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54章 風浩玄的下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54章 風浩玄的下場字體大小: A+
     

    風浩玄面露難色:“此事若是公佈於世,這以後我風臨國恐怕會聲望受損啊……”

    “不好意思,這是你自己需要面對的問題。”清舞面無表情地望着他,一雙美眸之中盡是冷冽。

    一旁的石長老也忍不住輕嘆一聲道:“南宮姑娘,凡事留一線,對人對己都是好事啊!”

    “那就更不好意思了,我想我不會給自己留下後患!”

    風浩玄的臉上青一陣白一陣,忽然臉色一沉,猛地站起身來:“南宮清舞,你也別太過分了!你若是謀害了本皇,就算是你再如何厲害,也會揹負上弒君的罪名!世人永遠也瞭解不了當年的真相,他們只會知道,是你蓄意殺害一國之君!”

    看着風浩玄有些扭曲的面孔,清舞卻是暗自冷笑起來:這種垂死前的掙扎,實在是無力的很。

    清舞美眸一眯,忽然失了耐心;既然這傢伙這麼冥頑不化,她也懶得跟這個僞君子多費半句脣舌了。

    風浩玄只覺眼前募地亮起一道炫目異常的金黃色光芒,緊接着,清舞腳下冉冉升起的召喚法陣便令他嚇得差點當場斷了氣:那個等階是……

    太恐怖了!她真的是人類麼?

    風浩玄與石長老久久地處在無與倫比的震驚之中,乃至於完全沒有心思去猜想清舞爲何要召喚出一隻看起來人畜無害的黑色小鷹來。

    “小夢,先拿那個老頭練練手。”清舞對着依舊處於石化中的石長老努了努嘴。

    小夢自然是自出生起便跟着清舞的夢魘魔鷹,只不過這個小傢伙雖然前不久已經晉入了聖級,卻還是喜歡自己本來的樣子;剛一被召喚出來就興奮地圍着清舞轉起了圓圈。

    不等他們反應過來清舞這話到底是什麼意思,小夢便歡快地撲閃着翅膀飛到了石長老的面前,緊接着猛地鼓起可愛的小腮幫,對着他吐出了一口詭異的黑色霧氣。

    “你要幹什……”石長老大驚失色,但就在他怔愣的一瞬,那濃郁的黑霧已經盡數鑽入了他的體內,而石長老的神色也在瞬間變得呆滯起來。

    “石長老,你怎麼了?”風浩玄緊張地看着被迫吸入了黑霧的石長老,心中焦急萬分。

    石長老兩眼毫無神采,全然不理會一旁的風浩玄。

    清舞微微勾脣,柔聲說道:“石長老,你說說,十二年前,風浩玄爲什麼要發動兩國大戰?”

    石長老呆傻的目光緩緩地投向了清舞,怔怔地道:“陛下看上了文華國的一名女子,再加上當時南宮世家的勢力令他感覺到了威脅,所以就與文華國的皇帝商定佯戰一場,達到一舉兩得之效。”

    風浩玄驚恐不已地瞪着知無不言言無不盡的石長老,只覺得一陣頭暈目眩,臉色也霎時變得慘白。

    清舞的眸中閃過一抹毫不掩飾的殺機,接着問道:“大戰之中突然出現的黑衣人,與你們是什麼關係?”

    石長老睜着迷茫的雙眸,機械般地搖了搖頭:“我不知道什麼黑衣人。”

    當清舞提到了黑衣人的字眼時,風浩玄渾身猛地顫了一下,雖然極其輕微,但卻沒能逃過清舞與傾煌的眼睛;清舞再度眯起眼眸緊緊地盯着石長老:“當時,你對風浩玄的這種舉動有什麼想法?”

    石長老的臉上浮現出一絲不滿之色:“爲了一個女人這麼興師動衆太不值了,要打壓南宮家只需要一個莫須有的罪名就行了,若是老夫掌着他這個位置,哼哼……”

    “石長老!你什麼意思!”風浩玄心中猛地一跳,不由得厲喝出聲。

    沒想到,他這一聲大喝也沒能讓石長老清醒過來,反而是愈發激動地說了起來:“老夫盡心盡力地守護了皇室大半輩子,風浩玄這個混賬小子反而對老夫指手畫腳的,他有什麼資格?哼,若不是看在這皇室寶庫還有些寶貝的份上,我才懶得搭理他呢!”

    清舞一邊饒有興味地聽着石長老的抱怨,一邊斜着眼睛看着一臉憤怒的風浩玄:沒想到又看了一出好戲啊。

    “行了我知道了,現在你可以自己了斷了。”清舞隨意地打斷了石長老的話,緩聲說道;冰冷的話語中不帶一絲感情。

    石長老立刻停了下來,原本有些不屑的面孔再度恢復成了一片死寂;他緩緩地擡起右手,緊接着,朝着自己的腦袋毫不留情地狠狠一拍!

    “砰”地一聲,石長老的身體軟綿綿地倒在了地上,恐怕直到他臨死前的那一刻,也不會想到自己的生命竟然是以這種方式終結的。

    風浩玄臉色慘白地看着眼前這一幕,渾身上下都抑制不住地顫抖起來;他恐懼不已地望向了清舞,迎上的,卻是她冰冷無情的眸光。

    “現在,輪到你了。”她深邃的眼眸之中,盡是徹骨的寒意。

    風浩玄渾身一抖,禁不住後退幾步,連連擺手:“別別別,你想知道什麼我全都告訴你!別、別控制我……”

    對任何人來說,失去自我的意志都是比死亡更可怕的事情,連生與死都無法自己掌握,這種感覺實在是太恐怖了。

    清舞眼眸一轉,隨即眯起了眼睛:“好,那你先告訴我那時的黑衣人是怎麼回事?”

    風浩玄微微鬆了口氣,趕忙應聲答道:“是這樣的,在大戰剛開始後不久,就有一個身份不明的黑衣人來到了宮中,他說可以幫助我更快地達成打壓南宮家的願望,但是需要將軍隊的臨時指揮權交予他。本來我並不同意,可是沒想到,那個黑衣人的實力深不可測,我不得不被迫將軍隊的指揮權交給了他。”

    這話說完,他又急忙補充道:“可是我怎麼也沒有想到,他竟然會如此心狠手辣,竟然將南宮家的人全都……”

    說到這裡,他已經不敢再說下去了,只得小心翼翼地瞅着清舞越來越冷的神色,心中驚慌不已。

    清舞蹙緊了眉,幾乎難以抑制心中狂涌而出的怒意:又是這神秘黑衣人!總有一天,她一定會揭開他們的真相!

    微微閉了閉眼,再度睜開雙眸之際,眼中已是一片冷凝之色:“既然這樣,那你可以負疚而死了。”

    “什麼?!我已經把我所知道的都告訴你了,爲什麼你還要如此冷血?”風浩玄有些瘋狂地喊道,眼中交織着驚惶與憤恨的神色。

    “那又如何?在你十二年前那樣做的時候,你的結局就已經設定好了。”

    這樣說着,清舞又對着小夢微一揚眉:“繼續吧小夢。”

    “南宮清舞!你!”風浩玄咬牙切齒地吼道,眼中徒然迸射出狠辣至極的神色,忽然不顧一切地朝着清舞衝了過去;然而,他只來得及邁出一步之遙,便被清舞輕描淡寫的一揮手狠狠地擊飛了出去,狼狽不堪地摔倒在地。

    緊接着,小夢也飛到了他的面前,對着風浩玄狠狠地吹了口氣,後者便就此失去了所有的神智。

    清舞不甚放心,又將方纔的事情詢問了一遍,得到的答案倒是大同小異;只不過,清舞從他“誠實”的話語中能夠清楚地聽出,這傢伙對他自己所做過的事情根本沒有半分後悔之意。

    “寫一封血書,將十二年前兩國交戰的真相清清楚楚地寫下來。”清舞冷冷地注視着陷入呆滯中的風浩玄,沉聲說道。

    風浩玄毫不猶豫地咬破了手指,在一方絹布之上仔細地寫了起來;良久,直到白色的絹布上已經佈滿了觸目驚心的血跡,他才停了下來,將血書恭恭敬敬地遞給了清舞。

    “現在,寫一道旨意,將風河城賜予南宮世家作爲你對此事的懺悔和對南宮家的補償。”清舞接着吩咐道。

    如此一來,南宮家就可以順理成章地得到一座城池,而事實的真相一旦公佈,也就不會有任何人對此產生異議。

    風河城她曾去過一次,那裡是繁榮程度僅次於都城的風臨國第二大都市,而且毗鄰水澤之地,距離迷淵森林也不遠,絕對是人流密集商貿興旺的城池,是南宮家發展的絕佳之地。

    待風浩玄再度老老實實地照做,清舞又爲他下了最後一個命令:“立下遺詔,立風洛安爲新皇;然後你就可以自我了斷了。”

    風浩玄忠實地執行着清舞的命令,立完遺詔之後,便擡手取出了一把小巧精緻的匕首,毫不遲疑地插入了自己的胸膛。

    一代皇帝,就這樣結束了自己的生命。

    “小舞子,這次爲什麼不直接滅了這皇室?”

    回家的路上,鳳軒有些憋屈不甘的聲音忽然傳了出來。

    清舞輕輕地搖了搖頭:“皇室不比世家,若是一夜之間皇室被滅,只怕是整個大陸的局勢都會發生極大的變化;目前我希望的,是將南宮家從風臨國之中脫離出來。”

    有了獨立的發展之地,南宮家終於可以不受任何約束地興盛壯大起來,這,纔是她真正需要的。

    第二日一早,風臨國皇宮。

    內官一如往常地去侍候皇帝陛下起身,沒想到剛一進大殿,便看到了令他肝膽欲裂的驚悚一幕。

    “陛下!”

    ------題外話------

    事實證明沒有最悲劇只有更悲劇…介是昨天滴章,某秋重新在手機上碼了一遍…家裡的網明天應該可以修好的說,已哭瞎…

    PS:國慶節長評有獎活動正在進行中,歡迎親愛滴們來發書評嗷嗷,二百字以上就有獎勵的說,就當是某秋的一點小補償了嚶嚶



    上一頁 ←    → 下一頁

    青蓮劍說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
    極品透視神眼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諸天至尊從大秦開始統御萬界元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