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55章 傳言伊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55章 傳言伊始字體大小: A+
     

    這一天,風臨國皇宮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混亂之中。

    原因無他,風臨國的皇帝陛下,竟然自行結束了自己的生命!

    但這還不是最令世人震驚的,最令人難以置信的是,他的死,竟然引出了一個深埋已久的大秘密!

    原來,十二年前震驚了整個大陸的兩國大戰,竟是一場陰謀,一場針對南宮世家的陰謀!

    當往事被再度提起,很多人想起了當年盛極一時的南宮世家,還有當時那英武非凡的南宮世家少主,南宮齊;可人們怎麼也沒有想到,原本以爲是爲之扼腕的壯烈殉國,其真相竟然是一國皇帝的處心積慮!

    在這個驚世駭俗的真相之下,就連風浩玄爲什麼會突然良心悔悟似乎都並不那麼重要了,而他“賜予”南宮家的風河城,也並沒有引發什麼爭論,反而是人人都在爲南宮家打抱不平。

    而此時這一話題的焦點,南宮世家,正處在一片繁忙之中;風浩玄賜予封地的旨意剛一下來,南宮天華便下令各個家族產業即刻開始籌備遷往風河城的事宜。

    “小舞,你都知道了是麼?”

    書房中,南宮天華目光灼灼地望着清舞,眼底浮現出一抹複雜之色:他本來是想讓清舞遠離這些爾虞我詐的,卻萬萬沒有想到,到頭來竟然是她自己去尋到了事實的真相。

    不料,清舞卻是微微搖了搖頭:“我還有些不知道的;比如,爺爺和南宮長老當初是怎麼受的傷?你們應該沒有參加那場大戰纔是,可爲什麼又會身受重傷甚至到了實力倒退的地步?”

    南宮天華驚詫地瞪大了眼睛:她連這個都知道?

    眼看着再隱瞞清舞已經是不可能了,他只得輕嘆一聲,沉聲說道:“我本不願讓你捲入這些,可是以你現在的天賦與實力,早已經超越了爺爺所預想的那個層面,所以這些事情,我也是遲早都要告訴你的。”

    南宮天華幽幽地開口:“那時,我聽到前線傳來的消息,正處在神志恍惚之中,有一天,忽然有幾個身份不明的黑衣人闖入府中;他們在你父母的房間內大肆翻找,老頭子我實在是氣不過,便與他們打了起來;沒想到,他們個個實力深不可測,將我與南宮長老雙雙打成了重傷,險些喪命。”

    清舞現在對這些黑衣人的無處不在已經不再感到大驚小怪了,不過聽了爺爺的敘述,她倒是猜到了些什麼:那些黑衣人擄走她的父母說不定也是爲了從他們的身上得到些什麼,而既然黑衣人硬闖之事是發生在她的父母被擄之後,那就說明他們想要的東西並沒有得到,甚至於他們之前接二連三地對自己不利,說不定也是爲了從自己的身上得到什麼東西。

    想到這裡,她忽然不由自主地輕撫自己手腕上的碧玉天心鐲:會不會,他們要找的東西,就是它?

    無論如何,此次天斷山脈之行,她都要將這一切查個水落石出;相信有飛塵那神奇的感知力,她一定能夠找到黑衣人的藏匿之所。

    沉吟片刻,她始終還是不知道應不應該將父母很有可能依然在世的消息告訴爺爺,雖然她的把握越來越大,但畢竟還是沒有得到真正的證實;也罷,還是等到這一次天斷山脈之行有了真正的收穫,再回來告訴爺爺吧。

    而且,眼下的當務之急還有一個,那就是尋找一種方法,幫助爺爺晉入聖級。人級強者的壽命與聖級強者相差頗多,就算是爺爺現在身體還算硬朗,恐怕也年歲不長了,她必須要儘快想辦法幫助爺爺升入聖級纔是。

    “爺爺,我們先不說那些事情了,先想想我們的新城要起一個什麼名字吧?”看到南宮天華有些傷感的神色,清舞美眸一轉,趕緊轉移話題道。

    南宮天華回過神來,微微一笑:“還是小舞來起一個吧。”

    清舞歪着腦袋思索片刻,忽然腦中一閃:“叫輝夜城,取黑夜之中的光輝之意,如何?”

    南宮天華眼眸一亮:“好,就叫輝夜城!”

    就這樣,在不久的將來名震綺羅大陸的超級勢力輝夜城,在此誕生。

    就在南宮家忙着籌備遷族事宜的同時,又一個驚天動地的消息傳遍了整個綺羅大陸。

    這一天,清舞正走在繁華的街市之上,忽然被迎面走來的兩名傭兵打扮的武者所說的話吸引了注意力。

    “喂,聽說了嗎?天斷山脈裡有上古時期的稀世寶藏出土了!”

    “什麼什麼?有寶藏?”

    “對啊!據說先是有人撿到了刻有上古文字的古劍,後來又有人發現了疑似指路圖案的上古神秘圖紋,還有人說,曾經看到山脈的深處突然亮起了一陣奇特的金光,那個金光的圖案好像也是上古時期的!”

    “有這等事?那些人找到寶藏了嗎?”

    “這我哪知道啊,現在好多傭兵團都已經往天斷山脈出發了,咱們也快點回團裡看看有沒有什麼消息吧!”

    那兩個傭兵逐漸走遠,清舞卻是陷入了久久的沉思之中:“傾煌,天斷山脈有上古時期的寶藏?”

    傾煌沉默了一陣,似乎在思索些什麼,良久纔有些遲疑地答道:“天斷山脈地域廣闊,地勢也十分複雜,就算是我也沒有去遍天斷山脈的所有山峰,但是在我的記憶裡,似乎並沒有聽說過什麼上古寶藏的存在。”

    “我去傭兵公會看看。”清舞這樣說着,直接轉道往風臨都城的傭兵公會方向走去。

    行了不過片刻,傭兵公會的大門便映入了眼簾;此時,公會的門口一片熙熙攘攘的熱鬧景象,衆多傭兵在這裡進進出出,口中討論的,無一不是“天斷山脈”、“上古寶藏”這樣的字眼。

    清舞直奔大廳之內的接待臺,對着那位接待的女子微一點頭,正待開口發問,斜地裡卻忽然傳來了一個囂張跋扈的聲音:“閃開!擋着我家小姐了!”

    清舞微一蹙眉,轉過頭去望向了聲音的來源之處,正看到一個雙手叉腰氣勢洶洶的侍女對着自己怒目而視,而她的身邊,則站着一位高昂着腦袋猶如高傲母雞一般的華服女子。

    無語地嘆了口氣:她這是怎麼了?隨便出趟門也能遇上這等奇葩?

    淡淡地瞥了這兩人一眼,她復又淡定地轉過頭去,全不在意地接着方纔的事情:“你好,我想請問一下,有關於天斷山脈寶藏之事,來龍去脈是如何?”

    接待的女子點了點頭正欲回答,卻沒想到身後再度傳來了狂妄的語聲:“你這個人是聾子還是傻子?沒看見我家小姐要詢問事情嗎?趕緊閃開!”

    這下子清舞可不能聽而不聞了,無比淡然地回過身來,立刻擺出了一副疑惑的樣子:“咦,好奇怪啊,我剛纔明明聽見有條狗在我的身後一個勁地狂吠來着,怎麼沒見着呢?”

    “你說什麼?!”那個侍女氣得跳起腳來,恨不得上前一步將清舞推到一邊。

    而這時,那華服女子也終於沉不住氣了,趾高氣揚地道:“你有什麼事情待會再說,本小姐有要事要問。”

    清舞將目光投向了那華服女子,微微勾脣:“想叫我讓開可以,總要有個理由吧。”

    聽到她這樣說,那華服女子的眼中忽然閃過一抹明顯的得意之色,好像就等着清舞這麼問一般;她慢動作一般地擡起了自己芊芊玉手,微微一晃,手上已經多了一個小巧玲瓏的圖紋石章:“本小姐可是狂風傭兵團團長的女兒,這個理由足夠了吧。”

    清舞面無表情地瞥了一眼她手上的石章,森然一笑:“不就是石章麼?我也有一枚。”

    這樣說着,她心意一動,夜月傭兵團的團長石章便出現在手心之中;象徵着團長身份的金色石章是那般顯眼,晃得那華服女子眼暈不已。

    一旁的侍女臉色白了一瞬,又故作不屑地哼了一聲:“你這是什麼破爛傭兵團?怎麼可能比得上我們狂風傭兵團?我們可是大陸第三大傭兵團!”

    “那又如何?”清舞依舊不急不緩地接話道:“你這石章是團員,我這個是團長,你既然也算是個傭兵,那總該知道這個尊卑的問題吧。”

    “你!”華服女子氣得咬碎了一口銀牙:“本小姐記住你了!”這話說完,便氣哼哼地一跺腳,跑到一邊去了。

    清舞頗爲無語地嘆了口氣:真是奇葩年年有,今年特別多啊!

    那名接待女子依舊保持着親切的微笑,彷彿剛纔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她細細向清舞解釋了一番,但大體上與清舞從那些傭兵的口中聽到的內容是相同的。

    前幾日,有幾個傭兵發現了幾把疑似來自上古時期的古劍,心中生疑便繼續深入了一段路程,卻沒想到正看到了異象突生的那一幕;他們實力不足擔心再深入會有危險,便一路走出了天斷山脈,將這個消息告訴了自己的團長;而這個消息,也一傳十十傳百,引發了一場驚世駭俗的震動。

    聽完傭兵公會這裡的說法,清舞倒是沒去想這到底是不是上古寶藏的問題,因爲不知爲何,她似乎嗅到了一絲不同尋常的味道,就像是當初水澤之地的懸賞任務一般,似乎有一張無形的大網,正在鋪天蓋地而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極品透視神眼
    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諸天至尊從大秦開始統御萬界元尊武道獨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