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78章 到達,突遇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78章 到達,突遇字體大小: A+
     

    “吼!”

    鑿齒髮出一聲暴躁的狂吼,瘋狂地揮動着拳頭凝聚出數道拳影,強悍的衝擊力掀起了恐怖的颶風,尖銳的風吼之聲震得周圍的空氣一陣激盪。

    那凌厲的颶風鋪天蓋地地對着清舞洶涌而去,強大的風勢令她不得不擡手放出了防禦屏障,將自己牢牢地護住。

    然而就在此時,鑿齒忽地張開了血盆大口,眼珠子狠狠地一瞪,那恐怖的颶風便猛地朝着反方向退了回去,盡數被鑿齒吸入了口中,好像他的大嘴是一個強力吸塵器一般;瞬間改變的風向令清舞措手不及,整個人不受控制地朝着鑿齒的方向飛了過去,眼看着,就要被他吸入口中!

    “小心!”

    “夜姑娘!”

    “團長!”

    衆人驚慌地大喊起來,不顧一切地想要衝上前來,卻被鑿齒周圍的陣陣颶風逼得完全無法靠近;只不過,慌亂中的他們並沒有發現,清舞脣邊揚起的那一抹肆意的笑容……

    千鈞一髮之際,只見她狀似隨意地擡了擡右手,衆目睽睽之下,一支由紫金色絢麗火焰凝聚而成的小型彎刀便握在了手上,神秘的紫色與神聖的金色淡淡流轉,一抹若有似無的上古威壓絲絲縷縷地逸散而出。

    “那……那火焰是……”那些尚不知清舞身份的人們終於因眼前這一抹亮麗的紫金色徹底地陷入呆滯;不需要其他的證明,清舞的身份已經呼之欲出!

    清舞曾經在煉器師大會上公開地亮出過紫雲火,這一抹獨特的顏色幾乎成了清舞身份的象徵;就算是她現在的實力太過嚇人,但試問這綺羅大陸之上,又要去哪裡找第二個如此變態的人物!

    她就是南宮清舞?綺羅大陸歷史上最年輕的聖級強者?

    人們愣愣地望着半空之中英姿颯爽的那一抹絕美身影,不知不覺間,竟看得呆了:是啊,普天之下,如此耀眼奪目的女子,還能有誰呢?

    清舞美眸一眯,目光冷凝,烏黑的長髮隨着周圍的颶風飄飛而起,看似處於被動之勢,卻全無慌亂之意;手上的紫雲彎刀凝聚完畢,她凜凜地一揮手,“嗖”地一聲,那炫目至極的火焰彎刀便飛速旋轉着激射而出,目標直指眼前鑿齒那銳利的尖牙!

    在鑿齒猛然放大的瞳眸之中,一道紫金色流光,破空而至!

    “噗!”

    一聲毫不起眼的脆響,帶來的,卻是驚天動地的震撼;瞬息之間,那頭鑿齒鋒利堅固的長牙,竟被紫雲彎刀整個削了下來!

    那彎刀自清舞的手中飛射而出,在鑿齒的尖牙之處微微一頓,復又折返而去;整個過程幾乎毫無阻滯,似乎那猙獰的長牙只是一塊脆弱的豆腐塊一般!

    “嗷嗷嗷!”

    鑿齒的一雙血眸霎時間被恐懼與絕望填滿,伴隨着一聲淒厲的慘叫,碩大的身子彷彿在這一瞬間被抽乾了力量,無力地癱倒下去,“砰”地一聲摔倒在地。

    周圍忽然變得一片寂靜。

    鑿齒那悽慘的吼叫聲依舊在衆人的耳邊迴響,然而此時,他那巨碩的身影卻已經一動不動地癱倒在地;空氣之中的能量餘波漸漸散去,周圍安靜得能夠聽見人們的呼吸之聲。

    人人面容僵硬地看着眼前這一幕,完全陷入了大腦空白狀態;他們實在是難以想象,這場戰鬥就這麼結束了?

    清舞同樣目露驚駭之色,靜靜地感受着鑿齒漸漸消散的生機,依舊有些不敢置信:這大塊頭就這麼死了?她也沒做什麼啊?不過是削了他的牙……額,難道說……

    想到這裡,她猛地飛身而下,輕盈無比地翩然落地,撿起了方纔被她削落在地的那顆尖牙;心意一動,指尖上便冒出了一小團紫雲火。

    清舞試探性地將火焰伸到那顆尖牙之上,只聽“嗤嗤”幾聲,那顆尖牙轉瞬之間便被燒去了一大片,露出了長在其中的一抹淡褐色晶瑩之物。

    果然如此!

    原來,鑿齒的內晶竟然是生長在牙齒之中的,方纔她誤打誤撞削掉了他的生命之源,這大傢伙要是不死才奇怪呢。

    本來她還想着以黑翼的攻擊與這大傢伙周旋一番,好暗地裡積蓄力量再放個大招來着,沒想到一時的憤怒之舉倒是直接解決了戰鬥;早知道是這樣,她豈不是一開始就可以把這大傢伙秒殺當場了?

    無奈地撇了撇嘴,清舞淡定地收起了鑿齒的內晶,朝着呆愣中的衆人瞥去一眼,微微凝眸:“大家,有什麼事情先離開這裡再說,方纔這裡的能量波動太過強烈,我擔心還會引來其他的兇獸。”

    聽到這清亮悅耳的語聲,衆人才接二連三地回過神來,一個個呆愣愣地點着頭,機械一般地跟着清舞往山坳的另一側飛奔離去。

    “這裡應該可以了。”飛速奔行了一會,他們在一片地勢稍高的地帶停了下來,遙遙地望着遠處那已經看不清楚的鑿齒身體,衆人的心底終於漸漸地平復過來。

    “您,您真的是南宮清舞大人?”一個來自煉器師公會的精瘦青年小心翼翼地湊上前來,衝着清舞輕聲問道;那眉宇之間,盡是崇敬之色。

    還不等清舞回答,華希便伸手一抓把那可憐巴巴的青年丟到了一邊,滿臉委屈道:“乖徒兒啊,這一路上可是把老頭子我給憋壞了,快快快,有沒有什麼好東西要孝敬一下你的老師啊?”

    華希一臉怪笑地盯着清舞,那放光的眼睛裡正大大地寫着“我要內晶”四個大字;後者只覺得渾身一冷,被他這麼一盯渾身的雞皮疙瘩都要跑出來了。

    “喏,你先看看,這東西有什麼用。”清舞毫不在意地將鑿齒的內晶拋給了華希,那動作瀟灑至極,好像在扔一塊破爛石子一般。

    華希如獲至寶,趕緊拉着段禾跑去一邊研究起來:這可是上古兇獸的內晶啊,這輩子都不一定能不能再遇上一回了!

    清舞並不是不稀罕這上古兇獸的內晶,只是她現在並沒有多少精力放在煉器之上,這種不明效用的材料,還是交給專業人士去研究吧。

    不過,他們的這番互動無疑是默認了方纔那青年的疑問,華希是清舞的煉器學老師,這也是大陸上人盡皆知的。

    這一下子,瞭解了清舞真正身份的衆人總算是驚醒過來,察覺到清舞現在實力的肖天等高手齊齊倒吸了一口氣,有些怔愣地望向了正與同伴們交談中的清舞:之前的傳聞中說南宮清舞的實力是聖級四階,這傳聞才幾個月過去,她怎麼就搖身一變變成聖級七階以上的超級強者了?她真的是人類嗎?!

    驚豔之色不住地在衆人的眼眸之中流轉,其中還隱含着一絲炙熱;這樣一個妖孽一般的人物現在竟然活生生地站在自己的面前,實在是令人難以相信。

    簫洛緊緊地捂着自己狂跳不止的心臟,眼中流轉着道不盡的迷戀之意:這就是令他爲之着迷的女子,無時無刻不在吸引着所有人的目光。

    那支歷練者隊伍的衆人也算聰明,再三向清舞保證他們絕不會說出她的身份,之後才千恩萬謝地往出山的方向奔行而去。

    “沒想到夜月傭兵團的團長就是赫赫有名的南宮大小姐,你可真是真人不露相啊。”嚴慶微笑着緩步走來,望着清舞的眼眸之中,多了一絲恭敬的意味。

    這片大陸之上向來是強者爲尊,清舞雖然年紀比他們小了幾十歲,但實力卻超越了聖級六階的他們,自然有理由得到他們的敬意。

    清舞也微微一笑,有些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我只是想低調一些,隨着大部隊一同前往探寶,沒想到半路殺出這麼個麻煩的傢伙;之前藏了拙還請各位前輩不要介意。”

    清舞的言語之中依舊對他們十分尊敬,如此恭謹的態度頓時令他們愈發讚賞起來,心中暗道:這女子必將成爲在大陸之上呼風喚雨的人物!

    原地休息了片刻,大隊人馬繼續往他們的目的地進發,不過這一路上,衆人看着清舞的眼神明顯有了極大的變化。之前他們雖然也知道夜月是一名年輕的聖級高手,但也只當她是與落臨天同一水平,衆人欽佩的更多的是她沉穩果決的大將之風。

    然而這一情形到今天卻有了新的變化,他們眼中的清舞,已然成爲了一個衆人膜拜的對象。

    衆人再度沿着地圖所指示的方向行進了兩日,這期間倒是並沒有遇到什麼危險,偶爾有路過的幾頭猛獸也在察覺到這一行人的實力之後識趣地跑開了。

    當清舞感應到傾煌的位置之時,便知道他們距離此行的目的地已經不遠了;穿過一片茂密的樹林,衆人的眼前,豁然開朗。

    映入眼簾的,赫然是一片頗爲開闊的平坦地帶,而就在這片平坦地帶延伸而去的遠方,便是一座高聳入雲的山峰,也許,上古寶藏的入口之處就在山峰之中。

    此時,這片平坦地帶已是熱鬧非常,四處都是先前到達的各大勢力搭建的帳篷,粗略看去竟已經有了十餘頂,看起來頗爲壯觀。

    “怎麼回事?他們沒有找到入口麼?”霄雲驚詫不已地望着眼前的場面,這些人可不像是會互相謙讓的傢伙啊。

    “看起來是這樣;我們也先搭好帳篷休息一下吧。”清舞這樣說着,帶領衆人尋了一處並不顯眼的紮營之地停了下來;現在的她,儼然已經成爲了他們一行人的領導者。

    衆人有條不紊地搭起了帳篷,而清舞則與落臨天、霄雲三人在這片營地之中逛了起來;頻頻出現的聖級高手並沒有引起他們的驚歎,只不過令她驚訝的是,周圍竟也不乏人級七八階的傭兵,人數還不在少數。

    “他們大概是跟隨着某些勢力一同來到此地的吧,上古寶藏的吸引力畢竟還是太大了。”霄雲無奈地搖了搖頭:以他們的實力,只要是那個地方稍有陷阱,必然是有去無回啊。

    清舞輕哼一聲,美眸之中閃現出一抹冷厲之色:這些所謂的大勢力,竟是準備把這些傭兵當作炮灰麼?

    這時,方纔走到一旁打探消息的落臨天回到了他們的身邊,朗聲說道:“聽說疑似寶藏洞穴的入口就在那座山峰之中,先前到達的勢力已經探到了洞口的所在,但是洞口似乎有一層屏障,人們無法進入。”

    清舞眼眸一轉,似乎想到了什麼:“這麼順利就找到了入口?”

    聽到她如此一問,落臨天忽然面露古怪地看了清舞一眼,隨即接着答道:“據說,他們是跟隨某些痕跡找到的;好像,是獸族留下的痕跡。”

    “那就是說,已經有人,哦不,是有獸先我們一步進入其中了。”清舞不動聲色地緩聲說道,望着落臨天的一雙美眸卻是暗示性地眨了眨。

    落臨天所猜不錯,傾煌與黃金王獅一族的首領金瑞已經先行一步進入了那座洞穴之中,當然也沒有忘了“不小心”留下點痕跡,至於這目的嘛,就看人們如何理解了。

    果不其然,衆人在猜測到一路上的痕跡來自於哪方勢力之後,便不約而同地停住了腳步,準備等待其他勢力一同齊聚到此。

    已經進入洞穴的獸族對於他們來說自然是目前最大的敵人,單憑一兩個勢力的合力,只怕是難以應付;更何況,就算是他們想先進一步,洞口還有一層古怪的屏障阻住了衆人的前路。

    清舞一邊前行,一邊四處張望着周圍的帳篷與川流不息的人羣;雖然心中知道南宮齊不太可能會出現在這種大庭廣衆之下,但還是下意識地搜尋起來。

    不過,走着走着,她腳步一頓,忽地將目光投向了正在人羣之中穿梭而過的兩個人影之上,心中有些納悶:爲什麼她覺得自己好像在哪裡見過那兩個人,但是卻又想不起來呢?

    對了!神秘的藍衣男子!

    她忽然想起了最初與林家結仇之際發生的事情,當時曾經有兩個人暗中探查過她,似乎,就是那兩個人!

    他們究竟是何方神聖?又爲什麼會出現在這裡?雖然他們此次只是作一般遊歷者的打扮,但是上一次她見到他們之時,那一身藍色的衣袍分明就昭示着他們不凡的身份。

    這次上古寶藏的探索之行是愈發有趣了,不止是各大勢力齊聚於此,就連一些神秘的所在也浮出了水面,她還有種感覺,這一次的探險,挖掘出的絕不僅僅是寶藏,或許還有更令人震驚的存在。

    “清舞,我們去那邊看看。”落臨天有些好奇的語聲令清舞猛然回神,順着他的目光望去,她發現前方不遠處,似乎發生了一些騷動。

    若是一般的爭執之類並不能引起他們的注意,可是這一次那騷亂的中心,似乎還有兩道聖級五階的氣息;如此強者也許是來自哪方勢力,去看看熱鬧也無妨。

    三人幾個閃身穿過了密集的人羣,悄無聲息地來到了發生騷動的中心,那裡正有兩個聖級五階的高手在爭論着什麼,而其中一人的身後,還站着兩名面帶不忿之色的傭兵,似乎是受到了什麼不公的待遇,正憤憤不平地看着他們對面那名神色倨傲的中年男子。

    “這位前輩,您如此罔顧他人,實在不妥!”那個將兩名傭兵護在身後的年輕男子義憤填膺道。

    清舞好奇地望向了那年輕的聖級強者,這一看之下,頓時震驚不已地瞪大了眼睛,眼中不可抑制地閃現出驚駭之色:好像,真的好像!

    ------題外話------

    又來一帥鍋,是誰捏是誰捏



    上一頁 ←    → 下一頁

    媽咪寶貝:總裁爹地超給女子監獄風雲嬌女毒妃女帝直播攻略神秘首領,夜夜寵!
    太古龍神訣最強兵王回到明末當梟雄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