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53章 風浩玄的懺悔?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53章 風浩玄的懺悔?字體大小: A+
     

    清舞與百里澈坐在小風的背上,一日多的功夫,便回到了南宮家。

    “你回來了?”飛塵似乎早就察覺到了他們的接近,小風剛一落地,便迎上前來;清舞朝着他明媚一笑,躍身而下:“在這裡住的還習慣麼?”

    “很好,雖然和我家裡不太一樣,但是南宮前輩很是熱情。”他有點靦腆地笑了一笑。

    留着百里澈與飛塵熟識一番,清舞風風火火地便去找自家爺爺了。回來的路上,她一直在設想南宮家今後應如何發展,總算是想到了一個不錯的主意。

    書房之中,爺孫倆談起了某件事關南宮家未來的大事。

    “爺爺,你想不想讓南宮家脫離風臨國?”清舞灼灼地凝視着南宮天華,美眸之中精芒四射。

    南宮天華微微一愣,沉聲應道:“老頭子我現在唯一的心願就是讓家族重新興盛起來,若是能自成一股勢力自然最好,可是我們家族只有都城這麼些產業,想從風臨國之中脫離出去談何容易?”

    清舞微微一笑:“其實也很容易,有一座自己的城池就可以了。”

    “啊?可是咱們去哪裡弄一座城池去啊?”南宮天華頓時像丈二和尚摸不着頭腦。

    看到自家爺爺驚詫的表情,清舞只是高深莫測的一笑:“說不定會有人送給我們一座城池呢。”

    看着清舞胸有成竹的樣子,南宮天華知道他這個本事通天的孫女又有什麼計劃了,禁不住眯起眼睛笑了起來。

    深夜時分,一抹輕盈的黑色身影在空中一閃而過,在夜色的籠罩下,顯得那般神秘而朦朧。

    若是仔細看去,那抹黑色身影的懷中,還抱着一隻通體雪白的狐狸,那雙妖異的紅色狐眸之中,閃爍着濃濃的無奈之色。

    “清舞,寶貝兒,別摸了成不?”男子委屈而憋悶的語聲在清舞的腦中響起。

    清舞全不在意地繼續“蹂躪”着小狐狸柔順的皮毛,忍不住發出了一聲滿足的輕嘆:“誰讓你的皮毛手感這麼好的?”

    小狐狸怨念地扁扁嘴巴,忽地紅眸一閃,想到了什麼;緊接着,便在清舞的懷中不安分地挪動起來……

    “呀!你這個色狐狸!”

    清舞忽然慌亂地驚叫一聲,趕緊抓住了在她的胸前作亂的某狐;一張小臉也霎時漲得通紅。

    小狐狸的眸中浮現出滿足與得意之色,“騰”地一聲躍出了她的懷抱,身形一閃便朝着某個偏僻之處飛射而去:“我去搞定那個聖級!”

    “哼!色狐狸!別讓我逮着你!”清舞憤憤地揮了揮小拳頭,隨即眸光一動,也朝着不遠處的另一個方向閃身而去。

    悄無聲息地來到了某棟金碧輝煌的大殿上空,清舞右手輕擡,只見絲絲縷縷的淡綠色薄霧便洋洋灑灑地飄落下來;不一會,守衛在大殿附近的侍衛們便不由自主地齊齊陷入了沉睡之中。

    清舞勾脣一笑,輕盈地落下了地面,大搖大擺地走入了大殿之內。面前的不遠處,赫然是同樣陷入了沉睡之中的風浩玄。

    清舞走近他的身旁,微一拂手,風浩玄便漸漸地從睡夢中醒了過來;他緩緩地睜開眼眸,有些困惑於自己爲何會突然睡了過去,然而緊接着,立刻猛然清醒了過來:這裡有人!

    風浩玄猛地坐起身來,映入眼簾的,正是清舞燦爛而明媚的笑意:“陛下,您醒了?”

    看到清舞眸中毫不掩飾的冷意,風浩玄只覺大腦“嗡”地一聲鳴響,心底不可抑制地生出畏懼之意:難道她已經查出什麼來了?

    不動聲色地斂下了眼底的震驚,風浩玄微微一笑,朗聲說道:“南宮大小姐深夜來此,莫非是有什麼要緊的事情?”

    清舞悠然自得地在一旁的側位上坐下,微微揚眉:“是有要緊的事,我想聽陛下給我講個故事。”

    “哦?此話何意?”風浩玄依舊微笑着回答。

    清舞微微傾了傾身,一雙美眸灼灼地盯住了風浩玄的眼睛:“我想聽十二年前,陛下設計坑害我南宮家的故事。”

    她的話音剛落,風浩玄便臉色一冷,猛地站起身來厲聲說道:“南宮清舞,你大膽!竟然誹謗本皇!”

    這話說完,還不等清舞接過話去,又立刻朝着外面大喊一聲:“來人!南宮小姐在皇宮裡迷了路,送她回去!”

    清舞好整以暇地看着風浩玄,脣邊始終掛着一抹不屑的冷笑;良久,當發現沒有任何人應聲之際,風浩玄終於變了臉色。

    “風浩玄,你就是叫破喉嚨也不會有人來的。”清舞森然一笑,犀利的眸光直攝風浩玄的心底。

    “南宮清舞,你到底想怎樣?”風浩玄咬了咬牙,沉着一張臉,長嘆一聲。

    “我不是說過了麼?我想聽陛下講故事。”清舞勾脣一笑,右手輕擡,銀月彎刀便出現在了手中;她狀似無意地輕撫着鋒銳的刀身,其中的意味卻是不言而喻。

    風浩玄緊緊地蹙起了眉頭,緊張不已地盯着清舞握在手中不斷把玩的銀月彎刀;沉吟了許久,終於緩聲開口道:“十二年前之事,無論你信與不信,我只能說結果是我完全沒有想到的,對於這種結果,我也感到十分遺憾。”

    “我想知道的不是結果,也不是過程,而是起因。”清舞冷冷地說道。

    風浩玄無可奈何般地嘆了口氣:“十二年前,南宮家可謂是盛極一時,不過你可聽過,盛極必衰的說法?”

    “呵,盛極必衰是自然規律,那麼,種瓜得瓜種豆得豆應該也是如此吧?不知道十二年前,陛下有沒有給自己種下什麼惡果呢?”

    “南宮清舞,你又何必……”說到一半,風浩玄忽然停了下來,震驚不已地看向了大殿的門口:那裡,一個他再熟悉不過的身影正踉蹌着身子走了進來,而他的身後,還有一個霸氣凜然的妖孽男子,正眸光灼灼地注視着眼前這一幕。

    “石長老,你這是……”看到腳步虛弱的石長老緩步走來,風浩玄的心瞬間沉到了谷底;而當他看到那名霸氣男子朝着南宮清舞投去的寵溺目光之際,更是瞬間明白了過來:他的一切籌碼,已經全部被眼前的女子掌握在手中了。

    石長老後怕地望了傾煌一眼,緩緩地走到風浩玄的身邊,認命般地搖了搖頭:“陛下,老夫無能。”

    這句話無疑是將風浩玄心底最後一絲僥倖心理徹底擊碎,他不由自主地往後踉蹌了幾步,好不容易穩住了身子,再度擡眸望向清舞之際,眼中已經浮現出了一絲絕望之色。

    “南宮清舞,十二年前的確是我設下計謀,想要借兩國大戰之機削弱南宮家的力量;不過,當時那一場令南宮家全軍覆沒的暗襲,絕不是我所希望的。在兩國交戰當中,忽然有一個神秘的黑衣人來到了皇宮之中,他聲稱可以無條件地幫助我削弱南宮家的實力,但前提是給予他一部分的軍隊控制權。”

    “他的實力實在是高深莫測,就算是擔心他會藉機奪得我國軍隊的掌控權,我也完全沒有拒絕的餘地;只不過我沒有想到的是,他竟然如此狠心,竟將南宮家之人全部都給……”

    說到這裡,風浩玄停了下來,小心翼翼地望向了神情凝重的清舞;後者陷入了沉吟之中,良久,猛地擡起頭來,眼眸之中,盡是冷意:“黑衣人我自會料理,現在我只問你一句,當年,你對南宮家,對我的父母,有沒有抱着中傷之意?”

    面對這個問題,風浩玄有些語塞:“我只是擔心南宮家……”

    清舞笑了,笑容之中,盡是冷漠與殺意:“擔心?就因爲你的大腦一熱,斷絕了南宮家數十個年輕精英,斷絕了南宮家上百年的底蘊!那麼,我現在是不是也可以因爲擔心,滅了你的皇室?”

    風浩玄大驚失色,趕忙顫聲說道:“千萬別!當年的過錯都是我一人造成,也應當由我一人承擔,不要傷害我的孩子!”

    清舞的眸中,閃現出一抹傷痛之色:“當年的南宮家又有什麼錯?南宮家的後輩精英們又有什麼錯?!”

    風浩玄張了張嘴,卻發現此時的語言無比蒼白,只得無力地癱倒在了椅子上。

    石長老顫巍巍地往前挪了幾步,低聲說道:“陛下這些年來一直生活在愧疚之中,他經常和我說,很後悔當年的衝動之舉;南宮大小姐,逝者已逝,過去的事情,就讓它過去吧。”

    “放心吧,看在他還有悔過之心的份上,我會給他留個後的。”清舞面無表情地瞥了石長老,隨即眸中厲色一閃,再度望向了風浩玄。

    “寫封血書,將當年事實的真相公之於世,我就信了你真有悔過之意。”

    聽到她如此要求,風浩玄不禁皺起了眉頭:如此一來,他豈不是要身敗名裂?這風臨國,日後還如何能有聲威?

    “怎麼,你不願意?”清舞不屑地瞥了他一眼,冷哼一聲:就知道這傢伙是在耍花招!

    ------題外話------

    老奸巨猾滴皇帝可不是這麼輕易放棄抵抗滴



    上一頁 ←    → 下一頁

    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
    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極品透視神眼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諸天至尊從大秦開始統御萬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