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85章 開啓,洞穴盡頭之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85章 開啓,洞穴盡頭之門字體大小: A+
     

    在金瑞的帶領下,他們一行人往前方的那處冰潭走去;前面的道路果然已經是暢通無阻,但衆人的心情卻是沒來由的忐忑。

    隨着衆人漸漸地靠近冰潭的所在,周圍的空氣也變得有些異樣起來;那種潮溼黏溼的感覺分外壓抑,實力在聖級以下的人們甚至有種呼吸困難的感覺。

    “飛塵,你沒事吧?”清溪回頭一望,忽然發現不知何時落到衆人後方的飛塵正氣喘吁吁地捂着胸口,清秀的小臉蒼白得有些嚇人,看起來相當痛苦。

    飛塵緊蹙着眉搖了搖頭,微微有些顫抖的小手募地抓上了清溪的手臂,急切地道:“帶我去找小夜……”

    清溪看着他凝重的神色,心中忽然涌起了一陣不安的感覺,但還是趕忙攙扶着飛塵將他帶到了清舞的身邊。

    “飛塵,你怎麼了?”清舞一直在隊伍的前方,一時間竟然沒有注意到飛塵的異狀,此時猛然發覺他慘白的小臉,頓時驚慌不已:莫非,他對於這裡的氣息也無法適應?

    看起來十分虛弱的飛塵輕輕地搖頭,清澈的眼眸之中佈滿了焦慮之色,他定定地看着清舞,用僅有他們兩人能夠聽到的聲音悄聲說道:“洞穴的盡頭,有最深的黑暗,那裡的氣息太過不潔,與我的氣息相悖;我的力量不足以壓制它,你們千萬要小心。”

    看到他那憂心忡忡的神色,清舞不由得心中一震:難道說,在這個洞穴的盡頭,就是黑暗氣息的源頭所在?

    清舞白皙的拳頭漸漸收緊,心中暗驚:若真是如此,恐怕這所謂的上古寶藏洞穴,根本就是一個巨大的陷阱,吸引整片大陸之上的高手齊聚於此的陷阱!

    那麼,黑暗氣息背後的主使者究竟有何目的?爲何要將綺羅大陸之上的所有高手盡數引來這裡?

    心中不祥的預感越來越強烈,似乎他們的周圍有一張無形的大網,正在逐漸地收緊,讓他們無處可逃……

    “我們快到了。”就在這時,金瑞忽然冒出來的一句話將清舞的思緒拉了回來,靈魂深處那抹羈絆越來越近,她募然回神:到了!

    走了這許久,衆人對於空氣之中的潮溼感已經適應了不少,雖然依舊不那麼好受,但卻比起初好了許多。

    然而,飛塵的狀況卻是越來越差,原本他還能自己行走勉強吊在隊伍後面,可是現在只能讓清溪攙扶着慢慢前行;他自身的氣息是至純至淨的,與這裡的黑暗氣息相互剋制,然而他的力量不足以剋制這股黑暗的氣息,因而就只能受其所克。

    不過其他的人都只當是飛塵的實力弱小,抵禦不了周圍空氣之中的陰冷之氣,因而也並沒有人對此感到懷疑。

    漸漸地,前方的路途明亮起來,但卻並不是因爲前方已有出路,而是因爲……

    “金瑞,你們回來了。”

    昏暗的火把映照之下,一抹修長的身影漸漸地露出身形,那磁性而低沉的語聲之中,還帶着一絲難以察覺的喜意。

    金瑞迎上前去,目光瞥過眼前的妖孽男子,心中又是一陣莫名的古怪:爲什麼他覺得這傢伙的心情突然變好了呢?

    “那些人類是你順路帶過來的?”傾煌俊眉一挑,冷冷地掃過跟在金瑞後面走上前來的衆人,只是目光經過清舞之時,那雙殷紅的狐眸不着痕跡地眨了眨。

    金瑞點了點頭,想起與他們相遇的經過,頓時又涌起了絲絲感傷:“金霖長老正在襲擊他們,最後只能由我出手。”

    傾煌桃花眼微微一閃,低低輕嘆一聲:“真正的他,會感謝你的。”

    留着金瑞在一旁黯然傷神,傾煌朝着正呆看着他的衆人淡淡地瞥去一眼,忽地勾了勾脣,肆意一笑:“在下傾煌,狐族之尊。”

    此話一出,人羣之中霎時一片譁然,他們方纔已經隱隱地從他與金瑞的對話語氣之中猜出了幾分,但現在聽他如此明確地向衆人介紹自己,還是感覺到了一陣莫名的壓力。

    傾煌就那麼隨意地站在那裡,渾身上下卻自然而然地散發出令人望而生畏的王者之氣,那油然而生的威壓比起金瑞更甚一層,令人不由自主地萌生出想要膜拜的念頭。

    清溪他們這些認識傾煌的倒還不覺得,長時間站在他的身邊,對於傾煌無意識間釋放出的威壓已經免疫了;但其他的人可就不是那麼幸運了,方纔就被那陰冷恐怖的空氣壓抑得難受,剛剛有點適應,現在又要面對另一大獸族王者的強悍威壓,一個個都有些吃不消地白了臉色。

    隊伍前列的一衆高手臉色一肅,孤鷹緩緩地踏前一步,恭恭敬敬地道:“狐尊大人,敢問前方情況如何?”

    說到這裡,傾煌的神色也變得凝重起來,好看的眉微微皺起,卻是並不回答,反而是往旁邊讓了一步:“你們還是自己看一下吧,不過要小心些。”

    看到傾煌如此神情,衆人心中愈發惶恐:連如此強悍的上古血脈王者獸都無計可施,他們的機會更是渺茫了。

    衆人小心翼翼地往前方冰潭的所在走去,而當清舞經過傾煌的身邊之際,後者忽然壓低了聲音吐出幾個字:“注意看冰潭的對面。”

    清舞美眸一閃,不動聲色地自他的身邊走過,心底卻是募地一震:他的意思是,冰潭的對面,另有出路?

    “好冷……”周圍的空氣似乎凝固了一般,衆人還不待走到冰潭的邊緣,便已經渾身哆嗦腳步婆娑了;他們接二連三地停留在了離冰潭還有一段距離的位置,遙遙地張望過去。

    能夠安然無恙地走到冰潭邊緣的就只有幾位聖級高階的強者,然而就算是他們,也因這種滲入骨髓的寒冷而變得有些虛弱。

    映入眼簾的,赫然是一片漆黑的水域;那深不見底的黑色冰潭如同一張血盆大口,要將所有的一切盡數吞噬。即便是見慣了殺戮與黑暗的清舞,此時也不由自主地產生了一種脊背發涼的感覺,更遑論是其他人了。

    衆人只是略略地看了一眼,便紛紛下意識地往後退去,發自內心地不願接近那深淵一般的黑暗;然而清舞卻定定地站在原地,清澈依舊的目光直直地穿透眼前厚重的黑色霧氣,看到了被掩蓋在黑霧之後的一扇大門。

    明明是漆黑一片,明明不辨五指,她卻真真切切地看到了那一扇神秘莫測的大門;就在那一霎那,清舞只覺自己的大腦“嗡”地一聲鳴響,渾身上下古怪地一熱,緊接着,腦海之中,便募地閃現出了篆刻在那扇大門之上的神秘圖案!

    這是……什麼……

    她簡直難以相信自己腦中所閃現出的畫面:那古老的圖案對於這片大陸的每個人來說都再熟悉不過,因爲,大門之上篆刻着的,正是召喚法陣的樣式圖紋;然而不同的是,在這個法陣圖案的中央,象徵着五系之力的五芒星的五個星角處,有五顆色彩各異的星點,那星點的形狀是如此熟悉,乃至於清舞差一點就要驚呼出聲!

    五瑤石!那五顆星點勾勒出的模樣,正是五瑤石!

    難道說,五瑤石的秘密,就埋藏在這扇大門之後?而那個多出了五瑤石的法陣圖案,纔是真正的召喚法陣麼?

    她忽然有種難以言說的感覺,用自己手上的五瑤石,一定能夠打開這扇大門,大門的背後,就是她一直以來尋找的真相。

    “夜團長,你對這冰潭黑霧有何看法?”見清舞久久地駐足在冰潭的附近,美眸之中也流露出沉思之色,盧奇禁不住上前幾步,輕聲問道。

    清舞皺了皺眉,沉聲應了一句:“盧會長,我想試試。”

    她不知道現在是否是表明身份的時機,雖然對於眼前的這羣隊友,她已經不用顧慮太多了,但是他們無法知道進入其他兩條通道的人們情況如何,她也不敢確定,她若真的打開了這扇大門之後,會不會帶動着整個洞穴發生什麼不可預料的事情,所以現在,還是能瞞則瞞,儘量不把自己的底牌過早地暴露出來爲好。

    盧奇驚訝地張了張嘴,正與欲說些什麼,一旁的傾煌卻募地開口道:“試試也無妨,驅除黑霧的關鍵似乎並不在於能量的強弱。”

    不知情的人們對於這位狐尊大人竟然如此“熱心”倍感驚訝,而知道傾煌與清舞關係的幾人則禁不住暗自竊笑:這兩人配合得真是絕妙啊。

    清舞柳眉一挑,似乎想到了什麼,對着站在一邊有些悶悶不樂的鳳軒招了招手:“鳳軒,過來幫我!”

    這小傢伙是越來越奇怪了,性子陰晴不定的,總是一副氣鼓鼓的樣子瞅着她,弄得自己不由自主地覺得心虛,可是她到底有什麼可心虛的呢?

    事實上,就連鳳軒自己也不知道他這是怎麼了,似乎從很久以前就有一種不甚明瞭的感覺,這種感覺伴隨着與她朝夕相伴的日子而逐漸地積蓄起來,每當看到她那雙湛湛有神的眼眸灼灼地望向自己,鳳軒只覺得自己的世界瞬間變得明亮起來;相反的,當她將目光放在其他人,尤其是其他男子的身上之時,他便莫名地覺得心中一冷,整個人的心情都不爽起來。

    就像現在,她沒有叫任何人幫忙唯獨叫了自己的名字,這樣的事實令他開心不已,渾身上下都冒出了喜悅的泡泡,方纔還陰雲密佈的小臉頓時陽光燦爛,嘻嘻一笑,屁顛屁顛地跑到了她的跟前。

    只是現在清舞一門心思只想着如何破門,完全沒有功夫去想這傢伙爲什麼變臉跟變戲法一般;她暗暗地對着鳳軒使了一個“配合我”的神色,隨即面色一肅,美眸之中浮現出凜冽的寒光,冷冷地看向了眼前一望無邊的黑暗。

    深深地吐出一口濁氣,她單手平舉在前,掌心一翻,一把銀光閃耀的精緻弓弦便握在了手中,她一手緩緩地將弓弦舉到胸前,另一手則輕柔地自前向後撫過弓弦的中央部位,伴隨着她的動作,一支由能量凝聚而成的金色箭矢赫然出現在了衆人的面前。

    金色的能量不斷地匯聚起來,那精緻的箭身之上,竟是散發出一陣異常炫目的光華;清舞周身的氣息不斷地升騰而起,漸漸地,她身上的氣勢竟然達到了連一衆六階高手都感到萬分驚訝的地步。

    “天啊,夜月團長可真是真人不露相啊!”孤鷹瞪圓了眼睛驚叫一聲,有些不敢置信地望向了站在自己身邊的盧奇,卻發現他的眼眸之中正閃現着一抹奇異的探究之色。

    一個人的容貌可以假扮,但是身形、聲音卻是無法假扮的,眼前的女子絕對是他所看到的那樣,還在不滿二十歲的年紀;可是,這個世上能有人在這般年齡便達到如此等階嗎?莫非……

    盧奇的腦海中,突然冒出了一個名字,那是一個響徹整片綺羅大陸的名字,也是眼下他所能夠想到的,唯一一個有可能創造出如此奇蹟的名字。

    想到這裡,他的眸中忽然放射出異樣的光芒,有些怔愣地望向了前方那一抹凜然而立的身影,心中驚駭連連:僅僅在不滿二十歲之齡便達到了大陸上衆多高手終其一生也難以企及的高度,她的未來,究竟有多麼遼闊?

    清舞手上的金色箭矢在周圍的一片昏暗之中分外奪目,映照得整個洞穴亮如白晝;絲絲縷縷神聖而耀目的光華自箭身之上散發而出,令清舞整個人看起來如同威嚴而聖潔的神祗一般。

    就在金色能量箭即將徹底成型之際,清舞對着鳳軒微一點頭,緊接着,便見鳳軒小手一招,一團赤紅色的烈焰便“噗”地冒了出來,自他的掌心之上募地朝着清舞的箭尖飛射而去,牢牢地包裹在了清舞的箭尖之上;流光溢彩的金色與赤紅色,似乎令周圍的黑暗再度消散了一些。

    衆人愣愣地望着那一支包裹在熾烈火焰之中的金色箭矢,卻沒有注意到,那一抹赤紅之中暗藏着的五彩斑斕之色;原來,清舞藉着鳳軒的幫助,將三枚五瑤石包裹在了涅槃火之中,如此一來,便可以藉着龍吟箭的衝擊力到達那扇大門的位置。就算是這種強硬的方法無法衝破大門,鳳軒也可以指揮涅槃火帶回五瑤石,在烈焰的包裹之下,衆人自然發現不了五瑤石的存在。

    金色的能量箭越來越亮,映照在清舞凌厲的雙眸之中分外耀眼;她微微地眯了眯眼,目光透過重重黑霧直直地看向了對面的大門;募地,清舞將緊繃的弓弦募地一拉,說時遲那時快,那蘊含着磅礴力量的金色能量箭就如破空的閃電,對着瀰漫在前方的黑暗直衝而去!

    不過轉瞬之間,金色箭矢便衝入了無盡的黑暗之中,在衆人緊張的注視下漸漸地化爲了一顆金色的光點;緊接着,那一枚毫不起眼的光點募地散發出萬丈金芒,只一瞬間,便驅散了周圍的一切黑暗!

    與此同時,自那一團衝入黑暗之中的涅槃火內,一抹五彩斑駁的炫目之色猛地升騰而起,那在黑暗之中交相輝映的五色流光,與黑暗中的耀月一樣,衝破一切!

    眼前的黑暗被盡數驅散,衆人的眼中,唯餘五彩斑斕的迷人色彩;充滿了神聖氣息的能量以五色流光爲中心迅速地擴散開來,所過之處,黑霧消散得乾乾淨淨!

    “好美……”衆人不由自主地喃喃低語,幾乎就要忘記了他們身處何方。

    清舞目光幽幽地望着前方,她比衆人看到的更多:此時此刻,那扇神秘的大門,正在緩緩地開啓!

    美眸一閃,清舞足下一蹬,率先飛掠而去,洞穴之中,迴盪着她急切的語聲:“黑霧還會重新凝聚,大家抓緊時間衝過來!”

    身後的衆人紛紛回過神來,趕忙縱身而起,跟着她飛奔過來;清舞自然是趕在衆人追過來之前收回了懸浮於半空之中的五瑤石。而伴隨着她的這個動作,周圍的一切也在轉瞬之間恢復了黑暗,那濃郁的黑色霧氣,再度絲絲縷縷地聚集起來。

    清舞毫不遲疑地穿越那扇神秘大門,好奇地四處張望起來,然而這一看之下,霎時被眼前的景象驚得瞠目結舌。



    上一頁 ←    → 下一頁

    回到明末當梟雄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超級神掠奪
    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快穿逆襲:神秘boss萬古最強宗重生之貴女平妻超級全能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