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110章 凌夕出手,終極一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110章 凌夕出手,終極一擊!字體大小: A+
     

    就在馮烈的身軀被燒成灰燼的同時,一股肆虐的黑暗氣息驟然出現在了熊熊烈火之中,那詭異的黑色氣息如遊蛇一般朝火勢稍弱的地帶猛衝而去,“嗖”地一聲便自涅槃火的薄弱地帶衝了出來;然而,等待着他的卻是……

    “紫耀天怒!”

    伴隨着一聲威嚴與冷冽的男子高喝聲,一股極其龐大的能量光束立刻對着剛剛逃逸出來的祝斐轟了上去!

    與赤紅色耀目色彩交相輝映的紫金色烈焰充斥着極爲純正的火焰之力,強悍的紫雲火能量光束之中,猶帶着一絲無可抵擋的強烈霸氣;在衆人瞠目結舌的注視之下,那令人震撼無比的能量光束,不偏不倚地正中剛剛逃出烈焰焚燒的祝斐!

    “啊啊!混蛋!我要把你們通通殺光!”祝斐淒厲而憤恨的吼聲久久地迴盪在半空之中,爲了保住性命,他只得忍痛捨棄了一部分黑暗霧氣,狼狽不堪地逃離了紫雲火的籠罩範圍。

    黑暗霧氣就相當於他身體的一部分,也是他實力的來源所在;如此一來,祝斐的力量再度削弱不少,接下來的戰鬥,對他們也更加有利了。

    此時此刻,包括聯軍強者與容華三位高手在內的所有人都驚駭地瞪大了眼睛,不僅僅是因爲清舞與她的夥伴所展現出的強悍實力,更是因爲就在這同時,他們清楚地感覺到了清舞的實力正在詭異地不斷攀升之中!

    在戰鬥剛剛開始之際,清舞的腳下亮起聖級九階圖紋之時,一衆強者就已經被刺激得幾乎不會動彈了,然而現在,她的氣勢竟然再一次持續地攀升起來,這也太驚悚了一點吧!

    殊不知,此時的清舞也處於莫大的驚喜之中,她有些不敢置信地感受着自己突然之間飛速提升的實力,感受着這其中蘊含着的絲絲縷縷的熟悉氣息,情不自禁地驚呼出聲:“凌夕?你醒來了?”

    凌夕自從進入沉眠修煉以來已經有兩個多月,雖然這時日也不算短了,但是她完全沒有料到,他竟然會在這個最爲關鍵的時刻甦醒過來;而且既然現在她的實力也在飛躍性地提升之中,那也就是意味着,凌夕順利完成了上古神鮫的血脈融合,現在已經實力大進!

    果然,她的話音剛落,男子那久違的溫潤語聲便自她的腦海中響起:“嗯,不用再勉強自己了。”

    凌夕此話一出,清舞便是募地一怔,不由得心中一暖:她身邊的他們怎麼一個個都是這樣呢,總是如此地守護着她,寵愛着她……

    方纔那一招鳳凰展翅看似極其威風,實際上已經消耗了清舞不少力量;畢竟以她現在的實力,要配合已經晉入神級的鳳軒施展強力的天賦技能需要耗費更多的力量,這次偷襲從結果上相當成功,但是接下來的一段時間內,清舞都無法再支持這種級別的天賦技能了。

    想來凌夕一定是感覺到了自己體內逼近警戒線的召喚力,所以才這樣說的吧。

    不過,在聽到凌夕的聲音那一刻,清舞已經完全地安下心來;她不知道他現在的實力已經達到了幾何,但是毫無疑問,凌夕一定是她最強大的助力!

    清舞微微勾脣,揚起一抹勾魂奪魄的迷人笑容,烏黑清亮的美眸之中透着絲絲欣喜:“我知道;不過,我還是想和那個老怪物鬥上一鬥。”

    聽了她的回答,凌夕不由得輕笑一聲,無奈地嘆了口氣:“就知道你會這樣說。”

    “嘿嘿,沒辦法啊,你可是我的秘密武器,總不能現在就亮相吧!”清舞這樣說着,忽地神色一動,右手輕揮,將黑翼短匕握在了手中。

    就在此時,她的腳下金芒一閃,鳳軒再度現身而出,清舞頓時一驚:這傢伙好像是自己冒出來的,怎麼回事?

    “鳳軒,我剛纔好像沒想喚你出來啊?”清舞看着一臉鬱悶之色的鳳軒,有些納悶。

    “哎呀別管那麼多了!你別過去了,我要找那個老傢伙報一箭之仇呢!”鳳軒不滿地嘟了嘟嘴。

    “額,可是……”

    “好不容易我的實力最強了,小凌子一回來,現在又被擠下去了。”鳳軒扁着嘴巴嘟囔道,一雙迷人的金眸有些哀怨地盯住了清舞,那模樣要多委屈有多委屈。

    額,這傢伙都步入成熟期了怎麼還這麼小孩子氣,這些亂七八糟的也能讓他鬱悶?

    清舞無語地搖了搖頭,白了他一眼:“我知道你也很強不就行了?現在大敵當前,我需要鳳軒大人您大發神威,行了吧!”

    鳳軒的臉色這纔多雲轉晴,嘿嘿一笑:“放心吧,一定好好料理那個老怪物!”

    話音剛落,鳳軒的臉上便換上了一副認真之色,與方纔的嬉皮笑臉截然不同,進入戰鬥狀態的鳳軒,果然是相當可靠的;只見紅光一閃,他已經募地衝向了與傾煌交戰正酣的祝斐,熾烈的紅色流光之中,包裹着難以忽視的強悍力量。

    “可惡!本座一定會把你們全部消滅!”祝斐一邊不斷地詛咒發誓,一邊在衆高手的包圍之下左衝右突;現在的他已經被廢去了將近一半的實力,又是以一敵五的局面,可謂是相當被動。

    “呵呵,大話還是少說一點的好。”清舞這樣說着,美眸之中忽地厲色一閃,將手上的黑翼短匕隨意地往前一擲,只聽一陣劃破虛空的“嗚嗚”聲響,那泛着凜冽寒光的烏黑匕首,已經如霹靂一般直直地射向已化爲黑霧人形的祝斐!

    黑翼短匕以強悍的勁力與勢不可擋的極限速度直接穿過了祝斐的“身體”,在那詭異的黑霧人形之上留下了一個恐怖的大洞;在祝斐咬牙切齒的怒吼聲中,黑翼短匕“嗖”地一個轉身,又以愈發迅疾的速度在祝斐的“身體”後方一穿而過。

    “哼!別以爲這麼一把破匕首就能傷的了我!簡直是笑話!”祝斐的冷笑聲徐徐傳出,他一邊招架着衆人的圍攻一邊扭了扭身子,只見那兩個大洞便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飛快地變小,最後消失不見。

    雖然看起來並沒能給祝斐帶來任何傷害,但清舞的脣邊卻莫名地揚起了一抹詭異的笑;此時此刻,誰也不曾想到,她方纔的舉動,竟是爲了……

    “凌夕,怎麼樣?”清舞的眼中晦暗不明,閃爍着異樣的光芒。

    “雖然只是試探,但是的確有效;我想如果面積足夠大,一定能夠成功。”凌夕清朗的語聲之中,盡是自信與躍躍欲試。

    兩人正商討間,傾煌有些凝重的語聲忽然在她的腦海中響起:“別忘了他手上還有最後一枚五瑤石,若是逼得他緊了,我擔心他會狗急跳牆。”

    “對對對,得想個辦法限制他手上那枚五瑤石的力量,要是再能量暴走一次,就更麻煩了!”正說着,鳳軒也插話進來。

    “讓我想想。”清舞也想到了這一點,事實上,她一直在懷疑祝斐這種古怪的生存方式也許是藉由五瑤石獲得的,記得容華曾經告訴過她,當初祝斐便是爲了得到強大的力量所以不惜放棄了自己的身軀,從而以某種不知名的秘法借用了五瑤石的能量;這一秘法與五瑤石有關又能讓祝斐以黑色霧氣的形式存在,應該就是以五瑤石的能量爲依託的。

    如果她的推測是正確的,那麼,或許有一種方法,可以令祝斐真真正正地魂飛魄散……

    感受到不遠處那些關切而擔憂的目光,清舞擡眸望去,正看到了半空之中面色緊張的聯軍衆人;她微微一笑,對着他們露出一抹自信的笑意:“大家放心,接下來就交給我了。”

    “南宮姑娘,一切小心!”盧奇與孤鷹等人雖然有些擔心,卻也知道憑藉他們自己的力量已經幫不了什麼忙了,便也沒有勉強上前。

    落臨天、冷若寒以及清舞的朋友們也紛紛會意地點頭,儘管心中的緊張之情幾乎滿溢而出,但是他們更加相信,再強大的敵人也無法阻擋她前行的腳步。

    “傾煌,鳳軒,你們再多跟他耗上一會,我有辦法了。”清舞暗暗傳音道。

    “嘻嘻,就知道我家小舞子最聰明瞭。”鳳軒興奮地回了一聲,周身涅槃火大漲,立刻發動了又一輪激烈的攻勢。

    “哼!你這臭小子少油嘴滑舌的!舞兒認可你了本尊可還沒答應呢!”傾煌揮手一道紫雲火箭把祝斐的“手臂”射了個對穿,隨即狠狠地瞪了鳳軒一眼。

    鳳軒也不甘示弱地掀起數道火焰巨浪,不屑地“切”了一聲:“你這隻臭狐狸也太無理取鬧了吧!我對小舞子以身相許又沒對你,要你答應做什麼!”

    “你這臭鳥!”

    “哼!騷狐狸!”

    他們傳音吵架吵的倒是開心得很,清舞可就遭了殃了;他們兩個的傳音清舞的其他夥伴也能聽得到,結果這些沒良心的傢伙們竟然一個個嬉笑起來,搞得她一個頭兩個大,自己的腦袋就像是要爆炸了一般。

    終於,忍無可忍的清舞怒吼一聲:“你們兩個有完沒完?凌夕還在做最後準備呢!”

    河東獅吼果然見效夠好,清舞話音剛落,四下裡便恢復了一片安靜;只不過也不知是錯覺還是怎麼,衆人忽然感覺到傾煌與鳳軒的攻勢愈發強勁了。

    祝斐的“身體”雖然不會受傷,但這些黑色霧氣是他能量的來源所在,在五名高手的連番轟炸之下,他的力量也在不知不覺間流失了許多;如果說起初由黑色霧氣凝聚而成的祝斐是個彪形大漢,那麼現在也只能算是個精瘦青年了,可見他的力量着實消耗了不少。

    接二連三的狂轟濫炸令祝斐焦躁不已,好不容易避過又一團熾烈燃燒的紫雲火,他無意間瞥到了不遠處淡然而立的清舞;後者脣邊那一抹自信淡然的笑意深深地刺激着他已經處於崩潰邊緣的意識,不由得發出一聲狂怒的大吼:“奶娃娃!你不是要與本座決戰麼?怎麼,怕被本座打得灰飛煙滅,所以只敢躲在後面找幫手?”

    聽到他如此瘋狂的吼叫,清舞禁不住冷笑一聲,微微眯起了眼:總算逼得這老怪物徹底發瘋了,接下來,也該到送他上路的時候了!

    “呵呵,本來還想讓你再多蹦躂一會,老人家您急着去投胎那就怪不得我了。”清舞低低地呢喃一聲,隨即臉色一沉,雙目之中募地迸射出凜冽刺骨的殺意:“祝斐,今日,我定要讓你魂飛魄散!”

    “哈哈哈,這是本座有生以來聽到的最好笑的笑話!你們這些白癡不會以爲本座只有這麼一點力量吧?”聽到清舞此話,祝斐的語聲愈發陰狠,狂妄的大笑過後,忽地渾身一震,周身的黑色霧氣瘋狂地涌動起來。

    徒然之間,衆人只覺祝斐身旁的空氣一陣奇異的波動,下一刻,虛空之中便憑空出現了一個衆人並不陌生的身影,雖然此人與先前的所有黑衣人一樣,都已經面色慘白如同幽鬼,那熟悉的樣貌,依舊不難辨認;正是落月國之前的皇帝陛下,消失匿跡的落凌傲!

    清舞早就猜到祝斐定然還有後招,卻怎麼也沒料到他竟然連落凌傲此等人物都能控制;不過想想也是,內心深處越是黑暗,不就越容易被黑暗所吞噬麼?

    正當衆人都以爲祝斐要利用落凌傲的性命威脅他們或者是命令他出戰之時,祝斐卻再一次做出了令所有人震驚萬分的舉動:他直接一掌拍在了落凌傲的頭頂上,緊接着,自落凌傲的頭頂便涌出了濃郁的黑色霧氣,源源不斷地往祝斐的“身體”之中鑽了進去!

    原來,他竟是把落凌傲當成了儲存能量的容器!

    遠遠觀望着的聯軍衆人之中,有一人的神色格外複雜;落臨天緊緊地盯着那個自己曾經無比憎恨的身影,此時此刻,似乎那所有的情緒都漸漸地隨着落凌傲生機的消散而一同散去。

    他一直想着要手刃這個害死自己父親又囚禁自己母親的禽獸,可是今日看到他如此下場,他的心中只餘釋懷:也許這樣的下場對他來說,比死亡更加殘酷,不過,這也是他罪有應得。

    不過眨眼之間,落凌傲身上的黑暗能量便被祝斐盡數吸收,而完全失去了自主靈魂的他,也只剩一具空殼,在衆目睽睽之下,無力地墜落而下;叱吒風雲一生,卻落得個如此下場,不知道落凌傲在他生命的最後一刻,會不會因爲將靈魂出賣給了魔鬼而後悔呢?

    “凌夕,你感受到了麼?”清舞忽地眉心一動,不動聲色地傳音道。

    “嗯,在腦部位置。”不用清舞解釋,他便明白了她話中之意:“我隨時都可以配合你。”

    清舞淡定自若的神情再度被祝斐看在眼裡,當然,也由此扯斷了他最後一根理智的絲絃,此時此刻,他滿腦子想的,全部都是要把眼前這個狂妄至極的奶娃娃撕個粉碎!

    濃烈而深沉的黑暗氣息自祝斐的周身蔓延開來,他冷冷地一揮手,周身逸散而出的濃烈黑氣便正對着清舞狂涌而出!

    看着如此恐怖的黑色死氣朝着她奔涌而來,清舞的臉上卻無半分驚慌之色;她依舊淡笑着透過重重黑霧看向不遠處的祝斐,一雙美眸之中,盡是自信傲然。

    就在黑色死氣即將逼近清舞的那一剎那,她的身影,募地消失在空氣之中!

    無聲無息,無影無蹤,清舞此人似乎是完全消失在了這個世界之上一般,竟無一絲一毫的氣息可尋!

    “不可能!被我的黑氣鎖定是無法瞬移的!不對……她還未入神級,怎麼可能會瞬移?!”祝斐驚得呆了,無論他怎麼探查,都感應不到清舞的氣息,這怎麼可能?

    而此時的清舞,正饒有興致地站在碧玉天心鐲之中看着外面的祝斐急得團團轉,笑得沒心沒肺:“哈哈,老怪物,終於吃癟了吧?”

    正當祝斐暴跳如雷之際,虛空之中忽然傳來一陣奇異的波動,緊接着,一道迅如閃電的蔚藍色流光直直地衝着祝斐的方向猛衝而上!

    “什麼?!”祝斐猛地一怔,正欲凝神望去,忽然感覺到一種莫名的不對勁。

    周圍的空氣不知何時開始忽然多出了幾分壓抑的寒冷,尤其是祝斐所在的附近,空氣的溫度驟然低了許多;與天氣的寒冷完全不同,這突然而至的嚴寒之氣,就像是海水結冰一般,令衆人覺得自己的血液都幾乎要凝固起來!

    身處嚴寒最中心的祝斐感覺最爲強烈,雖然他已經沒了實實在在的身軀,但是縈繞周身的黑色霧氣就相當於他的身體,因此任何能夠傷害到黑色霧氣之物,都會令他感覺到痛苦。

    那是一種透徹心扉的寒冷,彷彿連呼吸都能被凍住的僵硬感覺,甚至滲入了靈魂深處……

    就在此時,蔚藍色流光已經來到了祝斐的面前,那一抹清冷淡然的身影,透着與周圍空氣同樣的陣陣冷意;孤傲而淡漠的男子微微啓脣,毫無感情的淡然語聲在虛空之中久久迴盪。

    “冰封千里!”

    霎時間,炫目的冰藍色充斥了人們的視線,周圍的空氣變得愈發冰寒;更令人驚歎的是,竟然有一層層厚重的堅冰以清冷男子爲中心,瞬間朝着祝斐的所在之處擴散而去,不過瞬息之間,便將祝斐的黑霧身軀連同縈繞在他周身的黑暗霧氣盡數凍結起來,厚實的冰牆將祝斐的所有黑暗氣息盡數禁錮其中,簡直如一塊冰雕一般!

    被牢牢地禁錮其中的祝斐完全無法動彈,即便是無影無形的黑暗霧氣,此時也對眼前堅固的冰牆無計可施!

    迷人而優雅的冰藍色之中,那絲絲縷縷的黑色霧氣格外顯眼,但任憑祝斐如何掙扎,卻完全無法動彈半分。

    “該死的!這是什麼東西!本座是不可能被困住的!這不可能!”祝斐怨憤而暴怒的吼聲不斷地自厚重的冰層之中傳出,倒是有些滑稽。

    自從方纔感受到周圍的嚴寒之氣,衆人的神色便驚駭起來,此時此刻,更是一個個大張着嘴巴忘記了所有的語言;他們傻傻地盯着站在冰牆之外那一抹孤高淡然的身影,只覺得一陣陣頭暈目眩。

    這個長相俊美得不像話的清冷男子是誰?怎麼會突然出現在這裡?他的實力也太強了吧,竟然只用了一招就封住了祝斐!

    衆人正這樣想着,卻發現那男子的神色忽地柔和起來,如果說方纔的他如同那高高在上的神祗,現在便像是溫潤如水的溫柔帥哥;只不過,他的溫柔親近,永遠只會爲一個人而展現。

    四目相對,無言的默契流轉開來;清舞與凌夕對視一眼,隨即微微勾起了脣;手心一晃,四枚瑩潤如玉的五瑤石便出現在了手心之上。

    清舞冰冷的眸光直攝祝斐,凜然一笑:“祝斐,我今天就用你自己的能量,送你歸西!”



    上一頁 ←    → 下一頁

    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桃運神戒金色綠茵吾為元始大天尊
    邪王欺正妃我的大姐大皇夫同堂:妖孽師兄娶進天元神訣極品全能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