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84章 已晚的萌動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84章 已晚的萌動字體大小: A+
     

    方纔一揮手接住了那頭黃金王獅雷霆一擊的,是一名身着淡金色華服的威嚴男子;剛一感受到那威嚴男子渾身上下散發出的王者氣息,金曜便臉色一肅,有些不敢置信地喚了一聲:“族長大人!”

    聽到這有些熟悉的呼喚,金瑞微一愣神,蹙了蹙眉回過頭來,正迎上了金曜激動的目光,不由得又驚又喜:“曜兒!你怎麼會在這裡?”

    不過,當他看到了站在金曜身旁的落臨天之時,便霎時明白了過來。當時這小子可是奪走了他族裡最有潛力的後輩之一,不過現在看來,金曜跟着他還是收穫不小的。

    他的目光淡淡地掃過在場的所有人,對他來說,就算是霄雲這幾個人,也是非常弱小的存在,並不能令他的目光多停留半秒。然而,當他犀利的眸子與清舞精芒四溢的美眸直直對上之時,卻是募地一驚:這是怎麼回事?爲什麼在這個人類小姑娘的身上,他感受到了傾煌那妖孽狐狸的氣息?

    看到金瑞那古怪的目光,清舞不由得心下一跳:這位族長大人不會是看出什麼來了吧?

    上古血脈王者獸對於氣息的感應本就異常靈敏,看他這又驚又疑的表情難保不是從她的身上感受到了傾煌的氣息。

    幸而方纔緩緩降落下來的鳳軒察覺到了金瑞詭異的注視,趕忙走至近前輕咳一聲:“這位就是黃金王獅一族的族長大人?”

    聽到他突如其來的語聲,金瑞只得暫時將注意力轉移到了鳳軒的身上,那雙精芒外露的眼眸之中,飛快地閃過一抹詫異之色,似乎是對於鳳軒竟然依舊處在成長期相當驚訝。

    的確,等階上僅比鳳軒略高一籌的金瑞已經成年,他的潛力至多能夠達到初入神級的水平;然而鳳軒連成熟期都未到,實力卻已經相當於聖級高階,實在是難以想象等他成年將會達到何等實力。

    沉吟片刻,金瑞微微點頭應道:“在下金瑞,請問閣下名諱?”

    他如此姿態顯然是把鳳軒當成了血統高自己一等的種族,而後者也相當享受這種被人尊敬的感覺,小腦袋微微一揚,隨意地道:“鳳軒。”

    金瑞似乎還想問些什麼,卻被身後募地傳來的一聲巨響打斷了思緒;他緊蹙着眉頭張望過去,臉上的神色也因眼前的景象而變得愈發凝重。

    沒想到,面對兩名聖級七階與一名聖級六階高手的圍攻,眼前這頭狂暴的黃金王獅依舊沒有落於下風,竟是愈戰愈勇;反而是那三個黃金王獅一族的長老,因爲自己的對手是朝夕相處的同伴,始終不願全力以赴。

    金瑞的眉頭擰成了麻花狀,凌厲的獅眸緊緊地盯着那頭毫無神智的黃金王獅,似乎在思索些什麼;良久,他終於猛地攥緊了拳頭,對着眼前的那三個長老厲喝一聲:“你們退下,我親自動手!”

    金瑞深深地嘆了口氣,喊出這句話來幾乎用盡了他全身的力量;眼睜睜地看着曾與自己並肩作戰的同伴被黑暗氣息吞噬得理性全無,現在還不得不親手將他斬殺,這實在是一個莫大的煎熬。

    聽到族長這樣說,那三名正在與狂暴的黃金王獅激戰之中的長老齊齊動作一頓,臉上不約而同地露出了悲愴之色;在他們的心中,一直幻想着也許他們的同伴能夠漸漸地恢復到往常的樣子,但是隨着時間的流逝,那愈發暴虐的氣息卻在無情地昭示着殘酷的真相:他們的同伴,再也回不來了。

    金瑞邁出沉重的步伐,募地一躍而起,渾身上下升騰起一股霸氣凜然的氣息;他的周身漸漸散發出一陣奪目的金色光芒,烘托得他愈發威嚴不可侵犯。

    清舞目光灼灼,定定地注視着眼前這一幕,心中不由得暗暗猜測:不知道傾煌與這個金瑞之間,誰的力量更爲強悍呢?

    對於傾煌的血脈,她一直耿耿於懷,照理說紫雲天狐一族的血脈與黃金王獅應該是同一層次的,但是這樣一來,她也就不可能與鳳軒、龍琳他們締結下主從契約;畢竟血脈高一等的召喚獸,是不會允許自己屈居於血脈低於自己的本命契約獸的。

    反過來說,既然她能夠成功地契約鳳軒他們,那就說明傾煌的血脈比上古隱世種族還要高貴,可是,這又怎麼可能呢?這個世上怎麼會有比上古隱世種族還要尊貴的血統?

    想着想着,她不知想到了什麼,忽地心頭一顫:不會是她想象中的那樣吧,血脈比上古隱世種族還要高貴的,似乎在一本年代十分久遠的古志上有過模糊的記載,可那是……

    “轟隆隆”一聲巨響,打斷了清舞的思緒,那莫名的感覺一閃而逝,待她回過神來,已經無處探尋。

    此時,那頭狂暴的黃金王獅已經無力地癱倒在地,在他的頸上,還插着一道由金色光束凝聚而成的鋒利短刃。

    終於,在瀕臨死亡之際,黃金王獅的眸中恢復了往日的清明,那一雙虛弱無神的獅眸之中,竟流露出一抹如釋重負的神色。

    他感激地望了望眼前將他一擊斃命的金瑞,緊接着,永遠地垂下了他的頭顱。

    對他來說,死亡是最好的解脫。

    也正是因爲意識到了這一點,金瑞才痛下決心,要親自動手擊殺自己的同伴,由自己,送他毫無痛苦地上路。

    這樣的一幕令在場的衆人動容不已,儘管金瑞所做的事情是殺害自己的同族,但是,沒有一個人對他的行爲表示憤怒。

    金瑞久久地站在同伴漸漸冷去的身軀前,久久神傷。

    許久過後,他終於長長地嘆了口氣,大手一揮將同伴的身軀收殮起來,這才緩緩地轉過身來。

    “對於此事對各位造成的危機,金瑞在此表示歉意;但是,我想奉勸你們,尤其是聖級高階以下的各位,希望你們不要再前行了。”他的語聲低沉而凝重,言語間,竟然流露出幾分對前路的恐慌之意;這令清舞愈發好奇,能夠讓聖級八階的強者都感到驚慌,前面等待着他們的,究竟會是什麼?

    沉吟片刻,清舞忽地擡眸問道:“敢問金瑞族長,前面……究竟有什麼?”

    金瑞心知,若是不說明白,怕是他們這一行人也不會輕而易舉地打退堂鼓;目光幽幽地望着前方未知的路途,他低聲開口道:“其實各位距離這條通道的盡頭已經不遠了,前方的障礙基本也被我們掃清,餘下的,就只有盡頭的一切。”

    “那裡有一處冰潭,水域直接連通到通道盡頭的另一側;可是,這處冰潭之中的潭水,是漆黑色的,冰潭的上方,還積蓄着一股令人毛骨悚然的黑色霧氣,根本難以靠近。”

    說到這裡,金瑞的神情復又變得感傷起來:“金霖長老就是在先行一步前往冰潭上空查探情況的時候,被那些黑色霧氣滲入體內,變成了理智全無的兇獸。”

    這時,他身旁的另一位長老也忍不住輕聲插話:“金霖長老拼着最後一絲神智往遠離我們的方向跑開,就是不想傷害到自己的同伴,卻是沒想到……”

    聽到這些,清舞暗歎一聲,低聲說道:“他最後的心願是不要傷害到你們,這個心願完成了,金瑞族長也將他從無邊的黑暗之中解救了出來。”

    孤鷹也贊同地點了點頭,沉聲說道:“金瑞族長,您不必自責,在這危機重重的上古時期秘穴之中,誰也無法保得萬全。”

    “我想,站在此地的人們既然一直走到了這裡,都已經瞭解了這條道路,也做好了相應的心理準備;所以,這個決定交由我們隊伍之中的每個人自行來完成。”盧奇悠遠的目光緩緩地掃過自己身後的衆人,輕緩而平穩的語聲之中,似乎帶上了幾分安撫人心的神奇魔力。

    衆人面面相覷地對視一番,其實他們的心中早已隱隱地知曉,就在他們踏入這個洞穴之中的那一刻起,就註定了他們只能前進,沒有退路。

    寂靜的通道之中,一雙雙堅定而勇敢的眼眸不約而同地望向了未知的前路。

    “如此,我也不再多說了;既然我們的目的地相同,不妨一同行進吧。”金瑞似乎已經猜到了這個結果,只得輕嘆一聲,帶着三名長老走在了衆人的前方。

    清舞挑了挑眉,對於這個金瑞的好印象又平添幾分;再聯想到傾煌就在前方不遠處等待着與她會合,心中的喜悅不由自主地掛在了臉上。

    不知想到了什麼,清舞嬌俏可人的小臉上,忽地泛起了一抹奇異的紅暈,那一抹紅霞一般的迷人景色,顯得分外迷人。

    “夜團長,看起來心情不錯?”鳳軒也不知是怎麼了,忽然陰陽怪氣地開口道;一雙迷人的金眸不滿地瞪着她,似乎清舞做了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一般。

    清舞狐疑地看着他那吃味的表情,心中驚詫不已:這小傢伙怎麼回事?無緣無故發什麼瘋?

    可惜,現在的他們始終對這一切明白得太晚,當他們恍然大悟之時,竟已是追悔莫及……

    ------題外話------

    咳咳,這是表示會虐一下下的節奏,不過只有一點點啦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強兵王回到明末當梟雄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
    超級神掠奪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快穿逆襲:神秘boss萬古最強宗重生之貴女平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