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72章 簫洛的告白?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72章 簫洛的告白?字體大小: A+
     

    清舞脫口而出的拒絕令衆人驚詫不已:她的反應怎麼這麼大?雖然這個憑空出現的植族男子確實有些令人懷疑,但是聽他與華希的對話,兩人分明就是相識已久的熟人,照理說,應該不會是他們的敵人啊!

    清舞話音落下,這才覺得自己的反應好像有點誇張過頭了,但又不知爲何,她就是本能地想要避開這個眼神深邃的傢伙;心中募地回想起上次分別之際,男子那因她而邋遢不已的模樣,一種古怪的感覺徒然冒了出來,令她不由自主地想要逃避開來。

    她自知剛纔反應有點古怪,只得蹙了蹙眉頭故作嚴肅道:“我們此行有我們自己的立場,若是這位公子加入,怕是不妥吧;另外,我想問問這位簫公子,爲何會孤身出現在這裡?”

    她說這話的時候,完全沒有將目光落在簫洛的身上,後者看到她如此冷漠的神情,心中不由得涌起一陣莫名的哀愴;不過,他倒是沒想到,自己無意識間的真情流露,反而是起到了很好的效果。

    見這位溫文爾雅的男子臉上忽然浮現出如此傷痛的神色,衆人對他的經歷愈發地好奇;簫洛目光幽幽地掃過對他視而不見的某女,轉而將目光停留在了未知的遠方,緩緩開口:“我是來這裡找一個人的。”

    他抿了抿脣,深潭一般的眼眸之中竟忽地閃現出一抹癡迷之色:“她叫南宮清舞,是我所傾心之人。”

    傾心之人……傾心之人……

    清舞只覺得大腦“嗡”地一聲鳴響,差點驚得一個踉蹌栽倒在地:這傢伙是瘋了嗎?竟然……竟然說出這樣的話?

    不止是清舞,在場所有聽到此話的人們都陷入了莫大的震撼之中:他說什麼?眼前這個來歷不明的植族美男子,是來找他的心上人的?而且,他的心上人竟然還是那個名震大陸的絕世奇女子?

    天啊!這個世界太瘋狂了,南宮清舞的美名已經傳揚到了其他種族了嗎?還是說,傳說中的那位與眼前這個癡情美男子發生過什麼不爲人知的糾葛?

    “華希前輩,南宮小姐沒有與您一路進發嗎?”簫洛這樣說着,有些焦急的目光在人羣之中掃視了一圈,彷彿完全不認識清舞一般地掃過她陌生的臉龐,復又面帶遺憾之色地望向了華希。

    華希知道清舞暫時還不想暴露身份,此時也只能委屈這位簫公子了:“實不相瞞,老夫我也有一段時日沒見到我的徒兒了。”

    落臨天忽地上前一步,沉聲說道:“清舞一向喜歡獨來獨往,所以就算是我們,也並不知曉她的行蹤。”

    看着落臨天臉不紅氣不喘地睜眼說瞎話,夜月的衆人忍不住暗暗撇嘴:獨來獨往?

    簫洛微微眯了眯眼,脣邊忽然揚起了一抹古怪的笑意:“落公子,就算是你對我有敵意,也不用如此冷酷吧。”

    他目光灼灼地凝視着同樣氣勢逼人的落臨天,心底卻是募地萌生出了些許忐忑:他回想起了當日斷崖處的那一幕場景,就是眼前這個男子,不顧生死地隨着清舞跳下懸崖;這樣甚於生命的愛,他自認無法做到。

    即便是現在,他雖然承認自己的確迷戀上了那一抹絕美的身影,但是若要讓他爲了一名女子而拋棄自己的一切,他恐怕也是難以做到的吧。

    在簫洛陷入複雜思緒之中的同時,清舞也在理性與直覺之中不斷地徘徊着:打從一開始,她的直覺就告訴自己這傢伙絕對是個心機深重的腹黑帝,像這種傢伙,自然是能避則避;可若是客觀地來說,其實她還真的應該讓簫洛加入他們的隊伍,樹皇BOSS的實力絕對不是好惹的,對他們來說絕對是一個強悍的助力。

    落臨天微微挑眉,神情淡淡地搖了搖頭:“在下絕非是對你有敵意,若是你能夠得到清舞的認可,我絕無二話。”

    殊不知,這話剛好戳中了簫洛的軟肋,他不知道自己究竟做錯了什麼,但自初見之時起,清舞似乎就對他很不待見,現在甚至公然地拒絕自己的跟隨,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兩人這一番對話顯然再度引發了衆人震撼的注視,他們愈發地對於那個傳聞中的奇女子感到好奇:那究竟是怎樣一個女子,竟能讓兩個如此優秀的男子傾心至此?

    霄雲心思急轉,似乎從清舞的神色之中看出了一二,不由心中暗忖:看樣子南宮姑娘與這位簫公子之間有什麼隔膜啊,年輕人啊,嘖嘖嘖……

    “我倒是覺得,讓簫公子加入我們未嘗不可,畢竟我們的目的地也算是大致相同,多一份助力也是好的。”霄雲這樣說着,暗暗地對着清舞投去一個頗爲古怪的眼神:丫頭啊,這個時候就別耍小別扭了。

    他的話音剛落,其他不知內情的衆人也紛紛表達了贊同之意,此時在他們看來,簫洛完全就是一位爲了心上人孤身犯險的癡情男子,如此絕世好男人當然要幫他一把了。

    聽到衆人如此相助,簫洛的眼中立刻浮現出了激動狂喜之色,連連道起謝來;他那雙迷人的眼眸不動聲色地掃過清舞那看似淡漠的臉龐,頗有些得意地眨了眨眼。

    清舞的嘴角無奈地抽了抽,無奈之下也只能接受了這個既定的事實:罷了,跟着就跟着吧,反正她現在是夜月,諒他也不敢來騷擾她。

    可惜的是,清舞大大地低估了某男的交際能力,不過短短一天的功夫,這傢伙就與隊伍中所有的人打成了一片,就連夜月的衆人也對他頗有好感。

    “夜姑娘,不知在下是否做錯了什麼,爲什麼你對在下如此冷淡呢?”清舞正自顧自地往前走着,耳邊忽然傳來一個優雅的男聲。

    清舞不耐地瞥了他一眼:這傢伙,真是個演戲的好手!

    “我對陌生男子一向如此。”某女硬邦邦地答道。

    簫洛被她這話狠狠地噎了一下,有些挫敗地撫了撫額,隨即微勾脣角,緩聲說道:“我想,人與人不都是從陌生變得熟悉的嗎?”

    清舞再度面無表情地瞅了他一眼:“你不是人。”

    “……”簫洛徹底無語了:這女人到底是什麼意思!

    他故作隨意地朝着四周張望一番,發現衆人的視線並沒有聚焦在這邊,頓時眼眸一亮,用僅有他們兩人能夠聽到的聲音悄悄地開口:“清清,人家可是特意來找你的,你怎麼忍心這樣對待人家呢?”

    男子低沉而極富磁性的嗓音之中充斥着委屈的意味,那語氣簡直要多肉麻有多肉麻;清舞渾身的雞皮疙瘩瞬間掉落一地,趕緊往旁邊跳開一步,低喝一聲:“簫洛!你犯什麼病呢!”

    看着清舞快步躲開的身影,簫洛不由眼中一暗,心裡莫名地有些酸楚:是啊,我這是犯了什麼病?爲什麼腦中始終有一抹身影揮之不去呢?

    還記得初見之時,她那玄妙的身法與強悍的實力令自己刮目相看,第一次對於一個人類產生了想要去了解的興趣;他原本以爲,這只不過是因爲在族中長久的寂寞無聊而一時興起,然而隨着時間的推移,他驚訝地發現,腦海中那一抹靈動的身影竟然愈發清晰,愈發難以磨滅。

    當他終於發現了這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思緒究竟意味着什麼,也就是在那次斷崖之事的時候。那是他第一次,對自己的無力而懊悔痛恨,也是他第一次,對於自己的生活有了如此強烈的動力。

    他不懂什麼是情,如何去愛,但是他知道,他希望她的眼中能夠有他的身影,他再也不想看到她因爲他的無力而遇到任何危險。

    在族中禁地修煉的日子,他發覺這種感覺非但沒有因時間的流逝而消散,反而是愈發明晰;他知道,這個光芒耀眼的女子已經闖入了他的心,如此突然,而又如此深切。

    他急切地想要知道這一切的緣由,但是,卻又完全沒有頭緒;這種感覺令他十分地不舒服,自他成爲樹族之皇,這種脫出掌控的感覺還從來都沒有過。

    她的身上,究竟有什麼樣的魔力,竟能讓他失魂至此?

    “阿嚏!”

    清舞正在前面故作鎮定地開路,忽覺渾身一抖,一個噴嚏便打了出來;與此同時,她清清楚楚地感受到來自身後某男那灼熱的注視,頓時又是一陣哆嗦:這傢伙是要用眼神殺死她麼?太要命了吧!

    “小夜,你沒事吧?”一直跟在清舞身旁的卓希見她臉色難看得緊,不禁有些擔憂起來。

    卓希那溼漉漉的眼神對於清舞來說實在是一大利器,她忍不住伸出手來捏捏他白皙的小臉,柔聲答道:“沒事。”

    卓希柔嫩的小臉被清舞這一下捏出了一抹淡淡的紅暈,看起來煞是可愛,再加上那雙小鹿般澄澈的眼眸,簡直是叫人狼心大起;清舞的一雙美眸之中霎時冒出了朵朵紅心,忍不住再度伸出色爪,捏向了少年那透着淡粉的小臉……

    “小夜,別、別捏了……”

    這無比有愛的一幕被後面的某男看得一清二楚,霎時臉色一沉:這色丫頭,怎麼連未成年的都不放過……

    ------題外話------

    沒想到發燒這種也會復發的,昨天再度燒了回去,昏昏沉沉地睡了都忘了跟大家請假,某秋好抱歉的說…幸好今天又退了,這幾天真是成了紙糊的嗷嗚…



    上一頁 ←    → 下一頁

    斗羅大陸III龍王傳說名門暖婚:霸道總裁極致長生歸來當奶爸我的美女公寓極道天魔
    媽咪寶貝:總裁爹地超給女子監獄風雲嬌女毒妃女帝直播攻略神秘首領,夜夜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