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75章 相見,是否相識?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75章 相見,是否相識?字體大小: A+
     

    那俊美無琢的面容,與男子身上渾然天成的威嚴之氣,無不昭示着男子不凡的身份,然而男子眉宇之間那一抹化不開的愁緒,卻又是如此深沉;在飛塵看來,他一定是個有故事的人物。

    怔怔地望着眼前這張熟悉至極的面孔,清舞只覺得大腦已經完全失去了思考的能力;胸口之中,一種難以言喻的複雜感覺幾乎就要洶涌而出,屬於原本那個南宮清舞的兒時記憶,正瘋狂地涌現出來。

    那段記憶深深地封存在重獲新生的她到來之前,屬於原本的那個她;那是一段最溫馨最美好的記憶。

    記憶中,有一雙厚實的手掌,總是喜歡將她高高地舉起,讓她騎在自己的肩頭之上,去看那最美的風景;記憶中,有一雙堅實的臂彎,會牢牢地將自己摟入懷中,爲她哼着不成調的歌謠;記憶中,他總是對着自己微笑,俊逸的面容如此迷人,與近在眼前的輪廓,漸漸地重合!

    內心深處,她知道,已經不需要去確認,答案已然呼之欲出!

    眼前的男子,名叫南宮齊!是與她,分離了十二年的父親!

    十二年前,南宮齊受命任風臨國的軍前主帥,夫婦二人一同奔赴戰場,卻在這場充滿了邪惡交易的陰謀之中,徹底地消失在了大陸之上。

    十二年的風雨變遷,卻沒能抹去南宮清舞記憶之中的那些美好,在這個世上,有很多根植於靈魂的情感,是完全不需要理由,也絕對無法磨滅的。

    清舞的眼眸之中,猛然溢出了一絲晶瑩,烏黑清亮的眸子,在黑夜之中變得晶亮無比;她微微張口,卻發現自己的嘴脣竟顫抖得說不出話來。

    清舞怪異的反應自然引起了眼前男子的注意,他原本正在猶豫要不要勸服這個相救於他的小姑娘離開此地,可是清舞徒然大變的氣息卻令他納悶不已。

    深邃的眼眸帶着幾分探究,疑惑地望進了清舞的眸子,而後者剛一接觸到他的目光,便覺得大腦一聲嗡響,連動都不會動了。

    此時此刻,她終於明白了什麼叫近人情怯,當內心深處的情感盡數噴涌而出,她完全不知道自己應該做些什麼,說些什麼。

    而當他察覺到清舞眼眸之中閃現的晶瑩光亮,不知爲何,禁不住心中一震,修長的身影微微顫抖了一下,似乎透過這樣一雙清澈盈亮的美眸,看到了什麼;心底深處,有個地方忽然變得柔軟而溫暖,甚至令他不由自主地感覺到了一絲貼心,一絲親切,他竟然產生了一種莫名的衝動,想要與她親近……

    這種奇異的感覺讓他有些不知所措,自從那件事情以後,他的心底已經再難泛起波瀾……想到這裡,他忽地回過神來,強行壓下了那種說不清道不明的古怪感覺,眉頭微微一蹙,緩聲說道:“抱歉,在下有事先行一步。”

    話音落下,他不等清舞反應過來,便縱身飛起,不過瞬息之間,已經化爲一道流光漸漸沒入了黑夜之中。

    “等一等!”

    清舞募然回神,趕緊衝着他的背影急聲大呼,然而卻並沒有得到一絲迴應,黑夜之中,只餘一片靜謐。

    捂着自己狂跳不止的心臟,清舞遙遙地望着那一抹身影消失的方向,心中久久無法平靜。

    “小夜,你認識他?”良久之後,飛塵輕聲問道。

    他早已發覺了清舞的不對勁,但感受到她波動得異常激烈的情緒,便沒有急着詢問。他們認識這許久時日,他對於清舞的性格也算是有些瞭解了,心中知道,除非是關係到她最爲在乎之人,否則她是絕對不會表現出極大的情緒波動的。

    可是方纔,她那激動莫名的情緒竟是如此強烈,甚至有些難以自控的感覺,莫非那個男子,是她極爲親近之人?

    清舞緩緩地收回了悠遠的目光,眸光一閃,輕輕地點頭:“嗯,他是我分散了十二年的至親之人。”

    微微嘆了口氣,她有些歉意地望向了飛塵:“飛塵,抱歉,我現在……”

    看到她欲言又止的樣子,飛塵輕抿脣角,揚起一抹淡淡的弧度:“如果你需要傾聽者,我隨時都在;我們先回去吧,如果被他們發現我們不在,或許會有麻煩。”

    兩人悄無聲息地回到了各自的帳篷,此時,深夜已經漸漸過去,黎明即將到來;只是現在的她,已經難以入眠了。

    可惜,她認出了他來,他卻認不得她;此時此刻,她忽然有些後悔爲何要改換了容貌,若是以她原來的樣子,說不準,他真的能認出她來。

    她好想問問他這些年過得如何,是不是經歷了許多坎坷,她的母親又是不是……

    是了,她的母親!

    文華國那位秦牧將軍的話語募地在她的腦海中響起,當年,她的母親是被神秘黑衣人擄走的!

    黑衣人,黑暗氣息,他對黑暗之氣的痛恨,他眼中流露出的那一抹憂慮;一切的種種此起彼伏地在清舞的腦中閃現而出,最終,令她得出了一個極其不妙的猜測:她的母親,也許現在還在神秘黑衣人的手中!

    若真是如此,那麼她的父親,現在一定正面臨着相當艱難的困境!

    想到這裡,她募地坐起身來,烏黑瑩亮的眼眸之中,盡是一片深邃:以聖級八階巔峰的實力都無法戰勝的敵人,那究竟是怎樣的存在?

    雖然心中的情感久久難平,但是她的理智告訴自己,現在,也許並不是相認的時候。儘管她極其不願承認這個事實,但如果她的父母當真面臨着如此險境,那麼她的存在,也許會成爲他們的軟肋。

    聯想到一次次欲要加害自己的黑衣人,清舞愈發篤定了自己的這一猜測;她,決不能成爲他們的弱點!

    白皙的拳頭緊了又緊,現在的她,一定要變得更加強大!

    清晨的陽光透過茂密的樹木,絲絲縷縷地傾灑而下,爲這片蒼茫的土地帶來了一絲清爽的氣息;伴着柔和的朝暉,衆人一早便收拾行裝,準備開始新一天的行路。

    “夜月,你……”

    落臨天的目光不經意地投向了清舞,心底莫名地一顫,情不自禁地朝她走來,卻又不知該說些什麼。

    “嗯?怎麼了?”她疑惑地眨眨眼,對着他揚起一抹明媚的笑意。

    “沒什麼……”他納悶地蹙起了眉:爲什麼剛纔有那麼一瞬間,他覺得她的身上似乎多出了什麼,但是,卻又說不清那究竟意味着什麼;他這是怎麼了?

    清舞的目光緩緩收回,又再度凝眸望向了那未知的遠方:不論前方等待着她的究竟是多麼強大的敵人,她也絕不容許自己的字典裡出現“畏懼”二字!

    忽然,她感覺到自己微涼的右手被一隻與她相差無幾的小手緊緊地牽住,雖然並不寬大,也並不厚重,但是卻異常地溫暖,讓人莫名地安心。

    微微側過頭去,正迎上了少年那關切而又堅定的目光;他什麼也沒有說,但是她已然明瞭。

    作爲契約夥伴的他們,是她最堅實的後盾,也是將會與她共同經歷一切的親密夥伴。

    “卓希,謝謝你。”清舞深深地望進卓希那澄澈如一汪清泉的眸子,暫時放下了心中的焦慮。

    卓希緊了緊拉着清舞的小手,脣邊募地揚起一抹輕柔的笑;兩人靜靜地對視,一種無法言語的默契淡淡地流轉開來。

    越是進入天斷山脈的深處,衆人的神經便越是緊繃,因爲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出現未知的危險。

    不過,因爲有傾煌在暗中傳音指點,清舞總是能夠帶着大家“無意”地繞開許多猛獸出沒的危險地帶。

    雖然以他們的實力也不用太擔心羣居猛獸的襲擊,但是在探索未知的上古寶藏之前,還是儘量節省力氣的好。

    不知不覺間,他們離開中部山峰往深處進發已經有七八日的時光了,這期間倒也曾遇到過不長眼的猛獸前來騷擾,不過,僅僅是他們之中實力稍弱的幾人,就已經足以應付了,清舞連展示一下身手的機會都沒有。

    距離地圖上所指示的那片可疑地帶已經不遠,一行人卻是愈發地警惕起來,這是因爲,他們不約而同地感受到了空氣之中漸漸有些變了味道的氣息,隨着周圍的清風飄散而來,又漸漸地消散而去。

    “小心些,這附近有血腥味。”霄雲沉聲說道,犀利的眼眸不斷地四處張望,試圖找尋這異樣的來源。

    伴隨着空氣之中的血腥味越來越濃,衆人懷着一絲忐忑轉過一片幽深的溝壑,一場歷練者與猛獸的激烈大戰終於映入眼簾。

    “是疾風暴狼!”應風挑了挑眉頗有些興奮地喊了一聲。

    進入天斷山脈深處這些時日,雖說沒遇到什麼大的危險的確是好事,不過對於他們這些高手來說就有些無聊了;見了這幾頭頗爲彪悍的疾風暴狼,應風已經有些躍躍欲試了。

    在這天斷山脈之中,疾風暴狼可以算作是一種比較兇殘的猛獸了;一般的猛獸往往是不會無緣無故襲擊人類的,只有在人類闖入他們的地盤之時纔會表現出敵意,因爲人類畢竟算不得是他們的食物。

    不過疾風暴狼就不同了,他們天性嗜殺,生來好戰,一旦遇到比他們弱小的存在,必定要將其絞殺當場;眼前這幾個倒黴的歷練者也真夠悲催的,竟然撞到了疾風暴狼的視線之內,若是他們沒有路過這裡,恐怕再過不久他們就要變成一堆陰森森的白骨了。

    正與五頭疾風暴狼酣戰之中的十幾名歷練者早已經支撐不住,在他們身邊的地面上,還有幾具已經被暴狼殘忍殺害的歷練者屍體;他們抱着拼死一戰的決心,用盡最後的力量與暴狼拼殺着。

    見此情形,清舞一行人也不再猶豫,應風、應林帶領着初入聖級的幾人毫不遲疑地欺身而上,不由分說地替下了這些歷練者的位置。

    這幾頭疾風暴狼的實力都在初入聖級的水平,也難爲這些僅有**階實力的歷練者們支撐到現在。有了應風應林兩兄弟的加入,情勢突變;疾風暴狼的利爪完全無法對他們造成任何傷害,反而是他們的攻擊,讓這些發起狂來毫無章法而言的大傢伙們頻頻受挫。

    不過片刻,只聽“嗷嗚”兩聲連續的慘叫,其中兩頭實力稍弱的暴狼,已經在幾個回合之間被利劍擊穿了脖子!

    “嗚……”見到同伴被戮,領頭的疾風暴狼發出一聲憤怒的低吼,緊接着,只見這剩下的三頭暴狼猛地往後一躍,在衆人驚詫萬分的注視下,竟是猛地身軀一抖,現出了龐大而壯碩的本體!

    巨大的狼爪對着衆人狠狠地拍下,“砰”地一聲巨響,便在地面上留下了一道半人之深的爪印;不過以他們的身手,自然不會被這些暴狼拍在爪下。

    應林終於失了耐心,縱身一躍飛上半空,指着下方的三頭暴狼厲聲高喝:“戰熊之怒!”

    與此同時,他的身後,一頭個頭比暴狼還要大上幾倍的戰熊虛影浮現而出,對着三頭暴狼俯衝而去;但聞接二連三的幾聲轟然巨響,那三頭暴狼,已經盡數被戰熊虛影掀翻在地。

    幾乎是兵不血刃地擊殺了五頭疾風暴狼,這一事實,卻並沒有讓獲救的十幾名歷練者緩過神來;畢竟,就在剛纔他們還經歷着生死一線,他們朝夕相處的夥伴,也倒在了自己的面前。

    領隊的那名歷練者有些怔愣地走上前來,帶着失魂落魄的隊友們朝清舞一行人深深地鞠躬:“多謝各位大人的搭救!”

    那些疾風暴狼是何實力他們自然清楚,而能夠如此輕鬆地擊敗了暴狼的這些人,自然是更加強悍的存在。

    清舞遲疑了一下,雖然知道現在說這個有些不當,但還是緩聲開口:“各位,你們先將同伴的身體收入靈戒吧,這裡方纔一場大戰,血腥味甚是濃重,很有可能會引來嗜血的兇獸。”

    經她這一提醒,這些歷練者們頓時回過神來:是啊,他們的同伴已經死去了,但是總不能任由他們的屍體被這裡的猛獸吃掉吧?

    領頭的歷練者示意他們將同伴的身體一同收入一個靈戒之內,隨即再度踏前一步,沉聲說道:“各位大人,我們準備就此啓程迴轉,不再去探索上古寶藏之地了。寶藏雖然誘人,但是遠沒有朋友的生命來得重要,我們一行人已經失去了一半的夥伴,現在我們只想讓他們儘快回到自己真正的家。”

    說到後來,他的聲音已經幾近哽咽,但是那語氣之中的痛惜與歉疚,卻是如此真摯;這一次旅程,他們的同伴用生命的代價,向他們展示了甚於生命之物。

    清舞目光灼灼地凝視着這些面色蒼白的歷練者,不禁暗暗喟嘆:這個世上,有很多比金錢利益更加重要的東西,但是人們卻往往視而不見,唯有在失去了之後,才懂得珍惜,這樣的一幕,究竟還要上演多少次?

    一旁的霄雲等人忍不住長嘆一聲,也是感慨萬分:至少他們及時地明白了那些比寶藏更爲重要的東西,懂得放棄自己所難以企及的,也是一種收穫。

    歷練者一行人再度對着清舞衆人鞠了一躬,正欲轉身離去之際,卻突然感受到了地面上傳遞而來的猛然一震。

    “砰、砰、砰……”擂鼓一般的沉悶響聲伴隨着大地的震顫遠遠地傳來,那渾厚低沉的響動,似乎在昭示着什麼東西的到來;衆人的心不自覺地隨着那一陣陣極富節奏性的響聲狂跳起來,一種莫名的忐忑不安也隨之蔓延開來。

    這不是地震,也不是任何一種自然之象,究竟是什麼,在接近而來?

    ------題外話------

    原來是英俊的父親大人閃亮登場啦嗷嗷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的美女公寓極道天魔媽咪寶貝:總裁爹地超給女子監獄風雲嬌女毒妃
    女帝直播攻略神秘首領,夜夜寵!太古龍神訣最強兵王回到明末當梟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