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49章 給我滾出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49章 給我滾出來!字體大小: A+
     

    他這話什麼意思?

    望着半空之中那一抹霸氣凜然的身影,林源竟不由自主地產生了一種不可反抗的念頭:那是一種渾然天成的王者威嚴,遠比皇帝的皇威要厲害得多;他幾乎可以斷定,這個男子一定出自獸族之中的王族!

    得出這一結論的林源更加驚惶:能夠契約獸王的人類,那又該是何等強悍?他怎麼不知道,林傢什麼時候竟然招惹上了如此強大的敵人?

    雖然低聲下氣的感覺非常不好,但是面對這個比自己強大了不知道多少倍的敵人,他也只能謙恭地低頭:“這位大人,林源想斗膽請問一下您的契約者的名諱,實是不知林家做了什麼事情,惹惱了這位大人?”

    一旁的鳳軒可沒那麼多耐心,看着他畏畏縮縮的模樣就來氣:“你不知道你做了什麼事情?哼,自然是找死的事情!”

    聽到鳳軒怒氣衝衝的語聲,林源立馬反應過來:這不就是剛纔戲耍了自己一通的那個聲音嗎?眼中飛快地閃過一抹憤恨之色,卻不得不強行壓了下去,心思急轉:若說最近,大概也只有那個一直跟自己作對的南宮清舞了,可是就憑那個不滿二十歲的小丫頭,怎麼可能擁有如此厲害的召喚獸?

    看到林源一直緊皺着眉頭沉默不語,傾煌眉峰一挑,脣邊揚起一抹冷笑:“林家主,你們林家的兩位長老去哪裡了?”

    林源立刻明白了他的話中之意,猛地瞪大了雙眼:什麼?難道南宮家還有隱世不出的聖級強者,而這兩個就是那名強者的召喚獸?

    “林肅長老和林武長老呢?”此話剛一出口他便後悔了:這不就是變相地承認,是他讓兩位長老去南宮家的了?

    傾煌又是森然一笑:“林家主不用心急,等我的契約者回來,一定馬上就送你去和他們團聚。”

    感受到傾煌話語之中的濃烈殺氣,林源心裡“咯噔”一聲,禁不住顫聲問道:“他們……都隕落了?”

    一想到這裡鳳軒就氣不打一處來:“他們膽敢傷害小舞子的家人,碎屍萬段也不爲過!”

    聽到鳳軒口中的稱呼,林源只覺得一陣天旋地轉,似乎整個世界都顛覆了他的認知:這兩個強悍至極的傢伙,還真是南宮清舞的召喚獸!天啊!她還是人嗎?!還是說,她根本就是活了幾百年的老傢伙假扮的?

    介於清舞想要親自動手的想法,即便是傾煌與鳳軒心中再如何憤怒,也沒有把林家怎麼樣;只不過,鳳軒時不時的惡作劇倒是讓他們叫苦不迭。

    接下來的兩日,林源可謂是度日如年。傾煌與鳳軒在外虎視眈眈,他根本不敢搞出任何動作,他們那強悍到極致的力量令他完全生不起一絲一毫能夠打敗他們的自信,到頭來,簡直就像是在等待死亡的來臨一般。

    “父親!您這是幹什麼呢!那個南宮清舞不過是虛張聲勢罷了,林家可是文華國的第一大世家,她若是真要對付我們,皇帝陛下也一定不會坐視不理的!”林覺晴見林源如此頹廢,不由得心急如焚。

    林源蹙眉嘆道:“晴兒啊,你是不知道外面那兩個聖級召喚獸有多強大,我有種感覺,他們隨便動動手指就能滅了林家啊,就算是皇室發現林家有危再來介入,只怕是都不一定來得及了!”

    聽到父親的話,林覺晴卻是忽覺想到了辦法:“父親!我找太子哥哥來!”話音落下,也不等林源回答,便急急忙忙地跑了出去。

    林源也不知想到了什麼,猛地咬了咬牙,站起身來:“現在也只有這一個辦法了!南宮清舞!是你把我逼到絕路上的,就算是死,我也要拉上你陪葬!”

    不知不覺間,又是一日過去;正在百無聊賴地玩火中的鳳軒忽然金眸一亮:“小舞子快到了!”

    一旁的傾煌卻忽然注意到了什麼,慵懶地舒展了下身子,桃花眼微微眯起:“他來做什麼?”

    鳳軒毫不在意地繼續玩着火:“大概是咱們那天晚上故意放出去的那個人叫來的吧!”

    文池淵本不想過來的。只是林覺晴深夜派人送來密信,上面以相當嚴肅的語氣告訴他說是十萬火急之事,他也只得抱着好奇的心情來到了林家。不過,當他踏進林家的大門之際,倒是果真察覺到了府邸之中不同尋常的氣氛:人人都愁眉苦臉唉聲嘆氣,就像是沒了爹孃一般;這種人心惶惶的狀態,無疑是在表明林家的確發生了什麼意外。

    “太子哥哥!”林覺晴聽說文池淵真的來了,趕緊飛奔了出來;終於見到了自己的心上人,她禁不住又是激動又是委屈地柔柔輕喚了一聲。

    文池淵不耐地皺了皺眉:“林家發生了什麼事?林家主呢?”

    林源聽說太子到來,也趕忙迎了出來;但奇怪的是,他疾步走來的腳步竟微微有些虛浮,整個人的臉色也極其蒼白,彷彿是生了一場大病一般。

    林覺晴見林源一夜之間竟虛弱至此,不由得大驚失色:“父親!您怎麼了?”

    “林家主,您這是……”文池淵也震驚不已:林源可是聖級強者啊,怎會突然之間變成了這副模樣?

    林源毫不在意地擺了擺手,隨即臉色一肅,緊緊地盯住了文池淵:“太子殿下,林源有一事相求……”

    只是,他這句話還未說完,自林家的府邸上空,便傳來了一聲冷若冰霜的厲喝:“林源!給我滾出來!”

    聽到這再熟悉不過的女子語聲,三人都是臉色大變;林源陰沉着一張臉邁開步子疾步而出,而文池淵也納悶地皺緊了眉頭,跟隨着走了出去。

    此時,林家的院落之中,一位渾身上下殺氣四溢的絕美女子凜然而立,女子的身旁,傾煌與鳳軒同樣陰沉着臉龐站在那裡,眼眸之中,閃爍着毫不掩飾的殺意。

    林家!膽敢傷害她的家人,還害得若寒差點失去了性命;今日,她定要林家,付出最慘痛的代價!

    林家的衆人漸漸地映入眼簾,走在最前面的,赫然是林源與林覺晴,還有剛剛到來的文池淵三人。

    “南宮清舞!你莫要欺人太甚!真當我林家是任你宰割的不成?”林源怒喝一聲,陰狠的雙眸死死地盯住了清舞。

    “清舞,看樣子這個老傢伙還真是死到臨頭都不知悔改,直接動手好了。”傾煌那一雙桃花眼微微眯起,脣邊勾起一抹森然的冷笑。

    清舞也懶得再和這愚蠢的傢伙多說半句,臉色一沉,美眸之中殺氣四溢:“林源,受死!”

    “南宮清舞!別以爲我就真怕了你!”林源惡狠狠地怒罵一聲。

    ¸тт kΛn ¸CO

    文池淵緊緊地蹙着眉,對眼前這一幕頗爲納悶:他們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竟然這樣一副不死不休的架勢?

    “南宮小姐,林家主,兩位且慢,在下不知道兩位之間發生了什麼過節,但還請兩位三思。”他緩緩地踏前兩步,朗聲說道。

    “過節?呵呵,太子殿下真會說笑,林覺司傷我徒弟,林家長老又欲害我家人性命,這些種種,難道都只能算是過節?”清舞冷笑一聲,不屑地白了他一眼。

    “南宮清舞!明明是你廢了我兒,現在竟然惡人先告狀?!”林源氣得火冒三丈。

    清舞眼中譏諷之色更甚:“這就更可笑了!是誰要廢了百里澈在先的?林覺司那是自尋死路!”話音落下,她又將目光投向了文池淵:“太子殿下,那一幕你可是看得清清楚楚,我南宮清舞可有半句謊言?”

    “這……”文池淵頓時語塞:他自然知道林覺司根本就是咎由自取,可是現在他總不能眼睜睜地看着南宮清舞殺了林源吧。

    清舞美眸微眯,冷聲說道:“太子殿下,休怪我南宮清舞無情,任何人都不能傷害我所在乎的人!龍有逆鱗,觸之必死!”

    文池淵霎時一愣:眼前的女子這是何等氣魄,何等風姿?

    不知不覺間,他竟然看得呆了,心底對眼前女子的那一絲愛慕再度萌生而出,眼中浮現出的,是一抹顯而易見的迷戀。

    林覺晴一直在關注着文池淵,此時自然也看到了他眼中那再明顯不過的柔情,頓時心下一沉,憤憤地盯住了清舞:都是她!她搶走了自己的太子哥哥!

    強烈的妒火埋沒了她的理智,此時此刻,她已經忘記了在心愛的人面前需要保持自己的矜持;猛地踏前幾步,指着清舞厲聲大喝:“南宮清舞!你這個賤人!你……啊啊!”

    沒想到,林覺晴話音未落,衆人只覺眼前一花,一道紫金色的流光募地一閃而過,緊接着,林覺晴指着清舞的那隻手,便直接飛了出去!

    林覺晴霎時疼得臉色慘白,驚恐無比地看着自己被砍下的一隻手,差點暈倒在地;然而接下來,更令她驚恐的一幕再度發生:自她的腳下,一小縷紫金色火焰徒然升騰而起,猛地自她的腳下燒了上來!

    “啊啊啊……”

    緊隨着林覺晴淒厲無比的慘叫聲而起的,還有一個男子凜冽的冷喝:“敢侮辱清舞的,死!”

    ------題外話------

    持續虐渣中,下章更精彩嗷嗷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強醫仙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
    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極品透視神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