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91章 父女相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91章 父女相認字體大小: A+
     

    “老夫的軒兒在哪裡?!回答我!”老者略略地往下方掃了一眼,卻並未見到孫子的屍身,頓時愈發氣急敗壞地怒吼起來。

    他們並不是不想回答他,只是老者那強橫的氣勢迫得衆人連呼吸都十分困難,更別提擡頭回答他的問話了;此時此刻,這些被稱作大陸巔峰高手的人們才真正地明白,什麼叫做天外有天。

    老者瞪着一雙金眸再度在人羣之中掃視了一圈,那輕蔑的眼神彷彿在看一羣渺小的螻蟻一般;他的目光漸漸地停留在被濃濃白霧包裹其中的清舞身上,源自血脈深處的直覺告訴他,這個女子一定與自家孫兒有什麼關係。

    他的這一想法剛剛冒出,那團濃郁的白霧便漸漸地消散開來,那一抹淡然而立的絕美身影,再度出現在了衆人的面前。

    那一雙清亮有神的美眸之中,依舊充斥着化不開的哀慟,但更多的,卻是堅定的決意;爲了再也不會重蹈覆轍,就算是前路再艱,她也義無反顧!

    方纔五瑤石解封之際,她雖然與外界隔離開來,但依舊能夠感知到外面所發生的事情;她知道鳳軒的爺爺來了,也知道接下來,她要面對些什麼。

    剛一邁出白霧空間,清舞便感受到了高山一般的壓迫感直逼而來,但是,她緊緊地攥着拳頭扛住了這泰山壓頂般的沉重威壓,緩緩地擡眸,望向了半空之中那一抹火紅色的身影,微微啓脣。

    “鳳軒在我這裡。”

    看到自白霧之中緩緩走出的絕世之姿,老者先是愣了一愣,待聽到清舞此話出口,頓時瞳孔一縮,直接踏出一步憑空出現在了清舞的面前,那雙凌厲的金眸一眨不眨地緊盯着她,沉聲喝道:“把軒兒交給我!”

    上一秒還遙遙地站在空中的身影下一秒便出現在了自己的面前,她只覺空氣之中彷彿盪出了一道詭異的波紋,緊接着,那名老者便突兀地現出了身形,就好像是從空氣之中“走”出來的一般。

    清舞心中一震,知道老者這等手段一定是神級的能力了;儘管內心深處很想自私地將鳳軒永遠地留在自己的身邊,但是,她卻根本無法拒絕他的爺爺要將他帶走的要求。

    白皙的拳頭緊了又緊,最終還是緩緩地鬆了開來;眼前的老者畢竟是鳳軒的血脈至親,也許讓他回到自己的族裡,比起孤獨地留在碧玉天心鐲之中來得更好一些吧。

    這樣想着,清舞心意一動,渾身冰冷的少年身子便被自己抱在了懷中。少年的一身紅衣之上依舊沾染着已經乾涸的血液,如此悽美而令人心痛;她從未見過他這樣安靜地閉着雙眼靜靜地躺着,彷彿是睡着了一般。

    她的視線不由自主地停留在他微揚的脣角之上,身軀不由得輕輕一顫;這一抹凝固的微笑,是想要告訴她,他不後悔爲了她失去生命,不後悔與她契約,更不後悔,自己愛上了她……

    正當清舞望着懷中安靜的鳳軒定定出神之際,鳳馳被鳳軒脣邊那一抹滿足的笑意所攝,陷入了少有的怔愣之中。

    他從來沒有見過軒兒露出這樣的笑容,一次也沒有過;他的傻孫兒啊,竟然爲了一個人類深陷至此,簡直和他那個癡情的兒子一模一樣,真不愧是父子……

    不過幸好,幸好他這個傻孫兒還有得救,不然,他這個老頭子真的要徹底崩潰了。

    想到這裡,鳳馳悄然斂下了眼中那一抹慶幸之色,不動聲色地瞥了清舞一眼,發現她並沒有注意到自己的神色,暗暗地鬆了口氣:這段孽緣,就在這裡終止吧。

    “我要把他帶回族裡。”鳳馳冷冷地低聲說道,隨即不由分說地伸出雙臂,摟過了鳳軒冰冷的身軀;以他的實力,清舞根本連反抗的心思還沒來得及興起,就已經手上一空,失去了懷中的少年。

    抿了抿有些蒼白的脣,清舞忽地微微擡眸,毫無懼色地望向了鳳馳冷冽的金眸,朗聲開口:“前輩,清舞最後還想告訴您,鳳軒曾跟我說過,他在族裡過得並不快樂;但是今天,我相信您。”

    鳳馳剛剛轉過身去,聽到清舞此話不由得渾身一顫,卻是頭也不回地踏出一步,就這麼憑空地消失在了空氣之中;伴隨着他的消失,周圍的能量波動再度漸漸地歸於平靜,似乎方纔的一切,都是人們的幻覺。

    低低地長嘆一聲,清舞強忍住幾乎又要奪眶而出的淚水,使勁地揉了揉酸澀的眼睛,將目光轉向了方纔祝斐與南宮齊消失的方向;那裡,正不斷地傳來驚天動地的能量波動,看樣子,雙方依舊處在惡戰之中。

    眸光一凝,清舞的眼中閃現出強烈的怒意:就是他!就是那個包裹在黑霧之中的詭異人影,一次次地暗害於她,甚至於讓鳳軒,失去了自己的生命;無論如何,她都要讓他付出最慘痛的代價!

    可是,轉念一想,清舞剛剛踏出的腳步卻是忽地頓在了原地:現在的她根本不是那個黑霧人的對手,傾煌還有凌夕都尚未醒來,若是就這樣不管不顧地衝上前去,只怕是非但不能幫助爹爹,反而還會成爲他的累贅;雖然心中充滿了不甘,但這卻是不爭的事實。

    剛剛想到這裡,清舞便覺自戰鬥的方向傳來了一陣愈發強烈的震動;那地動山搖的強橫能量不斷地逸散開來,連帶着他們所處的空間都如地震般搖晃了幾下。

    緊接着,伴隨着能量餘波漸漸地散去,一個有些狼狽的身影募地飛竄而出,迫不及待地往清舞等人的方向疾馳而來;不過眨眼之間,便來到了衆人的面前。

    來人自然是南宮齊,他顧不得講述方纔究竟發生了什麼,只是心急如焚地上下打量着清舞,急聲問道:“小舞兒,你沒事吧?”

    看到他眸中充斥着的擔憂與焦急,還有隱隱流露出的無限愛憐,清舞不由得心中一顫,一種前所未有的複雜思緒,似乎將要噴薄而出。

    輕輕地搖了搖頭,她定定地看着眼前這個英武的男子,烏黑瑩亮的黑眸之中,不由自主地閃爍出晶瑩的光芒;微微張了張嘴,那已經塵封於心底十二年之久的呼喚,終於再度喚出聲來:“爹爹!”

    聽到這一聲久違了太久的呼喚,南宮齊募地身軀一震,粗糙的大掌有些顫抖地撫上她光潔的臉頰,雙眼一眨不眨地看着眼前既熟悉又陌生的姣好面容,生怕一眨眼,眼前的人兒就會消失在他的面前。

    靜謐的氣氛之中,兩人就這樣久久地彼此對望,漸漸地,他們的眼眸之中,不約而同地放射出明亮至極的耀目光芒;所有的一切都變得黯淡無光,唯餘滿溢的激動之色,越來越濃。

    “小舞兒……”

    南宮齊輕喃一聲,終於再也忍不住心中洶涌而出的激動之情,張開雙臂將清舞緊緊地抱在了懷裡:女兒啊,爹爹終於又見到你了!

    他的懷抱十分堅實,卻又透着幾分小心翼翼,似乎被他抱在懷中的,是最爲寶貝的稀世珍寶;清舞感受着眼前男子溫暖而結實的胸膛,彷彿又回到了兒時,在這樣安心的懷抱之中,種種往事如潮水般涌現而出,她不由得再一次溼了眼眶。

    良久,父女倆輕輕地彼此分開,清舞神色一動,沉聲問道:“爹爹,那個人……”

    南宮齊的眼中閃過一抹不甘之色:“逃走了。”

    看到清舞困惑而擔憂的目光,南宮齊心知她與這裡的衆人一定有許多想要知道的事情;緩緩地將目光轉向了因這一連串的震驚事實而久久地陷入呆滯狀態的衆人,神色一肅:“各位,今日之事關係重大,所以還望各位在我講述完我所知曉的事實之後,能夠保守這裡的秘密。”

    看到南宮齊的臉色如此凝重,衆人也紛紛嚴肅起來。在場的大都是大陸上各大勢力的重要人物,而那些被眼前的寶物迷失了理智的貪婪之輩,也早在剛入這個空間之際便被黑霧侵蝕,死在了自己最渴望的珍寶面前。

    南宮齊低低地長嘆一聲,目光幽幽地望向了未知的遠方,似乎陷入了久遠的回憶:“當年,風臨與文華一戰之中,我與我的妻子雙雙被黑衣人所擄,當時我們便被強行帶到了此地,見到了祝斐,也就是方纔化成黑霧之人。”

    “當時,祝斐欲要得到我妻子的血液爲引,幫助他脫離這個洞穴對他的禁錮,我們夫妻見他居心叵測,便沒有答應,不料他竟然強行給靈兒下了毒,欲要迫使我們就範;我們兩人拼死逃出了這裡,但靈兒因毒性深重危在旦夕,在機緣巧合之下,我尋到了一處洞穴,將她安置在了那裡的千年玄冰牀之上,雖然勉強保住了性命,但她也從此陷入了沉睡之中。”

    說到這裡,南宮齊的眸中浮現出強烈的傷痛之色,眉宇之間盡是濃得化不開的愁緒;十二年來,他一邊要不斷地周旋於黑衣人的追蹤,還要想盡一切辦法尋找爲妻子解毒的方法,每一天對他來說,都是度日如年。

    “祝斐的力量十分古怪,他曾說黑霧就是他的身體,只要離開了此地,他就能隨心所欲地完成他所有的願望;雖然不知道他究竟想要達到什麼樣的目的,但是我想,一個如此陰邪的人物,心中所懷之事必然也不是什麼善事。”

    這樣說着,南宮齊眸光一冷,目光肅穆地看向了周圍的衆人:“各位,祝斐計謀未曾得逞,一定還會另尋他法,還請各位回去之後一定要小心謹慎。”

    衆高手雖然心中尚有許多疑慮,但是也明白有些事情南宮齊並不準備透露太多,便不約而同地點了點頭,不再發問;直到今日,他們才深切地感知到,在這綺羅大陸之上,還隱藏着一些不爲人知的存在,那些黑暗深處的真相,甚至連他們都沒有能力去探知。

    與來時相比,衆人離開的路途顯得順利了許多,然而相較於來時的心情,此時衆人的神色卻是非同一般的沉重;畢竟在感受到了那如此強悍的所在之後,原本個個被稱作大陸頂尖高手的他們,無一不遭到了莫大的打擊。

    清舞有些沉默地伴在自己的父親身旁,心中那股莫名的不祥預感越來越嚴重;方纔從那個開闊空間出來之時,衆人並沒有如來時一般受到黑霧的阻礙,雖然下方的冰潭之中依舊流淌着令人心悸的漆黑冰水,然而那些無處不在的黑霧卻完全不見了蹤影。

    她忽然想到了一種可能:如果,祝斐是被五瑤石的力量關在這裡的呢?

    “咦?他們是怎麼進來的?”

    走着走着,前方昏暗的火光吸引了衆人的注意,大家定睛一看,那些小心翼翼迎上前來的人們,不正是之前沒能跟着他們衝進洞穴之人麼?可是,他們究竟是怎麼進來的?莫非……

    想到唯一的一種可能,衆人的臉色頓時愈發地難看起來;但是有時候,往往越是想要避開的事情,就越可能變成現實。

    “你們是說,剛纔洞口的屏障毫無預兆地自行解除了?”盧奇等人不動聲色地攔下了他們的去路,沉聲問道。

    當得到了人們肯定的回答後,周圍霎時陷入了良久的沉默:他們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那個祝斐,一定已經逃了出來!

    清舞心中“咯噔”一聲,彷彿有一塊重達千斤的巨石當頭壓下:難道說,她在無意之中,竟然打開了潘多拉的魔盒?

    ------題外話------

    親們不用擔心哈,小舞子很快就會知道小軒軒能夠復活的事情啦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快穿逆襲:神秘boss萬古最強宗重生之貴女平妻超級全能系統
    妖斬三國無限之配角的逆襲通靈影后:重生國民女神危險關係蠱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