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95章 驚現!是他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95章 驚現!是他嗎?字體大小: A+
     

    映入清舞眼簾之中的,竟然是一大片朦朧無際的純白色霧海!

    這並不是因爲她的視野一片模糊,而是因爲她現在就身處九霄之上的一片雲端之中!

    而這還不是最讓人震驚的,透過眼前白茫茫的霧海遙遙望去,朦朧之間,竟然有一座雲朵一般的島嶼懸浮在半空之中!

    空中浮島!綺羅大陸上竟然還有這樣的所在!

    看到清舞眼中的驚歎與不敢置信之色,鳳馳不屑地冷哼一聲:“哼!沒見識的小傢伙,這就是鳳鳴島,在整個綺羅大陸也只有這裡擁有如此景象!”

    清舞從震撼的情緒之中回過神來,淡淡地瞥了鳳馳一眼,朗聲說道:“不知前輩以如此方式將我帶到這裡,所爲何事?”

    她的心中不由得涌起了一陣不祥的預感:莫不是他感覺到了鳳軒留在她體內的那一抹靈識,想要將他們之間這最後一絲羈絆也奪去嗎?若真是如此,她可絕不會讓步!

    清舞面無懼色地望着眼前強悍的老者,那犀利而無畏的神色甚至令鳳馳不由自主地微微動容:這小女娃的氣勢倒是不弱!

    “一會你就知道了!”鳳馳冷冷地應了一句,身形一晃,便朝着霧海之中的那座浮島疾飛而去,不過眨眼之間,他的身影幾乎已經是肉眼難辨了。

    清舞柳眉一挑,緊緊地盯着鳳馳即將消失在茫茫霧海中的背影,足下募然發力,整個人瞬間化爲一道流光緊追上去。

    “咦?”鳳馳略略地往後斜睨了一眼,驚奇地發現清舞竟然並沒有被他落下,雖然看起來似乎相當吃力,但是那一抹毅然決然的身影在迷濛一片的霧海之中竟是出奇的顯眼!

    鳳馳的心底,漸漸地起了一絲波瀾:能夠令自己的孫兒甘願爲她付出生命,甚至在死後還要留下一抹靈識永遠地相伴相守,這樣的女子,恐怕的確有其過人之處啊;但是,就算如此,他也不會同意軒兒和這個人類女子在一起,人類的實力再強悍又如何,神聖火鳳凰的高貴血統豈是區區人類可攀的?

    心中雖然這樣想着,鳳馳還是不動聲色地放緩了速度;清舞見前方的背影漸漸地緩了下來,勾脣一笑,又是一個加速追了上去。

    飛着飛着,清舞只覺眼前募地一亮,周圍的霧海好像在一瞬間消失無蹤了一般,眼前的一切豁然開朗,那一座仙境一般的空中島嶼終於映入了眼簾!

    遠遠望去,這座浮島由幾片山谷綿延而成,自山谷之中時不時地飛出幾隻優雅迷人的神聖火鳳凰,在這幻境般的島嶼之中顯得愈發神秘。

    清舞隨着鳳馳降落在島嶼最中央的一片谷地之中,令她驚奇萬分的是,這片谷地之中竟然十分靜謐,似乎居住在這片谷地中的族衆並不算多。而在這片谷地的最中心地域,是一片頗爲開闊的平坦地帶,地面上四根由不知名材質鑄就而成的巨型圓柱分立四角,圓柱的柱身之上,還篆刻着古老而晦澀的神秘符文;看樣子,這裡對於鳳凰一族來說應該是一個神聖的地方。

    “你在這裡等我一會。”鳳馳冷冷地扔下這麼一句話,便一個閃身消失在了空氣之中;清舞無語地抽搐着嘴角,簡直有種想破口大罵的衝動:這傢伙剛纔飛着進來讓她一路猛追絕對是爲了耍她!

    在這個到處都是上古血脈火鳳凰的地方,她可不認爲一個人類的出現會受到什麼歡迎,所以就算是心中憋悶得很,她依舊靜靜地站在原地。

    可是,她不去招惹麻煩,不代表麻煩不會過來找她;不一會,自谷地的某個洞穴附近,便傳來了一道驚奇而疑惑的女子語聲:“咦?表哥,那是誰呀?我怎麼從來沒有見過?”

    “我也不知道,氣息很陌生;我們去看看!”

    緊接着,便有兩道火紅流光朝着清舞飛射而來,不過須臾之間,便來到了她的面前;清舞察覺到兩道氣息的實力,不由得心頭一跳:竟然僅比她差了一線!難道說,這裡隨隨便便一頭鳳凰就有聖級高階的實力麼?

    然而,待看清他們的樣貌之際,清舞的心中卻是愈發驚駭了:眼前這一男一女顯然還處在成熟期,而且是剛入成熟期不久的樣子,那豈不是意味着,待他們成年之後,一定會晉入神級?

    在清舞瞪着眼睛觀察着他們的同時,鳳離與凰離也在驚訝地打量着她;漸漸地,鳳離的眼中浮現出一抹驚豔之色,而凰離則臉色一沉,心生不滿:這是哪裡來的傢伙,怎麼長得比她還要美?

    “你不是鳳凰一族的,你是誰?爲什麼會來到這裡?”凰離死死地盯着清舞,眼中盡是毫不掩飾的敵意。

    一上來就被這麼嚴厲地質問,即便是清舞不想惹事,也有些不樂意了;略略地瞥了她一眼,冷冷回道:“我是人類。”至於她爲什麼會來這裡,這還得問那個蠻橫無理的老人家了。

    “什麼?人類?”鳳離與凰離差點驚掉了下巴:人類怎麼可能會來到他們的族地?不是說鳳鳴島是與世隔絕的嗎?

    清舞淡淡地瞥了他們一眼,並沒有向他們詳細解釋一番的意思;況且,若是告訴他們自己是被強行“綁架”過來的,那未免也太沒面子了。

    然而,清舞這雲淡風輕的一個眼神在凰離看來就像是在嘲諷她一般,令她的心中莫名地涌起了一陣怒火。

    “人類,沒聽到本小姐剛纔的問話嗎?你擅闖鳳凰族地到底有什麼企圖?”她惡狠狠地對着清舞怒喝一聲,眼中盡是濃濃的不屑。

    清舞蹙了蹙眉正待發話,一旁的鳳離卻忽地微微一笑,柔聲問道:“這位人類小妹妹,你是不是迷了路誤闖進來的?沒關係的,有什麼困難可以告訴我,我很樂意幫助你。”

    這一聲“小妹妹”叫得清舞一陣惡寒,渾身的雞皮疙瘩都掉了一地,暗自腹誹:這傢伙腦筋有點問題吧?誰會沒事玩迷路迷到這種地方來啊!

    “表哥!你對她那麼溫柔做什麼!她指不定是哪裡來的奸細呢!”

    “表妹,別這麼說,說不定人家需要幫助呢!”

    清舞無奈地搖了搖頭:沒辦法,看起來自己不說點什麼這奇葩的兄妹倆是不會善罷甘休的。

    “不知道你們是否認識鳳軒,是鳳軒的爺爺帶我來這裡的。”那位強橫的老爺爺沒有告訴她自己叫什麼名字,她也只能這麼說了。

    沒想到,清舞這話說完,這對兄妹倆卻是齊齊變了臉色,鳳離忍不住驚呼一聲:“是族長帶你來的?”

    這下子輪到清舞受到驚嚇了:那麼一個壞脾氣的傢伙竟然是鳳凰一族的族長?

    緊接着,清舞的耳邊又傳來了一聲鄙夷的問話:“那這麼說,那個不知好歹的臭小子也回來了?”

    凰離此話一出,清舞的臉色便陰沉下來:方纔她只提到了鳳軒的名字,所以那女子口中的臭小子一定是指鳳軒了;雖然很久以前就聽鳳軒說過他在族裡過得很不快樂,但沒想到竟然讓她碰上個這麼口無遮攔的母鳥!

    “你說誰是臭小子?”強忍着心底即將噴發而出的洶涌怒意,清舞犀利的眸光如一把冰刃,直刺凰離的心底。

    感受到清舞莫名的敵意,凰離心頭一顫的同時卻也愈發火大:“不就是鳳軒那個混賬小子麼?整天擺一副臭臉給誰看?就算他繼承了涅槃火又怎麼樣?還不是外族女子生下的雜種?”

    這該死的母鳥說什麼?!簡直找死!

    滔天的怒意直衝頭頂,清舞周身的氣勢瞬間狂涌而出,那一雙凌厲的美眸之中,募然放射出毫不掩飾的殺意!

    她不允許任何人侮辱鳳軒,決不允許!

    凰離話音剛落,便發覺了清舞周身異樣的能量波動,一股恐怖至極的強橫氣勢,轟然爆發,那勢不可擋的殺氣,直逼凰離而來!

    那強橫的勁氣自清舞右手手掌之上醞釀而出,在凰離驟然放大的瞳眸之中,清舞的身影募地出現在了她的面前!

    “啪!”

    連驚叫都來不及發出,凰離只覺得臉頰火辣辣地劇痛起來,緊接着便是一陣天旋地轉的感覺,整個人已經被清舞一巴掌狠狠地抽飛了出去!

    眼看着上一秒還站在自己身邊的表妹猛地倒飛出去,鳳離頓時傻了眼:這是怎麼回事?他的表妹怎麼被一個人類給一巴掌拍飛了?

    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凰離好歹也有聖級七階的實力,怎麼會在一個照面之間就被這個絕美的人類女子給拍飛了呢?

    還不等他從這莫大的驚悚之中回過神來,下一刻發生的事情便令他猛地倒吸了一口涼氣。

    凰離好不容易止住倒飛之勢卻依舊難以避免地摔了個七葷八素,半邊臉頰已經完全失去了知覺,腫的像一隻饅頭一般;然而,她還沒來得及從地上爬起,便覺一道迅如閃電的影子突兀地衝到了自己的面前,緊接着,便是一道殺意凜冽的氣息牢牢地鎖定了自己!

    “呃!”凰離只覺有一隻鐵鉗一般的小手緊緊地掐住了自己的脖子,伴隨着強烈的窒息感與突如其來的失重感,她就這樣被清舞掐着脖子拎了起來!

    瞳孔募地放大,凰離的心底涌現出前所未有的驚恐與絕望;被清舞殺氣騰騰的眼神死死盯住,她只覺渾身一僵,連掙扎都變得無比困難。

    清舞那鋪天蓋地的怒火令她毛骨悚然,一種不可違抗的情緒猛地升騰而起,只是她無論如何也想不到,眼前這個人類女子究竟與鳳軒有着怎樣非比尋常的關係,竟然反應如此強烈!

    “放開我的表妹!”

    鳳離見凰離毫無抵抗力地被清舞掐住了脖子,眼看着就要喪命,不由得又驚又怒地厲喝一聲,急忙朝着她們的方向猛衝過來;然而他剛剛衝到近前,便被清舞一個冰冷的眼神震得定在了原地。

    那是怎樣的眼神?無情之中卻又隱藏着一絲莫名的悲愴,漆黑如墨的眼眸之中流露出的,是無盡的憤怒與凜冽的殺意!

    “爲什……麼……”凰離的小臉已經憋成了青紫色,好不容易吐出了幾個字來;她驚恐萬分地瞪大了眼睛望着清舞,絕望的眼眸之中還流露出一抹困惑之色。

    “侮辱鳳軒者,死!”

    殺氣四溢的厲喝在空氣中淡淡迴盪,清舞冷眸一眯,掐着凰離的手掌募地收緊!

    凰離只覺得口鼻間的呼吸猛地一滯,眼前一陣陣窒息般的黑暗……

    “小女娃,放開她!”

    就在此時,一道強悍的氣勢自不遠處驟然襲來,清舞首當其衝,被這強勁的威壓一迫,不得不鬆開了掐着凰離的右手。

    “咳咳咳……”凰離無力地跌落在地,重獲生命的她趕緊貪婪地大口呼吸起來,青紫的小臉漸漸地恢復了血色。

    在這個當口,鳳馳已經來至他們面前,冷冷地掃過清舞一眼,犀利的眸光一動,緊緊地盯住了癱在地上不斷地大口喘氣的凰離。

    “凰離,你膽敢對下任族長的候選者出言不遜,罰你清掃祭壇三年,廢除長老候選者資格!”

    凰離剛剛還在心裡慶幸自己劫後餘生,一道晴天霹靂就這麼當頭劈下!

    她可是三長老的獨女,幾乎是下任長老會板上釘釘的人選就這麼被剝奪了資格不說,還要在這裡做三年的苦役;這樣的懲罰在一定程度上來說,比要了她的命還要嚴重!

    “族、族長大人,這懲罰是不是有點……”鳳離誠惶誠恐地站在一邊,唯唯諾諾道。

    鳳馳冷哼一聲:“再求情連你也一起罰!”

    鳳離趕緊捂住了嘴巴,拉起還在呆愣中的凰離便逃離了這裡;其實鳳馳這樣的懲罰也算不得什麼,畢竟是當着外族人的面侮辱族長的親孫子,就算是族長真要殺了她也不爲過。

    清舞長長地吐出一口濁氣,美眸一眨不眨地盯着凰離的背影:凰離是麼?最好不要再出現在我的面前!

    “小女娃,跟我來。”

    出乎清舞的意料,鳳馳對於這段插曲竟是完全沒有半句評論,只是神色複雜地瞅了她一眼,便再度飛身而起,朝着某個方向急速掠去。

    雖然如此,清舞還是明顯地感覺到他的氣勢柔和了許多,並不像是一開始強行將自己帶過來之時那般強硬了。

    沿着兩座谷地之間異常奇異的山壁通道,他們一路往前疾飛;漸漸地,清舞發覺周圍的空氣變得灼熱起來,不過,這股灼熱感雖然越來越強,但清舞卻沒有感覺到絲毫的不適,她反而隱隱地察覺到了,這股灼熱感的熟悉。

    待他們來到一座洞穴的入口處降落下來,那極爲熟悉的熾熱感覺幾乎令她有些熱淚盈眶,冥冥之中,在她心底的最深處,似乎想到了一種可能性,但是,她不敢去相信……

    鳳馳一句話也沒有說,只是雙手微微擡起,在空氣之中勾畫出一個古老而神秘的圖案;緊接着,清舞便眼睜睜地看着洞口蕩起漣漪般的波紋,一股莫名的吸力直接將她拉入了洞穴之中。

    眼前的通道有些昏暗,然而通道的盡頭,卻是一片火紅耀目的光亮,映得整個通道熠熠生輝;清舞下意識地探知着通道的盡頭,卻在感知到那一抹極其微弱卻又如此清晰的氣息之際,陷入了一片混沌之中。

    大腦完全陷入了一片空白,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走到通道盡頭的,她的視覺、聽覺、嗅覺以及所有的感知都集中在了眼前那一抹赤紅之上,如此耀眼奪目,如此動人心魄,如此……熟悉!

    那是一頭周身沐浴在赤紅色烈焰之中的神聖火鳳凰,修長優雅的脖頸,豐滿柔順的羽翼,無不昭示着其神聖高貴的身份。

    靈魂深處那一抹靈識劇烈地跳動起來,卻比不上清舞此時狂跳的心臟,還有她內心深處幾乎瘋狂的吶喊:鳳軒,是你嗎?

    ------題外話------

    嗷嗚馬上又能見到小軒子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貴女平妻超級全能系統妖斬三國無限之配角的逆襲通靈影后:重生國民女神
    危險關係蠱真人糾纏逃妻三體逍遙小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