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112章 孃親甦醒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112章 孃親甦醒字體大小: A+
     

    在遣散了周圍觀戰的人羣與各勢力的參戰強者之後,各大勢力的首腦人物再度齊聚起來;畢竟今日他們所見所聞,有許多事情實在是疑慮重重。

    在座的都是聖級高階的大陸巔峰強者,遲早都會接觸到那一層面的事情,因而容華三人也沒有隱瞞,向衆位強者詳細地解釋了他們與祝斐之間的恩怨,只是對於五瑤石的力量並未過多言語;不過,衆人又沒有眼盲耳聾,清舞引動五瑤石之力的時候,那種力量令他們至今都心有餘悸。

    “我還是不敢相信,我們竟然生活在一個巨大的禁制之內!”孤鷹瞪着眼睛蹙眉說道。

    “我也無法相信,但是又不得不信,畢竟今日所見,無法用其他的理由來解釋。”盧奇目光灼灼地望着容華與清舞,對着他們微微一笑。

    儘管這樣一個事實對於他們來說還是太過難以接受,但仔細想來卻也有跡可循。這裡在座的有不少都是繼承前輩衣鉢而獲得瞭如今的修爲,他們也曾對於那些前輩爲何會參悟出如此厲害的秘法而倍感訝異,如今想來,原來他們已經達到了一個他們聞所未聞的嶄新境界,而那些前人之所以會毫無緣由地消失在這片大陸,並不是如傳聞那般歸隱山野,而是前往了另一個屬於更強者的世界。

    他們也曾以爲,聖級九階巔峰便是修煉的頂點,但是如今這樣一個事實就如同醍醐灌頂,令他們茅塞頓開;從今以後,他們將會爲了攀登全新的起點,而持續地修煉下去。

    “南宮姑娘,我想,我們一定會在另一片大陸重逢!”臨走之前,盧奇深深地注視着清舞,雙目之中迸射出前所未有的堅毅光芒。

    “哈哈,這也是我要說的!”孤鷹爽朗地大笑一聲,對着清舞眨了眨眼。

    他們知道,清舞恐怕在這不久之後就會前往禁制之外的那片大陸,但是他們同樣心懷信念,用不了多久,大家必定能夠重逢!

    除了清舞的朋友們還有與她關係密切的南宮齊、華希等人,衆強者紛紛離去;然而臨行之際,清舞卻突兀地感受到了人羣之中一抹異常古怪的注視,她略略瞥了過去,正迎上了一位老者複雜莫名的神色。四目相對,老者忽地身軀一震,慌忙別過臉去,頭也不回地離開了這裡。

    這是怎麼回事?那位老者好像有話要對她說似的?

    清舞正納悶之時,耳邊再度響起了容華有些深沉的語聲。

    “對了,還有一件事情。”容華與他的兩位好友對視一眼,復又回過頭來,微微蹙起了眉:“前往禁制之外的通道最近幾十年似乎漸漸地有些不穩定,我們想應該是禁制需要加固的預警。我們這就先行一步去通道出口的附近查探一番,等你準備好出發的時候,就去那裡找我們就好,到時我們再一同商討加固禁制之事。”

    聽到這不算太好的消息,清舞不由得心中一驚:這可是大事一樁,這個禁制一旦出現問題,影響到的,將會是整個綺羅大陸的生死存亡;看樣子,她在臨行之前還有一件大事要做。

    “是了,禁制的通道出口在什麼地方?”清舞這纔想起來,她還不知道那通向另一世界的神秘所在究竟在哪裡呢。

    “在迷淵森林的最深處。”

    “什麼?!”容華話音剛落,簫洛便不由自主地驚呼出聲;眸光一動,他忽然想起了植族正在遭遇的存續之危,如此看來,他也許找到了其根源所在。

    簫洛突如其來的驚呼引發了容華的注意,他定睛一看,眼中不由得浮現出一抹訝異:看他的氣息,應該是植族之中至高血統的一脈,可是好像又有些不對勁,就像是尚未覺醒又或是血統不純似的;看他的反應,莫非是知道些什麼?

    簫洛也發覺了自己的失態,瞳眸一閃,不動聲色地道:“在下是否可以與三位前輩同往迷淵深處一探?”

    不料,他的話音剛落,一直未曾言語的清溪也跟着開口:“晚輩也想一同前去。”

    看到清溪眼中的鄭重之色,清舞募地想起了他曾經向自己講述過的迷淵森林出現危機一事,如此想來,十有**是與禁制的通道出口有關了。

    記得那時花皇花景曾說,要清溪與花翎的實力雙雙達到聖級六階以上,方有希望解決植族之危,也許,他已經找到了可行的辦法?

    不論如何,這事情都要他們親自查探過後才能得出結論了;只是清舞之後就要前往另一片大陸,有很多事情需要安排一番,看來是無法親自去調查其中的來龍去脈了。

    容華三人自然希望能有幫手一同幫助他們調查此事,因而在衆人商討過後,決定由夜月傭兵團的衆人再加上百里澈、落臨天、簫洛跟隨容華三人一同前去通道出口附近進行調查,而南宮齊、華希與飛塵則與清舞一路,準備回一趟南宮家,安排臨行之前的事宜。

    暫時告別了容華等人還有自己的朋友們,清舞不由得爲即將到來的分別而感到絲絲落寞;不久過後,她就將離開這片熟悉的大陸,去新的世界,經歷新的精彩。儘管心中會有不捨,儘管那裡也許會面臨着危機與挑戰,但是她也知道,她始終需要去到一個更加廣闊的天空。

    “乖徒兒,想什麼呢!那幫小傢伙們就交給老頭子我好了,等你再見到他們的時候,保準讓你大吃一驚!”華希忽地哈哈一笑,重重地拍了拍清舞的肩膀,向她投去一個安心的眼神。

    看到自家老師露出少有的鄭重之色,清舞不禁心中微動,爲他的愛護與無私感動不已;以華希的實力,若是加倍修煉的話,大概用不了多久就足以前往另一片大陸,可若是將大部分精力用於指導她的朋友們,那麼勢必會大大減少自己的修煉時間。

    如此之大的犧牲從他的口中說出卻只是輕描淡寫一般,這份關懷,她無以爲報,只有永遠地感念在心。

    “清舞,我……要先走一步了。”就在這時,飛塵那帶了些微歉意的語聲低低傳來。

    清舞早就猜到祝斐之事一旦解決,飛塵恐怕便會向她告別,可是這個時刻到來之際,心中還是免不得有些不是滋味。

    “飛塵,你……”她想問問他的來歷是否如她猜想的那般,卻又不知如何開口;對於這個乾淨而純粹的少年,她始終有種莫名的放不下的感覺。

    飛塵那清澈如泉的眸子眨了眨,似乎明白了清舞想要說些什麼;他微微垂眸,幾不可查地點了點頭:“我來自蒼渺大陸,也就是你們所說的禁制之外的那個世界。”

    原來那裡,是叫蒼渺大陸麼……

    “礙於族規,我不能向你詳細解釋那裡的情況,不過……”他這樣說着,忽然手心一晃,將一塊精緻華美的圓潤玉石遞給了她:“你拿着這個,就可以隨時與我通話。”

    “這個是?”清舞下意識地接過了那枚精巧的玉石,在握住那枚玉石的同時,莫名地產生了一種親切之感,好像這玉石之中,帶着飛塵的氣息似的。

    “這樣東西名爲魂石,裡面刻有我的靈魂印記,當你握着它的時候,就可以與我傳音交談,並且感知到我的位置,即便是你仍在綺羅而我在蒼渺,也是可以使用的。只是由於你現在未入神級,無法刻下你的靈魂印記,所以我無法主動與你取得聯繫;待你晉入神級後,在魂石中刻下靈魂印記,我就可以感應到你的情況了。”

    好奇地看着手上這一枚玲瓏剔透的玉石,清舞只覺驚歎不已:這不就是這個世界的手機嘛!隨時通話外加GPS定位,真是牛叉閃閃啊!

    小心翼翼地將魂石收好,清舞對着他淺淺一笑,微微點頭:“我知道了;飛塵,我們蒼渺再見吧。”

    她知道有些事情他現在無法告知於她,關於他的身份,還有他究竟是通過什麼方式來到綺羅大陸的;不過她信任他,相信他總會將這一切都告訴自己。

    飛塵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輕輕點頭:“嗯,我期待着我們再見的那一天。”

    話音落下,他毅然決然地轉過身去,足下輕點,縱身躍上天空;白色的身影越來越高,漸漸地,消失在了雲端之中。

    清舞怔怔地看着飛塵消失的方向,有些出神;良久,才復又回過頭來,對着華希微一點頭:“老師,我們也走吧。”

    南宮齊早在方纔與容華等人分別之後,便迫不及待地進入了碧玉天心鐲之中;祝斐一死,損害着卓心靈身體的黑暗霧氣也就沒了源頭,自然也已經盡數消散,現在,就等着她沉眠的意識逐漸甦醒,重新恢復神智了。

    不過,孃親沉眠了那麼久,即便是身上的毒素都驅除乾淨了,只怕是一時半會也醒不過來,而且在千年玄冰牀上面躺了那麼久,大概乍一醒來會有很多不適應吧;清舞這樣想着,正欲與華希躍身而起,腦海中卻突兀地響起了卓希焦急萬分的呼喊:“小夜,你快點進來!靈姨她……”

    聽到卓希如此慌張的叫喊,清舞的腦中頓時一片空白:怎麼回事?孃親發生什麼事了?

    顧不得跟華希多說半句,清舞直接拉着他消失在了原地;兩人剛一進入碧玉天心鐲,便被眼前的景象驚得呆了。

    他們首先感受到的,是滲入骨髓般的冰寒之氣,緊接着映入眼簾的,便是撲面而來的茫茫白霧,而在那撲朔迷離的迷霧之中,有一抹淡淡的身影,正平躺在半空,看起來頗爲詭異。

    “孃親!”清舞大驚失色,趕忙一個閃身來到了平躺在半空之中的卓心靈身旁,顫巍巍地伸出手去,想要將她託下來卻又擔心適得其反,簡直不知如何是好。

    清舞正心急如焚之際,忽覺一雙微涼的大掌緊握上自己的小手,下意識地回身一望,正迎上了南宮齊安慰的目光:“別擔心,靈兒應該是在突破中。”

    什麼?突破?

    經他這麼一提醒,清舞這才發覺,孃親的氣息真的處在不斷地攀升之中,而緊接着,她便意識到了一個愈發驚悚的事實:那就是孃親的實力,竟然不知在什麼時候達到了人級九階巔峰之境,而現在,她顯然是在衝擊聖級壁障!

    天啊,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之前爹爹告訴過她,自從孃親陷入沉眠,實力便一直維持在沉眠之前的六階之境,可這又是怎麼回事?怎麼一眨眼的功夫不見,孃親就要突破聖級了?

    就在此時,空氣之中縈繞着的白色霧氣募地波動起來,緊接着,竟然源源不斷地朝着卓心靈的體內匯聚而去;而伴隨着白色霧氣的涌動,卓心靈身上的氣勢也不斷地升騰而起,終於,在清舞與南宮齊震驚不已的目光注視下,象徵着聖級一階低品的晉階法陣,冉冉升起!

    “真的晉升了啊……”華希瞪着眼睛喃喃低語着,幾乎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實:睡着睡着就晉入聖級了,這大概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晉升方法吧!

    強悍的氣勢漸漸地歸於平靜,與此同時,卓心靈的身體也緩緩地落回了牀上;自從她的身體不再受到黑暗霧氣的侵蝕,南宮齊便將她轉移到了普通的牀榻之上,卻是沒想到會突然發生這樣的事情。

    他們趕忙湊到了卓心靈的身旁,一眨不眨地緊盯着她;在他們緊張萬分的注視之下,卓心靈那精緻的睫毛微微一顫,緊接着,一雙充滿了迷茫的美麗眸子便緩緩地睜了開來。

    突然來臨的光明令她有些不適,柳眉微微蹙起,眯着眼睛適應了片刻,這纔再度睜開眼眸,有些困惑地望向了周遭的一切。

    “孃親!”

    “靈兒!”

    清舞忽然覺得鼻尖一酸,此時此刻,所有那些屬於原本南宮清舞的兒時記憶紛涌而來,孃親的一顰一笑都是如此清晰,胸口之中傳來陣陣狂熱之感,她的孃親啊,終於睜開了眼睛!

    南宮齊再也忍不住心中的狂喜,上前一步便緊緊地將卓心靈擁入了懷裡:“靈兒,你終於醒來了。”

    “齊哥……”一聲久違的呼喚脫口而出,彷彿過了幾個世紀那般漫長,可在相見的這一刻,似乎盡數化爲了白駒過隙的一瞬。

    南宮齊緊摟着懷中的人兒,卻又小心翼翼地不敢用力;她是他這畢生的珍寶,好不容易,才終於能夠重新將她擁在懷裡。

    十二年的風雨滄桑,他日日夜夜都在擔心,會不會這一輩子,都再也無法像這樣擁她入懷;而現在,所有的憂慮已全部煙消雲散,留下的,唯有歷經風雨而愈發沉澱的感情。

    良久,夫妻兩人輕輕地分了開來,彼此深深地凝視;卓心靈這才發覺,南宮齊的外表上雖然並沒有多大變化,可是眉宇之間,卻隱隱流露出一抹歲月的滄桑。

    “齊哥,我睡了多久?”卓心靈不由自主地微微擡手,輕撫上他那出現了些微皺紋的眼角,目光之中,滿是心疼與愛意。

    南宮齊眸光一柔,輕輕地握住了她的小手,將目光轉向了一旁的清舞:“你看看我們的女兒就知道了。”

    卓心靈循着南宮齊的目光望去,正望見了清舞晶瑩的目光;那雙烏黑瑩亮的美眸之中,流露出無盡的依戀與欣喜。

    “小舞兒?!”儘管難以相信眼前這個看起來已有十**歲的絕美女子竟會是自己的女兒,可是清舞那與自己頗有幾分相似的容貌,還依稀能夠見到幾分孩童時的樣子;眼前這個熱淚盈眶的絕美女孩,真的是她最寶貝的女兒!

    “孃親!”清舞就像乳燕還巢的鳥兒,欣喜若狂地投入了孃親的懷抱;十二年了,她終於真真正正地與父母團聚在了一起!



    上一頁 ←    → 下一頁

    桃運神戒金色綠茵吾為元始大天尊邪王欺正妃我的大姐大
    皇夫同堂:妖孽師兄娶進天元神訣極品全能高手甜婚來襲:腹黑老公壞透Kiss小呆萌:惡魔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