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82章 分頭行進,突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82章 分頭行進,突變!字體大小: A+
     

    “天啊!那是誰?”

    “不要命了?竟然想獨自去對付那個怪物麼?”

    衆人見那一抹奪目的火紅色流光直直地朝着鎧甲人衝上前去,頓時驚訝地張大了嘴巴,而一衆聖級高階的強者們則臉色一變,眼中浮現出不可置信的神色:他們能夠清楚地感覺到火焰包裹下的那蒼涼而古老的氣息,那道火紅色的身影,絕對是上古血脈之獸!莫非,是獸族的王者混了進來?

    然而,還不等他們從鳳軒現身的震撼之中回過神來,接下來發生的一幕便令他們瞠目結舌,連眼珠子都不會轉了!

    只見那一抹火紅色的流光轉瞬之間便出現在了鎧甲人的身後,緊接着,衆人眼睜睜地看着那一抹火紅色越來越亮,如同那天空中最耀眼的烈日,那強悍而神聖的氣息令人不自覺地想要去膜拜。

    一股無比灼熱的感覺在洞穴之中擴散開來,人們驚疑不定地望着那火紅的烈焰,忽然產生了一種莫名的敬畏感;一時間,衆高手們連護罩都忘了維持,只顧着呆呆地看着空中那一抹炫目的紅,久久地忘記了自己的所在。

    雖然這一幕看起來是如此震撼,但實際上也只不過是一瞬間的事情,不過是須臾之間,那耀日一般的光芒便猛然大亮,對着鎧甲人的後頸狠狠地衝擊而去!

    一片赤紅的光耀瞬間大亮,映得周圍的一切盡皆失色!

    猛烈的衝擊力,伴隨着震耳欲聾的巨大轟鳴聲,震得衆人的心臟一陣驚駭的跳動;不過緊接着,他們便愈發驚恐地發現自己的心臟不會跳了,因爲他們竟然看到,那方纔還氣勢洶洶地朝衆人進攻的鎧甲人瞬間便像是泄氣的皮球,完全癱軟下去!

    шшш_ т tκa n_ ¢O

    伴隨着“轟隆隆”的一陣恐怖響聲,鎧甲人終於沒了方纔的威風,徹底地倒在地上宣告報廢。

    “天啊!發生了什麼事?”

    “他破壞了那傢伙的動力之源,一定是的!”

    “原來是在後頸!”

    人羣之中霎時驚歎連連,他們終於想到,有些時候最明顯的破綻,卻恰恰並不是破綻。

    清舞的脣邊揚起一抹迷人的弧度,爲鳳軒一擊秒殺了這衆多高手都奈何不得的鎧甲人而興奮不已。

    機械獸的特點也就在於此,憑藉着一些特殊材質的礦石鑄造而成的身軀防禦力堪稱恐怖,正面的硬撼根本無法對其造成實質性的傷害,唯一的方法就是找到維持機械獸動作的動力來源,將其破壞,或者是將控制機械獸的戰師擊殺,戰鬥才能結束。

    通常機械獸的動力之源都是蘊含着巨大能量的內晶或者罕有的珍稀礦石,因此從能量的聚集點上很容易判斷,方纔機械師公會的會長司臨也是由此來斷定鎧甲人的動力之源就是那雙血紅色眼珠的。不過,也正因如此,他們纔會一味地發動正面進攻,反而忽略了真正的命脈所在。

    清舞倒並沒有看出鎧甲人的動力源頭究竟在哪裡,她只是想到,如此衆多高手的狂轟濫炸不可能完全沒有一點效果,除非,是他們根本沒有找到鎧甲人的真正命脈。

    不過,當震撼過後,衆人的心思便活泛起來,紛紛不約而同地盯住了眼前一動不動的鎧甲人身軀;雖然不知道這大傢伙究竟是由什麼材質鑄造而成的,但是能夠在衆人的集火式攻擊下完好無損,也一定是聞所未聞的珍稀寶物。

    不過,他們註定要失望了,早在見到這大傢伙的那一刻,清舞就有了打算。

    望着下方的人類那貪婪的嘴臉,鳳軒不屑地冷笑一聲,金眸微眯,直接小手一揚,“刷”地一下便將鎧甲人那碩大的身軀收入囊中。

    “什麼?”

    “怎麼回事?”

    衆人正眼巴巴地看着眼前的鎧甲人,沒想到眼前一花,那碩大的身軀便消失不見了,頓時驚得面面相覷。

    “是誰收了鎧甲人的身軀?!”馮烈憤怒地咆哮一聲,惡狠狠的目光冷冷地掃過衆人的眼眸;而鳳軒則早在衆人愣神的當口便瞬間飛射回來,重新隱沒在了人羣之中。

    “是不是你?”馮烈凶神惡煞的眼神掃過清舞淡漠的雙眸,忽然停了下來。

    額……她拉仇恨的能力有這麼高麼?這樣也能被這傢伙盯上?

    無奈地撇了撇嘴,雖然這傢伙無意之中的確真相了,但是她可沒有就這麼承認的打算:“我說馮烈會長,連您都沒來得及做的事情,我一個小小的傭兵,哪裡有那個能力呢?”

    “你……你這話什麼意思!”馮烈立刻聽出了清舞話中之意,登時大怒。

    孤鷹皺着眉頭看了看氣得老臉漲紅的馮烈,忍不住插話道:“馮會長,您如此毫無根據的指控,似乎有點不妥吧。”

    “誰說我沒有根據?她那副幸災樂禍的表情就是證據!”馮烈繼續斬釘截鐵地怒喝。

    一聽這話,清舞忽地冷笑一聲,古里古怪地道:“馮會長,我倒是想知道,這裡上百號人,您爲何只看到我一個人?莫非,您一早就在想着要把我當成替罪羔羊了?賊喊捉賊的古話,有時候也不是沒有道理啊。”

    她此話一出,一些聖級高手的神色頓時發生了變化:剛纔他們就覺得馮烈的突然發作有些詭異,現在聽這個夜月一說,好像最可疑的真是這個馮烈!

    “你胡言亂語些什麼?我看你纔是賊喊捉賊!”馮烈氣得眼珠子都快綠了。

    “好了馮會長,此事就此作罷吧。在我看來,是方纔那一抹紅色流光的主人收取了他的戰利品的可能性反而最大。我們現在還身處情況未明的密閉洞穴,理應抓緊時間向前探索纔是。”盧奇沉聲說道。

    “是啊,馮會長想想看,我們現在遭遇的鎧甲人都是從未見識過的稀世寶物,更何況洞穴的深處?還是集中精力繼續前行的好。”段禾也不緊不慢地建議道。

    馮烈本想借着這個機會先刁難一下這個小丫頭再說,沒想到卻成了自己在無理取鬧,頓時一股邪火涌了上來,但是礙於衆多高手在場,又不好發作,只得暫時忍了下來,怒瞪了清舞一眼,憤憤不平地拂袖而去。

    不過,前行了幾步,衆人又不得不停下了腳步,因爲前方赫然出現的三條岔道,陷入了糾結之中。

    漆黑的洞穴延伸出不同的三條道路,每一條都是幽深不見光亮,完全看不到通道的裡面會有什麼樣的存在;昏暗的火把只能勉強照亮前面的一小段距離,根本毫無幫助。

    衆高手紛紛站在眼前的三條岔路之前,定定地靜氣凝神,試圖通過自己的感知來探索一下前方的道路。

    清舞雖然在心底早已經決定要選擇傾煌所在的那條道路,但還是同樣悄悄地查探了一下另外兩條道路。

    片刻後,清舞募地睜開雙眸,眼中一抹納悶之色一閃而逝;眼前的三條岔路,在左邊和右邊的兩條道路上都能夠感應到不弱的能量聚集點,而中間的道路則頗有些古怪,有數個微小的能量聚集點,就好像左右兩側的道路上各有一輪明月,而中間的這條道路上則是繁星點點一般。

    令她奇怪的是,傾煌所走的道路,正是中間這一條;雖然這裡面限制了傳音通話,但是卻無法阻擋契約夥伴之間的靈魂感應。

    不知不覺間,她下意識地往中間的岔路走了幾步;然而,也就在她的腳步剛剛踏入中間那條岔路之際,腦中“嗡”地一聲,突然涌現出了一種熟悉的感覺!

    那是什麼東西在召喚着她,牽引着她去尋找它的所在;與此同時,安放於碧玉天心鐲之中的三枚五瑤石,一齊發出了一陣興奮的輕顫!

    是五瑤石!五瑤石就在這條通道之中!

    雖然不知道當初傾煌他們選擇這條道路的初衷,但是清舞現在知道,眼前這一條道路,就是在等待着她的到來!

    她的心臟禁不住激動地狂跳起來,儘管到現在爲止,她依舊不知道這五瑤石究竟意味着什麼,但是她的心緒卻莫名地因它而興奮不已;每找到一枚五瑤石,就意味着她距離真相又近了一步,相信等她集齊所有的五瑤石,一定能夠揭開隱藏在其中的秘密。

    陷入思緒之中的清舞忽然被馮烈的一聲怪笑拉回了心神,只聽他那陰陽怪氣的語聲在洞穴之中不斷迴響:“看起來夜月團長選擇了中間的道路啊,真是可惜,我認爲左邊這條道路纔是正確的呢!”

    此時,幾大世家的家主與長老們也在遊移不定,他們本來是想在能量聚集點較大的左路和右路之間選擇一個的,沒想到被馮烈佔了先,自然而然地只能選擇右路了。

    不過,清舞自然是巴不得他們都選擇兩側的道路,畢竟前路還不知道會遇到些什麼,若是一不小心提前暴露了身份可就沒辦法渾水摸魚了。

    “那就祝馮烈會長好運了。”清舞冷笑一聲:想找到寶藏,也要看看你們有沒有那個能耐了。

    經過一番抉擇,召喚師公會、機械師公會與戰師公會選擇了左邊的岔路,各大世家紛紛選定了右邊的岔路,一些跟在各大勢力後面一同進來的傭兵大部分選擇了與三大公會一路,也有少部分留在原地沒有表示,似乎是想和清舞他們一路。

    卓心竹眼巴巴地瞅着清舞,極不情願地跟着家族的長老踏入了右邊的通道,那一步三回頭的樣子就像是不捨得離開丈夫的小媳婦一般。

    待兩支隊伍爭先恐後地踏上了他們選定的道路,清舞這纔回過身來,有點詫異地看着站在原地沒有動彈的傭兵公會與孤鷹傭兵團兩大勢力。

    不可否認,清舞對於盧奇還有孤鷹還是有些好感的,他們的言談舉止十分正派,之前她與召喚師公會的幾次衝突之中,也偏向於她這一邊,若是他們加入自己的隊伍,也未嘗不可。

    “呵呵,夜月團長,介不介意我們兩方加入你們?”孤鷹上前幾步,對着清舞爽朗一笑,而盧奇也同樣微笑着走上前來,注視着清舞的眼眸之中滿是親切之意。

    他們倒是相當精明,一早就看出清舞這一行人之中,她纔是真正的領導者,就算是心中對此異常驚訝,卻也依舊不動聲色。

    清舞微微一笑,點了點頭:“既然兩位不棄,我們也非常樂意你們的加入。”

    還有極少數的傭兵由於希望跟隨傭兵公會一同探索的緣故,也加入了清舞一行,就這樣,他們這支看起來相當混搭的隊伍也踏上了探索寶藏之旅。

    不過,還不等他們走上幾步,便感受到左邊的通道之中傳來一陣驚天動地的能量對撞,那巨大的聲響震得他們的通道都跟着微微抖了抖!

    “天啊,那邊發生了什麼?”

    “這麼快就遇上戰鬥了?”

    恐怖的戰鬥餘波遙遙地傳來,衆人不由得臉色一白,對於自己這條前行的道路也產生了幾分忐忑。

    清舞暗笑一聲:這個馮大會長運氣還真是夠好的,這纔多大一會啊,就遇上強敵了?希望他有命活到最後纔好!

    “大家不必擔心,我們會盡力感知前方的危險,一旦有什麼危機,實力不足的人只管往後撤退就好。”清舞清亮有力的語聲在漆黑一片的洞穴之中迴響,不知怎麼的,竟然令衆人莫名地感覺到安心。

    這一片幽深的通道似乎沒有盡頭一般,好在他們這一行人並不像其他兩支隊伍那般猴急,而是不緊不慢地往前探索,因而走走停停過了許久,衆人也並不覺得疲累。

    不過令他們驚訝的是,這一路上他們遇上的阻礙似乎並不是很多,只是偶爾有幾個實力不算太強的兇獸出沒,隨便幾個人出手便將其擊殺,完全沒有消耗什麼力氣。

    在霄雲幾人聯手消滅了一頭實力還算強勁的上古血脈兇獸之後,他們忽然發覺了隱藏在通道一側的能量聚集點。

    幾個高手仔細地探查了周圍的情況,這才小心翼翼地帶着衆人拐了進去;火把映照之下的,赫然是一堆灰黑色的古怪礦石。

    “哇塞,這莫非是烏羅石?”華希與段禾仔細地趴在礦石之上研究了片刻,忽然不約而同地彈起身來,興奮地連聲大呼起來。

    清舞自然也認出了這種神奇的礦石,這可是煉製鎧甲的絕佳材料,只要是煉器師有能力提煉出礦石的精華成分,便可以將其熔成延展性極佳的衣物鎧甲,平常穿戴起來與普通衣物一樣,但卻具有防禦聖級高手全力一擊的強悍能力。

    “既然此物是煉器材料,那就由煉器師公會收下吧,我們拿了也是沒什麼用處。”盧奇微笑着擺了擺手,示意段禾將這些烏羅石全部收下。

    “盧會長果然大方,既然這樣我就不客氣了,多謝各位了!”段禾喜不自勝,趕緊心意一動將這些烏羅石全部收入囊中,樂得一張老臉都開了花。

    清舞暗暗點頭,對於她的這些新隊友又平添了幾分敬意,這世上能做到他們這般的,實在是幾不可尋。

    接下來的路途,他們又先後發現了不少好東西,有些是孕育了數百年的靈果一類,有些是看似殘破實則珍貴無比的上古兵器,這些寶物都被衆人按照各取所需的方式盡數瓜分,大家都沒有計較誰得到的寶物更多,但是每個人都收穫不小。

    清舞對於這些東西大都並不怎麼感興趣,只是在鳳軒的眼神示意下摘取了幾枚蘊含着巨大能量的神秘靈果;這裡並不能傳音,故而鳳軒也沒辦法告訴她這果子究竟有何用處,但是看他的神色就知道,一定是極其珍貴之物。

    “咦?這莫非是……”當衆人再度偶遇了一株生長在洞穴角落之中的奇特植物之時,清舞忽然驚奇地瞪大了眼睛。

    這不是靈芝嘛?!

    清舞話音剛落,霄雲、盧奇等幾個熟讀大陸古志的人們也紛紛驚呼出聲:“這難道就是古志上記載的靈雲仙芝?”

    是的,眼前這形狀顏色與靈芝無比相像之物正是傳說中能解萬毒的靈雲仙芝,清舞在想辦法爲冷若寒解毒之時,也曾想過此物,但因其只存在於古志之中,連生長之地都無處探尋,便也只能放棄了這個方式;沒想到今天倒是在這個不見天日的洞穴之中找到了。

    不過,現在這東西對她來說已經沒什麼用處了,有小毒還有芳沁兒在,她基本不用擔心會中什麼毒,倒是這如此珍稀之物只有一株,分配給哪個勢力就成了問題。

    只是,她剛剛想到這個問題,便覺得自己身後的不遠處募地射來一道炙熱萬分的目光,直勾勾地盯住了靈雲仙芝的方向,那目光的主人想必是對此物無比渴望。

    清舞有些好奇地循着目光的方向望了過去,映入眼簾的,卻是一個相貌極其普通的閒散傭兵。

    然而儘管如此,那名傭兵那雙精芒四溢的眼眸卻還是令她微微一怔,竟然莫名地有種熟悉的感覺,好像她曾經在哪裡見過這雙眼睛一般,但是,她可以肯定,自己以前絕對沒有見到過這個長相普通但是眼神如此富有內涵的人物。

    好奇怪,她明明沒有見過這副面孔……等等,莫非,這個人與自己一樣,改換了容貌?

    剛剛想到這裡,她便愈發不適應地皺起了眉,對於自己這種莫名其妙的感覺極其納悶;照理說,現在她應該提高警惕看看這傢伙是否是別有用心之人混雜在了她的隊伍之中,但是奇怪的是,她偏偏提不起一絲一毫的警惕之心,就好像從他的眼睛裡,她感受到了那種無名由的熟悉感一樣。

    當他們兩人的目光相交,這種感覺尤爲強烈,雖然無法言喻,但卻是如此清晰。

    許是感受到了清舞的注視,那名傭兵踏着有些急切的步伐走上前來,抿了抿脣,低聲說道:“我想要那株靈雲仙芝,無論付出什麼代價都可以。”

    他的聲音沙啞之中帶着幾絲迫切,眼神之中雖然充滿了期待與忐忑,但卻並無一絲卑微之態,如此不卑不亢的態度頓時令衆位強者神色一動。

    “我看這也未嘗不可,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這位小兄弟雖然一直只是跟在我們的隊伍之中,但是也從未主動要求過分配寶物,既然我們的規矩是各取所需,就不能把任何人排除在外。”孤鷹微微眯了眯眼,朗聲說道。

    之前分配寶物之時,一路跟隨他們的傭兵們也獲得了一些小恩小惠,這些對於聖級強者幫助不大的東西,對他們來說卻是終生難遇的珍寶;不過,這其中也有一個從未拿過寶物且在隊伍裡極其不起眼的傭兵,也就是眼前這一個。

    衆人點了點頭表示同意,這靈雲仙芝就只一株本來就難以分配,若是在這裡賣個人情也是不錯的選擇。

    清舞忽地心中一動,微微擡眸望向了他的雙眸:“可以告訴我,你要用它救的,是什麼人嗎?”

    這話一出,連清舞自己都覺得有些詫異,她下意識地便問出了這個有些**的問題,完全是出於那一種古怪的感覺。

    那傭兵怔了一怔,眼中忽然浮現出一抹柔情與一抹感傷:“我要救治我的妻子。”

    聽到這個答案,清舞只覺心中募地一陣輕顫,又是一種莫名其妙的酸楚感涌了上來:她這是怎麼了?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多愁善感了?

    盡全力斂下了眼中的神色,清舞懷着那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與衆人再度往前探索而去,希望隨着他們到達洞穴的最深處,她的心事也能夠得到答案吧。

    在這個不辨日夜的通道之中,他們一路小心翼翼地探索前行,也不知究竟過了多久;不過這一路上,他們之間的配合倒是愈發默契,而清舞也基本瞭解了這個隊伍之中每一個人的實力與大致性格。

    漸漸地,清舞感覺到他們距離傾煌所在的獸族一行已經不太遙遠了,但是根據他們的位置來看,他們現在似乎已經沒有在往前行進了,而是一直處在靜止不動的狀態;這究竟意味着他們所在的位置就是終點,還是前面有連他們也無法解決的障礙?

    前面的一種可能性幾乎爲零,因爲到目前爲止,她能夠感覺到自己離那枚不斷牽引着她前行的五瑤石還有很遠的距離,所以前面自然不可能是終點,那麼這就表示,前面等待着他們的,或許是一個相當棘手的麻煩。

    繼續前行了許久,正當衆人緊繃的神經因爲長時間的行路而有些懈怠想要休息之際,走在最前面的清舞、霄雲、孤鷹三人卻是齊齊停住了腳步。

    “怎麼了?前面有什麼情況麼?”看到他們如此突然地停下了步伐,衆人心中忽然升起了一種不祥的預感。

    緊接着,人們接二連三地感受到了周圍漸漸凝重起來的空氣,隨之而來的,還有一股以極快的速度逼近而來的強悍力量!

    “吼!”一聲低沉而狂暴的獅吼聲募然響起,久久迴盪在寂靜的洞穴之中,那碩大的身影尚未來到,人們便已經清楚地感受到了鋪天蓋地而來的濃烈殺機!

    “大家小心!”幾位聖級高階的強者迅速地躍身向前,臉上紛紛露出了凝重之色:這又是一頭上古血脈兇獸,而且單是憑藉這龐大的威壓感知,這傢伙的實力就在聖級七階以上!

    然而,待他們終於看清那氣勢洶洶而來的身影之際,卻是齊齊驚駭地張大了嘴巴:“怎麼會是黃金王獅?”

    黃金王獅在獸族之中的地位無人不知,身爲上古血脈王者獸,他們的戰鬥力在天斷山脈之中可算是數一數二的;可是,這黃金王獅的身上,分明有着兇獸一般的嗜血氣息,堂堂猛獸一族的王者,怎麼可能是兇獸呢?

    在衆人雙目圓瞪、驚詫萬分的同時,清舞與飛塵卻是募地臉色大變,差點就要驚呼出聲;因爲在這頭暴虐的黃金王獅身上,他們清清楚楚地感受到了那一抹令人深惡痛絕的氣息,那一抹來自於黑暗最深處的氣息!

    ------題外話------

    昨天又在加班的說,今天奮力地補了一些回來,親們表拍偶啊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秘首領,夜夜寵!太古龍神訣最強兵王回到明末當梟雄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
    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超級神掠奪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快穿逆襲:神秘bo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