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103章 真相終現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103章 真相終現字體大小: A+
     

    這樣說着,那名氣勢逼人的中年男子忽地轉過身去,朝那幾名仍舊處在驚慌之中的男子擺了擺手,示意他們先行離開;緊接着,又對着那位美婦柔聲說道:“抱歉,你先帶着女兒去玩一會吧。”

    待房間中只剩下清舞、鳳軒與那名男子之後,他再度目光灼灼地望向了清舞,微微眯起了眼睛:“你們應該不是迷路到這裡來的吧。”

    清舞覺得在這個人的面前一切都變成了透明一般,那一雙烏黑深邃的眼眸雖然並未表現出凌厲之色,但卻充滿了飽經歲月的滄桑與成熟,在這樣的目光注視下,就算她想說謊都是不可能的,不過她也並沒有準備這樣做。

    緩緩地點了點頭,清舞直視着眼前的男子,目光清澈如水:“其實,我們是被某樣存在指引而來。”

    “什麼?!”男子聽到清舞如此回答,不由得瞳孔一縮,露出了複雜莫名的神情,他死死地盯住清舞絕美的面龐,好像要從她的臉上看出些什麼。

    “喂喂!你一個老人家這樣盯着小姑娘也太不像話了吧!”鳳軒被男子目不轉睛的眼神搞的一陣火大,募地跨前一步攔在了兩人之間,寫滿了不滿的金眸惡狠狠地盯住男子。

    被鳳軒這麼一說,男子也發覺了自己的失態,趕緊尷尬地別開了臉,不過隨後又將審視的目光轉向了鳳軒,沉聲開口:“你的身上,流淌着神聖火鳳凰一族最純正的血脈吧,那麼,你與現任族長,是什麼關係?”

    想不到男子竟然一語道破了鳳軒的身份,兩人不由得訝異地瞪大了眼睛,同時心中暗驚:難道說,這名男子就知道五瑤石的事情?

    雖然處處被別人掌握主動讓人有些不爽,鳳軒還是撇了撇嘴回答道:“現在的族長是我爺爺。”

    男子瞭然地點了點頭,看起來鳳軒的回答完全在他的意料之中;清舞美眸一閃,重新站回到鳳軒的身旁,微微擡眸:“接下來,前輩可是要問神聖火鳳凰一族所守護的某樣東西?”

    男子又是一驚,剛想開口,卻被清舞接下來的話打斷:“我想這段對話可以更加開誠佈公一些,不如就從雙方的自我介紹開始吧;我叫南宮清舞,旁邊這位是……”

    不等她說出口,鳳軒趕緊搶先說道:“我是小舞子的男人,鳳軒!我警告你,不許盯着我家小舞子看!”

    這強勢又霸道的宣言驚得清舞一個踉蹌,趁着對面的中年男子也因爲鳳軒大膽的宣告而陷入呆愣之際,她趕緊扯了扯鳳軒的衣角:“我說,你也太直接了吧!”

    鳳軒緊盯着清舞因爲他方纔的話語而有些漲紅的臉蛋,咧嘴一笑:“這算什麼,我還想讓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我是隻屬於小舞子的呢!”

    聽了他如此直白的宣言,清舞心頭募地一顫:是啊,他剛纔說的,並不是她是他的女人,而是他是她的男人,她又怎會不明白,他這樣的宣告有着什麼樣的意義?鳳軒啊,你究竟還要讓我感動多少次?

    中年男子雖然有些震驚於兩人的關係,但卻也因他們之間的美好氣氛而微微動容,看着這樣的兩人,不由自主地便想要去相信他們。

    “我名爲容華,只是,我已經很久不用這個名字了。”

    他低沉的語聲緩緩響起,深邃的眼眸之中,閃過一抹不易察覺的思憶。

    “……有多久?”待她反應過來之時,心中莫名的疑問已經脫口而出;不知怎的,她突然有種真相即將浮出水面的感覺。

    容華微微一愣,復又面色複雜地看了清舞一眼:“那時候,我還抱有許多不切實際的幻想。”

    說到這裡,他忽然對着清舞與鳳軒招了招手,示意他們與他一同坐下;看起來,他所要說的事情並不是三言兩語能夠講得清楚的。

    清舞與鳳軒對視一眼,不動聲色地在他的身邊坐了下來;雖然不知道他爲什麼突然想要與他們講述他的故事,但是能夠獲得他的信任,總是一件好事。

    其實,對於容華這種層面的強者來說,僅僅是通過對方的眼睛,就能明確地看出此人是否值得信任;也正因如此,就在清舞面無懼色地與他對視之際,容華便相信了他們,儘管他依舊不知道他們的真正目的。

    “還記得很久很久以前,我與幾位好友共同修煉,向着自己心中那個遙遠的目標而不懈地努力着。後來有一天,我們之中的一位好友在機緣巧合之下獲得了一樣稀世之寶,而我們與她一樣,認爲這樣寶物或許能夠讓這片大陸成爲一個更加美好的所在。”

    “可事實證明,我們實在是太過天真了;正所謂懷璧其罪,擁有這樣寶物的我們,遭到了大陸上幾乎所有勢力的追殺。我們怎麼也沒有想到,手上的稀世之寶的確改變了整個大陸,然而,卻是給整片大陸帶來了永無止境的殺戮。”

    “我的那位好友對這樣的事實感到痛心疾首,最終她決定,犧牲自己,儘可能地保全大陸上的一部分淨土,與此同時,也將那樣寶物封印起來,直到大陸的命運再度開啓,寶物自行認主爲止。”

    說到這裡,容華的眼眸之中流露出難以言喻的悲傷與愧疚,他深深地吐出一口濁氣,這才接着開口道:“在那位好友力竭逝去過後,我們餘下的幾人便懷揣着她的遺願擔負起守護這片淨土的責任;我知道,自己阻止不了那樣東西重新出世,可是,卻也別無選擇。然而,隨着歲月的流逝,我們的想法,漸漸地開始相悖。”

    “我們之中的兩人組建了自己的家庭,他們依舊希望守護着這片淨土;而我則有些睏倦於年復一年的束縛,心中萌生了些許想要從這一切重擔之中脫離的想法;可是還有一人所想的,是我們完全沒有預料到的。”

    容華彷彿想起了那人曾經說出的話語,漆黑的眸中第一次浮現出了極具壓迫感的凌厲之色,雖然只是一閃而逝,清舞卻清楚地感受到了他對那人飽含的憤怒與嘆惋。

    “他同樣厭倦了這看似永無止境的寂寥生活,可是他所想的,是徹底地終結這樣的日子。爲了做到這一點,他認爲,只有徹底的毀滅,才能帶來嶄新的開始。爲此,他需要那樣寶物的重新出世。”

    “不知道他究竟用了什麼樣的手段,那樣寶物竟然當真自主出現在了他的面前,可是由於他的強制手段,寶物陷入了能量的暴動之中,甚至連守護這片淨土的禁制,也受到了嚴重的威脅。我們三人聯手,依然不是那人的對手,而寶物的能量暴動,也愈發難以控制。”

    這樣說着,他的神色忽地一動,似乎完全沉浸在了自己的回憶之中:“在這個千鈞一髮的時刻,出現了一個人……一名女子……”

    伴隨着容華低沉綿長的敘述,清舞只覺自己彷彿身臨其境,看到了那場空前的驚世之戰……

    “容華!小心!”鋪天蓋地的黑霧如一張猙獰的血盆大口,對着容華緊逼而來;當忙於抑制能量暴走的他注意到這致命的危機,已經爲時已晚;他只能眼睜睜地看着濃郁的黑霧包裹而來,前所未有的絕望氣息,將他重重包圍。

    然而就在此時,茫茫無際的黑暗之中忽然出現了一道純白無暇的光點,那道光點越來越大,越來越亮,下一刻,竟然化爲了衝破一切的刺目光束,將容華前方的黑暗盡數驅散;與此同時,一聲堅定而決然的厲喝募然響起。

    “碧落天華!”

    女子的喝聲充滿了堅毅與自信,彷彿這世上所有的一切都只能仰視她的存在;伴隨着她的厲喝,炫目的光亮穿透了濃重的黑霧,令他們眼前的一切重新恢復了往常的色彩。

    也正因如此,他看清了半空之中凜然而立的那道絕美身影,還有她身上流光溢彩的神聖光芒;那是一個,令人難以移開目光的女子。

    在他發愣的當口,好不容易稍有平復的能量再度暴走起來,肆虐的氣息將四散開來的黑色霧氣再度凝聚起來,匯聚成了一個人的模樣;那人狂妄地大笑起來,揮動着黑霧凝結而成的手臂,格外囂張:“怎麼?又來一個送死的?哈哈,老子今天心情好,就大發慈悲送你們一起上路好了!也免得你們在那邊孤單了不是?”

    這樣說着,黑霧人形輕輕一晃,忽地化爲了一條栩栩如生的黑暗巨蟒,對着他們“嘶嘶”地吐着信子,就像是在示威一般。

    幾人只覺得一陣頭皮發麻,容華的兩位好友頂着莫大的壓力,衝着黑暗巨蟒直衝過去;而他也不由自主地咬了咬有些泛白的脣,緊了緊手上的武器,便要攻擊而去。

    然而這時,那卓然而立的女子卻一個閃身直接出現在了他的面前,精芒四射的美眸直直地望向了他:“我有個辦法或許能阻止那個東西,能麻煩你掩護我嗎?”

    女子眼眸之中強烈的自信感染了他,容華不自覺地點了點頭,一句莫名的問話卻也在此時衝口而出:“你……是誰?”

    “碧落!”女子清越的語聲久久迴盪在他的耳邊。

    ------題外話------

    解密的最後一環終於來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糾纏逃妻三體逍遙小書生凌天劍尊君九齡
    總裁爹地惹不起絕世飛刀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桃運神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