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7章 變成了窮光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7章 變成了窮光蛋?字體大小: A+
     

    三人到來之時正值夕陽西下之際,正好能夠趕在夜晚閉城之前進入,也算是運氣頗佳。

    齊家父子也是第一次來到這風雷城,看着周圍穿着各異的人羣來來往往,倍感新奇與緊張。

    四下裡留意了一陣,清舞驚奇地發覺,這熙熙攘攘的人流之中,不僅有歷練者或是商販裝扮的人類,竟還有不少異色瞳眸的男男女女。

    莫非在這蒼渺大陸上,各族都是混雜而居的?雖然她曾聽飛塵說過這裡並沒有什麼世家之分,但是除人族之外的各族應該還是有着強烈的領地意識才對,否則也不會發生昨晚被那兩名狼兵攔住的事情。

    “我想,他們也許是離開族羣追求自由的一類吧;還記得昨晚那個狼王的弟弟麼?”凌夕溫潤好聽的語聲自她的腦海中徐徐傳出。

    也許是擔心清舞在這個弱肉強食的世界遇上什麼危險,自從她來到蒼渺大陸,凌夕與鳳軒便很少進入修煉狀態了;畢竟以清舞現在的實力,即便是偏僻山谷之中的一頭狼王,也可能給她帶來致命的危機。

    而清舞表面上依舊如常,內心深處卻也爲自己的渺小而暗暗地憋了一口氣。即便是在蒼渺大陸之上一頭微不足道的狼王,也需要她全力以赴;這樣的事實,的確令她受到了些許打擊。

    下意識地緊了緊拳頭:現在的她,急需儘快地提升實力;這樣的話,也許……

    “凌夕,你說像那位狼王的弟弟,會不會願意與人類契約?”清舞心中微動。

    誰知,凌夕還沒來得及回答,鳳軒卻不樂意了:“小舞子!不許你想別的男人!你都已經這麼三心二意了,竟然還想着收這個收那個的,嗚嗚,太過分了……”

    聽到鳳軒這深閨怨婦似的埋怨,清舞差點一個踉蹌栽倒在地:大哥啊,您想的也太多了吧?

    齊飛注意到清舞那嘴角抽搐白眼直翻的模樣,趕緊拉了拉她的衣角:“舞姐姐你沒事吧?是不是這麼多好看的建築看得眼暈了?我也是呢!”

    只顧着撫慰某“怨夫”受傷心靈的清舞下意識地應了一聲,卻是不想,身後忽然傳來一聲不屑的冷哼:“切!沒見過世面的鄉巴佬!”

    清舞微一挑眉,淡淡地回過頭去,正迎上了一名身材魁梧的男子輕蔑的目光。

    似乎是沒有料到清舞的容貌竟是如此傾城絕世,那人微微怔了一瞬,不過馬上又換了一副目中無人的嘴臉:“連城市都沒進過,真是沒見識!”

    無奈地撇了撇嘴,清舞實在是不知道這傢伙的優越感究竟是從哪裡來的,淡淡地瞥了他一眼,冷聲說道:“哦?既然如此,您不覺得和我們說話掉了身價麼?您看,那邊不遠處就是高雅人士聚集的地方,還請您自便吧。”

    清舞隨意地指了指道路一側某棟宏偉華麗的建築物,從那棟建築的牌匾一看便知,那裡一定是這附近比較高檔的酒樓,就連門口接待的侍者,都有着與眼前這個男子相差無幾的聖級高階實力。

    這話說完,也不等那男子做出反應,清舞衝着齊家父子微一挑眉,三人便繼續大搖大擺地往城區之中走去。

    那男子被清舞如此迴應弄得愣了一瞬,下意識地循着她指點的方向望了過去,頓時臉色一僵;待他回過神來,清舞三人已經消失在了川流不息的人羣之中。

    “該死的鄉巴佬敢嘲笑我?等着瞧!”男子咬牙切齒地怒罵一聲,扭頭離去。

    “唉,真是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清舞無語地撇了撇嘴:看從那男子的衣着舉止便看得出,這人十有**是落腳在這個城中討生計的;越是這樣的傢伙,越覺得自己來到城市裡就是高人一等了,實在是可笑得很。

    齊嶽不動聲色地望着淡定的清舞,只覺愈發地難以相信她只是一個十九歲的女子;方纔如果是換了他被人無緣無故地辱罵,只怕是會當場發作,可是清舞竟然沒有表現出絲毫的怒氣,反而是機智地嘲笑了他,她的一舉一動比起他來要成熟的太多。

    “對了齊叔,你們接下來有什麼打算?”清舞張望着周圍越來越繁華的街市,忽然想到了一個極其嚴峻的問題。

    齊嶽也微微皺起了眉頭,輕嘆一聲:“我曾聽村長說過,風雷城裡有傳送陣,可以去往更大的域城,就算是不願進城投效勢力,那些地方也有更多的歷練之所。只是……”

    齊嶽沉吟片刻,卻沒有繼續說下去,倒是齊飛吶吶地低聲說道:“我們哪有那麼多錢進入傳送陣啊。”

    清舞略一思索,頓時明白了箇中道理:這蒼渺大陸比起綺羅要大上數倍之多,即便是神級強者能夠瞬移,卻要耗費許多不必要的力量,因此,兩地之間的傳送陣也就應運而生了。

    像這些陣法一類其實是晉入神級之後逐漸領悟的新的能力,普通的神級強者未必能有領悟陣法奧妙的天賦,但是擁有傳承記憶、亦或者是有前輩指導的就另當別論了。

    清舞剛剛晉入神級不久,還沒來得及接觸到這一層面,雖然凌夕、鳳軒他們都從各自的傳承記憶中獲得了陣法的施展之術,自然也可以全部告訴給清舞,但她還是想先自己慢慢體悟看看。

    有這麼多可靠的夥伴是好事,但若是一味地依賴他們,自己未來的修煉之路可就前途堪憂了。

    “那麼,用這個傳送陣一次需要多少錢?”看着齊家父子愁眉苦臉的神色,清舞忽然有種不祥的預感:希望這邊的物價不會太高啊。

    “一人一次需要支付十張晶卡。”齊嶽有些虛脫地長嘆一聲;這對於他們父子倆來說,實在是天文數字。

    “什麼?!這麼貴!”清舞的一雙美眸頓時瞪成了銅鈴:她以前拍賣靈器所得加起來也不過幾百張晶卡,當時在綺羅大陸已經算得上是小富婆一枚了,可是現在隨便搭乘一次傳送陣竟然就要花掉她幾十分之一的財富,這也太誇張了吧!

    心中不祥的預感愈發強烈,清舞趕緊環顧了一圈,衝向了旁邊一個正在販賣武器的小商販。

    “一件地階下品靈器竟然要價一百張晶卡,要不要這麼誇張啊!”這個價格都趕上當初她在拍賣會拍出的地階上品靈器了,而且不要忘了,兩者根本不是同一檔次的存在啊!

    如此看來,現在的當務之急,是要發家致富了;雖然她一向不怎麼重視錢財這一類的東西,但是像現在這樣一窮二白總是有些麻煩的。

    不過幸好她當初練習煉器之時煉製出的失敗品都還隨意地扔在一枚靈戒之中,只要稍微加工一下,大概至少也有地階上品了。

    煉器就是如此,只要是憑藉自己的能力煉製出一件天階靈器,那麼重新回過頭來煉製地階靈器,簡直就是玩耍一般。

    看着清舞的神色由驚恐變爲沉思,然後又莫名其妙地微笑起來,齊家父子頓時滿頭霧水;不多時,清舞終於打定了主意,對着兩人眨了眨眼:“看來我們留在這裡也住不起旅店,還是先回我那裡吧,我已經想到賺錢的好辦法了。”

    齊家父子對清舞早已是言聽計從,本來齊嶽是抱着爲清舞指路的想法帶她來到風雷城,在他看來,清舞一定會在這裡向他們道別離開,沒想到她竟然沒有絲毫要走的意思,心中自然是又驚又喜。

    尋了個僻靜無人的角落,三人再度憑空消失在空氣之中。

    “這幾日,我們就在風雷城外的山腳附近狩獵,這樣既可以在實戰中提升能力,還能獲取內晶;到時候對於這些內晶,我自有妙用。”清舞神秘兮兮地道。

    清舞的這一想法自然得到了齊嶽的贊同,雖然心中仍有許多疑慮,但也強忍着並未發問。

    第二日,他們一路疾行,往風雷城之外的荒野山谷之中進發;不過片刻,便接近了某處不知名的山腳。

    “龍琳,龍琴,還要麻煩你們在這附近留意一下。”清舞心意一動,喚出了神龍姐妹,緊接着,又將目光轉向了一旁躍躍欲試的齊家父子:“我的夥伴們會留在這裡,但除非是你們遇到生命危險,否則她們是不會出手的,所以你們要自己小心,尋找合適的對手。”

    看到齊家父子鄭重地點了點頭,清舞也會意一笑,身形一晃,便消失在了空氣之中;這裡並沒有適合她的對手,而且,她也另有打算……

    “小舞子,你果然是準備去收美男了,嗚嗚嗚……”清舞正往某個方向疾飛而去,腦海中忽然傳出了鳳軒哀怨至極的語聲。

    清舞嘴角一抽,瞬間無語:這傢伙是怎麼回事?她明明是要去光明正大地拉攏夥伴,怎麼到他的嘴裡就徹底變了味呢?

    “舞兒,你想收的美男好像送上門來了。”連凌夕也不甘寂寞地笑道,輕柔的語聲之中還帶着濃濃的揶揄之意。

    “咳咳,我這是正義的事業!”清舞無奈地翻了個白眼,美眸一閃,遙遙地望向了下方那一抹修長的身影。

    ------題外話------

    存稿君飄過~親愛滴們新年快樂!新的一年越來越美膩哦!要繼續支持文文哦!



    上一頁 ←    → 下一頁

    冒牌天王黑凰后重生之妖孽人生海賊之國王之上這號有毒
    末世生存大師總裁大人,放肆愛!妖孽奶爸在都市最後一個使徒逆天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