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92章 沉睡中的孃親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92章 沉睡中的孃親字體大小: A+
     

    衆人在離開洞穴之後便各自踏上了歸程。這一次探寶之旅對他們來說可謂是異常沉重;雖然途中也收穫了不少稀世寶物,但是這些收穫卻遠遠比不上在洞穴盡頭所獲知的黑暗真相。

    現在,就在這片大陸的某個角落,正有一個居心叵測實力強悍的傢伙正在密謀着什麼,而一旦那個人露出了猙獰的面孔,他們的命運必定是岌岌可危。

    此時,各大勢力的領導人物正齊聚在營地內的一頂帳篷之中,每個人的臉上都佈滿了凝重之色。

    “各位,據我所知,祝斐不知道通過什麼辦法控制了幾名聖級高手爲他效力,那幾人的實力大約都在聖級高階,也是我們的一大威脅。”

    南宮齊話音落下,衆人的臉色愈發陰沉,一些長老的臉上已經露出了些許畏懼之色;未知的敵人是最可怕的,更何況,還是無影無形無法打敗的敵人,更是令人焦躁不已。

    “事情也未必那麼糟,雖然敵暗我明,但我們畢竟人多勢大,只要聯合起來,不一定就怕了那個祝斐。”段禾皺了皺眉,朗聲說道。

    清舞點頭應道:“段會長所言不假,只要我們齊心協力,在這段時間提高警惕,共同研究出有效抵擋黑霧侵蝕的方法,祝斐就絕對無法得逞。”

    一旁的馮烈有些不滿地瞪了清舞一眼,冷哼一聲:“我看那個祝斐的目的只是在於某個人吧,爲什麼我們也要跟着攪合進來?”

    他此話一出,一部分人的神色也有些古怪起來;的確,在他們看來,那個祝斐一直是針對南宮清舞而去的,似乎他們只是附帶傷害而已,若是……

    “馮會長,你想禍水東引也動動腦筋好麼?就算是那個祝斐從南宮姑娘那裡得到了他想要的東西,那麼之後呢?你不會是認爲他會就這麼消失在這片大陸吧?”孤鷹不屑地瞥了馮烈一眼,淡淡地開口道。

    盧奇點了點頭,沉聲說道:“那祝斐既然是被困在洞穴之中,就一定是有所緣由,他的野心早已經昭然若揭,若不及時阻止,最終追悔莫及的一定是我們自己。”

    “哼!”馮烈心裡也知道箇中道理,只得不甘地將頭撇到了一邊。

    大敵當前,清舞也懶得跟這個白癡的傢伙一般見識,略略地掃過周圍臉色各異的衆人,美眸之中冷色一閃:“各位,我知道大家的心裡或多或少還抱有一些僥倖心理,亦或者是對這個未知的敵人懷有些許畏懼之意,但是我想在場的既然是各大勢力的領軍人物,應該不會臨戰脫逃吧?”

    清舞此話一出,有不少世家長老都有些不自然地錯開了清舞的眼神,那雙精芒四射的漆黑眼眸,似乎直直地攝入了他們的心底。

    “當然,如果各位想苟且偷安,我也沒有權力要求各位一同對抗祝斐,但我南宮清舞,一定會與他血戰到底,不死不休!”清舞冷然高喝一聲,凌厲的美眸之中充斥着無盡的怒意與決絕。

    衆人心中一顫,爲眼前女子這無所畏懼的凜然之氣深深震懾;她就是有這樣的魄力,能夠令周圍的人們不知不覺地被她折服。此時此刻,就連盧奇、段禾這些一貫的上位者,也不得不承認,清舞的身上似乎有一種獨特的魅力,總能在無形之中感染着周圍的一切。

    最終,各大勢力終於達成了共識,將會在接下來的時間裡共同聯手,尋找能夠阻止祝斐的方法;同時各自回去以後加強各勢力之內的守護,以防有心術不定之人被黑暗氣息所攝。

    盧奇、段禾、孤鷹等人在與清舞告別之後,便紛紛踏上了歸程;現在他們必須要儘快趕回各自的大本營,爲接下來有可能發生的動盪或是陰謀做好準備。

    霄雲等幾名閒散高手則準備暫時與夜月傭兵團一行去往風河城,在那裡共同商討抵禦詭異黑霧的方法;落臨天則先行一步,準備將自己的母親和妹妹接到風河城中,如此也更加便於對她們的保護。

    只是,清舞並不在迴轉風河城的隊伍之中,因爲她現在迫不及待地,想要去看看自己已經沉睡了十二年的母親。

    與衆人暫時性地告別過後,清舞便與父親直接飛往他與母親一直居住着的洞穴;半空之中,兩道幾不可見的淡淡殘影急速掠過,速度之快,簡直令人難以捕捉到兩人的軌跡。

    “小舞兒,沒想到你的實力竟然已經如此強悍了!”

    看着飛在自己身邊並不怎麼吃力的清舞,南宮齊震驚不已:要知道聖級高階以上每升一階實力便是天差地別,且不說清舞是如何以十八歲之齡達到如今這等實力的,單憑這與他相差無幾的速度便能令人大吃一驚。

    清舞心中一動,隱於手腕上的碧玉天心鐲便散發出了瑩瑩綠光:“爹爹,你還記得這個嗎?”

    見到清舞手上的翠綠色手鐲,南宮齊募地瞳孔一縮,似乎想到了什麼:“這個是你孃親送給你的生日禮物……莫非,這就是碧玉天心鐲?”

    清舞驚奇地眨眨眼:“爹爹,你怎麼知道?”

    南宮齊得到了清舞的肯定答覆,臉色愈發地凝重起來:“祝斐曾一口篤定碧玉天心鐲在靈兒的手上,還說需要那隻鐲子幫助自己逃離禁制;沒想到,這鐲子竟然在你這裡!”

    什麼?難道說,那個祝斐一直以來不斷地派人加害於她,實際上是爲了確認碧玉天心鐲是否在她的手上?

    “可是,你之前又說他想要得到孃親的血液爲引……”事情愈發地複雜了,她忽然覺得自己的身世似乎也深埋着什麼秘密,而且,還是相當驚天動地的秘密。

    南宮齊沉吟片刻,低低長嘆了一聲:“此事還需要從頭說起;我們快到了,一會我再詳細地告知於你。”

    這樣說着,兩人轉過一座高聳入雲的山峰過後,另一座隱蔽極佳的山峰便映入了眼簾;在南宮齊的帶領下,他們在山峰之中穿越了一片茂密的樹林,這才終於來到了一處洞穴的洞口之外。

    僅僅是站在洞口,清舞便感覺到了自裡面傳來的陣陣寒意,與之前探索上古寶藏洞穴之時的陰冷不同,這樣的感覺,純粹就是溫度上的寒冷所造成的。

    然而,站在這裡,清舞就像是完全沒有感受到這股寒冷一般,完全是不由自主地往裡面走去,激動、不安、心疼等等複雜思緒奔涌而來,她已經再也抑制不住內心深處狂涌而出的激盪,想要趕緊見到十二年來一直在她的睡夢中對着她溫柔微笑的面龐。

    終於,一方通體淡綠色的千年玄冰牀映入了眼簾,而在那不斷逸散着冰寒之氣的冰牀之上,正靜靜地躺着一個絕美的人兒。

    一身白衣的女子安靜地躺在那裡,凝脂般的雪膚雖透着一絲病弱之態,但卻並不影響她那清麗絕倫的面容;一頭烏黑長髮隨意地散落在冰牀之上,卻是柔順異常,若不是女子的眼眸緊閉,當真稱得上是一代絕色佳人。

    清舞愣愣地看着眼前這與自己頗爲相似的面容,心臟強烈地跳動起來:她的孃親雖然雙目緊閉虛弱不已,但依舊如十二年前那般年輕貌美,可就是這樣的她,卻愈發地令清舞感覺到陣陣心痛。

    “當年靈兒被祝斐重傷,眼看着就要回天無力,機緣巧合之下我找到了這千年玄冰牀,將她安置在了這裡,雖然及時地抑制住了毒性發作,但是她也就此陷入了沉眠之中。”南宮齊深深地看着眼前毫無知覺的女子,目光之中盡是自責與痛惜。

    “爹爹,那枚靈雲仙芝,能有效果嗎?”清舞緊緊地蹙起了眉:看孃親的情形,大概還不僅僅是中了毒這麼簡單,她身體裡的毒素與千年玄冰牀的寒氣相互抑制,反而並不是十分嚴重,她在意的是,在孃親的身上,她似乎感受到了與黑暗氣息有幾分相似的感覺,難道說……

    南宮齊憂心忡忡地搖了搖頭,手上的拳頭緊了又緊:“我想,這靈雲仙芝也只是緩解靈兒受到寒氣侵蝕的程度,想要徹底地解除毒素,只怕是唯有消滅祝斐一途。”

    清舞注視着眼前沉睡的孃親,忽地柳眉一挑,想到了什麼:“既然孃親所中之毒帶有黑暗氣息的侵蝕,那這是不是證明,這種寒氣對祝斐具有壓制作用?”

    聽她這麼一說,南宮齊也是眸光一亮:“如果寒氣足夠強大,說不定可以將祝斐永遠地冰封起來……”

    可是,這說起來容易,他們又要到哪裡去尋找如此強大的一股冰寒氣息呢?這裡的千年玄冰牀是固定之物,他們總不能指望祝斐自投羅網吧?

    “小舞兒,也許,碧玉天心鐲之中蘊含着打敗他的力量。”南宮齊沉吟片刻,忽地心中一動:爲什麼偏偏是這樣一隻鐲子,維繫着他的自由呢?

    清舞不由自主地將目光轉移到了自己手腕上散發着熒熒光亮的翠綠色鐲子;這撲朔迷離的迷霧背後,究竟隱藏着怎樣的真相?



    上一頁 ←    → 下一頁

    快穿逆襲:神秘boss萬古最強宗重生之貴女平妻超級全能系統妖斬三國
    無限之配角的逆襲通靈影后:重生國民女神危險關係蠱真人糾纏逃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