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48章 北烈家族的沒落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48章 北烈家族的沒落字體大小: A+
     

    冷若寒解決了北烈仕之後,腳下未停,直接一個躍身掠向了已經被清舞虐得傷痕累累的二長老;他永遠也不會忘記,六年前那個冰天雪地的夜晚,他是如何將自己打成重傷、迫他吃下了毒藥,又將他丟在一片荒野之中任他自生自滅……

    二長老剛剛勉強避過了清舞的一記飛踹,還未來得及調整過來,只覺得渾身上下募地一個激靈,一股沁入骨髓的恐懼感自身後傳來;緊接着,一道冰冷至極的罡風急速襲來,“砰”地一聲,二長老整個人便朝着地面狠狠地砸了下去!

    “不!”他驚恐萬分地大叫起來,拼命地試圖止住下墜之勢;怎奈自己已經受了重傷,冷若寒這強悍的一掌又是力道十足,他即便是用盡了自己所有的力氣,也只卸去了半數力道……

    伴隨着一聲恐怖的悶響,二長老狠狠地砸在了地面之上,頓時“噗”地一聲吐了一大口鮮血;他只覺自己的五臟六腑都在這一瞬間移了位,疼得他幾欲昏厥。

    然而,他所要付出的代價還遠不止於此。冷若寒緊隨而至,冷凝的目光之中盡是殺意,手上那把逸散着冰寒之氣的鋒銳長刀,直指二長老的頭顱!

    “饒、饒命啊寒少爺,哦不,寒大人,我是被北烈仕脅迫的,我錯了,別殺我……”二長老驚恐地求饒,那副毫無尊嚴的奴相簡直令人作嘔;若不是他已經傷得動彈不得,只怕是早已經跪在地上給冷若寒磕頭求饒了。

    “死亡太便宜你了。”冷若寒微微啓脣,冷冷地吐出了幾個字;緊接着,長刀一揮,毫不猶豫地廢掉了他的右手!

    “啊啊……”二長老痛苦地哀嚎起來,冷若寒卻是依舊面無表情,揮手又是一刀,又廢掉了他的左手,當然兩隻腳也沒有放過。

    而與此同時,火琦也已經一爪子將三長老拍了下去,緊跟着獅口一張,一大團熾烈的火焰便對着三長老驟然襲上,只是瞬間,三長老的身影便消失在了熊熊烈火之中。

    當然,清舞也沒閒着;就在方纔打鬥的功夫,那位頑強的大長老竟然又捂着胸口飛了回來,清舞對這傢伙可是深表佩服,直接將黑翼祭出,乾脆利落地送他去陪北烈仕了。

    此時的北烈彥已經瀕臨崩潰,北烈家的三位長老死的死,廢的廢,連他北烈家的少主也被一刀斃了命,北烈家,難道要就此衰亡了麼?

    他顫顫巍巍地落回到地面上,走到北烈仕的屍體旁邊,怔怔地站在了那裡;此時,一箇中年美婦正趴在北烈仕的身上放聲大哭,好不淒厲。美婦見北烈彥走來,趕忙撲進了他的懷裡,嚎啕起來:“夫君,你可要爲仕兒報仇啊……”

    北烈彥兩眼無神,一看就是被這莫大的打擊刺激得失去了反應能力;美婦見自己的丈夫變成了這副模樣,心中猛然涌起了強烈的恨意,放開了北烈彥上前幾步,朝着清舞與冷若寒惡狠狠道:“你們都給我等着!我大哥可是文華國林家家主!他一定不會放過你們的!”

    林家?原來這個婦人就是北烈彥的正室,當年的林家小姐!

    清舞嗤笑一聲,一雙美眸冷冷地看向了那怒不可遏的美婦:果然是一家人,全都是一副嘴臉!

    她的臉上,忽然揚起了一抹明媚至極的燦爛微笑,不急不緩地開口道:“本小姐一向是幫人幫到底,送佛送到西,既然林家小姐都這麼說了,我就勉爲其難地送你一程好了。”

    話音剛落,一道烏黑色流光便自她的手中激射而出,不過瞬息之間,直插那中年美婦的心口之處!

    美婦還沒有來得及反應過來清舞那句話究竟是什麼意思,心口之上已經插入了一把鋒銳無比的烏黑短匕;她瞪圓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的胸口:“爲、爲什麼……”

    清舞臉上的邪氣笑容瞬間斂去,美眸之中一片冰寒:“要怪只能怪你爲什麼姓林!放心吧,本小姐很快就會送林家主去陪你的!”

    帶着無限的疑惑與不甘,中年美婦直挺挺地倒在了北烈彥的眼前;後者霎時間瞳孔皺縮,卻已經被打擊得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這時,冷若寒再度揮出一掌,將奄奄一息的二長老擊飛到了北烈府邸的房頂之上;緊接着轉過身來,望向了已經變回人形回到他身邊的火琦。

    “火琦,燒了北烈府邸。”他冰冷的話語中不帶一絲感情。

    “沒問題!”火琦既已與冷若寒契約,便只需聽從他一人的命令;這個勞什子的北烈家,他也早就看不順眼了。

    “天啊!快跑啊!”北烈家衆人一聽說冷若寒要火燒北烈家,頓時嚇得落荒而逃;而火琦也絲毫沒有客氣的意思,大手一揮,一道聲勢浩大的火牆便朝着北烈府邸蔓延而去!

    漫天的火光中,北烈彥依舊呆呆地站在原地,身邊是妻兒漸冷的屍體,這樣的一幕,看起來無比蕭索。

    清舞將詢問的目光投向冷若寒,後者輕輕地搖了搖頭,還在微微顫抖的大掌緊緊地拉住了她的小手:“我們走吧,他已經得到了最大的懲罰。”

    是啊,妻兒盡失,耗費了半輩子心血發展起來的家族被付之一炬,他這輩子最看重的權勢,也就此煙消雲散;這對於他來說,的確是比死亡還要嚴厲的懲罰。

    清舞輕輕地回握着他,兩人在一片火光之中,相攜而去。

    “我是不是很殘忍?”兩人前行了很久,始終沉默不語的冷若寒忽然輕聲開口。

    清舞沒有回答他的問話,卻沉聲說道:“我現在要去滅了林家,是不是更殘忍?”

    冷若寒蹙了蹙眉,搖頭答道:“他們罪有應得。”

    “嗯,就是這樣。”

    他微微一怔,瞬間明白了她的意思:不錯,他從來都不是什麼善人,他們自己種下的惡果,自然也要付出相應的代價。

    “若寒,你剛剛晉升完畢,又心緒不穩,要不要去我的碧玉天心鐲裡面休息一下?”清舞發覺已經過了這麼久,他的氣息依舊不太穩定,便如此建議道。

    冷若寒點了點頭:現在的他,確實需要一些時間平復下來。

    待冷若寒消失在她的身邊,清舞這才覺得自己也有些累了,便喚出了小風馱着自己,繼續向林家的方向疾飛而去;若寒已經順利解毒,接下來,終於是時候好好地向林家討回這筆賬了!

    一日前,文華國林家。

    林源在正廳之中來回地踱步,眉頭皺得死緊:林肅長老與林武長老爲何還未回來?就算是南宮家有聖級強者守護,他們沒能得手,此時也該回來了吧!難道是中途被什麼事情耽擱了?

    就在林源盤算着是不是應該想辦法獲知些南宮家的消息之時,一道清亮好聽的少年語聲卻是募地冒了出來:“拜託你別再走了,晃得大爺我眼都暈了。”

    “什麼人?!”林源嚇了一跳,心中大駭:他爲何完全感應不到這個聲音的來源?

    林源驚疑不定地左顧右盼,卻始終找不到這道聲音的主人,而就在這時,他只覺身後有什麼東西,猛然襲來;下意識地側身一躍,緊接着猛地轉過身去,本以爲會見到什麼偷襲之人,卻不想,映入眼簾的,竟是一縷懸浮於半空之中的火紅烈焰!

    那一縷火紅烈焰如同活物一般,在林源轉身的同時,朝着他激射而來;林源心頭一跳,趕緊側身避過,那熾熱的火焰自他的耳邊堪堪掠過,幾縷髮絲瞬間被火焰燒成了焦炭。

    感受到這縷火焰之中蘊含着的恐怖威力,林源愈發震驚,一邊繼續與火焰上演你追我趕的戲碼,一邊高聲喝道:“是誰!不敢光明正大地現身卻要搞這些陰險的算計!”

    沒想到,他這話剛剛說完,那縷火焰頓時愈發活躍起來,速度比之方纔快了一倍不止,更加兇殘地對着林源燒了過來。林源大怒之下,募地飛退數步,手上一晃,便多出了一把巨劍;他猛地揮動巨劍朝着火焰的方向發出了數道罡風,試圖來個激烈碰撞,沒成想,那火焰竟然就像是提前預知了他的攻擊一般,“嗖”地一下便遠遠飛竄逃了開來,林源這一擊結結實實地打在了正廳的門匾之上。

    “可惡!有種出來與我單打獨鬥!”林源氣得火冒三丈。

    他的話音剛落,那道清脆的少年語聲便再度傳了出來:“出來倒是沒問題,只是大爺我更喜歡羣毆,所以實在是沒興趣和你打啊。”

    伴隨着少年的嬉笑語聲,兩道異常強悍的氣息,募然出現在了林家府邸的上空!

    林源大驚失色,震驚之下擡眸一望,正望見了半空之中凜然而立的兩道身影:一個渾身上下散發着王者威嚴的霸氣男子,與一個俊俏可愛的金眸少年,正冷冷地注視着他!

    林源的心中忽然涌起了一陣不祥的預感,不過,還不等他明白過來這種感覺是從何而來,上方的兩道身影便給他帶來了答案。

    傾煌微微眯眼,一雙桃花眼之中殺氣四溢:“林家的人聽着!都給本尊乖乖地洗乾淨脖子,等着我的契約者來取你們的項上人頭!”

    ------題外話------

    虐渣第二彈這就來啦\(≧▽≦)/



    上一頁 ←    → 下一頁

    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
    青蓮劍說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