼喚。

    不見了?莫不是她瞬移去了什麼地方?

    “現在外面還在你爭我奪麼?”

    齊嶽似乎是長長地嘆了口氣,這才無奈地答道:“是的,那些高手們打得愈發激烈了,一時半會似乎沒有要結束的跡象。”

    聽到這裡,清舞默默地抹了一把冷汗:這些人還真是熱情高漲啊,他們難道以爲,自己在忙着打架的時候,那些寶物會乖乖地躺在原地等着他們拼出勝負麼?

    “算了,還是早點出去吧。”這樣想着,清舞身形一晃便重新回到了碧玉天心鐲之中,卻又再一次趕上了一個驚喜。

    感受着源源不斷的能量朝着某個方向匯聚而去,清舞禁不住微微勾脣,揚起一抹安心的笑意:那個小傢伙,總算是成功晉升了啊。

    不多時,便有一道白色流光自那個方向直射而來,不偏不倚地撲進了清舞的懷裡;一張興奮至極的小臉在她的懷中微微擡起,那一雙小鹿般澄澈的眼眸之中,充斥着前所未有的喜悅。

    “小夜!我晉入神級了!”可愛的美少年在清舞的懷裡依戀不已地磨蹭着。

    清舞對於卓希這突如其來的“襲擊”有些驚訝,這小傢伙一向都是羞澀的很,連和她對視一會都要臉紅地低下頭去,看來今天真是高興過頭了。

    不過,她也爲卓希的成功晉升而欣喜萬分,一直以來,這個讓人心疼的美少年總是以他自己的方式詮釋着屬於他的堅強,她知道,他一直都渴望着早日變得強大起來。

    卓光天狐一族的秘法雖然厲害,但卻要施展者付出相當大的代價;不過卓希晉入神級以後便容易得多了,許多秘法都可以等同於天賦技能,清舞也再不用提心吊膽地擔心他會去逞強了。

    可惜,這種異常溫馨的氣氛只持續了一會,便被某狐打翻了的醋罈子淹了個徹底:“喂喂!你這個臭小子幹什麼呢!別仗着自己個頭小就往舞兒懷裡鑽!”

    被傾煌一把拎到一邊的卓希這才反應過來自己剛纔的舉動有多大膽,俊俏的小臉頓時“騰”地一下漲得通紅,不安地低着頭對起了手指:“我、我不是故意的……”

    “咕咚”一聲,清舞好像聽到了自己咽口水的聲音:呆萌美少年神馬的果然最有愛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如意小郎君虧成首富從游戲開始黎明之劍天才相師:重生億萬小富風流小農民
    後來偏偏喜歡你大宋的智慧翻窗做案:老公手下留情都市特種兵之暗影殭屍保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